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情深一世,爱你不悔》第02章:我对不起您
    云裳要求郁凌恒暂时别把她脑子里有血块的事告诉太爷爷,郁凌恒趁机要求她做手术,她敷衍说明天答复他。

    两人暂时达成协议,然后俱都心情沉重地回到心殿。

    云裳哭了一天,双眼红肿,不管她怎么用化妆品补救都还是看得出来她曾伤心地哭过。

    怕太爷爷发现她哭过,她本想借故回房的,可又怕她回房之后郁凌恒会跟太爷爷胡说八道些什么……

    进入客厅,只见太爷爷正坐在沙发里戴着老花镜翻看着她前些天买的育儿手册。

    云裳看着太爷爷那专心致志的认真模样,差点当场泪奔。

    心脏狠狠一揪,痛得不行。

    太爷爷那么那么的期待她肚子里的这个小生命,她怎么忍心让太爷爷带着遗憾离开呢?

    云裳难过,郁凌恒又何尝不痛苦。

    太爷爷是他一生中最尊敬的人,除了郁太太,他最爱的人就是太爷爷了,所以,他比郁太太更加害怕让太爷爷失望。

    可是,现在他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对不起太爷爷了……

    郁凌恒揽着云裳圆润的腰肢,脚步沉重地走向沙发。

    听到他们的脚步声,郁嵘从育儿手册上挪开目光,眼睑上抬,从眼镜的缝隙里看向坐在对面沙发里的小两口。

    郁嵘一眼就看到云裳红肿的双眼。

    不是郁嵘观察敏锐,实在是云裳的双眼太红太肿。

    “怎么了?”郁嵘一边取下老花镜,一边皱眉问道。

    “啊?”云裳装模作样地啊了一声,然后又佯装立马反应过来的样子,笑米米地摇头,“哦,没事啊!”

    郁嵘,“眼睛怎么了?”

    “过敏啊,痒得很,然后用手揉了就成这样了。”云裳边撒谎还边配合着抬手揉了揉双眼。

    “手上有细菌,怎么能用手揉呢?”郁嵘轻斥,*溺又担忧地瞪她一眼。

    云裳咧着嘴嬉皮笑脸地撒娇,“痒嘛,忍不住。”

    “所以你们这是去医院了?”郁嵘瞟了眼一直默不啃声的郁凌恒,问。

    郁凌恒翘着腿,大手牵着郁太太的小手一同搁在自己的膝盖上,而他的双眼一直落在郁太太隆起的小腹上,心里满是不舍和悲痛……

    心里太难过,想得太入神,郁凌恒没有感觉到太爷爷投射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云裳见状,连忙接口道:“对啊,去医院检查了下。医院人太多了,所以磨磨蹭蹭到现在才回来。”

    她嘿嘿笑着,尽可能地让自己表现得大方自然,不让太爷爷看出端倪。

    郁嵘又瞟了眼魂不守舍的郁凌恒,然后才转眸看着云裳,问:“有没有事?”

    “没事啊,滴点药水儿明天就好了。”她笑米米地摇头。

    然而,她越是表现得这样云淡风轻,郁嵘的目光就变得越是犀利。

    郁嵘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再度转头看向郁凌恒。

    郁凌恒还盯着郁太太的肚子,什么反应都没有。

    云裳急了,一肘子撞在郁凌恒的手臂上。

    “嗯?”郁凌恒终于回过神来,抬眸不解地看着一脸愠怒的小女人。

    “太爷爷在跟你说话呢!”云裳冷着小脸,压低声音切齿提醒。

    若不是怕太爷爷看出什么,她真要骂他了。

    郁凌恒看向对面,与太爷爷犀利无比的目光撞个正着……

    心里一痛,愧疚感蔓延,他竟无法与太爷爷直视,匆匆一眼之后就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太爷爷您说什么?我刚刚在想别的事儿,所以……”

    终究是他太自私了,因为不能失去心爱的妻子,所以只能辜负太爷爷的期盼……

    “太爷爷问我眼睛怎么了,我说是过敏,太爷爷他不相信我的话,偏要问你,你快告诉太爷爷,我说的是不是真话!”云裳眼看要露馅了,连忙出声补救,故作轻松地抱住他的臂膀,嘟起嘴娇嗔道。

    郁凌恒转头看着强颜欢笑的妻子,心里更是酸涩难当,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越是不说话,云裳越是着急,偷偷在他腰上狠狠揪了一把,切齿催促,“你快说啊!”

    “嗯,是过敏。”面对郁太太的压迫,郁凌恒只能点头。

    他的声音像是从嗓子里硬挤出来的一般,别扭又嘶哑。

    郁嵘目光深沉地看着对面神色各异的小两口,没说话。

    “老祖宗,大少爷,大少奶奶,可以开饭了。”

    这时,琇嫂走过来站在沙发边,对他们毕恭毕敬地说道。

    “走走走,吃饭吃饭,我饿死了。”

    云裳立马跳起来,嚷着叫着打破这快要僵掉的气氛。

    一顿饭,云裳吃得心惊胆颤,一直密切关注着郁凌恒的举动,只要发现他有要把她的病情告诉太爷爷的迹象就连忙出声打断他。

    然而不管她怎么防,都有疏忽的时候……

    晚饭后,她去了一下厨房,等她出来时,郁凌恒和太爷爷都已不在客厅了。

    ……

    站在太爷爷的书房门前,郁凌恒犹豫着,手抬起,放下,再抬起,又放下……始终敲不下去。

    他不知道,自己进去之后该怎么跟太爷爷说。

    他害怕,真的特别害怕,怕看到太爷爷失望和难过的样子,更怕太爷爷明明伤心却笑着说没关系的样子……

    然而,他的时间不多,再不赶紧跟太爷爷说明情况,一会儿郁太太又该阻止他了。

    叩叩叩!

    终于,他下了狠心,咬着牙根敲响了门。

    “进来。”

    书房里传来太爷爷的声音。

    听到太爷爷的声音,有那么一瞬,郁凌恒想转身就走,他想落荒而逃,因为他实在不想去伤一个老人的心。

    可时间紧迫,就差临门一脚了,事关郁太太的生命安危,他又怎么可以一再逃避呢?

    心一横,他压下门把,推门而入。

    郁嵘还在看刚才那本看到一半的育儿手册,越看越觉得小生命实在奇妙又可爱。自己一辈子几十年,经历了儿子、孙子以及曾孙,现在即将迎来小玄孙,他才发现自己以前浪费了多少乐趣。

    听到郁凌恒进房来的脚步声,郁嵘忙里偷闲地抬头瞟了他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去继续看,随口问道:“有事?”

    郁凌恒举步维艰地走到太爷爷面前,刚鼓起的勇气想开口,哪知却被太爷爷这一问又给问得无法言语了。

    他狠狠皱着眉,僵在原地低着头,双眼控制不住地红了起来……

    见郁凌恒久未说话,郁嵘疑惑抬头,目光锐利地射在曾孙年轻帅气的脸上。

    倏然,郁凌恒双腿一曲,噗通一声,直挺挺地跪了下去。

    郁凌恒跪地的声音很响,像是一记重锤狠狠敲在了郁嵘的心上,他皱眉看着面容哀戚的曾孙,一股不祥的预感在心底蔓延……

    郁嵘没说话,把手里的育儿手册轻轻放下,布满皱纹的手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泄露了他内心的慌张。

    他已经许久没有这样慌过了。

    “太爷爷,我对不起您……”郁凌恒低着头,几乎是强迫着自己开口,颤声哽咽。

    闻言,郁嵘更不安了。

    从小到大,曾孙极少在自己面前下跪,更别说用这种快要哭出来的声音跟他说话……

    看来,是发生什么很重要的事了。

    郁嵘暗暗吁了口气,做好心理准备,正要开口询问出了何事,却突然,房门被呯地一声狠狠推开……

    紧接着,挺着大肚的云裳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

    “起来!郁凌恒你想干什么你?!”

    云裳冲到郁凌恒的身边去拽他,红着双眼气急败坏地对他吼。

    她情绪激动,怕她太用力会伤着自己,他只能顺着她的力气站起来。

    “裳裳——”

    “你闭嘴!”

    他刚一开口,就被她恶狠狠地堵住了后话。

    她的双手撑在他的胸膛上要将他往外推,她背对着太爷爷狠狠瞪他,那眼神好似在对他说“你信不信我死给你看”……

    她的表情很认真,大有她说得出就做得到的架势。

    郁凌恒只得乖乖闭上嘴,不敢再说一个字。

    “走!”她冷喝一声,推着他往外走。

    他不敢不走,只能听她的。

    倏地——

    “站住!”

    一声冷喝,乍然响起,让正欲离开的云裳和郁凌恒生生刹住脚步。

    云裳咬唇,斜着眼狠狠瞪了眼身边的男人,然后她努力扯出一抹笑靥,慢慢回头。

    “发生什么事了?”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太爷爷严厉地喝问。

    “没事啦太爷爷——”她努力保持微笑,娇嗲道。

    想用一贯的撒娇手段蒙混过关。

    “郁凌恒!你说!!”

    可一世英明的郁嵘又岂是那么容易被敷衍的,直接转头瞪着郁凌恒,疾言厉色地喝道。

    他们越是这样躲躲藏藏遮遮掩掩,越是说明此地无银三百两。

    云裳和郁嵘都冷冷看着郁凌恒。

    面对太爷爷和妻子两道同样咄咄逼人的目光,郁凌恒左右为难。

    腰侧又传来刺痛,郁太太又在揪他了,很显然是在警告他别乱说话。

    缓缓转身,他垂着眼睑,掩饰着眼底的悲痛,难受低喃,“我们吵架了……”

    吵架?

    郁嵘皱眉,“吵什么架?”

    “是我不好,太爷爷您别骂阿恒,是我不懂事乱吃醋,我以为他跟他的新秘书有什么,所以我说要回娘家住,他可能吓到了,想求您帮忙劝劝我来着……”云裳怕郁先生不会撒谎,万一露馅圆不回去,连忙出声援助。

    “是吗?”郁嵘瞅着面前神色各异的小两口,将信将疑。

    云裳用力点头,“嗯嗯嗯!”

    同时她在郁凌恒的后腰上又揪了一把。

    郁凌恒紧跟着轻轻点头。

    郁嵘沉默片刻,说:“把那秘书辞了吧,以后换男秘书!”

    郁凌恒难受。

    云裳更难受。

    这本就是她随口胡诌的,太爷爷却当了真,当了真不说,就连她这种使小性子的行为都毫不犹豫地纵容她……

    试问,太爷爷对她这么好,她怎么舍得让太爷爷失望?

    “郁凌恒你听到没有?”见曾孙又不说话了,郁嵘不悦地喝道。

    “嗯,听到了。”郁凌恒低着头,闷闷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身上被压着千斤大石。

    怕越说越错,云裳忙不迭地挽住郁凌恒的手臂,对太爷爷说:“太爷爷您早点休息,我们先回房了。”

    “嗯,去吧!”郁嵘重新拿起育儿手册,淡淡点了点头。

    云裳二话不说拽着郁凌恒就朝着书房外快步走去。

    ……

    回到房间。

    门一关,云裳就变了脸。

    “郁凌恒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你做人还能不能有点信用?你明明答应我不跟太爷爷说的!”她双手叉腰,仰着冷冰冰的小脸瞪着他,愤怒地斥责道。

    “我没答应。”郁凌恒神色黯然,愁眉不展地蔫蔫道。

    “你——”云裳气结。

    郁凌恒一边朝着*边走去,一边认真地说道:“而且我迟早会告诉太爷爷,不是今天就是明天。”

    见他态度坚决,她焦急又难过,连忙追上去,一把抓住他,整个人挡在他面前,红着眼凄楚可怜滴望着他,狠狠哽咽,“阿恒,你真的忍心让太爷爷失望么?”

    “太爷爷有权知道真相!”郁凌恒不为所动,铁了心了。

    “可是……”云裳狠狠蹙眉。

    “不然我们去帝都住几个月!”

    她话未说完,他突然像是想到什么时候,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去帝都干吗?”她微微一怔,一脸茫然。

    “你去做手术,我们把这件事瞒着太爷爷,等再过三四个月,我们抱个孩子回来,就跟太爷爷说是你生的,这样太爷爷就不会难过了。”

    这是他刚才灵光一闪,突然想到的办法。

    目前来说,这似乎是最好也是唯一算得上两全其美的办法了。

    既可以让郁太太做手术,又能让太爷爷抱上“玄孙”,一举两得。

    可云裳听完,心情不止没有轻松,反而更加沉重难过。

    她像是没了力气一般坐在*边,仰着脸望着脸色平静的男人,凄苦一笑,“说来说去,你就是不想要这个孩子是吗?”

    “云裳,你不用说这样的话来激将我,没用!我说了,你必须做手术!”他不为所动,早已下定决心。

    反正,不管她说什么话来气他或是伤他,他都不会改变主意,他不会眼睁睁看着她有危险而什么都不做。

    “阿恒,你冷静点,你别自己吓自己好吗?然然只是说可能会有危险,并没有说一定会……”她去拉他的手,红着双眼噙着泪,近乎哀求地哽咽道。

    他摇头,“我承受不起这种‘可能’!!”

    他油盐不进,不管她怎么说他都坚决不让步,气得她恼火大叫:“你怎么就听不懂呢?都说了我并不是一定会有事!”

    郁凌恒,“我不需要听懂,我只需要知道我不会拿你的命去赌!”

    云裳被他的固执气得说不出话。

    夫妻俩僵持着,寸步不让。

    许久之后,云裳重重叹了口气,垂眸看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砸在肚子上。

    “阿恒,我还没告诉你吧,是个儿子。”她抚着肚子,边说边哭,“我不是重男轻女,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我都爱,但是你也知道,太爷爷很希望我第一胎是个男孩,他想看到郁家后继有人。

    “太爷爷辛苦了一辈子,现在好不容易可以享清福了,身体却又成了这样……

    “你我都知道,他没有别的愿望,就希望能看到玄孙出世,如此而已!

    “眼看还有几个月他的愿望就能成真了,依他目前的身体状况,他真的撑不了多久了……”

    郁凌恒看着妻子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脸,心痛如绞。

    他知道她舍不得,其实他又何尝舍得,只是攸关她的生命,他怎敢心存一丝侥幸?

    这种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万一她有个三长两短的,他该怎么办啊?

    他沉默不语,不肯也不敢妥协。

    云裳泪流满面,难过至极地轻抚着小腹,一下又一下,极尽不舍,“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舍不得,这是我的孩子,我不能不要他……

    “他有感觉的,不管我是开心还是不开心,他都能感觉得到的,他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我们是他的父母,虎毒还不食子呢,我们怎么能杀自己的孩子呢?”

    她边哭边说,突然抓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抬头望着他,狠狠哭泣,“老公,你摸摸,你摸摸他,他今天踢了我好久,他一定是知道我们不想要他了,所以他害怕……他怕爸爸妈妈不要他……”

    “别说了。”

    饶是郁凌恒死命告诫自己别动摇,可听到郁太太这样的话,还是觉得如同万箭穿心,终究是难受得不行。

    他的手,覆在她圆滚滚的肚子上,明明是正常的温度,他却觉得手心一片滚烫……

    突然,肚子里的小家伙毫无预兆地踢了他一脚。

    小脚丫踢在他的手心上,却像是踢在他的心上,让他双眼瞬时一红,一颗心又酸又痛又难过……

    “老公,他踢你了!”云裳大叫,抬起小脸眼泪汪汪地望着他,“老公,儿子在跟你说话,他一定是在求你,求你别不要他……”

    郁凌恒狠狠收回手,攥紧成拳。

    不能心软,不能心软,不能心软……

    他在心里不停地命令自己。

    “郁太太,别说了,真的别说了,我不会改变主意的!”

    他匆匆抛下一句,赶在眼眶里的泪掉出来之前,逃也似地离开了卧室。

    云裳眼睁睁看着狠心的男人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转身伏在*上,伤心大哭……

    ……

    翌日。

    一晚上没睡着,云朵顶着一双黑眼圈下楼。

    走进餐厅,太爷爷已经在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餐。

    “太爷爷早。”她打了声招呼,在太爷爷对面坐了下来。

    “嗯。”郁嵘淡淡应了一声。

    不一会儿,郁嵘吃完,起身的时候看向云裳,“裳裳。”

    “啊?”云裳有些心不在焉,愣了几秒,才如梦初醒般抬起头来,“太爷爷您叫我啊?”

    “吃完到我房间来,我有话跟你说。”

    “……”

    题外话:

    头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