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68章:结局倒计时 7
    “我……你……”郁蓁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しw0。

    突然,她的眼角余光瞟到云裳正在看文件袋里的东西,顿时怒火中烧,想也没想就猛地朝着被资料震得呆若木鸡的云裳扑过去……

    云裳吓了一跳,感觉到有危险逼近,本能地攥紧手里的资料往有郁先生的方向躲。

    而就在郁蓁的手即将触上云裳的那瞬,一只大手横空而来,像铁钳似的紧紧扼住郁蓁的手腕。

    “啊……”郁蓁惨叫,感觉自己的腕骨就要被生生捏碎了一般,痛得她脸色惨白冷汗淋漓。

    “你想干什么?!”郁凌恒脸如玄铁,目光狠戾地瞪着郁蓁,沉声怒喝。

    敢在他面前对郁太太不利?

    简直是自寻死路!

    郁蓁痛得肩膀随着被捏住的手腕方向倾斜,“我……我没干什么,我只是……我只是要拿回她手里的东西……”

    云裳从郁凌恒的背后探出头来,皱眉看着一脸痛苦的郁蓁,心跳噗通噗通的,还惊讶于自己刚才所看到的。

    文件袋里,装着几份资料,全是关于郁蓁的……

    第一份是一张高利贷的借款手续复印件,借款人处签的是郁蓁的名字,且摁了指印。

    原来,郁蓁嗜赌如命,不止已输得倾家荡产,还欠下地下钱庄一笔她根本无力承受的巨款……

    而另外几份文件,分别是郁蓁养小白脸以及郁蓁的丈夫毕海德养小三儿的照片及证据,还有他们的独子违法飙车撞人逃逸的罪证……

    表面看起来光鲜亮丽,骨子里却腐烂到无药可救,一家子过的都是荒唐yin靡的生活。

    而郁蓁,就是一典型的败家娘们儿!

    至此,云裳终于明白,郁蓁为什么要这样厚颜无耻的来抢夺郁家家产了。

    难怪她要跑去威胁太爷爷,原来是欠下巨款,走投无路了。

    除了这些家庭私事,还有两份是郁蓁在公司以权谋私的证据,涉案金额都足以让她身陷牢狱……

    有这些资料在手,就等于死死扼住了郁蓁的死穴。

    “想要拿回去?”郁凌恒冷笑,狠狠甩开郁蓁的手,转而把手向身后的郁太太伸去。

    云裳垂眸看了下他的手,乖乖把资料和文件袋全部放进他的手里。

    郁凌恒抓着文件袋就顺势用力摔在茶几上,睥睨着郁蓁冷冷说道:“给你!这只是附件而已!你想要多少我都可以给你!”

    附件而已……

    “你——”郁蓁的脸,变成了一个染料盘,五颜六色不停变换。

    瞪着郁凌恒的眼神,像是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

    郁蓁狠狠咬着牙根,看了眼茶几上被摔得四处散落的资料,恨恨切齿,“你想怎么样?”

    “拿着这些,立刻开个新闻发布会,承认今天的新闻都是你故意捏造的!”郁凌恒冷冷吐字。

    闻言,郁蓁的脸瞬时惨白一片,懵了。

    要她亲自把自己的这些丑事公诸于世?还要让她背黑锅?

    不!不行!那样的话,她还有什么脸继续在c市生活?

    从她有记忆起,她就一直过着养尊处优前呼后拥的生活,因为在名义上她是郁嵘的“孙女”,在嵘岚又身居要职,这样的身份地位让她无论走到哪里都畅通无阻。

    所以,她早已习惯了这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这突然要把她从云端上推入地狱……

    她怎么可能接受得了?!

    郁蓁眼露惊恐,死命摇头,“我不去!我说了,这件事不是我泄露出去的!”

    “不管是不是你,现在都必须由你去澄清!”郁凌恒冷冷吐字,冷酷的模样清楚明白地告诉她,此事已无转圜的余地。

    “凭什么?!”郁蓁愤怒惊叫,眼底尽是恐慌。

    “凭你是这个事件的关键人物!”郁凌恒唇角轻勾,扯出一抹阴冷的弧度,“而且,我这是在给你机会,你若肯出面澄清,你的赌账我帮你还,以及你利用职权挪用公款的事我也可以不予追究!反之,如果你坚持不肯出面……没关系!有的是人肯出面!”

    “你……”郁蓁的心狠狠一震,立马有种不祥的预感,瞠大了双眼瞪着郁凌恒,声音已然发颤,“你什么意思?”

    郁凌恒冷冷睥睨着神色慌张的样子,但笑不语。

    那笑容,讳莫如深。

    ……

    当郁凌恒和云裳从办公室下来,公司外面已被各路媒体堵了个水泄不通。

    看着那些拿着话筒扛着摄影机跟打了鸡血一般伸长脖子不停往大厅里望的记者们,云裳悄悄扯了扯郁凌恒的袖子,向他暗示他们要不要走秘密通道回避回避。

    然而郁凌恒面不改色,气定神闲地牵着郁太太继续往前走。

    看到总裁大人和总裁夫人双双出现在大厅里,本是窃窃私语的基层员工们顿时全都噤声,忙不迭地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低着头佯装忙碌。

    当然,还是有许多充满好奇的目光偷偷朝着英俊帅气的总裁和美貌如花的总裁夫人投射过去,心里无不在默默嘀咕,怎么出了这么大的丑闻,当家的居然还是这样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

    不管这丑闻是真是假,这两口子也太沉得住气了吧!

    数十记者全被嵘岚的保全人员拦在了大厅之外,看到郁凌恒和云裳正朝着门口走去,顿时全都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你挤我我挤你,一片喧哗,俱都准备抢夺最新最快最有价值的新闻。

    “郁凌恒,你站住!!”

    距离出门还有几米之遥,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厉吼。

    郁凌恒和云裳停下脚步,双双回头。

    是气势汹汹追上来的郁蓁。

    刚才在办公室,郁蓁不肯妥协,谈判失败后郁凌恒就拥着郁太太离开了办公室。

    郁蓁回过神来想起要追,郁凌恒和云裳已经进了电梯。

    她想到自己已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不能就这样放他们两口子走,于是又马不停蹄地追了下来。

    “你们不许走!”郁蓁面目狰狞地冲上来,张开双臂挡在郁凌恒和云裳的面前,嚣张跋扈地对他们怒喝,“把话说清楚,没说清楚你们不许走!”

    “您觉得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郁凌恒似笑非笑地睥睨着情绪失控的郁蓁,一边冷冷哼道,一边长臂往后拢,将郁太太护在身后。

    “把老祖宗给她的股权还给我,那是我的!”郁蓁怒不可遏,抬手指着被郁凌恒牢牢保护着的云裳,咬牙切齿地怒吼。

    “姑姑,您该吃药了!”郁凌恒唇角的笑意更冷了一分。

    郁蓁很想保持冷静,可在自己一切老底都被郁凌恒知晓的情况下,她实在冷静不了。

    她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筹码,她不想坐以待毙,她如果不争取到底的话,那她就完蛋了,只有死路一条。

    不止她,连她的丈夫和儿子都一样得完蛋!

    “郁凌恒!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老祖宗年纪大了,老糊涂了,所以你们趁机把他手里的股权哄骗在手,我告诉你们,我不服!我要求重新分配老祖宗的股权和财产,我要重新分配!!”郁蓁歇斯底里地吼着骂着,情绪完全失控。

    大厅里来往的人都停下了脚步,基层员工也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手上的工作,还有大厅外的那些记者,所有人均好奇地看着眼前的“财产争夺战”。

    大家都睁大了双眼看着,竖起耳朵全神贯注地听着,仿佛生怕漏了什么精彩的瞬间。

    有这么多人围观,郁凌恒却毫不在乎,既没有遣散众人,也没有驱赶外面的记者。

    仿佛他并不是这场闹剧的主角,仿佛他根本不在乎脸面,气定神闲的样子让人猜不透他到底想干什么。

    就连与他同*共枕快一年的郁太太,这会儿都搞不懂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姑姑,您闹够了吗?您要再这样无理取闹,可就别怪我六亲不认了?”郁凌恒双眸微微一眯,眼底寒光乍现,皮笑肉不笑地冷冷警告道。

    郁蓁这会儿根本什么都听不进去了,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要嵘岚的股权!

    只有得到嵘岚的股权,她所有的难题才能迎刃而解。

    郁蓁,“你少废话!快把我的股权还给我!!”

    看郁蓁像个疯子似的又吼又骂,云裳从郁凌恒的身后移出半个身子,好言相劝,“姑姑,你冷静点……”

    众目睽睽之下,郁蓁这样闹,把以往的优雅全给闹没了,跟个泼妇无疑,丢的可是她自己的脸好么!

    “你闭嘴!”

    云裳不说话还好,她一说话,更是把郁蓁刺激得不行,面目狰狞咬牙切齿地吼:“都是你,你凭什么接受老祖宗的股权?啊?!你有什么资格接受?你这个灾星,我上辈子跟你有仇吗?从你来到郁家的那天起,我就没有一天舒坦过!”

    郁蓁恨死云裳了!

    嗯,恨死了!

    简直恨不得抽她的筋!剥她的皮!喝她的血!吃她的肉!

    恨之入骨!!

    因为云裳是她的克星,从云裳来到郁家的那天起,她就一直在倒霉,什么事都不顺。

    先是,她的干女儿沈樱雪本来有望嫁入郁家,却因云裳的出现而泡了汤,最后沈志勇落马,沈家没落,沈樱雪还丢了命。

    她没了沈家做后盾,等于失去了一条手臂,想做什么都不如从前那样得心应手。

    最要命的是,她开始逢赌必输,而那些赌债便像雪球一般越滚越大,没了沈志勇给她做担保,高利贷的就一点面子都不给她了,逼着她还钱,不还就说要曝光她,甚至没钱还就要她全家的命……

    她没办法,只能挪用公款。

    可她挪用的公款也只能解燃眉之急,对她欠下的巨债只是杯水车薪……

    于是,她开始打老祖宗的主意……

    可,还不等她想到一个完美的借口去骗老祖宗的股权,老祖宗却抢先一步把股权给了云裳,她唯一的希望就此落空。

    然而就在她急得焦头烂额一筹莫展的时候,郁凌恒和云裳居然开始闹离婚,她暗喜,那段时间她按兵不动,默默等待时机。

    可等来等去,等到的居然是他俩又和好了!!

    眼看自己的希望一次次落空,高利贷又越逼越近,她心里越来越绝望……

    偏偏屋漏还逢连夜,听闻老祖宗身体不舒服,她本想借机关心以博取老祖宗的信任和好感,哪知却在无意间听见郁凌恒和云裳在说自己妈妈和严谨尧之间什么什么的……

    严谨尧……

    总统严谨尧?

    听了他们的谈话内容,她大致猜到了一点点什么,虽只是一点点,却也惊得她魂飞魄散。

    云裳怀孕了,而且本身还很有可能是总统的私生女,有了龙种又有个如此强大的身世背景,郁蓁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是云裳的对手了。

    可是就算斗不过也得斗啊,她总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吧!

    而且,现在云裳的身世还不明确,到底是不是严谨尧的女儿还不肯定,所以她得趁这层关系明确之前先一步把股权搞到手!

    于是在粗略地考虑了一番之后,她就去找老祖宗摊牌了。

    谁料却被郁凌恒和云裳无意间把什么都听到了。

    再然后,她也不知道这件事怎么就泄露出去了,当她看到新闻的时候,整个人也懵了好久……

    反正就是,一步错,步步错,不知不觉的,她就把自己逼到了绝境里。

    呃……

    听到郁蓁怒声指责从她进入郁家她就没有一天舒坦过时,云裳的嘴角抽搐了两下,表示无语。

    她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不由默默腹诽,我招你惹你了?你自己心里扭曲怪我咯!

    云裳皱眉撇嘴的样子让郁蓁误以为她是在鄙视自己,顿时怒火中烧,越想越恨,突然就从自己的包里摸出一个瓶子,一边拧开瓶盖,一边歇斯底里地叫着:“我要杀了你!你这个扫把星!我要杀了你——”

    郁蓁突如其来的举动顿时引来一阵混乱,所有人都吓得往后退,都怕被瓶子里的不明液体给泼到,怕一个不幸就被殃及池鱼。

    在郁蓁从包里拿出瓶子时,几乎是处于本能的,郁凌恒往前一跨,以身阻挡在云裳的面前……

    “啊……”云裳以为自己要被泼了,吓得闭眼尖叫。

    “郁蓁不要!”

    与此同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大吼着从外面冲了进来。

    是郁蓁的丈夫——毕海德。

    然而毕海德的阻止晚了一步,愤怒的郁蓁把瓶子里的液体狠狠泼向云裳的脸……

    郁凌恒及时上前阻挡,于是那不明液体便尽数泼在了郁凌恒的脸上以及身上……

    感觉到有人挡在了自己前面,云裳立马意识到了什么,睁眼一看,看到的果然是他……

    为了救她,他再次奋不顾身……

    “阿恒!”云裳大喊,吓得立马就落下泪来,连忙把他转过身来,惊慌失措地举着颤抖的双手,一副想碰他的脸又不敢碰的样子。

    她以为他的脸被不明液体腐蚀了会冒烟什么的,然而并没有……

    “没事,是水。”

    郁凌恒将被吓得面无人色的云裳拥进怀里,一边轻拍着她的背安抚着她,一边在她耳畔柔声说道。

    水?

    只是水?

    云裳被吓飞的三魂七魄瞬时归位,她眨眨眼,抬袖用力抹了把眼睛,红着眼仔细查看他的脸。

    她的手依旧颤抖,小心翼翼地轻轻抚摸他的脸颊……

    果然没事!

    “神经病,吓死我了……”云裳终于放下心来,哭笑不得,紧接着她一拳狠狠捶在他的肩上,瞪着他怒喝:“你有毛病啊!谁让你挡我前面的,万一这真是硫酸什么的怎么办?!”

    “硫酸就硫酸呗!我相信就算我毁容了你也不会嫌弃我的!”郁凌恒却满不在乎地勾唇一笑,笃定的语气让云裳气也不是恨也不是。

    当危险来临,他根本就来不及衡量和思考,一切的动作都是凭着本能,本能地选择保护自己心里最想保护的……

    比如,如果他爱自己更多,那么在有危险时他的本能反应必然是先躲起来避免自己受到伤害……

    可刚才他却本能地救了郁太太!

    所以,由此可见,他爱郁太太胜过爱自己!

    “你——”看他说得那么云淡风轻,云裳气结。转念一想,突觉不对,她板起小脸撅嘴轻喝,“你的意思是如果我毁容了你会嫌弃我?”

    本是开玩笑,哪知他竟一本正经地点头,“嗯!所以你得给我好好的保护你这张脸,你若敢把它毁了,我就不要你了!”

    云裳狠狠瞪他,无语。

    “放开我!毕海德你放开我!”

    郁蓁的尖叫声,响彻整个大厅。

    在郁蓁把水泼出去的下一秒,整个人就被毕海德紧紧箍住,一把抢掉了手里的瓶子,且狠狠地扔了老远。

    郁蓁疯狂挣扎,想要从丈夫的双臂中挣脱出来。

    对,她的瓶子里是水,不是什么危险品。

    她只是想吓吓他们。

    嗯!她就要吓他们!最好吓死他们!最好能把云裳肚子里的孽种吓掉。

    “郁蓁,你别吵了,我们回家……”毕海德的脸色苍白而难看,额头冒着汗珠,一边压低声音劝着郁蓁,一边用眼角余光去看郁凌恒的表情。

    毕海德的眼底,有着一抹惊慌和畏惧……

    郁蓁本以为自己的丈夫来了,有帮手了,哪知自己的丈夫居然是来劝她走的,顿时火冒三丈,更是完全控制不知自己的情绪了。

    “毕海德,你这个废物,你没看到我被人欺负吗?你不帮我还阻止我?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她对着自己的丈夫破口大骂。

    众目睽睽之下,被妻子如此辱骂,毕海德面上无光,顿时也恼羞成怒了,恶狠狠地瞪着妻子,咬牙切齿地低声警告,“郁蓁!你闹够了没有!你有病就在家好好休息好好吃药,跑出来发什么疯?!”

    “你说什么?我疯?我这么做你以为我是为了我自己?我还不是为了我们这个家,就凭你这个废物——”

    啪!

    毕海德忍无可忍,狠狠一耳光扇在郁蓁的脸上。

    郁蓁被打得连退数步,脸颊上立马就浮现出一个清晰的五指印。

    “你你……毕海德!你、你竟敢打我?!”郁蓁双眼睁得巨大,不敢置信滴看着脸色铁青的毕海德,胸膛急促地起伏着。

    然而,就在郁蓁准备跟毕海德拼个你死我活时,毕海德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她整个人都懵了……

    题外话:

    最近很卡~~~还望大家多多理解和包涵~~~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