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69章:结局倒计时 8
    “你你……毕海德!你、你竟敢打我?!”郁蓁双眼睁得巨大,不敢置信地看着脸色铁青的毕海德,胸膛急促地起伏着。

    结婚几十年,郁蓁在毕海德的面前从来都是高高在上趾高气扬的。因为她的身份,毕海德一向对她很客气,何曾动手打过她?

    所以今天这一个耳光,可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蛮横惯了,这突然被丈夫打了,郁蓁表示自己不能接受。

    而毕海德这会儿,是真的有种想要把妻子郁蓁狠狠揍一顿的冲动。不管怎么说,他好歹是某局的局长,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妻子在这么多记者和摄像头前骂他是“废物”,无疑是将他的尊严狠狠踩在了地上,让他颜面扫地。

    私底下妻子怎么横行霸道他都可以尽量忍,两人各玩各的互不干涉也行,但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如此不给他面子,那他就忍无可忍了。

    最重要的,他现在若还任由她这样发疯,他们一家三口就得统统完蛋了!

    “你若真为了我们这个家,现在开始就给我闭嘴!”毕海德目光冷冽地瞪着郁蓁,尽可能地压低声音,狠狠切齿。

    “我闭嘴?你叫我闭嘴?毕海德,你算个什么东西?你还敢吼我?你有今天全是老娘给你的,没有老娘你算个屁!”

    挨了打的郁蓁彻底疯了,歇斯底里地叫着,完全就是一副“连一向对她言听计从的丈夫都敢打她了她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的心态,且边吼边张牙舞爪地朝着毕海德冲过去,“你敢打老娘,老娘今天跟你拼了!”

    毕海德没像往常那样躲开,而是顺势一把抓住了郁蓁的手臂,将她狠狠扯近自己身边,然后用彼此才能听见的音量在她耳畔恶狠狠地切齿,“儿子被高利贷的人抓走了,我刚刚收到儿子的一个耳朵,你还这样闹是想把儿子的命闹没吗?”

    本是怒火高涨的郁蓁听了毕海德的话,整个人瞬时如同置身在冰天雪地里,熊熊怒火顷刻间灭了个干干净净。

    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恐慌和惊悚。

    如果说这世上郁蓁还有在乎的东西,那也就只剩她那唯一的儿子了!

    现在听闻宝贝儿子出了事,郁蓁顿时变得虚软无力,大脑完全懵了。

    她面色僵凝目光呆滞,任凭毕海德把她紧紧箍在怀里,像傻了一般一动不动,脑海里全是自己儿子捂住鲜血淋漓的耳朵无助哭喊的模样……

    “郁蓁我可告诉你,我这把年纪了可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我什么都可以不要,但儿子的命我不能不要!”毕海德还在说,咬牙切齿地警告着。

    “你……你、你骗人!我、我不信!不会的,不会的……”郁蓁胡乱地摇着头,黯淡无光的眼神里尽是恐慌,颤声喃喃。

    “刚才高利贷那边给我打了视频电话,我亲眼看到儿子的耳朵被割掉,还能有假?!”毕海德说得痛心疾首,“郁蓁,你若不想儿子有事,从现在起,你就给我闭嘴,什么都别再说了,没什么比儿子的命更重要!”

    郁蓁面如死灰,还真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毕海德抬头看了郁凌恒一眼……

    郁凌恒再朝着大门口的保全经理看了一眼……

    然后,本是阻挡再门口的保全人员撤离,外面的记者立马争先恐后地一窝蜂涌了进来,所有的相机和摄像机都对着现场一顿猛拍。

    云裳躲在郁凌恒的身后,蹙着眉不敢探头出来,因为闪光灯照射得她根本睁不开眼。

    在众目睽睽之下,毕海德抱着失魂落魄的郁蓁,看向脸色冷凝的郁凌恒,愧疚道歉:“阿恒啊,对不起,你别跟你姑姑一般见识,她有病,她有很严重的臆想症,所以才会在网上发布那样荒唐的消息。”

    听闻郁蓁有臆想症,人群里顿时响起一阵阵惊讶的议论声……

    郁蓁在毕海德的怀里挣扎,想要反驳,可腰间突然一痛,被丈夫狠狠拧了一把。

    接收到丈夫的暗示,她僵住,脑海里顿时想起丈夫刚才说的话,想要儿子活命,就别再说话……

    在警告妻子的同时,毕海德转头面向众多记者,腾出一只手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抖开举起,一脸真诚地说:“那些都是假的,都是她想得到老祖宗的股权而臆想出来的,这是权威专家给她开具的诊断书,她真的生病了,而且病得很严重!”

    只听咔嚓咔嚓一阵响,所有镜头对着那张所谓的权威专家开具的诊断书猛拍了起来……

    一个戴着眼镜的男记者发出犀利的质问:“发布在网上的消息是假的?可是那上面有DNA检查报告啊,报告显示郁蓁女士与郁嵘老先生的确是父女关系啊!”

    “那报告是我太太花钱做的一个假报告,不是真的!”毕海德从容镇定地回答道。

    此言一出,众人又是一片哗然。

    “既然郁蓁女士患了病,那是否意味着郁蓁女士将要离开嵘岚集团?”

    “毕先生,您太太现在病了,您接下来要怎么做呢?是带她出国治疗还是另有什么打算?”

    “毕先生……”

    记者群中,有人争先恐后地发问,而问来问去,都是绕着郁蓁的病。

    其中有两三个记者想要发出质疑,却又始终插不上嘴,甚至还被挤得越往越后……

    云裳躲在郁凌恒的身后,将一切都默默看在眼里。

    不由得在心里暗暗嘲笑自己杞人忧天,瞧!她家郁大爷早就把什么都安排好了,哪轮得到她来瞎操心!

    “郁先生,对于此事,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很快,有人将话筒伸到了郁凌恒的面前。

    立刻的,所有话筒和摄像机都对准了郁凌恒——

    “今天这事儿,我本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既然大家都在,那我就说一句吧!”

    郁凌恒优雅从容淡定自若,目光坦荡地看着众人,不急不缓地朗声说道:“谣言止于智者,我相信在场的每一位都是智者,我更相信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大家都能明确分辨!

    “说起来也是我太疏忽了,姑姑病了我居然都没有发觉,结果弄出这样一出闹剧,让各位见笑了!至于其他的嘛,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得先走一步,各位辛苦了!”

    说完,不再给其他记者发问的机会,郁凌恒牵着云裳朝着大门外径直走去。

    有几个记者想拦住郁凌恒,却被身穿制服的保全人员团团围住,无法脱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最重要的主角优雅离场。

    看到郁凌恒和云裳走出了门外,众记者只能退而求其次地想着从郁蓁和毕海德的身上再挖点什么有价值的新闻,哪知等他们回头才发现,郁蓁和毕海德也不见了……

    ……

    白色布加迪威航融入在车流之中,平稳快速地往前行驶着。

    车内静谧无声,从上车后两人都没开口说话。

    云裳窝在副座里,目光愣愣地看着前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久久无法回神。

    好一会儿后,她微微侧身,面对着开车的郁凌恒,问:“你做了什么?”

    “你猜!”郁凌恒忙里偷闲地转眸看了眼一脸困惑的郁太太,心情愉悦地轻勾着唇角,玩世不恭地逗弄她。

    “郁凌恒你严肃点!我在问你正经的!!”云裳板着脸瞪他,极有威严地嗔怒道。

    怕把小气的郁太太惹恼,他只能收起玩笑的姿态,伸手去捏了捏她气鼓鼓的小脸蛋儿,温柔笑道:“你刚才不是都看到了么!”

    看是看到了,可看到的都只是表面,还有一些地方她不是很明白……

    “姑父是你叫来的?”她问。

    “算是吧!”郁凌恒一边注意着路况,一边慵懒答道。

    云裳,“姑姑真的有臆想症?”

    “你觉得呢?”他转眸看她,好笑地反问。

    当然是假的啊!

    接收到他似笑非笑的目光,郁太太在心里默默地说了声“好吧”……

    “姑姑前面那么嚣张,为什么姑父来了之后她就不说话了?姑父跟她说了什么?”云裳想起刚才毕海德似乎有在郁蓁的耳边窃窃私语,然后郁蓁就像是突然哑巴了一般,什么话都不说了。

    “他们的儿子被高利贷的抓走了,他们不还钱的话就只能给自己儿子收尸!”这个郁凌恒倒没卖关子,很干脆地回答道。

    “所以你答应了毕海德帮他们还钱,条件是让他在记者面前演这场戏?”

    “嗯!”

    云裳蹙着眉头想了想,挑着眉斜睨着目不斜视看着路况的男人,“高利贷的那些人不会也是你安排的吧?”

    “这个用不着我安排,放个风就行了!”郁凌恒唇角轻勾,笑得如狐狸般狡猾。

    只要把郁蓁现在的窘迫状况透露给高利贷的人,再添油加醋地说他们一家准备跑路什么的,高利贷自然得逼他们还钱不可。

    毕竟他们欠下的是巨款,而且早就到了该还款的日期,一听说他们还不了想跑,高利贷的肯定捉急。

    “那些记者也是你的人?”云裳问。

    他摇头,“不全是。”

    如果那些记者全是他安排的那就太假了,毕竟那么多家媒体他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全都搞得定,所以只有几家罢了。

    收买这几家媒体的主要目的是,当其他别有用心的媒体方想要追根问底时,让他们不停问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尽可能地让别的记者插不上嘴……

    这几家媒体的记者做得很好,没有辜负他下的重金。

    都说有备无患,打从知道郁蓁和太爷爷的真实关系,且郁蓁威胁三天后要曝光丑闻的那刻起,他就已经在心里默默思量该怎么应对了……

    好在他早有准备,所以就算这丑闻提前曝光,他也丝毫不见慌张,完全不似郁太太那样心急如焚手忙脚乱。

    郁太太质问他为什么不找严楚斐帮忙把这条丑闻压下来,其实,他是故意让这条丑闻疯狂蔓延的,他就是想要置之死地而后生!

    只有把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沸沸扬扬之后,再让郁蓁和毕海德出面澄清,那样才能堵住悠悠之口,才能让躲在暗处里的“有心人”希望落空……

    “哎呀!糟了!”

    突然,云裳惊叫一声。

    郁凌恒吓了一跳,连忙轻踩刹车放慢车速,转眸看她,“怎么了?”

    “我忘了交代琇嫂,不能让太爷爷看电视和报纸……你笑什么?”郁太太神色焦急地说道,可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郁先生愉快地笑了起来,让她大惑不解。

    郁凌恒唇角上扬,*溺地戏谑道:“原来怀孕真的会让人变笨。”

    “什么意思?”云裳被他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弄得更是一头雾水,眨巴着美丽的桃花眼茫然地望着他。

    他没说话,只是唇角的弧度更深,笑得更加愉快了。

    她俏脸一冷,不高兴了,瞪他,“郁凌恒你什么意思?你在说我笨?”

    郁凌恒看她一眼,一边笑一边颇感无奈地轻轻摇头,“傻丫头,你真的没看出来太爷爷是故意的吗?”

    故意?

    云裳想了想,蹙眉不解,“故意什么?”

    “什么都是故意的!”

    “……”

    她被他搞糊涂了,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不懂?”他挑眉,似笑非笑地瞥她一眼。

    她眨眨眼,用力摇头。

    十字路口,红灯。

    郁凌恒踩下刹车,然后转头看着郁太太,看她一脸呆萌的模样,心里一痒,忍不住凑过去在她的唇上爱怜地轻啄了一口,才道:“那天晚上,他是故意让我们听见他和姑姑的谈话!”

    换言之,就是故意让他们知晓这个丑闻!

    “有吗?”郁太太惊奇地瞠大双眼,不太相信。

    “嗯!”郁先生却很笃定。

    他是太爷爷一手带大的,或许算不上青出于蓝,但至少也不是庸才,所以太爷爷的心思,他多少还是能猜出几分的。

    或许他心里的那些猜测有点太大胆了,但这种可能性是最大的……

    他觉得,太爷爷是故意让他知道四十年前的那些事,同时也是故意把郁蓁逼到绝境……

    太爷爷这样做,一是想把郁蓁这颗定时炸弹完全拆除,二是想趁机考验他的应变能力。

    而,太爷爷这种破釜沉舟的做法,让他心里隐隐不安,总觉得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太爷爷的性格向来冷静沉稳,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不会轻易出手,可这件事却完全不是他的风格。

    就这样贸贸然地把这件事曝光,万一他处理不当,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可是……”见郁先生一脸肯定,郁太太皱眉,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呢?”

    太爷爷为什么要故意让他们知道呢?

    如果太爷爷想要告诉他们,为什么不用一个比较温和点的方式而非要他们“无意”撞见呢?

    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她都还有种尴尬的感觉。

    她不懂,太爷爷这样做的用意何在?

    红灯已过,郁凌恒盯着前路踩下油门,没说话。

    云裳咬着唇,脑子里天马行空地胡思乱想着,沉默了一会儿,她困惑地望着开车的郁先生,“姑姑说这件事不是她泄露出去的,那是谁啊?”

    “你说呢?”他不答反问,笑得讳莫如深。

    “喂!郁凌恒你这是什么臭毛病?有话不会直说啊?干吗老是反问?!”云裳倏地恼了,板着小脸不高兴地冷喝。

    哪知郁凌恒却理直气壮地说:“都说一孕傻三年,我现在不多锻炼锻炼你,让你的大脑多多转动一下的话,万一生了宝宝以后你变傻了可怎么办?”

    呃……

    他现在动不动就说她傻啊傻的是几个意思?

    嫌弃她?

    郁太太顿怒,“你才傻!你才傻!你全家——你傻!就你傻!!”

    差点冲口说“你全家都傻”,还好及时反应过来,紧要关头成功改了口。

    郁太太美丽的小脸瞬时冷若冰霜,头一扭,看向窗外,不说话了。

    车子驶进郁家山脚的关卡,径直朝着山上开去。

    一直开到半山腰,云裳也没有再开口。

    “生气了?”郁先生腾出一只手,弯曲着食指去刮了刮她的脸颊,噙着笑柔声问。

    “哼!”她偏头,避开他的手,冷冷地发出一声鼻音。

    呃,真生气了!

    意识到郁太太不开心了,郁先生顿时有些懊悔,连忙伸手去牵她的小手,极尽温柔地哄着,“宝宝乖,别生气了,生气对小宝宝不好的。”

    “哼!”她重重甩开他的手。

    郁凌恒方向盘往边上一打,刹车一踩,立马把车停在了路边。

    停好车,他伸手去抱她,无奈地求饶,“我的小祖宗,你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小气了啊,乖了,别生气,老公跟你开玩笑的。”

    “你走开!我这么笨,你别理我!”她蓦地转过头来冷冷剜他一眼,气呼呼地喝道。

    他谄媚地讨好,又伸手向她,“好好好,不笨不笨,我的郁太太可聪明了,一点都不笨——”

    “走开,别碰我!”她蹙眉呵斥,攥紧手包打他。

    无奈,他竖起三个手指一本正经地对她说:“真不笨!我发誓!”

    她狠狠白他一眼。

    他好脾气地赔笑脸,薄唇朝着她的红唇凑上去,“乖了,别生气了……唔……”

    还没吻到,薄唇就被她的小手捂住了,且顺势狠狠一推,他的头就偏向了一边。

    不肯抱,也不肯亲,求也不行,哄也不听,郁太太这么傲娇,郁先生表示很惆怅。

    郁凌恒微拧着眉盯着冷若冰霜的小女人,想了想,他笑了。

    “这样吧,你原谅老公,老公就告诉你这件事是谁做的,好不好?”他凑过去,笑米米地盯着她,说。

    “你知道是谁?”果然,郁太太立马就上钩了。

    她本打定主意今天都不再理他,可听他这样一说,好奇心顿时就被他勾了起来。

    “嗯!”他笃定点头,笑得高深莫测。

    他虽不能完全肯定,但有百分是八十的把握……

    “是谁?”她问,一瞬不瞬地盯着他,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先回答我,你肯原谅我吗?”郁先生微挑着眉尾,讨价还价。

    郁太太小手一挥,急躁地点头,“好啦好啦,我原谅你了,快说,是谁?”

    “是……”

    题外话:

    明天中秋佳节了~~~祝菇凉们中秋快乐~~~~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