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情深一世,爱你不悔》第08章:凭什么信你
    “我们连婚纱照都没有!”

    “……”郁凌恒张了张嘴,哑了半天,竟无言以对。

    当初他们扯证时,连面都没见过,根本就不认识,怎么可能去拍什么婚纱照?

    后来有了感情,可不好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他跟她吵吵闹闹还要忙着对付坏人,哪有闲情想这些?

    其实想想,他不止欠她一个婚纱照,还欠她一个婚礼……

    “而且我们连合照都没有!”云裳淡淡睥睨着哑口无言的男人,表情越发冷淡。

    从医院回来之后,她有仔细观察过,发现这偌大的屋子里,包括他们的卧室,别说婚纱照了,连一张他们的合照都没有。

    试问,一对夫妻,而且是一对“很恩爱”的夫妻,怎么可能连张站在一起的照片都没有?

    他分明就在说谎!

    “我……我们……”郁大爷气结,狠狠咬了咬牙,没好气地叫道:“我们的结婚证上不就是合照嘛!”

    闻言,云裳冷冷一笑,“郁先生,请不要侮辱我的智商好吗!那不是‘合照’,是‘合、成、照’!!”

    郁凌恒,“……”

    嗯,结婚证上他们俩的那张照片,是电脑合成的……

    “一对连合照都没有的夫妻,你跟我说‘感情好着呢’?!”她冷嗤,满眼讥讽地看着他,最后一句故意学着他的语气,怪声怪调的。

    面对如此犀利的郁太太,郁凌恒气也不是恨也不是。

    突然双眼一亮,他想到了什么……

    “合照是吧?我手机上多死了,别说合照,*、照都有!你等着我拿给你看!!”他恨恨地对她说,然后从裤兜里摸出手机,翻找相簿。

    云裳皱眉。

    *、照?

    她会让他拍那样隐私的照片?她有那么重口吗?

    在她饱含质疑的目光中,他上前一步到她跟前,将手机里的照片给她看。

    她垂眸睨着手机屏幕,看着她与他的一些自拍照,一张一张看过去。

    看着照片里笑容真实表情自然的彼此,云裳没说话。

    如他所言,还真有*、照……

    当然,并不是那种不雅照,而是她睡着时他偷、拍的素颜照。

    这些照片,每一张都能看出他们之间的融洽和亲昵,尤其他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溺和深情……

    “够吗?不够的话我再把你手机里的照片翻给你看!”

    待她看完照片,他气呼呼地问她。

    “既然你说我们很恩爱,那为什么结婚证上的照片要用P的?还有为什么我们没有婚纱照?难道我们结婚的时候你很穷?”她还是想不通,眼含戒备地上下扫了他一眼。

    “结婚的时候我们都忙……”他避重就轻,省得越解释越扯得远。

    “是吗?”她冷嗤,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明显不信。

    他忍无可忍地翻了个白眼,“郁太太,你太多疑了吧,你怎么就不想想,如果我们不相爱的话你肯为我生孩子?”

    郁大爷以为这是一个足以说服郁太太的铁证,哪知她接下来一句话却差点让他吐血。

    “你确定这孩子是你的?”她挑着眉反问。

    “你——”他气得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一张俊脸顿时青白交加,狠狠咬着牙根瞪着她,从齿缝里一字一顿地吐出字来,“当、然、是、我、的!”

    “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我凭什么信你?”

    他的表情狰狞,声音阴森恐怖,她却丝毫不惧,挺着大肚子仰着小脸望着他,理直气壮地说道。

    郁大爷气得脸青面黑,勃然怒吼,“云裳!你是我郁凌恒的太太,除了我,你觉得这世上还有谁特么敢让你大肚子?”

    “我现在什么都记不得了,没有真凭实据我是不会相信你的!”

    任凭他吼得地动山摇,她始终是一副淡漠懒散的模样,与他的气急败坏大相径庭。

    “结婚证你看了,我们的照片你也看了,你醒来的时候我们是睡在一张*上的,这些还不够吗?你还要什么‘真凭实据’?!”郁凌恒简直要疯了。

    云裳黛眉微蹙,沉默。

    郁凌恒气也不是恨也不是地瞅着眼前失了忆就对他完全没了情的小女人,哀怨又委屈地问:“你到底在怀疑什么?”

    闻言,她用一种挑剔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半晌后才凉飕飕地吐出一句,“你不是我的菜啊!”

    那语气,透着困惑和嫌弃。

    虽然记不得以前的事,但心中喜好还是比较明确,她觉得如果按照自己的喜好,他不会在她的择偶范围内,所以她当初是怎么嫁给他的?

    郁凌恒愣了一下。

    “什么?”反应过来,他气得声音都变了调,恶狠狠的眼神像是恨不得把她活活吞了。

    敢情她各种找茬就是因为失忆后“没看上”他?

    他哪点不好?为什么看不上他?

    他不够高吗?不够帅吗?哪点配不上她了?

    哎哟气死他了!

    “你不是我喜欢的那一款!”郁太太的表情还是淡淡的,清冷高贵又不可一世。

    郁凌恒倏地一个大步向前。

    郁太太一惊,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

    然后,她被他抵在了盥漱台前,她的臀抵着台沿,退无可退。

    郁先生的双手撑着郁太太身后的盥漱台,将她肥硕的身子困在盥漱台与他的胸膛之间,他半眯着双眸,爱恨不能地睨着她冷若冰霜的小脸,喷薄着阴冷的呼吸一点一点地靠近她的唇瓣……

    “来,跟我说说,你喜欢的是哪一款?嗯?!”他岑薄性感的唇轻轻张合,阴测测地呵着气,危险极了。

    他靠得太近,近得她都能闻到他身上那股独特的男性气息,她皱眉,心脏有些不受控制地加快了速度,不由自主地泛起一丝紧张。

    她没有记忆,不记得他们以前都是如何亲密无间,现下的他对她而言就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所以有陌生的异性靠近她自然会排斥。

    “反正不是你这种。”她皱着眉,小手撑在他的胸膛上,冷着小脸拒绝他再靠近。

    她试探着微微用力,想要把他推开,可他纹丝不动。

    郁太太的冷漠让郁大爷抓狂,他咬牙切齿,气急败坏,“云裳,你别以为你大着肚子我就不敢收拾你!!”

    “我怀着你的孩子你还对我这么凶?我们很恩爱?!”她又用那种质疑的目光瞅着他了。

    “……”他被她气得无力。

    郁凌恒不停地在心里命令自己冷静,一连做了三个深呼吸,才勉强按压住想要狠狠揍她一顿的冲动。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相信我说的话?”他幽怨地看着她,声音透着深深的无奈和忧伤。

    云裳也无奈了。

    他怎么都不懂呢?

    其实她想表达的意思是,重要的不是她信不信,而是她对他好像……

    没有心动的感觉啊!

    ……

    郁大爷真的疯了!

    郁太太居然跟他说她对他没有心动的感觉!

    她居然对他没感觉!!

    在他们经历了那么多磨难甚至生死与共之后,她居然跟他说她对他没感觉了!

    还不如直接给他一刀呢!!

    已经忘了是怎么被郁太太撵出卫生间的,郁凌恒面罩寒霜双臂环胸地坐在沙发里,气得快要心肌梗塞,半天都没有缓过神来。

    直到云裳洗完澡从卫生间里出来,他才从混乱而恐慌的思绪中清醒过来,冷着脸苦大仇深地瞪着如出水芙蓉般清纯诱人的小女人。

    云裳无视郁大爷那幽怨又可怜的目光,径直走向*边,坐下来后,才抬眸看他。

    “我困了。”她说,不冷不热的语调,平静又疏离。

    他皱了皱眉,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她又淡淡补了一句,“你可以出去了吗?”

    “我为什么要出去?”

    他一听她下逐客令立马又炸毛了。

    他不想出去,不想离开她,一秒也不想。

    一是她现在身子笨重行动不便,他根本放心不下让她一个人睡,二是她说她现在对他没感觉了,他吓得更是不敢离开她半步。

    博嫣然说过,要努力让她想起来,不然成了永久性失忆可就完蛋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既然她说对他没感觉了,那他就要寸步不离地守着她,直到她对他有感觉为止。

    如果郁太太真的不爱他了,那他就跟她重新开始,反正无论如何都得让她再爱上他不可!

    不管她记不记得他,他都会牢牢抓着她的手,死也不松开。

    “我不是说了我困了吗?我要休息了,你当然得出去啊!”云裳冷睨着他,语气不悦。

    他气呼呼地反驳,“这是我的房间——喂!你干吗?”

    然而他话未说完,就见她突然站起来往外走,吓得他连忙也跟着起身,慌张地冲过去拦住她。

    “既然是你的房间那就我出去啊!”她微仰着小脸冷冷望着他,冷淡的语气充满讥讽。

    “你——”他气结,颊便肌肉突突跳动,真快被她气死了,偏偏一肚子火还发作不得。

    狠狠咬了咬牙,他尽量把语气放柔和,无奈又委屈地说:“郁太太,这是我们共同的房间。”

    闻言,她挑眉,“你要跟我睡?”

    又是这句!

    犹记得,当初她也问过这样一句话,而他当时的回答是——

    “天经地义!”

    对!他们是合法夫妻,睡一起可不就是天经地义的嘛!

    “可是我不记得你了。”郁太太皱眉,一脸嫌弃地看着他。

    “那就重新认识!”他说,干脆又果断。

    她愣了一下,微微歪着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瞅了他一会儿,道:“郁先生,你太轻浮了!”

    轻浮?

    她说他轻浮?

    “我哪点轻浮了?”他不服气的大叫。

    嫌弃他!嫌弃他!她就知道嫌弃他!

    他真是严重怀疑她脑子里的血块压迫到的不是她的记忆神经,而是一种喜好和品味的神经,不然为什么一失忆了就各种嫌弃他?

    她居然不爱他了,所以她的品味一定是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嗯,一定是的!!

    云裳淡淡轻吐,“我们今天才刚见面你就要睡我,这不是轻浮是什么?”

    刚见面你就要睡我……

    郁凌恒哭笑不得,明明是一句好好的话,她却说得如此直白真的好么?

    “……”他呼吸一窒,瞠大双眼看着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郁太太,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得!她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他竟无言以对!

    深深吸了口气,他近乎求饶地看着她,“郁太太,你失忆了可我没失忆啊!你是我老婆!你怀着我的孩子!我们什么都做过!我都睡了你一年了好么!你现在跟我说‘轻浮’?我不轻浮你这肚子能鼓起来?!”

    他又气又急,音量直线飙升。

    他的声音太大,震得她的耳朵嗡嗡作响,她偏了偏头,斜睨着他,“你小声一点我也是可以听见的。”

    她嫌弃他,又嫌弃他!

    他垂着眸,定定地看了她半晌,神色严肃地问她,“郁太太,你对我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没有。”她目光坦荡地回视着他,摇头。

    “怎么可能?!”他不可置信地大叫,坚决不信。

    “怎么不可能?”她懒懒反问,冷漠的样子与他的气急败坏形成强烈对比。

    “你很爱我的!!”他愤愤大叫。

    “有吗?”她撇嘴,眼底尽是质疑。

    她的眼神好似在说“我会很爱你?”……充满了不屑和不以为然。

    郁凌恒觉得自己真的要心肌梗塞了。

    倏地,他抓住她的双肩,命令她,“抬起头来,看着我!”

    或许是太气愤,他手上力道颇重,抓得她的肩头一阵刺痛,她皱眉。

    “看什么?”她依言抬头,不耐地问,轻轻甩了甩肩想将他的手甩下去,可他抓得紧,她没成功。

    “你好好看看我!”他霸道至极地喝道。

    “看、什、么?”她更加不耐了,一字一顿。

    “你看着我,用心想,你一定可以想起来的,乖,好好想想。”他近乎哀求地哄着求着,低声下气的样子透着一丝可怜兮兮的味道。

    她无动于衷地看着他,眼里一片平静。

    四目相接,两两对视,他的目光依旧炙热深情,可她的眼底却已经不见了往日的爱恋和情意……

    就这样对视了约莫一分钟,她的眼底依旧波澜不惊,他急了。

    好怕她就这样一直下去,好怕她真的对他再也没有感觉,他不想他们经历了风风雨雨生死与共,最后却败给了这场可笑又该死的“失忆”!!

    他害怕她的冷漠和冷静,倏地,他捧住她的双颊就低下头去,带着怨气和委屈,狠狠吻上她的唇……

    啪!

    彼此的唇刚触上不过一秒,一个火辣辣的巴掌就狠狠打在了他的脸颊上。

    郁凌恒懵了。

    本就不太好的气氛,瞬时冻结成冰。

    她的眼底终于有了情绪,怒火翻腾。

    “出去!!”

    她气红了眼,指着门对他疾言厉色地喝道。

    郁大爷简直不敢相信,他瞠大双眼看着怒不可遏的小女人,完全搞不清现在是什么状况。

    她打他?

    他不过亲了她一下,她竟然打他?

    她现在就这么讨厌他吗?

    她明明那么爱他好吗!

    郁凌恒觉得自己接受不了这种从天堂坠入地狱的巨大落差。

    忍不住的,他也红了眼。

    她是气得红了眼,他是痛得红了眼。

    然而,就算他生气又伤心,却不敢再像以前那样跟她对吵,就算整个人都快气炸了,也只能自己憋在心里,不敢发作。

    先别说她现在是孕妇,就单单是她不再爱他,就足够吓得他不敢对她发火。

    不再爱他的她,万一他一骂,把她彻底骂跑了咋办?

    所以,骂不得!

    在僵凝的气氛中,两人怒目以对。

    半晌后,他认输。

    怕她动了胎气,他即便万般不愿,也不敢再跟她作对。

    于是,郁大爷委屈地捂住脸,灰溜溜地走出了卧室。

    气愤填膺的郁太太看着郁先生特别落寞的背影,心脏微微收紧……

    ……

    云裳很生气。

    被一个“陌生”男人强吻了,能不生气么?!

    都说对他没感觉了,他竟然还敢对她耍*,若不是她大着肚子行动不便,她非踢他个半身不遂不可。

    这是她失忆后的第一个吻,对她而言,堪比初吻好么!

    竟然被他这样莫名其妙地夺走了,真是……太过分了!!

    别问她什么感觉,她没感觉!

    当她意识到他的无礼时,她的火气噌地飙到了头顶,所以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所以她根本就来不及去感觉好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生气了,在把郁先生撵出去后,云裳躺在*上,翻来覆去半天都睡不着。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一会儿是他捧住她的脸强吻她的瞬间,一会儿又是他可怜巴巴被她撵出去的背影……

    她那一巴掌很用力,不止打得他的脸上很快就浮现出了五指印,甚至连她自己的手心都震得发麻泛疼。

    蜻蜓点水的一个吻,换了一个近乎残暴的耳光,也不知道他觉得值不值……

    这个念头一起,云裳在心里默默给了自己一个白眼,看来她真是太无聊了,居然会去考虑他值不值。

    他值不值关她P事!

    敢耍*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他活该!

    嗯,就是活该!

    长得倒是还不错,可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怎么可以在不经过她的同意下就亲她呢?

    烦人!

    她喜欢绅士,不喜欢登徒子,所以她对他没感觉。

    胡思乱想了许久,想得脑袋都有些疼了,云裳才终于有了睡意。

    睡着后,也不知是不是在做梦,迷迷糊糊中她隐隐感觉有人在*边走动,她想看看是谁,可倦意太浓,怎么努力都睁不开眼。

    最后她的神智败给了睡意,轻轻侧了个身,又沉沉睡去。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她的腿开始抽筋……

    睡梦中的她疼得蹙眉,不安地转着头,有悠悠转醒的迹象。

    两只大手,轻轻捏着她抽筋的小腿肚,动作轻柔而熟练。

    倏地,她一脚踹出去……

    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