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73章:结局倒计时 12 求月票!
    ……

    几个小时后。

    帝都!

    西郊别苑,清静优雅,独栋的小型别墅,低调而奢华。

    黑压压的天空,像是快要下雨了一般,一如云裳的心情,布满了阴霾。

    太担心太爷爷的处境,她的心情实在轻松不起来,就算即将要见到快一月未见的妈妈,也还是扯不出笑脸。

    太爷爷身陷牢狱,郁凌恒自是得留在c市,所以此行只有云裳和严楚斐二人。

    按了门铃,警卫员见是严楚斐,连忙开了门。

    “欧小姐呢?”

    进了前院,严楚斐问跟随在身后侧的警卫员。

    “在洗衣房。”警卫员一边回答,一边好奇地看了眼跟在严楚斐身后面无表情的云裳。

    本来身为总统的警卫员,不该有好奇心,不过这年轻的姑娘跟住在这个别墅里的欧小姐长得好像,而且太过漂亮,所以让人忍不住想要多看两眼。

    听了警卫员的回答,云裳皱眉,“她在洗衣房做什么?”

    她的语气有点冲,而且脸色不太好,让警卫员一时间有些不知该如何应对。匆匆看了严楚斐一眼,可严楚斐却没有给他任何暗示,无奈,他只能如实回答,“呃……在、在洗衣服。”

    “她洗?”云裳脸色更加阴沉了一分。

    “嗯。”警卫员点了下头,完了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搭错了线,竟鬼使神差地补了一句,“四爷要欧小姐亲手帮他洗……”

    这下,云裳心里的炸弹被引爆了。

    “你说什么?”她蓦地停下脚步,狠狠皱眉盯着警卫员,怒得声音都变了调。

    “那个……”警卫员看向严楚斐,一脸“我说错什么了吗”的惊悚表情。

    严楚斐一直觉得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奇怪且最难琢磨的生物。

    就好比他此刻就不明白云裳的怒点在哪里。

    所以在接收到警卫员求助的目光时,他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而云裳也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心中怒火燃烧,想也没想就狠狠骂道:“BT!”

    变……态?

    她骂总统BT?

    严楚斐和警卫员都一脸震惊地看着云裳义愤填膺的脸,严重怀疑是不是自己耳朵出现了问题,是他们听错了吗?

    “看什么看!他本来就是BT!有洗衣机有佣人干吗非要我妈亲手给他洗衣服?这不存心欺负人吗?!”看到严楚斐和警卫员用那种惊愕的表情看着自己,云裳就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剜他们一眼,没好气地喝道。

    我妈……

    原来这位漂亮的姑娘是欧小姐的女儿啊!

    难怪长得这么像!

    警卫员转头看向别处,明白此时此刻没他说话的份儿。

    严楚斐嘴角抽了抽,很艰难地扯出一抹讪笑,“也许是情趣……”

    “呵呵!情趣?”云裳冷笑,眸色一凌,“以虐待人为情趣,不是BT是什么?”

    “这话就严重了吧,洗衣服而已,哪能算是虐待呢!”严楚斐不赞同了,笑呵呵地说。

    “不是虐待那你去洗啊!”她仰着小脸冲他嚷。

    “……”六阿哥一脸菜色。

    让他一个铁铮铮的男子汉去洗衣服……那就真的是虐待了!

    反正他从小到大都没洗过衣服,哪怕以前在部队,也多的是姑娘争着抢着哭着求着帮他洗。

    “洗衣房在哪里?!”

    不想再跟他废话,云裳冷着脸转眸看向警卫员,极具威严地喝问道。

    警卫员指了指屋内底层的右边位置。

    云裳二话没说,气势汹汹就朝着洗衣房冲去。

    愤怒的脚步,在洗衣房的门口突然止住,云裳看着洗衣房里妈妈那熟悉的侧颜,这将近一个月的思念和担忧在顷刻间消散无遗。

    妈妈的精神状态看起来很不错,温柔而恬静,面色红润,眉目含情,娇小的身躯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幸福甜蜜的气息。

    明明是快到年过半百的年纪,那开心又满足的表情却像个刚刚沉入爱河的小女人似的。

    妈妈的状态这么好……是因为爱情的滋润?

    瞧!妈妈就是口是心非,信誓旦旦地跟她说对严谨尧没感觉了,可结果呢,一个月不到,就变成这副模样了!

    不过算了,只要妈妈没事,只要妈妈开心,只要严谨尧真的对妈妈好,为了妈妈,她可以试着接受一些她本不想接受的关系……

    从妈妈被严谨尧带来帝都,她每天都在担心,若不是因为怀孕,她早就来帝都找妈妈了。

    妈妈的性格太温和,不用想都知道一定会被强势霸道的严谨尧吃得死死的。她的妈妈,她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疼的妈妈,凭什么让一个伤害过妈妈的男人欺负?

    管他身份如何尊贵,管他是她云裳的谁,只要敢欺负她的妈妈,她就不会对他客气,就算是六亲不认也在所不惜!

    见妈妈好像过得还不错,云裳决定暂时不发飙,先看看再说。

    洗衣房里,欧晴围着一条天蓝色碎花围裙,站在洗衣槽前专心致志地搓洗着贴身衣物。

    云裳在外面站了一会儿,见妈妈半天都没发现自己,无奈地默默叹了口气,只得自己走到妈妈身边去。

    “小彩,没洗衣皂了,你帮我拿块新的来。”

    感觉到身边来人了,欧晴也没在意,只以为是家里的小佣人,便头也没抬地柔声吩咐道。

    然而,来人一动不动。

    欧晴等了会儿见身边的人没动静,不由蹙眉,抬头看向来人。

    “快去啊——”她下意识地催促,可话音未落,就看到一张熟悉到骨子里的容颜。

    她愣了一秒。

    然后,她倏地扔了手里刚搓洗干净的白袜子就一把抱住凭空出现的女儿,激动地大叫:“啊!啊啊啊!裳裳!哎呀我的宝贝女儿你怎么在这里?”

    欧晴兴奋得又蹦又跳,开心得像个孩子一样。

    “你不回家我不就只能来找你了!”被妈妈紧紧搂住脖子,云裳差点被妈妈弄得摔倒,连忙伸手扶住妈妈的腰,稳住彼此,蹙着眉佯怒轻斥。

    “哎呀,我的宝贝儿,妈妈想死你了!”欧晴沉浸在相见的喜悦里,即便女儿的脸色冷冰冰的也毫不在意,捧住女儿的脸就在女儿的额头上重重亲了一口。

    妈妈如此开心,云裳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

    但对妈妈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恼火,所以依旧板着脸,又爱又恨地瞥了妈妈一眼,哼哼道:“想我?我可没看出来!”

    “你怎么瘦了啊?”欧晴捧住女儿的脸左右查看,看到女儿神色憔悴,不由皱眉担忧。

    母女俩的对话始终不在一个频道上,有种鸡同鸭讲的混乱感。

    云裳没好气地哼道:“你失踪快一个月我能不瘦么?”

    “我没失踪啊,我走那天不是给你打电话了么……”欧晴轻轻放下双手,怯怯地瞅了女儿一眼,心虚呐呐。

    “那一个电话之后你就杳无音讯了,不是失踪是什么?”云裳皱着眉,脸色严厉。

    “我我……”欧晴顿时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低着头,局促不安。

    “欧小晴,你真是够可以的,我每天吃不好睡不着的担心你,你倒好,躲在这里逍遥自在,我看你现在根本就不想回c市了吧!”云裳看到妈妈这副被严谨尧囚禁却不敢反抗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吹胡子瞪眼地瞪着妈妈。

    欧晴连忙摇头摆手,“没有没有,我没有那样想,我也想回去的,可是我走不掉……”说到最后,她的表情显得特别苦恼。

    别说离开,没有那个男人的允许,她连这个门都出不去。

    当然,他也没有真的不让她出门啦……

    除了离开帝都,她的行动还是挺自由的,但不管她要去哪里,哪怕是出去散个步,身后也必定是跟着警卫员和佣人小彩的。

    “那最起码也该打个电话吧!这都快一个月了你连电话都不给我,你就不怕把我急死了啊?”云裳忿忿道。

    “呸呸呸!什么死不死的!胡说八道!!”欧晴倏地沉了脸,威严乍现,不过一说完,立马又变成了小绵羊,特别纠结地咬了咬嘴角,声如蚊呐地呐呐,“我想打的,可是……可是他不让……”

    一听这话云裳更火了。

    “他不让你打你就不打了?你就这么听话?他一句话你就连女儿都不要了?”

    云裳本来只是有点生气,听了妈妈这话不由得有点伤心了。

    好吧,还有点吃醋了!

    以前,在妈妈心里,她是最重要的,可现在,妈妈怕严谨尧不高兴,竟然连电话都不给她打了……

    这落差,她接受不了!

    云裳又气又伤,怀孕期间本就多愁善感,难过的情绪一上来,她就控制不住地红了眼。

    看到女儿红了眼眶,欧晴吓到了,慌得连连摇头,“我我……我没有不要你,真的没有,你别哭啊裳裳……”

    母女连心,欧晴性格本就柔弱,一见女儿红了眼,自己的眼睛顿时比女儿还红了。

    呃……

    她虽然心里有点难受,可并不想那么煽情地跟妈妈来个泪眼相对……

    那太矫情了!

    云裳囧,连忙转移话题,冷冷瞥了眼洗衣槽里还未洗完的袜子,“你在干什么?”

    “洗衣服啊,这些不能放洗衣机,我随便搓搓……”欧晴的情绪来得快也去得快,眨眨眼,笑米米地说道。

    云裳要晕倒了。

    妈妈这副给严谨尧洗袜子还很享受的样子真是让她气也不是恨也不是。

    “欧小晴,你是来这里做佣人的是不是?”云裳忍无可忍,恨铁不成钢地瞪着妈妈,恼火地斥道。

    “啊?”欧晴一脸茫然,搞不懂女儿又在气什么,她呆呆摇头,“不是啊,我……”

    云裳火大,随手抓起刚才妈妈洗好的袜子就泄愤般狠狠砸进一旁的垃圾篓。

    “云裳!”欧晴倏然冷喝。

    向来温和的欧晴,突然就冷了脸,目光似箭地瞪着女儿,疾言厉色的模样威严十足。

    云裳愣住了。

    在她的记忆里,妈妈连名带姓喊她的次数屈指可数,而每一次,都是妈妈非常生气的时候……

    所以,妈妈现在真的生气了!

    毫无疑问,是因为她扔了严谨尧的袜子!

    云裳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借题发挥反过来指责妈妈“见色忘女”,可触及妈妈那严厉的目光,她竟不由自主地感觉到了畏怯……

    女儿怕妈妈,估计也是一种天性吧!

    别看她平时没大没小,可一旦妈妈真的生气了,她还是很畏惧的。

    云裳本是气焰嚣张,可被妈妈一喝,顿时就蔫了。

    她眨眨眼,忐忑地看着难得面罩寒霜的妈妈,站在垃圾篓旁一动也不敢动了。

    欧晴为人母的威严真的是很难得出现的,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了,刚才看到女儿把袜子砸进垃圾篓的样子突然就激怒了她。

    因为她的脑海里,想起重逢那天,严谨尧指责她不会教女儿,还说女儿是泼妇……

    她的宝贝女儿,她的精神支柱,曾是她生活的动力,甚至是她的全部,可是却被他说成是泼妇,被他那样嫌弃……她觉得很难过。

    嗯,很难过!

    她最介意的,就是有人说她女儿不好,哪怕一丁点也不行。

    而他,更不行!!

    或许是虚荣心在作祟,她希望自己的女儿人见人爱,更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得到所有人的赞扬,而最渴望的,就是能得到他的认可。

    可他却说女儿是泼妇!!

    她伤心难过,又愤愤不平,对他的那句“泼妇”一直耿耿于怀,然而,女儿刚才的行为,的确不是一个有教养的女孩该做的事……

    于是,她更加难过了。

    她很自责,忍不住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真的没有把女儿教好……

    欧晴双眼微红,怒瞪着女儿,疾言厉色地喝道:“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

    “我——”云裳眼角抽了抽,试图解释,或是认错让妈妈别生气了。

    “捡起来!”

    可她刚一开口,就被妈妈厉声阻断。

    “啊?”云裳错愕。

    “我叫你捡起来!!”欧晴冷着脸,态度很强硬,是云裳从未见过的严厉模样。

    云裳看了看妈妈,又看了看躺在垃圾篓里的白袜子,真的有点懵了。

    她狠狠咽了口唾沫,咳了两声清了清喉咙,强装镇定地撅嘴轻喝,“喂,欧小晴——”

    “你捡不捡?”

    云裳本想假装生气吓唬吓唬妈妈,哪知今天的妈妈根本不上当,不止没有被吓到,反而更凶了。

    凶还是其次,最主要的是妈妈的双眼越来越红了……

    此刻的妈妈,分明是不想哭,却又忍不住快落泪了,倔强地假装坚强,实则正伤心不已……

    知母莫若女,妈妈的感受,她懂的。

    云裳的心,瞬时狠狠一抽,心疼了。

    她最痛恨的,就是让妈妈伤心的人,她怎么可能把自己变成自己最痛恨的人呢?!

    所以,她投降!

    “我捡我捡!我捡还不成么?”她连忙弯腰,把垃圾篓里的袜子捡起来,规规矩矩地放在原来的位置,然后瞅着妈妈小声嘀咕,“吼什么呀真是的……”

    欧晴红着眼,板着脸,没有说话。

    很显然还是生气的。

    云裳上前两步,抱住妈妈的手臂,怎么可怜怎么装,委屈地嘟嘴撒娇:“喂,欧小晴,我大老远的来看你,你就这样对我啊?”

    云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里有问题,看到妈妈对自己生气,她竟感到很开心。

    因为她觉得,妈妈终于有点自己的脾气了,不再像以前那样什么都委屈自己,一副任人打骂都不还手的包子样了。

    妈妈能有自己的主见,她觉得很欣慰,以后就算妈妈没在自己身边,她也可以不用太担心了。

    母女俩的相处模式,一直都是云裳强硬,欧晴软弱。今天突然调换了态度,欧晴看到女儿被自己骂得一脸委屈,又听女儿说什么“我大老远的来看你”,心里一酸,顿时后悔对女儿这么凶了。

    欧晴红着眼,心里难受极了,态度也跟着软了下来,恢复成温柔软弱的模样,低着头微哽,“裳裳,你不能这样……”

    “我怎么了?”云裳不服,气呼呼地嘟囔。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的长辈,你不能这样针对他!”欧晴抬起头来,面容严肃地看着气鼓鼓的女儿,语重心长地说道。

    云裳嘴角抽搐,暗暗磨牙。

    得!果然是为了严谨尧……

    “他欺负你!”云裳忍无可忍,愤愤喝道。

    “那是我跟他的事,轮不到你管!”欧晴用同样的分贝驳斥。

    气氛,瞬间凝固。

    云裳皱眉,说不清心里到底是难过还是高兴,或许都有吧……

    难过的是,妈妈说她的事轮不到她管……

    虽然妈妈说的是事实,她作为女儿,的确没资格管妈妈的事,只是妈妈这冲口而出的话,多少还是让她有点伤心的。

    高兴的是,妈妈越来越有主见,懂得为自己争取,这是好事。

    欧晴话一出口,已有悔意,她的本意不是要伤女儿的心,而是她嘴拙,不知道该怎样才能具体表达自己心中的意思。

    有些无措,欧晴正想解释,却听女儿赶在她开口之前冷冷飘出一句,“欧小晴你不爱我了!”

    “我不是——”她一惊,慌忙摇头否认。

    “你爱他比爱我多!”云裳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全然就是一副争风吃醋的样子。

    “我没有……”欧晴后悔死了,暗暗想着以后再也不冲动了。

    欧晴被女儿控诉得有些委屈,因为她真没有爱他比爱女儿更多……

    好吧,其实对她而言,他们两个同样重要!

    嗯,在她心里,他们俩的分量应该是不相上下的,因为他们两个人她都很在乎,谁不高兴她都会跟着不高兴,所以看到他们两个针锋相对相看两相厌的样子她就很着急很难过,而她夹在中间,特别为难。

    他们不该讨厌对方的,都说血浓于水,他们明明是……

    “哼!当我白来,我走了!”云裳傲娇地哼了一声,转身就要走。

    “裳裳——”

    母女俩好不容易见了面,欧晴哪里舍得女儿就这样走,连忙跟着转身去把女儿拉住,谁料一回头,却赫然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冷冷伫立在门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