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84章:结局倒计时 23
    本以为事情真的已经尘埃落定,哪知突然有一天,正在午睡的云裳接到一个电话……

    悦耳的铃声乍然响起,将睡得香甜的云裳从梦中惊醒。

    揉着眼起*,她颇不甘愿地走向几米之遥的茶几。

    茶几上的手机一边震动一边欢快地唱着。

    “喂……”

    ……

    一小时后。

    云裳走进约定好的咖啡厅,一眼就看见靠窗而坐的初丹和初恺宸。

    “你们真要走啊?”

    云裳在初家姐弟俩的对面坐下来,蹙着眉头开口就问。

    刚才扰醒她的那通电话,就是初丹打给她的,她说他们姐弟俩要离开C市了,想在临走之前见她一面。

    “嗯,明天上午的航班。”初丹点头,轻轻答道。

    “去哪儿?”云裳边问边瞅了眼一直没吭声的初恺宸。

    初家姐弟俩的气色还算凑合,比家里刚出事那会儿好些了,不过终究是累了愁了,整体看起来消瘦不少。

    尤其是初恺宸。

    经过这些事,不止是人瘦了,性格也变得沉稳了许多。

    想想倒也不难理解,毕竟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就只剩他一个男孩子,那么重的担子一下子落在他肩上,他不瘦才怪。

    所以人啊,必定得经过一些事或者付出一些相应的代价,才会真的成长起来。

    初丹说:“里昂。”

    “还回来吗?”云裳下意识地问。

    换位思考,如果是她站在初丹的位置上,她肯定不想留在C市这个伤心地。

    果然……

    “应该是不回来了吧……”初丹笑得苦涩,又转眸看了眼身边面无表情且沉默不语的弟弟。

    初丹的话似乎别具深意,不能肯定的语句,像是在顾虑初恺宸的决定。

    初恺宸看着云裳,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他的目光淡然,无喜无怒,无怨无恨,只是默默看着她。

    过了今天,此生还不知道能不能再见面,所以,能多看一眼就多看一眼吧……

    初家没落,按理说他不该走,可是母亲坚决要他们姐弟出国,且以后都不许他们再回C市。

    父亲喜色,外面养着许多小的,母亲对此失望又绝望,与父亲同*异梦多年,两人之间早已毫无感情可言。

    现在父亲锒铛入狱,母亲决定摆脱过去,希望能开始新的生活。

    一边是终身监禁的父亲和全身瘫痪的爷爷,一边是柔弱的母亲和断臂的姐姐,他挣扎了许久,在母亲骂他愚孝,甚至以死相逼时,他只能妥协。

    其实他的心里也很明白,母亲的决定是正确的,只有离开,他们才能真正解脱。

    初丹扯动嘴角对云裳轻轻笑了笑,“本来不想打扰你的,不过想想以后我们或许都不会再有交集了,好歹相识一场,所以我跟小恺都觉得还是应该跟你说声再见的!”

    “其实你们可以留下来……”云裳心里有些伤感,因为她能感觉到他们姐弟的难过和无奈,以及对C市的不舍。

    然而不待云裳说完,初丹就撅着嘴摇头,笑得苦涩悲凉,“不!我们还年轻,还想重新开始!”

    对!他们还年轻,他们有他们的人生要过,不想下半生都被父辈们所犯下的错误影响。

    云裳咬着唇,眼眶有点红,一下一下地点着头表示赞同。

    也是,C市对于他们姐弟俩来说,确实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还不如离开这里,去开始新的生活。

    又闲聊了几句,然后初丹轻轻起身,一边拍了拍弟弟的肩,一边对云裳说:“我去楼上商城买点东西,你们先聊着,我一会儿再下来。”

    “好。”云裳点头。

    虽说一孕傻三年,虽说她最近的确反应比较迟钝,但面对今天这样的场景,她想装傻也装不了。

    很显然,初丹这是借故离开,只为给她和初恺宸一个独处的机会。

    初恺宸喜欢她,她一早就知道。

    所以在她的心里,不止对初丹有愧,对初恺宸也深感抱歉……

    为了报复初润山,她曾毫不留情地利用了他,可他明明什么都猜到了,却还是愿意上她的当。

    初丹的离开,让气氛顿时变得有些不自在,一时间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还好吗?”

    沉默半晌,最后还是云裳先开的口。

    因着她这三个字,初恺宸心脏一缩,眸光微微闪烁。

    他想说“还好”,或者“我没事”,可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让他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还好吗?

    其实……不太好。

    “对不起!”初恺宸终于说话,却是认真严肃地向她道歉。

    “啊?”她微微一怔,茫然地眨了眨眼,但很快她反应过来,讪讪笑道:“哦,这又不关你的事,你有什么好对不起的……”

    对不起郁家的是初润山,所有事情都是因初润山而起,可他种下的苦果却要晚辈来承担,想想做他子孙的初恺宸和初丹也是够倒霉的。

    所以对初恺宸和初丹,云裳深表同情。

    用力抿了抿唇,云裳轻叹一声,“其实我和阿恒也挺害怕你们姐弟怪我们。”

    “是我爷爷他们咎由自取。”初恺宸摇头,平静地说道,想了想,又补上一句,“代我和我姐向Duke和太爷爷说声对不起!”

    云裳点头答应,“好,我一定带到!”

    哎,虽然很不礼貌,但云裳还是忍不住怀疑,这初恺宸真是初润山的孙子么?像初润山那种丧心病狂的人,怎么可能会有初恺宸这样深明大义的孙子呢?

    真是不可思议!

    然后,相对无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云裳,我可以抱你一下吗?”

    就在云裳以为他们会这样一直沉默到初丹回来时,初恺宸突然轻轻冒出一句。

    他深深看着她,小心翼翼地吐字。

    不敢有非分之想,只是单纯的想要一个拥抱,以便日后难过之时有个念想……

    本因为气氛尴尬而佯装随意看着窗外的云裳闻言,霍地转头看着对面清瘦帅气的男子,有点懵。

    他说……要抱一下?

    见云裳一脸错愕,初恺宸强忍着心中苦涩,连忙低头,“当我没说——”

    “可以啊!”

    岂料他话音未落,她就倏地站了起来,笑米米地答应道。

    “……”初恺宸蓦地抬头,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云裳挺着已经明显出怀的肚子,笑靥如花地对初恺宸张开双臂,落落大方地说:“来吧!”

    她如此干脆豪爽,他惊讶,反倒有些犹豫了。

    “来啊!”她站在桌边催促他,见他不动,索性伸手去拽他,“你都要走了,我们的确该来一个离别的拥抱。”

    他顺着她的力道站起来,微垂着眼睑看着一脸坦荡的她,深深看着,不敢有下一步的动作。

    云裳上半身往前一倾,投入初恺宸的怀里……

    感觉到她正在自己怀里,初恺宸的心,噗通噗通狂跳不止,眼眶微红,竟有种死而无憾的感觉。

    抬起手,回抱着她,一点一点地收紧手臂,将她整个纳入怀里。

    此生最后一个拥抱,他要好好感受,好好珍惜……

    “到了那边好好生活!”云裳拍拍初恺宸的背,诚心鼓励道。

    “嗯,我们会的!”初恺宸的声音闷闷的,略显伤感且饱含不舍。

    然而不管心里有多不舍,最终还是要放手……

    松开双臂,看着她退出自己的怀抱,初恺宸深深看着她,“云裳!”

    “嗯?”她抬眸与他对视。

    “跟Duke好好过!”

    “嗯!”她像是保证般用力点头,然后咧嘴一笑,“如果他以后敢欺负我,你就回来帮我揍他吧!”

    “你这分明是不想让我回来。”闻言,初恺宸不由无奈地苦笑道。

    云裳没反应过来,无辜摇头,“啊?我没啊……”

    “他那么爱你,怎么舍得欺负你?”

    所以,Duke一辈子都不可能欺负她,而他也永远不用回来。

    云裳眨巴着大眼睛,无法反驳。

    见也见了,抱也抱了,似乎……

    该说再见了。

    “那……”初恺宸手握成拳抵在鼻尖,顿了一下,像是费了很大的劲儿一般轻轻吐出一句,“就这样吧!”

    不想说再见,总觉得“再见”二字很伤感。

    “嗯!”云裳努力让嘴角上扬,点头。

    初恺宸的目光落在她隆起的小腹上,微微皱了下眉,不太放心,“要不我们先送你回家——”

    “不用啦,琇嫂陪我来的,她在外面等我。”云裳微笑婉拒,指了指外面露天停车场的方向。

    初恺宸沉默半晌,才极尽不舍地轻轻点头,“那行。”抿了抿唇,故作轻松地补上一句,“我等我姐,你先走吧!”

    他想看着她走,看着她一步一步从他的世界彻底走出去……

    “嗯。”云裳没再多说什么,拿上自己的包包,点了头就转身朝着外面慢慢走去。

    初恺宸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她知道。

    但她没有回头,径直走出他的视线范围之内。

    既然给不了他想要,那就不能给他丝毫的念想……

    云裳衷心希望,初恺宸能早日放下这里的一切,然后重新开始,他值得更好的感情!

    从咖啡厅出来,司机老陈也正好把车子从停车场开出来,停在马路边等着她。

    距离马路边二三十米左右,云裳看见老陈的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紧得指关节泛白,他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看都没看她一眼。

    因为怀孕的关系,以往性格风风火火的云裳变得沉稳了许多,随着肚子一天比一天更大,她走路也越来越慢,就怕一不小心会摔跤啥的。

    她一手挎着包,一手撑着腰,慢悠悠地朝着车子走去。

    她看完老陈又去看后座。

    后座的车窗降下了三分之二,琇嫂坐在车窗边,正歪着头,无喜无怒地看着她。

    云裳的脚步,不由自主地更慢了一些。

    突然,她脚下轻轻一崴,微微踉跄了下……

    “啊……”她轻叫一声,身子晃了晃,还好并未摔倒。

    老陈和琇嫂一动不动,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云裳稳住脚,脸上毫无惊慌,心里却已经开始打鼓……

    她拉开包,在包里摸索了两下,然后抬头冲着车里的琇嫂喊道:“琇嫂,我手机落在咖啡厅忘拿了,你们再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就出来!”

    说完,她不待琇嫂回应,就转身往回走。

    她脚步颇急,心里已然慌成一片。

    快步折回咖啡厅,云裳一边想着快点回到初恺宸的身边,一边哆嗦着手从包里摸出手机想要给郁凌恒打电话……

    砰!

    重物坠地的声音,乍然响起。

    刚跨进咖啡厅大门的云裳吓得一震,猛地刹住脚步,抬头就看见初恺宸仰面倒在地上,唇角渗血。

    云裳僵在原地,苍白着小脸看着眼前的一幕,心里暗叫一声糟糕……

    她看见——

    初丹被一个五大三粗的年轻男子一手勒住脖子,一手用枪顶着头,一动也不敢动……

    而初恺宸正在和初政翰打架。

    对!没错!就是那个本应该在牢里的初政翰!

    别问她为什么初政翰会跑出来,因为该死的她也不知道!!

    果然……

    刚才在外面,她发现老陈和琇嫂都很奇怪,尤其是她假意崴脚时,琇嫂居然一点都不着急……她立马意识到不对劲儿了。

    平日里琇嫂非常紧张她,生怕她不小心摔了跤或是闪了腰伤到肚子里的宝宝,简直都恨不得扶着她走,可刚才看到她从咖啡厅出来时不止没下车迎接她,甚至在她佯装要摔倒的时候也依旧一动不动,这么反常肯定是有问题的。

    只可惜,她的机智并没有起到丝毫作用,因为里面的情况似乎比外面还更严峻。

    倒地的初恺宸听到熟悉的脚步声,顾不得先爬起来就转头循声望去,当看到果然是云裳回来了时,俊脸瞬时一白。

    “你怎么……?”他气急败坏,可责备的话还没说完,就猜到了她是折回来求救的。

    只是“求救”变成了“自投罗网”!

    初恺宸和初丹刚才都在心里默默庆幸云裳已经离开,可这会儿见云裳又回来了……

    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半小时前,初丹借故离开,给弟弟一个能和心仪的女孩最后独处的机会。

    在外面随便逛了一圈,正准备回去咖啡厅时,一支枪就抵上了她的头……

    她被初政翰所谓的“兄弟”挟持着回到咖啡厅,初恺宸见状怒不可遏,二话没说就跟初政翰打了起来……

    然后就变成现在这副局面了。

    “嗨,好久不见了郁太太。”看到云裳,初政翰的嘴角邪邪勾起,笑容阴冷无比。

    初政翰以前头发就挺短的,现在直接成了寸头,罪犯形象更是深入人心。

    目光触上初政翰的笑容,云裳心里直发悚,下意识的,她用双手紧紧护住自己的小腹……

    如果是以前,她就算怕,也不会慌,可现在不同,她怀孕了,这个宝宝对她来说非常非常的重要。

    她不敢想象,自己一旦落入初政翰的手中,将会得到怎样凄惨的下场。

    恐惧,从心底源源不断地冒出来,很快就蔓延至全身,如毒液般渗入骨髓……

    她的双手攥紧成拳,虽拼尽全力隐忍,却仍是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

    初政翰噙着阴冷的笑容,像是一个胜利的狩猎者般,朝着云裳一步步缓缓走去。

    云裳屏住呼吸,下意识地往后退,初政翰进一步,她就踉跄着退一步。

    当初政翰经过倒地的初恺宸身边时,初恺宸噌地跳起来,握拳出击……

    “云裳快走!”同时他嘶声大吼。

    见初恺宸正奋力阻拦初政翰,云裳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她不是贪生怕死,而是作为一个母亲,她必须要保护自己的孩子。

    而且这种情况下,她留下来根本毫无用处,甚至会拖累初恺宸和初丹,好歹他们也是一家人,初政翰应该不至于丧心病狂到连亲人都杀吧……

    初恺宸和初政翰打得难分难舍,噼里啪啦座椅被踹飞的声音不绝于耳,很快四周便一片狼藉。

    一不留神,初政翰嘴角挨了一拳,被打得倒退两步,当他停下来抬手揩嘴角的血丝时,却噙着胜利的冷笑看向初恺宸的身后。

    初恺宸心里咯噔一跳,立马回头。

    只见他以为已经逃出去了的云裳,眉心正被黑洞洞的枪口抵着,一步步缓慢地退回了咖啡厅里。

    初恺宸狠狠皱眉,双目骤然猩红。

    “初政翰,放了她!!”初恺宸怒不可遏,冲着初政翰勃然大吼。

    初政翰冷笑,微微挑着眉,状似漫不经心的语调充满着讥讽,“初恺宸,她又不是你老婆,你着什么急啊?”

    初恺宸没空理会初政翰的嘲讽,双拳捏得死紧,若不是对方手里有枪,若不是怕云裳有危险,他早扑上去拼命了。

    云裳被逼得退回了原处,心知今天是走不掉了,暗暗咬着牙根,极力按耐着心里的恐慌,命令自己冷静下来。

    初丹脸色冷凝,看向初政翰,冷冷开口,“阿翰,做人能不能不要这么自私?我们可是亲人,你想死可也别拉上我们啊!”

    初政翰转头,似笑非笑地看了初丹一眼,然后抬手一指,指着咖啡厅出口,“好!看在亲人一场,我不杀你们姐弟俩,门在那边,你们自个儿走吧!”

    “她呢?”初丹用嘴努了努云裳。

    “她啊……”初政翰拉长尾音,用充满邪肆的目光将云裳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才别具深意地懒懒说道:“她可不能走,得陪我玩玩儿!”

    初恺宸和初丹闻言,脸色一变。

    云裳更是吓得心惊胆颤。

    “呵!”初丹强装镇定,冷冷一笑,“你嘴上说得大方,让我们走,可你若伤了她,我们就算走到天涯海角也休想有安生日子过,你这不明摆着要我们给你陪葬吗?”

    先不论云裳是郁凌恒的心头肉,也可以不管她是总统亲生女儿的传闻是真是假,但云裳的妈妈和总统在一起已是事实,就算是继女,云裳的身份也已是矜贵得不能再矜贵了。

    所以,现在的云裳若有个好歹,初家可真是会被灭了九族也说不定!

    “那你的意思是……?”初政翰挑眉看着初丹,脸上始终挂着一抹邪邪的笑。

    题外话:

    明天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