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情深一世,爱你不悔》第03章:可我舍不得
    “太爷爷您叫我啊?”

    “吃完到我房里来,我有话跟你说。”郁嵘轻轻说道。

    太爷爷神色平淡,看不出有何异样,可偏偏云裳一听这话,就心虚得很。

    她害怕,害怕太爷爷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毕竟太爷爷那么聪明,昨天她和郁先生又那么反常,太爷爷一定会怀疑的……

    心里一紧张,她不自觉地把手里的面包捏得变了形。

    郁嵘皱眉看着她。

    感觉到太爷爷锐利的目光正射在自己的脸上,云裳猛然回神,惊得连忙把手里的面包松开,胡乱点头,“哦,好。”

    郁嵘将云裳那魂不守舍又心慌意乱的样子,尽收眼底。

    但他什么也没说,转身慢慢走出了餐厅。

    云裳一边食不知味地咬着面包,一边看着太爷爷缓慢离去的身影,顿时红了眼眶,悲从中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心里作用,她觉得今天太爷爷的背影看起来特别落寞,透着一股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

    眼泪,如断线的珍珠,啪嗒啪嗒滴落下来……

    她慌忙低头,佯装认真吃东西,努力掩饰着自己的难过。

    可是嘴里的面包干涩得如同嚼蜡,让她食不下咽,卡在喉咙里上下不得。

    泪眼朦胧中,她又连忙端起牛奶杯,可还没来得及喝一口,就看见自己的眼泪大颗大颗滴落在牛奶里……

    更难过了。

    这世间,最悲哀的事,莫过于想爱不能爱,想哭不敢哭……

    担心吓坏厨房里的琇嫂,云裳抬袖狠狠抹了把脸上的泪,仰起头,一口气喝掉牛奶,连同自己的泪……全喝光。

    十分钟后,云裳出现在郁嵘的房间里。

    “太爷爷。”

    她绞着手指,局促不安地站在门口,怯怯地望着沙发里的太爷爷,小心翼翼地喊了声。

    郁嵘抬头看她,然后冲她招手,“过来。”

    云裳轻咬着红唇,忐忑地走上前去,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低着头默默地伫立在茶几前面。

    “坐啊!挺着个大肚子,站着不累啊?”郁嵘好笑又好气地看她一眼,语气有些无奈,但更多的却是*溺。

    云裳左右瞟了瞟,然后准备坐到太爷爷的对面去。

    “坐太爷爷身边来。”

    可她刚要转身坐下去,太爷爷又说话了。

    此刻的云裳就像只青蛙,戳一棍,跳一下,完全按照太爷爷的命令行事。

    最终,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轻轻坐在太爷爷的身边,紧张得有些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她总觉得太爷爷要跟她说的事,不是好事……

    云裳坐下后,郁嵘微微侧身面对她,微垂着眼睑看着她圆滚滚的肚子,默默看着。

    郁嵘目光复杂,讳莫如深,让人猜不透他的真实情绪。

    见太爷爷只是看着自己的肚子却一言不发,云裳越发心如打鼓,紧张得手心都微微冒汗了。

    她有种强烈的感觉,觉得太爷爷他老人家……

    可能、也许、应该已经……

    “我可以摸摸他吗?”

    云裳正在胡思乱想,突然听到太爷爷的声音轻轻响起,在征询她的同意。

    云裳愣了一下,紧接着反应过来,用力点头,“可以啊!”

    她边点头,边主动拉起太爷爷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郁嵘的嘴角微微上扬,目光特别柔和地盯着自己布满皱纹的手,用心去感受他期盼已久的玄孙,感受小家伙活生生的生命力……

    云裳默默看着太爷爷,看着看着,就红了眼眶……

    因为,她看到太爷爷温柔的目光里掺杂着不舍和惋惜,还有深深的悲痛……

    “呀!”

    突然,郁嵘轻叫一声,覆在云裳肚子上的手倏地撤离。

    “没事没事,他跟您打招呼呢。”云裳连忙解释,收起忧伤的表情换上一脸甜美的笑靥。

    闻言,郁嵘惊奇地睁大眼,看看她的肚子,又看看她,“是吧?”

    “嗯!”云裳含笑点头。

    再度把太爷爷的手拉起来放在肚子上,她表情温柔,浑身散发出一股母爱的光芒,特别耀眼,特别迷人。

    “宝贝儿,这是……”她低着头跟肚子里的宝宝介绍,可临了却弄不清该怎么称呼,只能抬头看向太爷爷,“太爷爷,宝宝该叫您什么呢?”

    郁嵘嘴角勾起一抹和蔼又慈祥的微笑,“高祖父。”

    “来来来,宝贝儿,这是高祖父。高祖父可稀罕你了,快跟高祖父再问个好。”云裳语调欢快,笑米米地鼓励着腹中宝宝。

    然后郁嵘和云裳就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圆滚滚的肚子,紧张地期待着。

    可是,没有动静。

    等了约莫半分钟,郁嵘抬头看着云裳。

    云裳咧嘴一笑,给了太爷爷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示意他再耐心等一等。

    又过了几十秒,郁嵘眼底划过一抹失望,正要放弃时,手心却感觉到“咚”地一下……

    终于等到了!

    郁嵘本是黯淡的目光瞬时一亮,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哟!这小子劲儿还挺大的!”

    小家伙精力充沛,那一脚踢在他的手心里,劲儿很足。

    “是的呢,可有劲儿了,有时候我真怕他把我这肚子给踢破了。”云裳连连点头,像是告状一般撒娇道。

    “他这么闹腾啊?”郁嵘越听越惊奇,笑容满面。

    云裳点头,一脸无奈地说:“嗯,可闹腾了,有时候我困得不行了吧,他偏偏要在肚子里拳打脚踢。”

    “他为什么要拳打脚踢?”郁嵘不解,特别喜欢听她说孩子的状况。

    “不让我睡啊,让我跟他玩儿啊!”云裳气呼呼地说,鼓着腮帮子一脸幽怨。

    郁嵘忍俊不禁,笑着摇头,“真顽皮。”

    “可不嘛,简直坏透了,等他出生后我一定要狠狠揍他屁股,到时候太爷爷您可不许护着他啊!”云裳甜腻腻地撒着娇,笑得幸福又满足。

    等他出生后……

    郁嵘闻言,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地隐退,直至完全不见。

    他皱眉,沉默良久,极尽艰难地扯了扯嘴角,幽幽开口,“裳裳啊……”

    “嗯?太爷爷您说。”云裳一听太爷爷这语气心里就咯噔一下,但她什么都没表现出来,依旧保持着微笑,保持着云淡风轻的模样。

    郁嵘深深看了眼云裳的肚子,然后极尽不舍地收回手,几不可闻地幽叹一声,说:“太爷爷今天想教你一句话。”

    “什么话啊?”云裳悄悄咽了口唾沫,默了默,然后才强装镇定地微笑问道。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

    云裳脸色苍白,双手悄然攥紧,指尖深深陷入掌心。

    这一瞬,她几乎已经可以确定……

    太爷爷知道了!

    她屏住呼吸,不敢说话。

    “或许有点不够贴切,但寓意是一样的。”郁嵘神色平静地看着双眼通红的小姑娘,不紧不慢地说。

    云裳扯了扯僵硬的嘴角,装傻,讪笑,“太爷爷,裳裳不懂您的意思。”

    郁嵘精锐的目光闪了闪,咬了咬牙根,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

    “去——”

    “哎呀糟糕!我忘了今天该给我妈妈打电话了。她现在可啰嗦了,让我每周必须给她打两个电话报告近况,不然她就会一个小时给我一个电话,唠叨死我了。太爷爷您等我一会儿啊,我去去就回!”

    郁嵘刚吐出一个字,云裳却腾地站了起来,夸张地叫着说着。

    她边说,就边想要走。

    哪知——

    “坐下!”

    她刚一转身,就听见太爷爷沉声轻喝。

    云裳整个人一僵,背对着太爷爷一动也不敢动,双手攥紧,紧得指尖陷入了掌心皮肉,双眼迅速蓄起了一层水雾……

    她害怕,害怕太爷爷接下来会跟她说的话。

    “等我说完再走!”郁嵘声音又起,语气强硬,不容拒绝。

    云裳狠狠咬唇,极缓极缓地转身,红着双眼凄楚可怜地看着太爷爷,轻颤微哽,“太爷爷……”

    看她泫然若滴,郁嵘心疼不已,语气自然而然地软了下来,“听话,坐下,听太爷爷把话说完。”

    “我不想听……”云裳摇头,眼泪急欲夺眶而出,就快要忍不住哭出来了。

    郁嵘拍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她先坐下。

    云裳瘪着嘴,犹豫了好一会儿,才不甘不愿地坐下来。

    郁嵘轻叹一声,温柔的目光夹杂着一丝难以掩饰的哀伤,语重心长地说:“人生很长,会遇上很多挫折和选择,而在面对这些困难的时候,逃避从来都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云裳低着头,一言不发。

    “所以丫头,去做手术吧!”

    终于,郁嵘说出了口。

    云裳的眼泪,刷地滚滚而落……

    她就知道,就知道,就知道太爷爷已经知道了!

    一定是郁凌恒今早告诉太爷爷的,嗯,一定是他说的!

    “不是阿恒说的,是我打电话问的然丫头。”

    云裳正在心里愤愤地责怪着郁凌恒,太爷爷却一眼看穿她心中所想。

    昨天,从他们小两口回到家,看到云裳双眼红肿的那刻,郁嵘的心里就已经有所怀疑,料到可能发生了什么不太好的事,并没想到事情会如此严重。

    直到在书房,曾孙直挺挺地跪在他的面前,哽咽着跟他说“太爷爷我对不起您”的那瞬,他就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了。

    等他们夫妻二人离开之后,他就给博嫣然那小丫头打了个电话,然后得知了一切。

    一宿没睡。

    说不难过那是骗人的,但更多的是担心。

    没出世的孩子固然是一条命,可与活生生的孕妇来说,肯定是大人更重要得多!

    云裳泪如雨下,眼泪如山洪决堤,根本无法控制。

    “听话,早点做手术,别让爱你的人每天为你提心吊胆。”郁嵘轻轻说道,拍了拍云裳的手背。

    云裳再也忍不住,抬起满是泪水的小脸,在泪眼朦胧中看着太爷爷,哭出声来,“太爷爷,连您也不要他了么……”

    她的双手覆在小腹上,哭得不能自己。

    郁嵘闻言,心如刀绞。

    “一件事,孰轻孰重,我们心里都有衡量。你心里很清楚,劝你手术的都是爱你的人,没人舍得不要这个宝宝,可是——”郁嵘顿了顿,然后才接着道:“你更重要!”

    你更重要!

    那么坚定的语气,足以显示对她的重视。

    豪门家族,绝大多数都只重视子嗣,像郁家这样的,只怕是少之又少了。

    而郁嵘越是这样说,云裳心里越是难过。

    她觉得愧疚,觉得自己辜负了太爷爷的期望,也辜负了太爷爷对她的疼爱……

    她恨自己不争气,为什么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状况,哪怕再晚几个月,等宝宝出生之后血块再移动也好啊。

    郁嵘强忍心痛,柔声劝道:“会发生这样的事,说明这个宝宝跟你们夫妻无缘,我们都不应该强求。”

    “不!不是这样的!”云裳狠狠哭泣着,死命摇头。

    不!她不信!

    她不信这个宝宝跟他们无缘,她不信!

    她已经失去过一个宝宝了,这一个她不能再失去了,孩子是上天给与的恩赐,这种恩赐并不是可以随意浪费的。

    从怀孕起,她经历了那么多事,宝宝一直都很坚强地成长着,甚至在被初政翰挟持,她受了惊吓还摔在了初恺宸的身上,宝宝都没有任何损伤,这怎么能说是没有缘分呢?

    现在大仇已报,危机尽除,明明可以幸福生活的时候,为什么老天要这样捉弄人?

    “裳裳,太爷爷知道你坚持不做手术是为了太爷爷,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你有个好歹,太爷爷就不是遗憾而终,是要死不瞑目了!”

    “太爷爷!”

    “死不瞑目”四个字吓到云裳了,她蓦地抬头看着太爷爷,生气大喊。

    “而且!”郁嵘没理会她,自顾自地说:“就算太爷爷看不到玄孙出世,也没什么好遗憾的,因为太爷爷知道,你迟早会给郁家生个大胖小子,对不对?”

    他看着她的目光,温柔又充满鼓励。

    其实他的身体的确已经非常糟糕,他能支撑到现在,也的确是因为想要看到玄孙出世。

    这个小家伙,可谓是他的良药,是他活下去的动力和信念,每当身体极度不舒服的时候,他都告诉自己,再撑一下,再撑几个月,只要见那小家伙一面,你就可以安心走了……

    可这世上,不如意的事十之*,有些事,还真是强求不得。

    或许,是他命中注定看不到玄孙出世,或许,他早点走了玄孙就不会有事了……郁嵘这样悲观地想着。

    太爷爷的意思她明白,可那终究是不一样的,孩子在太爷爷还在的时候出生,能让太爷爷亲眼看到,这种意义是不一样的。

    郁嵘转头看了眼办公桌,桌上有个相架,相架里是妻子沛心岚年轻时的照片。

    他一边深深看着妻子的照片,一边轻轻说着:“其实你不要有压力,太爷爷并不是那种老古板,太爷爷活到这把岁数什么都见过,也什么都经历过,太爷爷甚至不要求你们非要生个儿子,只要你们夫妻二人感情和睦,生男孩还是生女孩太爷爷都是喜欢的。孩子可以顺其自然,太爷爷只求你们好好的就够了!”

    是的!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只要他们两人深爱着彼此,他也就放心了。

    云裳狠狠咬着唇,说不出话。

    不止难过,还很恐慌,如果连太爷爷也赞成让她做手术,那她可就真是孤立无援了。

    “不管怎么样,都要努力活着,只有活着才有希望!”郁嵘苦口婆心地劝道。

    “可是太爷爷……”云裳疯狂落泪,狠狠哽咽,“然然说的那些危险并不是一定会发生,我可以等宝宝生下来再去做手术……”

    郁嵘摇头,叹息道:“我问过然丫头,她说你的情况不容乐观,他们医院也开了会讨论过,几乎没人赞同你冒这个险。”

    “我觉得我没事的啊,我可以的啊!”云裳情绪激动地叫道,她讨厌这种所有人都不站在她这边的感觉,太绝望,太难过了。

    郁嵘脸色倏地一沉,一改刚才的和蔼慈祥,勃然喝道:“你这是对自己不负责任!!”

    云裳被太爷爷突如其来的严厉吓得一震,睁着泪眼朦胧的大眼睛,不敢说话,只是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你觉得你‘没事’,你觉得你‘可以’,这种事,能靠感觉的吗?”郁嵘厉声责备,“你要明白,没人愿意看到你出事,可万一不幸真的发生,那可是一尸两命,你觉得这样的后果谁能承受得起?阿恒以及你的妈妈,他们该怎么办?”

    阿恒……

    妈妈……

    郁嵘的话,如同一枚利剑,狠狠刺中了云裳内心最脆弱的部位。

    太爷爷说的这种可能,她一直不敢想,她怕自己一想,就会动摇……

    不!她不能动摇,这是她的孩子,她不能舍弃!

    “可是太爷爷,我舍不得,我真的舍不得……”云裳双手掩面,崩溃哭泣。

    她的这种痛,估计也就只有当过妈妈的人最能体会。

    孩子在她的肚子里一天一天地长大,那种感情,她无法用言语来具体叙述,总之,她割舍不了。

    “太爷爷懂,太爷爷懂,大家都舍不得,可是依照现目前的情况,舍不得也得舍啊!”

    看她哭得如此伤心,郁嵘也忍不住红了双眼,颤抖着手轻抚她的头,极尽心疼地哄着。

    云裳泣不成声,内心充满了绝望。

    “孩子,做手术吧,做完手术好好养身体,太爷爷会努力活得久一点,也许还是可以看到玄孙出世的。”郁嵘强颜欢笑,尽其所能地劝说道。

    云裳闻言,哭得更是伤心欲绝。

    做手术,休养身体,再怀孕……

    这得需要多少时间啊,太爷爷他根本等不到的!

    云裳哭得不能自制,后面太爷爷又说了很多劝她的话,她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心情跌落到谷底。

    后来,太爷爷让她回房去休息,她便一边默默掉眼泪,一边像个木偶似的往门口走。

    当她拉开门,泪眼朦胧的视线中,是一个高大而僵硬的身影堵在门口……

    题外话:

    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