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情深一世,爱你不悔》第09章:简直美翻了
    read336();&lt;!--章节内容开始--&gt;

    两只大手,轻轻捏着她抽筋的小腿肚,动作轻柔而熟练。

    紧绷的腿部肌肉因为轻柔的按摩而松缓下来,疼痛渐渐散去,云裳紧皱的眉头也一点一点地松开。

    痛楚过去了,郁太太本应该继续安睡,可突然,她猛地睁开眼,在感觉到自己小腿肚上有两只不属于自己的手时,她根本来不及思考,几乎是反射性地就狠狠一脚踹出去……

    嘭!

    重物倒地的声音乍然响起。

    云裳惊得连忙坐起身来,在昏暗的灯光中,错愕地看着被她一脚踹得仰面倒在地上的男人。

    郁凌恒捂住口鼻,狼狈地倒在*边,只觉一阵头晕目眩。

    “你干吗啊?”云裳惊魂未卜,吓得微微喘息,恼火又不解地让他嚷道。

    这大半夜的,他溜进卧室里来做什么?存心想吓死她么?

    郁凌恒腾地坐起来,瞪着她愤愤地大叫:“你最近睡着了都会腿抽筋,我帮你揉啊!!”

    由于他捂住了口鼻,吼声变得瓮声瓮气,毫无震慑力。

    随着肚子里的孩子月份越来越大,她也越来越辛苦,只要稍微有点劳累,她的小腿肚晚上就会抽筋儿。

    而每当她腿抽筋儿的时候,都是他帮她按摩,缓解她的痛楚。

    她虽然把他撵了出去,可他始终放心不下,所以才会在她睡着之后又回到卧室,一直守在*边,在她不安蠕动的时候,轻轻按摩她的两只小腿肚。

    可他万万没想到,她居然会踹他一脚。

    因为没想到,所以猝不及防,她的脚丫子便踹上了他的脸……

    他说,你腿抽筋,我帮你揉啊……

    郁大爷一提醒,郁太太才想起自己刚才的确腿抽筋来着。

    她微蹙着眉咬了咬唇,意识到自己好像有点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了。

    “你没事吧?”她瞅着他,略感抱歉地小声问。

    “你说呢?!”他瞪她,依旧捂着口鼻,气呼呼地喝道。

    她嘴角抽了抽,淡淡瞥他一眼,有些没好气地咕哝,“这么凶干吗,我又不是故意的……”

    “还好你不是故意的!你要是故意的还不得踹死我啊!!”他火气不小,憋着一肚子气呢。

    “谁叫你这样悄无声息的在我*边啊,我还差点被你吓死了咧……”她不服气地反驳,话未说完又觉得自己这样说好像有点太没良心了,语气便不由自主地放轻了下来。

    毕竟,他大半夜的不睡觉守在这儿帮她揉腿也是好意……

    她虽然失忆了,但也不能好赖不分的。

    郁大爷不说话,也不起来,就坐在地上苦大仇深地瞪着她。

    见他一直捂着口鼻,她有点担心,心里泛起一丝愧疚,小心翼翼地问:“踹到你哪儿了?”

    他还是不说话。

    她掀开被子下*,站在他的身边居高临下地看了看他,然后她扶着腰慢慢往下蹲,“流鼻血了吗?我看看……”

    “不要!”他像个别扭的孩子,撇开头不让她看,同时噌地站了起来,不让她往下蹲了。

    她现在七个多月了,肚子已经很大,下蹲很费劲儿的。

    她的内心本来挺排斥他的,可这会儿看到他突然起身的动作,她的心莫名就微微一颤,居然看懂了他的体贴……

    她怔怔地看着他,心里泛起一丝异样的情绪,是一种她说不清又道不明的感觉。

    就在这昏暗而朦胧的光线中,她看着他英挺的眉,看着他饱含幽怨的双眼,看着他捂住口鼻的样子,然后一股莫名其妙的熟悉感疯狂地涌上心头,越来越浓……

    他对她的好,像是一把钥匙,打开了她内心的某个位置,竟让她对他的抵触不再那么强烈。

    云裳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半天都回不来神。

    “郁太太,郁太太?”

    “啊?”

    直到他饱含担忧和疑惑的声音灌进她的耳朵里,她才如梦初醒般眨了眨眼,表情有些茫然。

    “你在想什么?”郁凌恒拧眉,狐疑地瞅着她。

    她心情复杂,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索性摇头,“哦,没什么。”紧接着她蹙眉指着他的鼻子,迟疑地开口,“你……”

    “我没事,你睡吧!”他挥了下手,带着点负气的意味气呼呼地说道,同时一屁股坐在*前凳上。

    云裳蹙眉看他。

    他这是……不准备走了?

    她轻轻咬唇,显然是不太乐意留他在房里。

    可自己刚才踹了他一脚,估计让他受伤了,所以现下她又不太好意思把他撵出去。

    感觉到郁太太纠结的目光正投射在自己脸上,郁先生抬头解释,“我在这儿守在,你一会儿睡着了小腿还会抽筋的。”

    “没关系,我自己可以……”

    “你大着肚子我又不能对你怎么样,你怕什么?”

    不待她把拒绝的话说完,他就已经忍无可忍,哀怨又气愤地抢白道。

    呃……

    好吧,既然他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她若再撵他走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

    得!他要留就留吧!

    郁太太撇了撇嘴,什么也没说了,爬上、*继续睡觉去。

    郁凌恒龇牙咧齿地揉着差点被郁太太一脚踹断的鼻梁,无奈地默默叹了口气。

    他一边轻轻揉着鼻子,一边用眼角余光去看那没心没肺准备继续睡的小女人,满腹忧伤。

    本已苦尽甘来,哪成想老天弄人,竟又给他们夫妻二人出了这样一道难题,他现在不求别的,只求郁太太能快点恢复记忆,可万万不能永久性的忘了他。

    虽说不管她能不能恢复记忆他都不会放开她,虽说就算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他也有信心让她重新爱上他,可那终究是不一样的。

    他们相爱相杀时那些刻苦铭心的感觉,他们这一路走来所经历过的风风雨雨,他们那么多次愿意为对方付出一切的生死瞬间,如果这些或许不算美好但绝对珍贵的东西从她的记忆里永久遗失再也找不回来的话,那对他们来说,将会是一种遗憾。

    所以无论如何,他得让郁太太尽快把他想起来。

    ……

    一周后。

    当清晨的第一道曙光照射进卧室时,正睡得香甜的云裳就被郁凌恒从被窝里拉了起来,残忍地将她从梦中扰醒。

    “干吗啊?!”云裳睡眼惺忪,皱着眉不悦地咕哝。

    “起来了,今天有事做。”他亲昵地轻拍她的小脸,想要让她尽快清醒。

    “做什么啊?”她扭头躲开他的手,不愿意起来,恼火低叫。

    这一周里,他做得最多的事就是帮她找丢失的记忆,不是带她去他们曾经去过的那些地方,就是不停地在她的耳边说着他们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

    他每天都反复强调,他们有多么多么的相爱,有多么多么的恩爱,能在一起又有多么多么的不容易……

    她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她从最开始的不耐烦和无动于衷,到现在竟渐渐有些习惯了他的噪音,他想说就让他说,反正她左耳进右耳出。

    不过每天听他那样唠叨,最近两天她的脑海里还真的冒出了一两个熟悉的画面……

    郁凌恒噙着微笑,看起来心情不错,极尽温柔地哄着有起*气的郁太太,“乖,你起来就知道了。”

    “我还没睡够……”她打他伸过来想要拉她的手。

    他将她的小手捉住,顺势将躺着的她拉起来,佯怒轻斥,“忘记博医生怎么叮嘱你的了?孕妇要多运动!”

    孕妇要适当地多走动,对生产才会有帮助。

    “我困!”她挥开他的手,又躺回去,拒绝起*。

    郁凌恒眉头一皱。

    他倏地一把掀开她的被子,然后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弯腰就将她打横抱起。

    “啊!”身体腾空,云裳吓得惊叫,本能地紧紧抱住郁先生的脖子,生怕自己会一不小心摔下去。

    摔着她没关系,若摔着肚子里的宝宝就糟糕了。

    所以最后,即便她万般不愿,还是被他强行抱到了卫生间去。

    如此一来,她的睡意终于被他尽数赶跑了。

    洗漱,换衣,再吃早餐,东折腾西折腾的差不多用了一小时。

    然后刚吃完早餐,郁太太就被郁先生牵着小手往后花园走去。

    他的手很温暖,给人一种安心又安全的感觉,可现阶段她的记忆没恢复,还有些不太适应,所以下意识地缩着小手想要从他的手里抽出来。

    他看她一眼,大手抓得更紧,就不松手。

    他努力了一周,她才好不容易不排斥他了,虽然依旧对他不冷不热不理不睬的,但至少没有像前几天刚失忆时对他那么冷淡和戒备了。

    若问他是如何做到让她不再对他冷漠的,诀窍只有一个——死皮赖脸!

    反正就是不管她如何对他甩脸子,他都厚着脸皮往上凑,节操什么的统统被他抛在脑后。

    他现在就只有一个想法,就是郁太太能尽快好起来,只郁太太没事,让他付出什么代价他都愿意。

    当然,让他付出生命是不可以的,因为他得留着命跟郁太太好好地长相厮守!

    他把郁太太不再排斥他的状况跟博嫣然说过,博嫣然说这是好现象,让他再努力一点,也许郁太太很快就能恢复记忆了。

    当听到这个好消息时,他精神一振,可谓是如释重负。

    他终于有种看到曙光的激动和欣慰了。

    几乎是半强迫地被带到了花园里,在温暖璀璨的阳光下,云裳怔怔地看着眼前的队伍,有些反应不过来。

    在她的面前,站着几个穿着工作服的年轻男女,有的拎着化妆箱,有的拿着照相机,还有几个年轻姑娘每人提着一条奢华至极的礼服……

    “这是干吗?”云裳机械性地转头,一脸茫然地看着身边的男人。

    “漂亮吗?”郁凌恒勾着唇角,一副春风满面的模样,噙着魅笑不答反问。

    她反手撑着腰,皱着眉仰起小脸望着他,压低声音一字一顿地狠狠切齿,“你、要、干、吗?”

    “你不是说我们没婚纱照吗?现在就照一个啊!”他笑米米地说道:“等你生了宝宝,明年我们就照全家福,只要你喜欢,我可以每年都陪你照一次!”

    以前,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一层,就觉得只要彼此深爱,一些形式上的东西有没有都无所谓。

    可显然女人和男人的想法是不一样的,女人似乎更注重形式,所以在没有以前的记忆之后,她衡量一份感情第一要素就是最直接最表面的东西。

    比如婚纱照,比如婚礼……

    而这两样,他都没有给她过。

    以前彼此没感情,他没给她倒还说得过去,但现在他们这么相爱,他的确该把欠她的都加倍补给她。

    婚纱照?现在?

    云裳俏脸一黑,皱眉瞪他,“别闹了——”

    “我的样子像是在闹吗?!”他微微拧眉,神色严肃一本正经地看着她,没有丝毫玩笑的迹象。

    见他说真的,她恼了,气急败坏地压低声音对他嚷,“我现在肚子这么大,拍什么婚纱照啊?拍了能看么?!”

    讨厌死了!

    先别说她以前的事都还没想起来,就单单是她现在这个状态也没办法拍啊,他倒是英俊潇洒了,可她咧?她的肚子这么大只怕礼服都塞不下她好么!

    只顾自己好看,他简直就是个心机渣!!

    郁大爷却笑了,抬手亲昵地捏了捏她的鼻尖,道:“你放心,这些礼服都是精心设计过的,你穿上保证美美的!”

    从她因为他们没有婚纱照而质疑他们的感情时,他的心里就有了主意,当下就定制了礼服。

    为了能尽快拍照,他不惜花重金让人赶工,本来需要一个月才能完成的礼服,硬是在一周之内做好了。

    这几条裙子,都是按照她目前的尺寸定制的,是他在她睡着时帮她量的尺寸,所以一定合身。

    云裳皱眉看着璀璨奢华的裙子,正迟疑着,为首拎着主婚纱的影楼经理微笑着对云裳说:“是的!郁太太,这几件礼服是经过特殊处理的,不会凸显您的腹部……”

    在云裳质疑的目光中,年轻的女经理口若悬河地介绍着几款礼服,夸得那叫一个天花乱坠。

    她默默地听着,偷偷撇嘴,满心不以为然。

    不过……

    等礼服上身时,她才发现自己的担忧完全是没有必要的,郁先生和女经理果然没有骗她。

    诚如郁先生所说,这些经过特殊处理的礼服穿在她的身上一定会很美,果真如此!

    经过接近两小时的造型设计和化妆,当郁太太来到郁先生的面前时,郁先生直接看呆了。

    郁太太简直美翻了!

    一直知道她很美,但今天,格外的美丽耀眼!

    “郁太太你真美!!”他双眼冒心,痴迷地看着她由衷赞叹。

    云裳被夸得小脸一红。

    慌忙抬眸瞟了他一眼,礼尚往来般匆匆回了一句,“你也不赖!”

    嗯,郁先生也不赖!

    剪裁得体的纯白色手工西服,将他衬托得越发高大挺拔英俊帅气,身材好得简直堪比世界超模,好看得人神共愤。

    郁凌恒之所以把摄影团队请到家里来,一是不想让郁太太去外面,那样太劳累,二是郁太太非常喜欢后山的高尔夫球场,所以他决定去那里拍。

    他知道郁太太还喜欢上山那条路上的蓝花楹,只可惜现在不是蓝花楹的花期,不然在漫天蓝雾里与郁太太牵手依偎,那画面一定很美……

    他想,等明年蓝花楹的花期,他要和郁太太再拍一组。

    郁太太妆容精致,身上那昂贵的婚纱让她看起来像仙女,高腰的设计,蓬松的裙摆,很巧妙地将她的大肚遮掩了起来,再加上摄影师很会找角度,所以拍摄出来的照片还真是完全看不出她有怀孕的迹象。

    怕郁太太会累,加上郁凌恒要求高,苛刻得要每一个细节都完美,所以整个拍摄过程进行得比较缓慢。

    中场休息时,云裳坐在柔软舒适的椅子里发呆。

    “不高兴?”

    突然一只手伸过来碰了碰她的小脸蛋儿,同时他喑哑磁性的声音扑面而来。

    “没有啊!”她瞥他一眼,爱答不理的。

    “那你为什么还板着脸?笑啊!”他半蹲在她面前,修长的两根食指抵着她的嘴角用力往上推。

    她恼,一把拍掉他的手,嗔怒,“有什么好笑的!”

    “你不是心心念念想拍婚纱照吗?不笑是想拍个苦瓜脸系列么?”他戏谑,丝毫不介意她的嫌弃,对她笑得温柔又深情。

    她脸微红,羞恼瞪他,“我哪有心心念念?!”

    说得好像她有多稀罕似的!

    她才没有好么!

    明明是他自作主张定制了礼服又带来了摄影团队,现在居然说是她想拍?

    什么人啊他!

    正在这时,突然远处开来一辆高尔夫电动车,车上坐着郁嵘和郁晢扬。

    今天周末,郁晢扬难得可以休息一天,所以在听说大哥和嫂子在拍婚纱照时,立马就拉了太爷爷来凑热闹。

    看到郁嵘,云裳立马扶着腰起身,即便身怀六甲,也要上前迎接太爷爷。

    因为即便她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可每次看到太爷爷她的心脏就会狠狠一抽,莫名地觉得难过,又酸又疼……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老人,让她觉得心疼。

    挽住太爷爷的手臂,云裳不自觉地流露出一抹甜美乖巧的笑靥,轻轻喊了声“太爷爷”。

    郁嵘拍拍她的手背,点了点头。

    云裳转头看向站在一旁随时等候差遣的摄影师,说:“帮我跟太爷爷拍几张。”

    “我也要!”闻言,不甘寂寞的郁晢扬立马凑上来抱住太爷爷另一只手臂。

    云裳蹙眉,嫌弃地看着郁晢扬,“我只想跟太爷爷拍!”

    “不嘛,我也要拍。”郁晢扬抱着太爷爷的手臂撒娇,死皮赖脸的工夫跟他大哥有得一拼。

    “我不要——”云裳黑脸,有点恼了。

    “我要我要!我就要拍——”

    云裳脑子一热,伸手就去推郁晢扬,恼火之下她本能地冲口喝道:“郁二爷你够了!走开!”

    闻言,郁嵘、郁凌恒、郁晢扬三人的目光像是经过彩排一般,齐刷刷地射在郁太太的脸上。

    “怎么了?”

    “你叫他什么?”

    题外话:

    明天郁太太和郁先生的番外完结~~~~&lt;!--章节内容结束--&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