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情深一世,爱你不悔》第05章:她偷偷跑了
    《情深一世,爱你不悔》第05章:她偷偷跑了冰激凌车前,生意火爆,好多小孩子排队。

    “好!”郁凌恒最受不了郁太太对他撒娇,噙着笑点头。然后他顺势喊住经过他们身边的一个小姑娘,“小朋友——”

    “你去啊!”云裳一把抓住他想抬起去招呼小姑娘的手,嗔怒道。

    嗯,郁凌恒想让路过的小姑娘帮他买。

    “我陪着你——”这里人多,他不放心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

    “就这一二十米的距离,我坐在这里等你就好,都说了这是我们一家三口的聚会,我叫你帮我买个冰激凌你干吗都要假手于人?”她板着俏脸,不悦道。

    他皱眉,为难地看着她,“不是,我……”

    “我自己去买!”她恼了,作势要站起来自己去。

    “我去我去,你别动。”他连忙拉住她,无奈妥协,然后严肃地看着她,叮嘱道:“你别乱走,乖乖等我回来。”

    “嗯!”她满意,重新勾起笑靥,乖巧地用力点头,完了还不忘催促他,“你要快点啊,别让我等太久!”

    “知道了。”他宠溺地捏了捏她的鼻尖,然后朝着冰激凌车快步走去。

    置身于两排小孩子当中,郁先生鹤立鸡群显得尤为扎眼。身边的小朋友都望着他,那些眼神里有好奇的,有窃笑的,还有鄙视的,好似在说,这么大的人还吃冰激凌,而且还是个大男人。

    郁凌恒倒并不觉得尴尬,只是离郁太太有点远他难受。

    他现在就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一秒也不离开她身边。

    于是他一边排队,一边频频回头去看她,要确保她在自己的视线范围才放心。

    云裳乖乖坐在排椅上,眉眼弯弯地看着不远处的男人,每当他回头来看她时,她都对他扯出一抹甜甜的笑靥。

    然而只有她自己知道,此刻她的笑容有多甜,有多美,她的心里就有多痛,有多悲……

    当排队终于轮到郁凌恒时,他认真听着售货员为他介绍各种口味的冰激凌,同时,恰巧一群初中生经过云裳的身边……

    一分钟后,郁凌恒买好冰激凌转身,拿着冰激凌噙着笑抬眸去看郁太太,却愕然发现……

    排椅上空空如也。

    郁太太不见了!

    ……

    几个小时后。

    c市郊外,一个交通还算方便的小农庄。

    一处干净简洁的小庭院,戴着鸭舌帽和大墨镜的云裳轻抚着小腹,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农庄主人是个五十来岁的妇人,正漾着谄媚的笑,亦步亦趋地跟在云裳身后。

    “云小姐,你看这里怎么样?这里很安静,空气又好,早晨和傍晚你都可以出去散散步,你看那外面有条马路,我们这乡下地方,那马路基本没什么车经过,所以很适合散步的,你怀着孩子要多走动到生的时候才不会那么辛苦。”农庄主人边走边跟云裳介绍着,热情得口沫横飞。

    半个小时前,农庄主人一看这年轻美丽的准妈妈就知道出生不凡,那浑然天成的优雅气质,是她从未见过的好。

    准妈妈说想租一处清静的小屋子待产,只租三个月,租金三万。

    农庄主人一听,简直怀疑自己耳朵出现了问题,在这乡下地方,一处简陋的小庭院租金能每月一千块就不错了,可这准妈妈开口就出十倍的价钱,这不是天上掉馅饼吗?

    遇上如此土豪,农庄主人想不热情都难。

    云裳环顾着四周,将小院子里里外外都看了一遍,最后点头,“嗯,那就这里吧!”

    “诶!好咧!我马上让我大儿媳妇过来给你收拾收拾啊!”农庄主人一听,顿时喜笑颜开,边笑米米地连连点头,边转身要走。

    “江太太!”云裳喊住农庄主人。

    江太太立刻回头,笑得热情洋溢,“云小姐你还有什么吩咐吗?”

    云裳说:“让你小儿媳去市区帮我买点东西吧!”

    江太太有两个儿媳,大儿媳看起来淳朴老实,小儿媳看起来聪明机灵,所以买东西这种事,小儿媳比较适合。

    “好啊好啊,没问题的。”江太太点头如捣蒜。

    “那你等会儿,我列个清单给你。”

    江太太笑米米地用力点头,看着云裳的眼神直冒金光,就像是看见了财神爷一般。

    云裳是偷跑,怕引起郁先生的怀疑什么都不敢准备,所以日用品和换洗衣物全都得买。

    小庭院里有个吊篮摇椅,待江太太拿着钱和清单离开后,云裳坐进摇椅里,心情复杂地慢慢摇。

    不知道此时此刻,郁先生怎么样了……

    几个小时前,她故意让郁凌恒去帮她买冰激凌,然后她趁他不注意时,混在那群初中生里偷偷溜出了游乐场。

    她知道他会担心着急,可为了保住孩子,她只能出此下策。

    她明白他的苦心,也明白自己这样坚持或许就会酿出一场悲剧,可即便她清楚一切后果,也还是没办法心安理得地为了保住自己的命而牺牲自己的孩子。

    所以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逃离。

    人生就像一场又一场的赌博,面对自己不能割舍的事情,就只能赌运气了。

    她知道,所有人都希望她去做手术,所以不管是t市还是帝都,她都不能去,去了无疑就是自投罗网,而且她一买机票就会暴露行踪,说不定连飞机都上不了。

    有时候,显赫的身世和强大的背景也会让人很苦恼,有郁凌恒这个丈夫和严谨尧这个生父,她几乎可以说是无所遁形,一不敢用身份证买票,二不敢到处刷卡,三甚至连手机都不敢用。

    因为任何一样使用不当,她的行踪就会很快被发现。

    最重要的是,她现在情况特殊,加上大着肚子也经不起折腾,思来想去,也就只能就近找一个没人认识她的地方,或许还能侥幸躲过这三个月。

    所以,从游乐场出来,她取了点现金,够这三个月用就行,然后拦了辆计程车就往郊外来了。

    窝在摇椅里,云裳轻咬着红唇,垂眸看着自己像皮球一般的肚子,双眼微微泛红。

    她忍不住猜想,郁大爷现在一定气得想打死她吧……

    ……

    的确!

    在郁凌恒确定郁太太是有预谋的偷跑之后,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狠狠掐死她,然后再自杀!

    一直知道她很任性,可没想到她居然如此任意妄为,简直自私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她就那样跑了,居然支开他去买冰激凌,然后自己一个人偷偷跑了!

    她怀着孩子,身体还不好,她居然一声不吭就跑了,万一她又像上次那样突然晕倒怎么办?

    他恨死自己了,后悔死答应她到游乐场的提议,他就不该对她那么好!

    可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她人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当他买好冰激凌回头,发现她已经不见,立马意识到不妙,冰激凌一丢就在游乐场里疯狂地到处寻找,游乐场里人山人海,他找遍了每一个角落,可哪里还有她的人影……

    交警监控中心。

    “郁凌恒,你是猪吗?这么个大活人你居然也能弄丢!”

    欧阳脸色铁青,一边调看着城市交通监控,一边大骂着脸色同样很不好的郁凌恒,气得想暴走。

    郁凌恒默不啃声,像哑了一般站在监控屏幕前,根本听不见欧阳的责骂,满脑子都是一会儿找到那欠揍的小女人该怎么狠狠收拾她。

    嗯,必须狠狠收拾她,不然难消他心头之恨!

    “她敢这么胆大包天都是你惯的!这下好了吧,宠出事儿了吧!你明知道她不愿意做手术,你还答应她去什么鬼游乐场?她分明就是有预谋的,你眼瞎啊,这都看不出来?!”

    郁凌恒越是不吭声,欧阳越来气,吼得地动山摇,吓得调监控的工作人员操控电脑的手都在发抖,生怕被欧s记的怒烧波及。

    眼看气氛僵凝,燕诏连忙打圆场,“大家别急,别自乱阵脚,我觉得她大着肚子走不远的,我们先就近搜搜。”

    “就算就近,这方圆十里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想要找一个人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找得到的!她大着肚子身体又不好,万一——”欧阳说不下去了,害怕自己乌鸦嘴一语成谶。

    郁凌恒整个人阴沉到极点。

    很显然,欧阳的话戳中了他的痛处。

    “不会的,裳裳就算不顾自己,也会顾着肚子里的孩子,她不会让自己出事的!”燕诏很中肯地分析道。

    欧阳想想也对,情绪便稍稍冷静了点。

    这时,一个身穿警服的年轻男子快步来到他们身边,“燕队,找到出租车司机了!”

    郁凌恒和欧阳同时精神一振。

    “人呢?”燕诏立即问道。

    “在外面!”

    郁凌恒和欧阳同时往外面奔去。

    ……

    夜幕降临的时候,云裳坐在小庭院里,一边欣赏落日余晖,一边喝着江太太的小儿媳熬的土鸡汤。

    “云小姐,城里不好吗?你为什么要到乡下来养胎啊?”

    江太太的小儿媳叫小唐,搬了个凳子坐在云裳的对面,满眼艳羡地看着她,好奇地问道。

    小唐想,眼前的云小姐气质真好,又漂亮又高雅,即便现在怀着孩子,依旧可以把当下那些红透半边天的女明星甩出几条街去。

    “乡下空气好。”云裳小口地喝着汤,避重就轻地答道。

    “可是城里方便啊,缺什么都可以马上买到,我们乡下可没这么便捷。”小唐撇嘴,有些嫌弃自己家里的环境。

    云裳淡淡一笑,不以为意,“现在交通挺方便的,缺什么提前买好就是了,这个不是问题。”

    人都有好奇心,年轻的小唐更甚,全身上下长得最好看的那双大眼睛转了转,实在按耐不住心里的好奇,瞅着云裳的肚子迟疑地开口,“云小姐啊……”

    “嗯?”云裳漫不经心地应了声。

    “你孩子的爸爸呢?你肚子都这么大了,他怎么不陪着你呢?你们是不是感情不好啊?”好奇心重的小唐一开口就问出一连串的问题。

    且每一个问题都犀利无比。

    云裳拿着汤匙的手一僵,脸上不由自主地染上一层哀伤……

    小唐见状,顿觉自己失言,连忙抽搐着嘴角讪笑着道歉:“对不起啊,我、我是不是话太多了?呵呵……”

    “没关系。”云裳摇头,抬眸看着小唐微微一笑,说:“我们感情很好。”

    就是因为感情太好,所以才会有现在的苦恼。

    “那他为什么不陪着你呢?”小唐皱眉,不解了。

    “他很忙。”

    “哦……”小唐愣了愣,半晌才像是想通什么一般哦了声。

    看着清冷艳丽的云裳,小唐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一种“云小姐莫不是什么有钱人的情、人”的想法……

    不然,哪个男人会舍得让这么美丽的老婆到乡下来养胎啊?而且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依她看啊,这个云小姐一定是哪个有钱人的小太太,现在怀了孩子,不幸被大太太发现了,所以才被迫到乡下来避难。

    嗯,一定是这样的!

    喝完汤,再到外面马路散了会儿步,然后云裳就回了屋。

    不一会儿,她拿着一个袋子从屋里出来。

    看到小唐正站在庭院外的门口,好像在跟谁说话。天黑了,她看不见外面的情况,便以为是小唐在跟左邻右舍打招呼,没有在意。

    “小唐。”她冲着庭院门口轻轻喊了声。

    小唐听见云裳在喊她,立马把门一关,转身就小跑着进了堂屋。

    “云小姐你叫我啊?”小唐走到云裳的身边,问道。

    云裳指了指对面的凳子,示意她坐下说。

    小唐坐下。

    “这是五万块,我想请你照顾我三个月,你愿意吗?”云裳把手里的袋子递给小唐。

    小唐霍然瞠大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的纸袋子,愣了两秒,然后忙不迭地接过袋子打开一看,立刻便被五捆红通通的钞票闪花了眼。

    三个月五万块,这酬劳对小唐来说可太丰厚了。

    “好啊!愿意的愿意的!”小唐点头如捣蒜,开心极了。

    云裳说:“那我跟你说几件事,你要好好记着。”

    “嗯嗯嗯,云小姐你说!”小唐抱着五万块喜笑颜开地用力点头。

    “我身体不太好——”

    “啊?”小唐惊愕。

    云裳连忙安抚,“你别紧张,只是贫血,医生说有可能会晕倒之内的。”

    闻言,小唐松了口气,立马又笑容满面了,特别热情地说:“哦,贫血啊,这个的确蛮平常的,我大嫂怀孕的时候也会贫血。我一会儿去问问我婆婆,看看给你熬点什么滋补的汤,多喝点汤就没事了。”

    小唐是个好姑娘,觉得拿了云小姐这么多钱,得尽心尽力地照顾好她才算对得起这些钱。

    “好,谢谢。”云裳微微一笑,点头。

    “嘿嘿,不客气的。”小唐娇憨地笑了笑。

    “不过我要你‘记着’的不是这个。”云裳又道,还刻意咬重字音。

    小唐眨了眨眼,满是好奇,“那是什么?”

    “我要你记着——”云裳垂眸看着自己的肚子,掩饰着眼底的痛楚,尽量用平静淡然的语气不紧不慢地说道:“如果我哪天突然不舒服了,或者是晕倒了,你要立刻送我去医院——”

    “这是肯定的呀!”小唐抢断,一副“我又不是白痴”的表情。

    “听我说完!”云裳微微蹙眉。

    感觉到云裳的语气有些严厉,小唐缩了缩脖子,微微怯懦,“哦……”

    云裳深吁口气,“你送我到医院之后,如果情况情急,医生问你保大人还是保小孩——”

    “当然是保大人啊!这个我知道的。”小唐笑呵呵地又抢道。

    “你听我说完!!”云裳沉喝,眼底泛着一抹愠怒。

    小唐立马捂住嘴,表示自己知道错了。

    云裳满意,接着说:“如果医生问你保大人还是保小孩,你要说——保小孩!”

    “啊?”小唐愕然,百思不得其解,失声叫道,“为为、为什么啊?”

    如果真有这种意外,是个正常人都会保大人啊!为什么云小姐不顾自身安危要保小孩啊?这个孩子比她自己的命还重要吗?

    小唐结婚不久,还没当妈妈,所以对云裳这种行为觉得不可思议。

    “你别管为什么,按我说的做就是了!”云裳脸色微沉,浑身散发出一股不怒自威的严厉。

    小唐皱眉,觉得为难,“可是……”

    “如果你做不了,我可以找别人照顾我。”云裳伸手作势要把她抱在怀里的袋子拿回来。

    小唐连忙侧身躲开她的手,连连答应,“做得了做得了,这有什么做不了的啊!我行的云小姐!”

    见小唐点了头,云裳这才缓缓收回手,“还有!”

    小唐立马正襟危坐,定定地看着神色严肃的云裳,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如果……我是说如果!”云裳狠狠咬唇,眼眶微微泛红,犹豫了片刻,拿出一个小纸片递给小唐,说:“如果我出了事,你就打这个电话,把孩子交给这个电话的主人。”

    “……”小唐看着小纸片,有些不敢接了。

    小唐突然觉得,这份差事变得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同时心里不由得更加好奇,不就是生个孩子嘛,云小姐说这些话怎么搞得跟交代遗言似的啊……

    她有点害怕了。

    看出小唐的迟疑,云裳说:“你把孩子交给他,他会重金酬谢你的。”

    重金……

    小唐双眼一亮。

    好吧,看在重金酬谢的份上……

    本是犹豫不决的小唐,终究难以阻挡金钱的you惑,勉为其难地接过了小纸片。

    “无论如何,如果发生意外,一定要让医生尽全力救孩子,知道吗?”云裳红着双眼,定定地看着小唐,郑重叮嘱。

    小唐默了默,轻轻点头。

    云裳却还是不放心,强调问道:“小唐,我说的你全都记住了吗?”

    “记、记住了。”小唐磕巴了下,被云裳严肃的模样给弄得紧张了。

    就觉得抱在怀里的钱,突然变得烫手了。

    可不要又舍不得啊,小唐咬了咬牙,最后只能硬着头皮应下。

    见小唐答应了,云裳放了心,扶着腰缓缓起身,准备回屋睡了。

    却在这时,堂屋未关严的门,突然被轻轻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