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74章:结局倒计时 13 节日快乐
    母女俩好不容易见了面,欧晴哪里舍得女儿就这样走,连忙跟着转身去把女儿拉住,谁料一回头,却赫然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冷冷伫立在门口……

    是面无表情的严谨尧!

    严谨尧那双看似平静实则冷厉的双眼,正高深莫测地盯着母女俩,让人猜不透他到底听到了多少。

    云裳和严谨尧冷冷对视着,看着对方的眼神都充满了不屑,谁也不待见谁。

    那傲娇的模样,简直如出一辙。

    “呃,你、你回来了啊……”

    欧晴在短暂的怔愣之后,连忙回神,生怕两人把气氛搞僵,连忙上前一步挡在云裳的面前,努力扯着笑容看着严谨尧。

    严谨尧本是面无表情的脸,渐渐染上一层愠怒。冷冷看着眼前有着讨好嫌疑的欧晴,深受内伤。

    她的女儿没来之前,她对他可没有这么热情,今天她这刁蛮任性的女儿一来,她就给他好脸了,分明就是怕他为难她的女儿。

    哼!

    “要走?”无视欧晴讨好的笑颜,严谨尧冷冷睥睨着云裳,然后不待云裳回答,又道:“我让人给你备车!”

    巴不得她立刻滚蛋的意愿毫不掩饰。

    云裳蹙眉。

    欧晴一见,暗叫不妙,连忙赶在女儿说话之前焦急抢道:“没没没,裳裳她不是要走,她是想去卫生间……”

    “我的听力没有问题!是她自己说要走!”

    然而欧晴的话还没说完,严谨尧就冷冷睇了她一眼,淡漠的语气里饱含着一丝警告。

    欧晴微微瘪嘴,低着头生闷气。

    气氛变得僵凝。

    云裳将妈妈和严谨尧之间的眼神交流看了个清清楚楚,这会儿看到妈妈有些生严谨尧的气了,顿时心潮澎湃。

    她按耐着心里的激动,唯恐天下不乱地火上浇油,佯装难过地垮着脸,说:“我就知道我不受欢迎,走就走……”

    “裳裳你别走,欢迎的欢迎的,怎么会不欢迎呢,欢迎的啊!”欧晴忙不迭地一把抱住女儿的手臂,死也不肯松手。

    “你欢迎有什么用,你是主人吗?”云裳瞥了妈妈一眼,凉飕飕地哼道。

    “……”欧晴哑口无言,心虚地看了看女儿,又连忙转眸去看站在门口的男人,硬着头皮扯出一抹讪笑,“他、他也欢迎的……”

    欧晴一边呐呐,一边使劲儿给严谨尧使眼色,示意他配合她一下,哪怕说句话也是好的。

    可严谨尧表情冷淡,抿唇不语。

    “是吗?”云裳挑眉,看了看丝毫不给妈妈面子的严谨尧,然后又看了看为难得鼻尖渗汗的妈妈,若有似无地勾了勾唇角。

    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别提多歼诈了。

    严谨尧看到云裳这副狡诈的样子就恨得牙痒痒。

    这臭丫头,到底是来求他帮忙的还是来破坏他和她妈妈的?!

    女儿咄咄逼问,站在门口的男人又一言不发,欧晴很难过,也很生气,觉得自己特没有面子。

    这一老一少不对盘,她夹在中间太难受了,跟夹心饼似的,怎么做都不对。

    偏偏他们还一点都不为她着想,不为她着想也就算了,甚至还故意这样针锋相对惹她伤心。

    太过分了!

    欧晴越想越委屈,双眼渐渐泛红。

    将妈妈板着脸生气的模样看在眼里,云裳觉得效果差不多了,抬眸看向严谨尧,故作委屈地说:“算了,你还是备车吧!”

    她的话听在欧晴耳朵里是委屈,可听在严谨尧的耳朵里却分明就是威胁。

    他严谨尧是什么人!怎容得了被人威胁?

    “小杨!”

    二话不说,严谨尧当即就一声冷喝。

    “严谨尧,你敢给她备车我就敢跟她一起走!”欧晴立马就炸毛了,头一抬,胸一挺,冲着严谨尧特别大声地吼道。

    严谨尧的脸色瞬时阴沉可怖,狠狠瞪着云裳。

    云裳神色自若,在严谨尧看过来的时候,甚至还对其甜甜一笑。

    那笑,充满了挑衅意味。

    严谨尧的脸色更黑了。

    听到总统呼唤的警卫员小杨朝这边快步走来,突然听见一贯轻言细语的欧小姐这么大声地吼总统大人,脚步一滞,惊吓得不行。

    洗衣房门口,三人僵持不下,严谨尧冷酷,欧晴气势汹汹,云裳却抿着甜甜的微笑,事不关己般悠闲自在。

    “四爷,您有什么吩咐?”小杨硬着头皮走上前去,微微低着头尽量不看总统大人的脸。

    因为总统大人那张脸实在太难看了。

    看到小杨来了,欧晴又急又慌,眼睛更红了,仿佛下一秒眼泪就要滚出来了似的。

    严谨尧紧紧抿着唇,脸如玄铁。

    小杨站得笔直,等候总统差遣,可总统什么话都不说,让他不知道自己是该安静地走开还是该勇敢地留下来……

    严谨尧冷厉的目光从云裳的脸上调转至欧晴的脸上。

    欧晴心脏一颤,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肩,本是理直气壮的模样立马染上一抹惧意。

    虽然畏惧他的气场,但欧晴在心里默默命令自己,如果他敢撵走女儿,她就……

    她就怎么样呢?她能对他怎么样呢?欧晴苦恼地想。

    就……不理他!?

    嗯,不理他!

    好吧,就这样决定了,他若敢真的撵走女儿,她就敢真的不理他!

    严谨尧喊来了小杨,却久久不说话。

    死寂般的沉默,让气氛紧绷到极点。

    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终于,严谨尧的嘴唇动了……

    欧晴瘪嘴低头,以为他从嘴里吐出来的会是“备车”二字,哪知——

    “开饭!”

    严谨尧冷喝一声,转身就走。

    他走得很快,因为不想看到云裳胜利的表情。

    所有人皆是一怔。

    本是愁眉苦脸的欧晴瞬时喜笑颜开。

    云裳微不可见地撇了撇嘴,有点小失望,但更多的是欣喜……

    煽风点火没有成功,有点小失望,她倒蛮想看看妈妈对严谨尧发飙的样子。

    至于欣喜嘛……

    是觉得自己走这一趟很值,看得出来,妈妈在严谨尧的心里还是有点分量的。

    像严谨尧这种身份的男人,必然是容不得别人反抗他的,可妈妈不过才吼了一句,他虽不甘不愿,最终却还是妥协了。

    他能做到这样,其实也真是蛮难得的了。

    “好的!”小杨连忙点头,转身紧随着严谨尧而去。

    小杨心里嘀咕,开饭的事不是该喊小彩吗?

    而且!

    现在距离开饭时间好像还有一小时啊,也不知小彩和厨娘准备好了没……

    ……

    总统大人要吃饭,厨娘紧赶慢赶,终于在饭点的基础上提前半小时把菜端上了餐桌。

    挺一般的家常菜,足见总统大人过的也是普通人的小日子,云裳心里又放心了一分。

    依妈妈的性格,就只适合这种平凡而温馨的生活,没有勾心斗角,没有阴谋诡计,这样平平凡凡地与喜欢的人过完下半辈子就够了。

    一家三口安安静静地吃着饭。

    欧晴许久没见女儿,女儿突然来访让她满心欢喜,难以压抑心里的喜悦,她笑米米地一个劲儿给女儿夹菜,温柔地叮嘱女儿多吃点。

    严谨尧冷冷看着把全副心思都放在女儿身上的欧晴,脸色随着欧晴对女儿越来越殷勤而变得越来越黑。

    他严重怀疑自己此刻已经变成了透明人,否则为什么她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她要是看他一眼,就能明白他现在有多想把她女儿狠狠丢出去!

    欧晴的眼里此刻只有女儿,无暇顾及严谨尧的情绪,倒是云裳把严谨尧那些表情一丝不漏地尽收眼底。

    云裳唇角上扬,笑得更愉快了。

    与总统大人争宠,这样的行为虽然有点幼稚,但不可否认,蛮好玩的。

    尤其是看到一贯高高在上的总统大人败在自己手下,却又敢怒不敢言的憋屈模样……云裳就忍不住有种大快人心的愉悦。

    喜滋滋地吃着妈妈夹到碗里来的菜,云裳时不时地瞟一眼对面的严谨尧,笑得那叫一个得意。

    “裳裳你胖了吗?”

    突然,欧晴皱着眉头,狐疑地盯着女儿的腰。

    “你刚不是说我瘦了么?”云裳漫不经心地跟妈妈搭话。

    欧晴很困惑,“你的脸看起来是瘦了,可是你的腰……”

    一月不见,女儿的腰好像变得有点圆滚滚的了。

    正在这时,厨娘端了一碗秘制东坡肉上来。

    云裳本是悠闲自得的表情,在看到油腻腻的东坡肉时,立马就变了。

    “唔……拿走拿走,快把那个拿走!”

    她捂住嘴,极尽嫌弃地瞪着东坡肉,对厨娘使劲儿挥手,瓮声瓮气地哇哇大叫。

    严谨尧正朝着东坡肉伸出去的筷子僵在半空中。

    厨娘左右为难,特别纠结地看着东坡肉,拿走不是,不拿走也不是。

    这可是四爷最喜欢的一道菜啊!

    女儿突然叫起来,还捂住嘴一副像是要吐了的样子,欧晴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去轻拍女儿的背,担忧急问:“怎么了?”

    “好恶心!”云裳指着东坡肉,深恶痛绝地吐出三个字。

    严谨尧想摔筷子了。

    恶心?

    他最喜欢的一道菜她说恶心?

    严谨尧牙齿咬得咕咕作响,就快忍不住了。

    这臭丫头是他的克星吗?是上天派来专门气他的吗?

    真想把她扔出去……不!最好是扔到外太空去!!

    欧晴二话没说,连忙对厨娘摆了摆手,示意赶紧撤下去。

    厨娘端着东坡肉就退下了。

    严谨尧觉得,这饭没法吃了!这日子没发过了!这臭丫头他也没法忍了!!

    “好点了吗?”厨娘退下之后,欧晴担忧地看着脸色苍白的女儿,关切地急问。

    云裳紧紧蹙着眉头,待心里的恶心感退去一些后,才喘息着点头,“嗯,好点了。”

    “裳裳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啊?”欧晴担心得很,眼眶都红了,生怕女儿有什么事。

    “我没事。”云裳摇头,说完之后特别云淡风轻地补了一句,“只是怀孕了。”

    “哦。”欧晴听到女儿说没事,心中大石放了下来,松了口气,一时没注意女儿后面补上的一句。直到几秒之后她坐回自己的位置,才猛然回过神来,蓦地转头看着女儿,皱眉,“你刚说什么?”

    她好像听到女儿说……什么……怀……孕?

    欧晴的心,噗通噗通狂跳起来,可是又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我没事。”无视妈妈亮晶晶的目光,云裳特别淡定,故意重复前面一句。

    “后面一句!”欧晴侧着身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女儿。

    云裳装傻,佯装漫不经心地瞟了妈妈一眼,“后面?后面我没说了吧。”

    “有有有!你说了!”欧晴很激动,恨不得时光能倒回到一分钟前,她一定要仔仔细细地听个清清楚楚。

    “我说了啥?”

    “你说——”欧晴兴奋的声音戛然而止,双肩颓然一垮,懊恼地嘟囔,“我就是没听清你说的啥啊!”

    “哦,那没听清就算了咯。”云裳悠闲自得地继续吃着喝着。

    欧晴一脸失望。

    “逗你妈妈很好玩吗?!”

    突然,一道冷飕飕的声音从对面飘过来,饱含着浓浓的不悦和淡淡的警告。

    “就许你能逗?”云裳抬眸,同样冷飕飕地回视着严谨尧。完了她倏地咧嘴一笑,特别嚣张特别甜腻地娇嗲,“她是我妈,我想逗就逗,你管得着么!”

    严谨尧眼底杀气顿显。

    “裳裳。”欧晴见识不对,连忙扯了扯女儿的袖子,示意她快别说了。

    云裳撇撇嘴,低头吃饭。

    嗯,像严谨尧这种闷骚的男人,的确不能过分挑衅,否则真把他惹毛了,吃亏的只会是她。

    这点道理她还是懂的。

    “快说快说,你到底怎么了?”欧晴忙不迭地又追问起刚才的问题。

    一是想缓和气氛,二是她真的很想知道女儿到底怎么了。

    “我——”

    “她怀孕了!”

    云裳刚一开口,对面的严谨尧就冷冷说道,受够了云裳一直吊她妈妈胃口。

    云裳嘴角抽了两下,抬眸瞥向严谨尧,给他一个“要你多嘴,我自己不会说哦?”的嫌弃眼神。

    严谨尧淡淡瞥回去,一副“我就多嘴,你能把我怎样”的轻蔑表情。

    云裳和严谨尧在用眼神厮杀,一旁的欧晴像傻了一般呆呆地发愣。

    几秒之后,欧晴终于消化完严谨尧的话,兴奋得猛地跳了起来,“哎呀呀!我要当外婆了!严谨尧严谨尧!我要当外婆了,你要当外——哦,这好像不关你的事哦……”

    欧晴先是激动得哇哇大叫,嘴里喊着叫着朝严谨尧看去,却在看到他面罩寒霜一脸不善时立马反应过来,兴奋的语调瞬间转为平淡。

    严谨尧满脸黑线。

    不关他的事就不关他的事,好像他很稀罕似的!

    哼!

    严谨尧冷冷看着兴奋得找不到东南西北的欧晴,顿时胃口全失,饱了。

    吃了一肚子气,能不饱么!

    怀孕有什么了不起的?她自己又不是没怀过,这么激动做什么!

    有本事她现在也给他怀一个试试!!

    严谨尧气得快内伤,欧晴却没空管他,一门心思全在女儿和女儿的肚子上,伸出手去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女儿有一点点肉感的小腹,嘴里喜滋滋地叫着:“哎呀!我的宝贝儿你好棒啊,几个月了几个月了?”

    “三个月。”云裳笑米米地回答。

    “小彩小彩!”欧晴突然伸长脖子朝着厨房的方向喊。

    小彩忙不迭地从厨房里小跑出来,一边在围裙上擦手,一边连声应答,“来了来了,什么事欧小姐?”

    “你明天陪我去买毛线吧,我要多买点,我要给我的小外孙织毛衣,还有小鞋子,织很多很多!”欧晴兴冲冲地说,开心得合不拢嘴。

    严谨尧特别嫌弃地看着欧晴。

    嗯,她就要有小外孙了,她开心得很,可她的这份喜悦却与他无关,所以他能不嫌弃她么!

    趁着妈妈在和小彩讨论什么颜色的毛线好看,云裳放下筷子抬眸看向对面脸色阴沉的严谨尧。

    抿了抿唇,她正了正脸色,说:“严先生,我这次来呢,一是看望我妈妈,二是有件事想请你帮忙,不知——”

    “在家不谈公事!”

    然而云裳话未说完,就被严谨尧冷飕飕的一句给堵住了后话。

    云裳嘴角抽搐了两下。

    在家不谈公事?要不要摆这么大的谱啊?

    暗暗吁了口气,想着救太爷爷要紧,云裳强迫自己扯出一抹微笑,尽可能地放低自己的姿态,“其实严格说来这并不算公事,就是——”

    “需要我用权的都是公事!”严谨尧再次阻断云裳的话,同时冷森森地瞥了她一眼。

    那眼神好似在说“神气啊你再神气啊有本事你别求我啊”……

    云裳在心里狠狠给了严谨尧几个大白眼。

    暗暗磨了磨牙,云裳按耐着脾气,噙着笑温言细语地问:“那在什么地方才能与严先生谈公事呢?”

    “你跟我有公事谈吗?”严谨尧看着云裳冷冷一笑,每一个字都充满了讥诮。

    “……”云裳唇角的笑容僵住,哑口无言。

    人家是一国总统,她一介草民,哪有什么“公事”跟总统谈的?

    话说到这个份上,云裳不傻,已经听出了严谨尧的拒绝之意。

    很显然严楚斐已经把她来此的目的跟严谨尧透过风了,而严谨尧并不想帮她。

    其实此行前来,她自己心里也没底,早就猜到严谨尧不会出手,但是事关太爷爷的安危,哪怕只有百分之零点一的机会,她也不能放过。

    这一趟,她不想白走,而且放眼这天下,除了严谨尧,再也没人压得住初润山了。

    眉头微蹙,云裳大脑快速转动着,绞尽脑汁地想着对策……

    “你们在说什么?”

    对策还没想出来,倒先听到妈妈充满疑惑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云裳转眸,迎上妈妈饱含狐疑的目光,倏地灵光一闪……

    她唇角上扬,眼底划过一抹狡黠,似笑非笑地看着严谨尧。

    “哦,我们在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