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情深一世,爱你不悔》第04章:老公我爱你
    当她拉开门,泪眼朦胧的视线中,是一个高大而僵硬的身影堵在门口……

    男人的双眼,与她一样通红。

    云裳看到郁凌恒的那瞬,心里的绝望更深了。

    在郁凌恒的心里,唯一顾及的也就是太爷爷,而现在太爷爷都赞同她做手术,那么,这个手术看来她是必做不可了。

    她默默看着他,不说话,只是眼泪哗哗地往下滚落。

    看着郁太太泪如雨下,郁凌恒心如刀绞,其实他又何尝舍得这个孩子,他更也不愿让她这样落泪伤心,可是生死攸关,他真的不敢冒险。

    尤其是听闻了太爷爷和太奶奶相爱却阴阳相隔的悲剧,尤其是亲眼看到几十年来太爷爷的孤独,他害怕,害怕自己变成第二个太爷爷。

    他没太爷爷那么强大,他受不了。

    而且太奶奶好歹还陪伴了太爷爷几十年,可他和郁太太结婚才三年多,相爱才一年,他不甘心,他绝不让她有一丝一毫会离开他的危险存在

    绝不

    感觉到门口的异样,郁嵘抬头就看到像座山一般堵在门前的郁凌恒。

    “手术时间安排好了吗?”郁嵘问,声音不紧不慢,平静淡然。

    郁凌恒喉咙发堵,猩红着双眼看着眼前泪流不止的小女人,极尽艰难才发出一声鼻音,“嗯。”

    云裳的心狠狠一颤,整个人不可抑止地晃了晃。

    瞧他甚至不经过她的同意,就已经擅自把手术时间都安排好了,敢情若她一直不点头,他就要强行把她麻醉了放上手术台不成?

    看到郁太太身躯微晃,吓得郁凌恒连忙伸手要去扶她。

    可她身躯一侧,躲开他的手,拒绝他的碰触。

    他的手僵在半空,心,狠狠撕裂……

    “不会有危险吧?”郁嵘又问。

    目光越过郁太太的肩膀,郁凌恒看着房内的太爷爷,答道:“不会”

    给郁太太做手术的医生,都是最顶尖的权威医生,主刀医生甚至是四爷严谨尧特意从帝都送过来的。

    虽说任何手术都存在风险,饶是神医也不敢有百分百的把握,不过他相信吉人自有天相,郁太太这么善良,老天爷和太奶奶一定会庇佑她的

    “那就好”听曾孙的口气笃定,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郁嵘放心不少。

    回答完太爷爷,郁凌恒又目光忧伤地看着一脸冰霜的郁太太。

    而云裳始终低着头,不愿与他对视。

    “去吧,好好谈谈。”郁嵘见小两口显然是杠上了,只得出声说道。

    云裳二话不说,侧身就往门框与郁先生身体的缝隙间挤出去。

    见郁太太不理自己了,郁凌恒无奈又委屈,连忙伸手去拉她的小手,可指尖还没触碰到她,就被她抬手一挥,手被她冷冷打开。

    他眼疾手快,这只手被打开,另一只手又赶紧抓了上来……

    成功把她的小手捉在手里。

    她蹙眉,冷冷看他,奋力转动着小手想要从他的大手里挣脱出来。

    他不放,把她微凉的小手紧紧抓在手心里。

    “记住,争吵和逃避都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小两口在门口拉拉扯扯,正僵持不下,只听太爷爷又补了一句,轻飘飘的声音意味深长。

    终究是不忍让太爷爷太担心,云裳妥协,不再挣扎,任由郁凌恒牵着她回到他们自己的卧室。

    ……

    连续两天没吃好没睡好,哭得多心情又糟糕,加上肚子大了比较辛苦,云裳整个人看起来憔悴得不行。

    人累心也累,所以她回房就径直走向边,踢了鞋子就往上躺。

    郁凌恒默默地跟在她身后,默默地看着她躺就用背对着他,最后他只能默默地坐在边,目光哀伤地看着她冷若冰霜的侧脸。

    “郁太太……”他倾身过去,侧躺在她身边,轻轻拂开她额前的发丝,忧伤轻唤。

    “你决定就好”

    不等他说完,她就抢断,声音又冷又硬。

    “……”郁凌恒倏然无言,心里苦涩难当。

    他知道,她这是在责怪他擅自给她安排了手术时间。

    可是他不安排又能怎么办呢?她的情况刻不容缓啊

    如果他不擅自做主,她一直不答应难道要一直拖下去吗?

    她根本不知道,打从知道她有危险的那刻起,他过得有多煎熬,他只恨血块为什么不是在他的脑子里,他愿意用自己的命换她母子毫发无损,可是怎么办呢?他换不了啊

    强忍心痛,他重重叹了口气,俯首贴近她的小脸,沙哑着声音难受轻哄,“裳裳,没关系的,我们以后还可以”

    “我们已经失去过一个孩子了,连这个孩子你也不要的话,我们就欠下两条人命了”她转头看他,冷冷吐字。

    打从听到他说已经安排好手术之后,她就没有再哭哭啼啼,整个人变得特别的冷。

    连这个孩子你也不要……

    郁凌恒心痛如割,双眼更红了一分。

    他不是不要啊,他是要不起啊,如果她身体没问题的话,他又怎么舍得不要自己的孩子呢?

    她说,我们已经失去过一个孩子了……

    他知道,那个无缘的孩子一直是郁太太心里的痛,可对他而言又何处不是呢?

    他也心疼的啊,他也难过的啊,除了身体上的痛他不能体会,心里的痛他与她是一样的啊

    “那是意外……”他强忍心酸,深深看着她,试图安慰。

    “第一次可以说是歼人所害,那么这一次呢?这一次难道我们要亲手扼杀自己的亲骨肉吗?”她冷冷看着他,神色异常平静,一字一句锋利无比。

    郁凌恒心痛难当,又是重重一叹,“我说的话你可以不听,难道太爷爷说的话,你也不愿意听吗?”

    现在不是他一个人不赞同她冒险啊,是所有人都不赞同啊,为什么她就不能为爱她的人想想呢?

    “你们想要联合起来谋杀我的孩子,我是傻缺吗我愿意听?”云裳冷笑,言辞变得犀利无情。

    郁凌恒感觉自己已经被她无情的话刺得遍体鳞伤,狠狠咬了咬牙,他目光哀伤地看着她,“郁太太,不是只有你一个人难过”

    “那我们就留下他,我们都可以不用难过”她抢断道,眼底泛起一丝希冀,殷切地望着他。

    哪知

    “妈妈暂时还不知道,你是想听听妈妈的意见吗?”郁凌恒轻轻冒出一句。

    无奈之下,他只能使出撒手锏了。

    云裳脸色瞬时一白,喉咙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狠狠扼住了一般,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他这明摆着是在威胁她

    如果妈妈知道了,一定会急得马上回c市,回来倒还是其次,她最怕的,是妈妈的眼泪……

    而且妈妈身体才刚好不久,可不能再受刺激了。

    夫妻俩冷冷对视,寸步不让。

    半晌后,云裳用力咬了咬唇,目光锐利地盯着他,说:“郁凌恒,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真的决定非这样做不可吗?”

    “对”他点头,毫不犹豫。

    事到如今,他也不敢犹豫,因为心软的后果他承受不起

    “你就不怕我恨你吗?”她冷笑。

    他深深看着她的眼,看着她眼底倒映着的自己,幽幽低喃:“我宁愿你恨我,也不想像太爷爷那样孤独半辈子……”

    闻言,云裳心里又痛又酸,无言以对。

    好吧,无话可说了,他们都很努力的想要劝服对方,可彼此坚持己见,各不相让。

    算了,不说了吧

    “我困了,你出去吧。”她转过身,背对着他冷淡地下着逐客令。

    郁凌恒心脏抽搐,疼得如同刀绞,轻轻说了声好,就默默离开了房间。

    情绪不好,人容易累,在郁凌恒出去不久,她就晕晕沉沉地睡着了。

    即便睡着了,她的双手也本能地抱住自己肚子,小心翼翼地护着自己的孩子……

    ……

    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云裳隐隐感觉到有只手在自己的肚子上轻抚……

    她长翘的睫毛闪了闪,却极力忍住没有睁开眼。

    那只手,极轻极轻地在她的肚子上慢慢移动,每移动一寸,就停下来好一会儿,像是在用心感受腹中宝宝的动静。

    没有衣服相隔,他的手与她的肚子毫无阻碍地相触,能更好地去感受孩子的一举一动。

    他的动作很轻,每一下都小心翼翼的,带着悲痛和不舍……

    说好不哭的,云裳又忍不住双眼湿润起来。

    是郁凌恒

    是的他也爱这个孩子,很爱她知道的

    只是在他心里,最爱的是她

    他的痛苦她其实也明白,想通之后,她也不怪他了,毕竟他也是害怕她会有危险。

    他爱她,她又怎么忍心真的怪他呢

    突然,温软的唇,轻轻吻在她肚子上……

    云裳心脏一颤,泪,瞬时从眼角溢出来……

    半小时前,在郁太太睡着之后,郁凌恒又回到房间,侧躺在郁太太的身边,难过地看着她愁眉不展的睡颜。

    心疼得不行。

    目光下滑,落在她高高隆起的小腹上,情不自禁的,他的手轻轻掀起她的睡裙,覆上她圆滚滚的肚子。

    从孩子会胎动开始,他就特别喜欢把耳朵贴在郁太太的肚子上,去听小家伙的动静。

    随着孩子一天天地长大,他也一直沉浸在当父亲的喜悦里,这种全新的感觉他非常喜欢,所以发生今天这样的事,他的不舍和难过,并不比她少得了多少。

    他轻轻吻着郁太太腹中的小家伙,一下又一下,停不下来……

    突然,咚地一声轻响,小家伙一拳打在他的唇上……

    郁凌恒吓了一跳,小家伙这么大动静,一定会吵醒沉睡中的小女人吧……

    他惊得连忙抬头去看,果不其然,迎上一双噙着泪的红眼睛。

    从他开始亲吻她的肚子时,云裳就已经睁开了双眼,看着他黑漆漆的脑袋,她更是悲从中来。

    她知道,他也难过,他也不舍……

    迎上郁太太平静而哀伤的目光,郁凌恒一时局促,怔怔地看着她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

    “你吵着他了。”

    还是云裳先开口,一边淡淡说着,一边身躯缓缓往上蹭。

    知道她想坐起来,他连忙抓过一个抱枕塞在她背后,让她能舒服地靠在头靠背上。

    “他睡得好好的你把他摸醒了,他在跟你发脾气呢”云裳说,垂眸看着鼓鼓的肚子,溺地拍了拍小家伙。

    郁凌恒低头,在郁太太的肚子上又亲了一口,哑声低喃,“小东西,对不起。”

    云裳的眼泪差点夺眶而出,连忙岔开话题,说:“我渴了,能帮我倒杯水吗?”

    “好”郁凌恒二话没说,立刻下去给她倒水。

    他倒完水回来,坐在边,把水递给她。

    云裳捧住水杯,小口小口地喝着,半晌后,她用力吸了吸鼻子,问:“什么时候手术?”

    郁凌恒怔了怔,看着脸色平静的郁太太,心里莫名不安。

    “周三。”他答。

    她没说话了,继续喝水。

    “郁太太,你愿意做手术了吗?”终究是他先按耐不住了,瞅着她小心翼翼地追问。

    她淡淡瞥他一眼,唇角轻勾,冷笑讥讽,“我不愿意你就不让我做了吗?”

    “……”

    好吧,她是不可能会愿意的。

    见她喝完了水,他接过空杯随手搁在头柜上,然后他牵起她的小手,深深看着她,“郁太太,我爱你,很爱”

    因为太爱,所以不能失去

    “我知道。”她轻轻点头,不急不躁,目光一直落在自己的小腹上。

    他苦口婆心地劝导,“换位思考,如果今天是我有危险,我相信你也会舍弃一切来保住我的”

    嗯,她的确会

    其实道理她都懂,也明白大家都是为了她好,只是……

    只是作为一个母亲,她无法残忍地遗弃自己的孩子。

    都说母爱伟大,其实在她看来,保护自己的孩子不受伤害只是作为母亲的本能而已

    轻轻勾唇,她凄苦一笑,轻抚着自己的小腹,幽幽低喃,“阿恒,若你我真能换身,你就不会这样坚持舍弃我们的孩子了。”

    “……”郁凌恒心脏狠狠一抽,无言以对。

    “如果我们的孩子在你的肚子里,让你感受着他每天在你肚子里一点一点地长大的全过程,感觉他的每一次心跳,感觉他的每一个转身,感觉他的喜怒哀乐……当你了解了他的成长,你觉得你真能舍得掉?”

    她一边缓缓说着,一边抬眸看他,明明是笑靥如花,却又泪流满面。

    “虽然他是我们两人的孩子,虽然我们都很爱他,可父爱和母爱终究是有区别的,你们男人没有经历过十月怀胎,是永远体会不到母子连心的那份感觉。”

    郁凌恒心如刀割,却还是狠着心对她摇头,“郁太太,我不会改变主意的。”

    她淡淡一笑,“我知道,我已经不要求你改变主意了,我知道你们都很爱我,都是为了我好,既然没有一个人站在我这边,那就说明你们都是对的,我是错的”

    她的语气特别无助,特别悲伤,特别绝望……

    “裳裳……”他双眼泛红,心里又痛又恨,恨上苍无情,恨自己无用。

    “反正不管我同不同意,这个手术你们都会逼着我去做,既然我无力反抗,除了妥协我还能怎么办呢?”她幽幽说着,眼神黯淡无光,“也许太爷爷说得对,这个宝宝,跟我们注定还是没有缘分,既然无缘,又何必强求。”

    她……真的愿意做手术了?

    郁凌恒欣喜又难过,目光定定地看着她,“你真的想通了?”

    “我不是想通,是无力反抗”她抬手狠狠揩掉脸上的泪痕,苦笑摇头。

    把自己已经六个月且健健康康的孩子打掉,估计这世间没有哪个女人能想得通的。

    擦掉脸上的泪水,云裳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般,深深吸了口气,然后特别平静地看着郁凌恒,说:“既然过两天就要住院了,明天你陪我去逛逛游乐场吧

    “虽然这个孩子与我们无缘,但好歹我孕育了他六个月,虽然他看不到这个世界,但我们作为他的父母,有义务带他去感受一下他应该享受的乐趣。而且,这是我们一家三口最后的相聚时光,给我留点美好的回忆不算过分吧”

    郁太太的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郁凌恒除了点头答应,还能说什么呢

    他已无话可说了啊

    ……

    翌日。

    游乐场。

    恰逢周末,游乐场里人山人海,绝大部分都是半大不小的孩子。

    云裳说,这是他们一家三口的聚会,拒绝任何人跟随,连琇嫂都不行。

    找了几个不太剧烈的游乐设施,玩了约莫一个小时,最后从旋转木马上下来,小两口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

    “累不累?”郁凌恒用手绢轻轻擦拭着郁太太鼻尖上的细汗,柔声轻问。

    “不累”她摇头,喜笑颜开兴致勃勃的。

    今天的郁太太像个孩子,有得玩,便忘了一切忧愁。

    “还想玩什么?”郁凌恒满眼溺,在她侧额吻了吻。

    “休息会儿我们去那边看看有什么好玩的。”云裳指着西面,说。

    “好”他点头,一口应下,今天她有什么要求他都会尽量满足她。

    “老公”突然,她轻轻喊他。

    “嗯?”

    “我爱你”她咧着嘴,笑靥如花地对他表白。

    郁凌恒的心狠狠一震,又痛又甜,两种极端的感觉在心里交织,让他瞬时红了双眼……

    “嗯,我也爱你”他说,声音变得嘶哑,顾不得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情不自禁地微微低头在她唇上用力亲了一下。

    她毫不扭捏,甚至大大方方地嘟起嘴回吻了他一下。

    郁凌恒的心都快化了。

    “我想吃冰激凌,老公你去帮我买一个好么?”

    亲完了他,她指着不远处的冰激凌车,抱着他的手臂轻轻摇啊摇,对他撒娇道。

    冰激凌车前,生意火爆,好多小孩子排队。

    “好”郁凌恒最受不了郁太太对他撒娇,噙着笑点头。

    然而,当郁凌恒买好冰激凌转身,却愕然发现……

    题外话:

    这个坎就快过了~~表急啊~~~淡定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