<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情深一世,爱你不悔》第10章:打个八八折
    郁嵘郁凌恒郁晢扬三人的目光像是经过彩排一般,齐刷刷地射在郁太太的脸上。

    空气中飘荡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怎么了?”

    感觉到三人眼神有异,云裳困惑,抬眸不解地看着正目不转睛盯着她看的三人。

    郁凌恒心如打鼓,激动得手心冒汗。

    “郁二爷”三个字,是她以前调侃晢扬的外号,自她失忆后从没这样喊过他。

    刚才她突然冲口而出,是因为她想起什么了吗?

    “你叫他什么?”郁凌恒紧张得声音微颤。

    云裳眨了眨眼,大脑突然打结,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看向郁晢扬,有些茫然地问:“我叫你什么?”

    “郁二爷……”郁晢扬此刻与大哥同样紧张,同样期待,声如蚊呐像是生怕惊扰了她。

    “郁二爷。”她转头,把答案转述给郁大爷。

    “你……”郁凌恒狠狠拧眉,被她这呆呆的模样搞迷糊了。

    她到底是想起来了还是没想起来啊?

    云裳回答完后,突然反应过来,又转头看着郁晢扬,表情困惑极了,“我为什么要叫你郁二爷?”

    郁晢扬悄悄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答:“你……以前就这样叫我的……”

    以前……

    因为以前喊顺口了,所以即便在失忆的情况下也会冲口而出?

    “裳裳,你想起什么了吗?”郁凌恒屏住呼吸,锐利的目光紧紧盯着她的脸。

    郁嵘和郁晢扬也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面对三道饱含期待和欣喜的目光,云裳顿觉压力山大,蹙着眉想了想,然后有些抱歉地摇了摇头,“没有。”

    郁凌恒二话没说,转身朝着一旁安静的地方走去,边走边掏出手机给博嫣然打电话。

    云裳轻咬着红唇看着郁先生挺拔的背影,听着他用焦急的语气向博嫣然叙述她刚才的情况,突然觉得,如果自己不努力恢复记忆,将会是一种巨大的遗憾和损失……

    “郁太太,请问还拍吗?”

    在一旁准备好了且等候已久的摄影师捧着相机小声地问云裳。

    “拍啊”云裳回过神来,用力点头,然后顺势抱住太爷爷的手臂,“来,太爷爷,我们拍照。”

    郁晢扬立马又凑上来,“我也要”

    “你又来?”云裳嫌弃地瞪他。

    “嫂子,做人要厚道,你没失忆的时候欺负我就算了,现在失忆了还要欺负我么?”郁二爷紧紧抱住太爷爷的另一只手臂,目光怨愤地看着她说道。

    呃……

    以前经常欺负他?

    难道是以前欺负他欺负习惯了,所以现在在失忆的状态下也还会下意识地欺负他?

    果然,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郁嵘拍拍云裳的手,轻轻笑道:“拍吧拍吧,一起拍吧,不然过了今天,以后也许就没机会了……”

    “太爷爷”云裳倏地喝了一声。

    在听到太爷爷说出“没机会”三个字时,云裳不止心痛,大脑里也狠狠抽了一下……

    痛得她本能地大喊出声,阻断太爷爷的丧气话。

    心底,瞬时泛起一股恐慌和悲伤……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悲伤,反正心里就是很难过,特别特别的难过……

    郁嵘笑笑,慈爱地看了看她,什么也没有再说了。

    而云裳看到太爷爷的笑容,莫名就红了眼眶……

    ……

    按理说,失忆的人在没恢复记忆之前,心里都会有恐慌和茫然……

    当然,云裳也有,不过时间很短。

    在拍过婚纱照那天之后,她本是混乱的心绪竟奇迹般地平静了下来。

    虽然还没有想起曾经,但每天在郁先生的呵护以及太爷爷和郁二爷的关心下,她过得越来越安心,就觉得,就算她真的想不起以前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她越来越享受这种温馨气氛,特别贪恋这种“家”的感觉。

    而随着又是一周的相处,她对郁先生的感觉可谓是突飞猛进,从最初的排斥,到现在一刻没见到他竟有了不安和想念……

    前两天在书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话你爱的,最终都会输给对你好的

    她觉得很有道理

    郁先生对她好得让她觉得自己如果不爱上他的话简直就是没良心

    他在她的边打地铺,只为晚上当她的腿抽筋时帮她揉腿,揉一会儿又去卫生间拧一张热乎乎的毛巾敷在她的小腿上,为她缓解腿部惊鸾的痛楚,他还每天早起亲自给她做早餐,精致营养而且半个月都不带重样的。

    他变着法子竭尽全力地对她好,让她越来越依赖他,也越来越……喜欢他。

    他说他们的爱,轰轰烈烈刻苦铭心,她想应该是的,不然她不会丢失了记忆还能如此之快就重新喜欢上他。

    所以,他们之间必然是有过很深厚很浓烈的爱,才能让她如此迅速地再次交出自己的心。

    爱他,也许已经成了一种本能,就算没有记忆,就算理智告诉她他不是她的菜,可依旧会在不知不觉中,被他深深吸引……

    他们深爱彼此,即便有再多磨难,即便有再多苦痛,即便她“忘”了他,最终,他们的心还是会一点一点地慢慢靠拢,直至永不分离。

    这,或许就是命中注定

    花园里,云裳一边晒太阳,一边翻看着时尚杂志。

    “嗨”

    突然,一道略显轻佻的声音响在空气中,打破了雅静的气氛。

    云裳抬眸,迎上郁二爷笑得如沐春风般的俊脸。

    “怎么早就下班了?公司被你玩垮了?”她垂眉继续看杂志,毒舌地嘲弄道。

    郁晢扬嘴角的笑容一僵,好心情顿时大打折扣。他走过去一屁股坐在她对面,锐利的目光饱含着狐疑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云裳,你真的还没想起来?”

    “你觉得我想起来了?”她不答反问,表情淡淡的。

    “嗯”郁二爷用力点头。

    她抬头,挑眉看他,“何以见得?”

    “因为你的嘴跟以前一样毒”郁二爷恨恨道。

    云裳合上杂志,随手丢在玻璃桌上,唇角若有似无地勾了勾,似笑非笑地睥睨着他,满眼嘲讽,“那你怎么不反省一下?”

    “我反省什么?”他不解。

    她淡淡瞥他一眼,“我连失去记忆了都还不忘奚落你,可见你有多讨人嫌了。”

    “……”郁二爷一脸黑线。

    暗暗磨了磨牙,郁二爷不怒反笑,那笑,透着一丝歼诈的味道……

    “好啦好啦,我一会儿就回屋反省去。内啥,给你看样东西。”他一边冲她挤眉弄眼地说着,一边不知从哪儿摸出一个戒指盒。

    他打开盒子,递到她面前,笑得一脸高深莫测,问她,“漂亮吗?”

    云裳看到盒子里的戒指,双眼瞬时一亮,心动……

    是一枚硕大的粉色钻戒

    她对珠宝类有种莫名的熟悉,所以一看到这枚粉色钻戒就知道其的珍贵稀有与价值不菲,一眼便喜欢上了。

    “漂亮”她由衷赞道,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然后才移开视线,抬眸看他,“你有女朋友了?”

    云裳想,郁二爷可真大方。

    同时她也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值得抠门的郁二爷如此大手笔。

    “没有。”郁晢扬摇头,唇角的笑容越发神秘。

    “那你买钻戒做什么?”云裳不解地蹙眉。

    “看着漂亮就买了啊”郁二爷嘿嘿一笑,说得云淡风轻。

    她瞥他一眼,更嫌弃他了,“你钱烧得慌啊?”

    云裳疑惑,珠宝首饰不是女人才会痴迷么,他一大男人,怎么好好的买个如此贵重的钻戒啊?

    “喜欢吗?”郁二爷不答反问,笑米米的样子透着一丝无法形容的怪异。

    云裳狐疑地瞅着郁晢扬,没说话。

    “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便宜卖给你啊”郁晢扬又说,一脸诚恳。

    眼前这枚钻戒实在漂亮,无论是其本身价值还是新颖奢华的款式,都十分合她的心意。

    其实她并不是那种喜欢奢侈品的人,但今天这枚钻戒却真是打动了她的心。

    “多钱?”鬼使神差地,她问了一句。

    “给你打个八八折”郁二爷一边回答,一边竖起手指比了个价钱。

    云裳一见他给出的价钱就立马摇头,“买不起”

    虽说上千万的珠宝在她的印象中并不稀奇,而且她还有个郁先生送的天价手机,然而这样昂贵的东西让她自己掏钱买的话,她可买不下手。

    “别介啊嫂子,你可是我们家最有钱的人好伐”郁晢扬对她的叫穷表示嫌弃。

    云裳挑眉,“我最有钱?”

    “对呀太爷爷在嵘岚的股权全给你了,这个家里可不就是你最有钱么”

    闻言,云裳蹙着眉犹豫,一会儿后,她撇嘴,“还是买不起”

    郁晢扬眼珠子转了一圈,眼底快速地划过一抹精光,有些迟疑地说:“要不这样……”

    “哪样?”她随口一问。

    “我哥有辆法拉利限量版超跑,他不太喜欢,买回来都没怎么开的,停在车库里都快发霉了,要不我用这钻戒换他那辆超跑,你看咋样?”郁二爷眨了眨眼,表情有点贼兮兮的。

    他边说,还边举着钻戒在她眼前晃,她。

    云裳本来已经打定主意不要了,可那抹诱人的粉色在眼前晃啊晃的,勾得她心痒难耐。

    但……

    “车是他的,我不能做主。”犹豫了半晌,她强行压下心里的贪恋,还是摇头。

    “哎哟他的不就是你的?你们两口子谁跟谁啊”郁二爷叫道,极力怂恿。

    云裳瞅着郁二爷,想了想,感觉好像也是这个理儿呵……

    她看了眼郁二爷一直举到她面前的钻戒,然后又转头朝着屋里看去。

    透过落地窗,她看到高大挺拔英俊帅气的郁大爷正在客厅里……

    郁晢扬与云裳一同看到了客厅里的郁大爷,几乎是立刻的,他盖上戒指盒,用双手把盒子紧紧蒙着,不让别人瞧见……

    云裳的心思在屋里,没发现郁二爷的小动作。

    她起身,“我去问问他。”

    虽然郁晢扬说“他的就是你的”这话很对,但车子毕竟是他的,她还是得征求一下他的意见。

    “好咧”郁二爷一见有戏,立马咧嘴笑了,忙不迭地点头。

    云裳挺着肚子慢悠悠地朝屋里走去,进入客厅,居然看到郁大爷跪在地毯上,翘着p股脸贴地,往沙发底下瞅……

    “你在找什么?”

    她疑惑地看着他毫无形象甚至有些滑稽的模样,好奇问道。

    听到她的声音,他猛地站起来,眼底泛着一丝来不及掩饰的慌张,反应激烈地猛摇头,矢口否认,“没啊我没找什么啊”

    云裳用一种特别无语的眼神看着他。

    拜托

    她是失忆,不是白痴,他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如此明显,真以为她看不出来?

    题外话:

    后面还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