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67章:结局倒计时 6
    后来,就在云裳犹豫着该不该把太爷爷的事告诉郁凌恒时,郁家的丑闻,毫无预兆地曝光了……

    ……

    因为怀孕的缘故,云裳变得嗜睡,以往天没亮都能起,现在日上三竿都还想睡。

    郁凌恒这两天似乎特别忙,清晨很早就走了,晚上很迟才回家,而且从早到晚就中午的时候会给她一个电话,还是随便说两句就匆匆挂断的那种。

    今天又是一早就走了,当然,临出门前,还是没忘在郁太太的唇上亲了两口。

    睡得迷迷糊糊的郁太太抗议地咕哝了两声,伸手推他,却叫他捉住双腕摁在枕头上,舌霸道至极地喂进她的嘴里,揪住她的舌,缠了个彻底……

    待到一吻结束,她终于稍稍清醒,嘟着被他啃得微肿的红唇哀怨地看着他,无声地控诉他的粗鲁。

    看着郁太太那可怜又娇媚的模样,郁先生心里荡漾,忍不住的,捧住她的小脸把她的唇又啃了一通……

    郁凌恒真的只想给郁太太一个单纯的早安吻,哪知一不小心,就发展成了这副模样……

    郁太太有了宝宝,必须得禁止一切激烈运动,可偏偏郁先生最喜欢跟郁太太做激烈运动,这突然就不能做了,对他来说真是非常难受。

    尤其是,她就娇娇软软的躺在他的身边,睡着了还总喜欢往他怀里蹭,蹭得他全身僵硬,简直快自燃了。

    这种看得到摸得着却不敢吃的煎熬,快折磨死他了。

    听说三个月后宝宝稳定了就可以不用忍了……

    只是,三个月也好久啊!

    郁先生甚至很认真地考虑过,要不要暂时跟郁太太分房睡,他想,每晚看不到她,可能就不会那么难受了吧。

    越吻越舍不得放开,直到觉得自己快要失控了,郁凌恒才终于放过郁太太,柔声叮嘱她多睡一会儿,然后起身匆匆离开。

    再不走他真是不想走了。

    郁先生离开后,郁太太翻了个身,把被子往腿间一夹,抱着郁先生的枕头,闻着枕头上他残留的气息,安心地接着睡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云裳正甜甜地做着美梦,突然一阵尖锐的手机铃声,把她从睡梦中扰醒过来。

    她眼睛都不想睁,就闭着眼伸手去*头柜上摸索,摸到响个不停的手机,才不甘不愿地睁开一条缝,甚至都没看清是谁的来电,就指尖一划,接起——

    “喂,谁啊这一大早的……”她咕哝抱怨。

    “卧槽!你还在睡呢!!发你微信也不回,你是猪啊!”

    电话彼端爆出一声大吼,简直震耳欲聋。

    云裳的瞌睡虫瞬时全被吓飞了,蓦地睁开双眼,整个人清醒了过来,“我去!筱筱?”

    是柯筱。

    意识到是闺蜜打来的电话,云裳白眼一翻,张口就又拽又嚣张地说道:“姐姐我现在是孕妇呢,我该睡怎样!你有意见啊?有意见你也怀一个去……”

    “你丫的!天都快塌下来了你还睡得着!”柯筱不待她把话说完,就没好气地抢断了她。

    柯筱的语气略显急躁,还隐隐透着一丝凝重。

    “天哪塌下来了?”云裳下意识地转头看了眼窗外,看到窗外依旧是蓝天白云晴空万里,便不正经地戏谑道:“你们t市的天塌下来了?好吧,c市人民给你们t市人民发去贺电!”

    “云裳!出大事儿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呢!”柯筱倏地沉喝一声,近乎气急败坏。

    柯筱极少这样连名带姓地喊她,云裳终于意识到不对,黛眉蹙起,一改刚才的悠闲散漫的态度,一边起身坐起,一边沉声地问:“大事儿?啥大事儿?”

    柯筱,“你没看新闻和微博吗?你们郁家出大事儿了!!”

    你们郁家出大事了……

    云裳一惊,脸色顿时凝重,黛眉紧蹙,忙问:“什么事?”

    “你自己看微博去——”

    不待柯筱说完,云裳就急不可耐地挂了电话,立马登录微博。

    微博头条,赫然是——

    三大豪门之郁家的惊天大丑闻——孙女变女儿!

    光是看到这个标题,云裳的大脑已经懵了,没时间细看报道,她立马掀被下*。

    心,一片惊悚。

    这是怎么回事?

    郁蓁不是说给他们三天时间吗?

    今天才第三天吧,她刚才还特意看了微博上的发布时间,是一个小时前发的。

    这明明三日之期还没过呢,他们都还没有给郁蓁一个确切的回复,郁蓁怎么就把这件事曝光了呢?

    不应该啊!

    云裳实在想不通,这种玉石俱焚的做法对郁蓁明显一点好处都没有,郁蓁为什么会提前把这件丑事曝光?

    还有,现在距离发布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郁凌恒为什么不挽救?为什么不找人把这个丑闻压下来?为什么任其这样疯狂蔓延?

    这样的丑闻,会给郁家和嵘岚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他不会不知道,他难道一点措施都没有?

    可,坐以待毙不是他的性格啊!

    难道说……

    郁蓁找了一个强大的靠山?

    因为有这个强大的靠山在背后操控,所以这条丑闻才压不下来?

    这是有人逮着机会落井下石?

    云裳一边匆忙洗漱,一边胡乱猜测,可大脑乱糟糟的,她想得头痛,却终究是什么也没理清。

    反正她觉得,这个丑闻曝光得太奇怪了!

    ……

    云裳匆匆赶到嵘岚,毫无意外的,从进入楼下大厅开始,所到之处,全是几个人围成一团窃窃私语的景象,讨论的无一不是关于那条丑闻的种种流言……

    微博头条上,这条丑闻被渲染得各种不堪,什么通、歼啊,什么乱、伦啊,什么豪门中人私生活混乱啊,等等等等,而所有矛头直指嵘岚创始人郁嵘!

    一个神一样的传奇人物,就在短短一个小时之内,被诋毁得面目全非。

    鉴于自己的身体状况,她没敢贸然去找郁蓁,怕若是起了冲突会伤着自己的肚子,所以她毫不犹豫地先去了总裁办公室。

    她不能让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出一丁点的差池,不为别的,就算为了太爷爷,她也必须好好保护自己。

    从电梯出来,这一层的办公区出奇的安静,每个人都埋头忙碌,各人做各人的事,没人八卦。

    精英和底层员工,果然还是有区别的。

    整个楼层的员工都知道她是总裁夫人,自然没人敢拦她。

    她通畅无阻地走向总裁办公室。

    呯地一声。

    心里着急,她连门都忘了敲,直接推门而入。

    郁凌恒正在低头看文件,听到有人无礼闯入,便抬起头来。

    本是冷厉的目光在看到来人是云裳时,立马变成了惊讶。他拧眉站起,快步朝她迎上去,温柔的声音饱含着担忧和淡淡的责备,“你怎么来了?”

    她现在比国宝还珍贵,怎么可以一个人到处乱跑呢!

    “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不告诉我啊?!”云裳气急败坏,抬手就把精美的手包往他胸膛上砸去。

    郁凌恒伸手一接,把郁太太的手包轻松接住,然后顺势把走到面前来的小女人搂进怀里,柔声说道:“我以为你还在睡觉……”

    云裳又气又急,“睡觉也可以叫醒我啊!到底是这件事重要还是我睡觉——”

    “你睡觉更重要!”他拥着她往沙发走去,一本正经地抢断。

    “你!”郁太太气结,冷着小脸狠狠瞪他。

    她都快急死了,他居然还是这样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他拥着她一同在沙发上坐下,还没开口,就听见她又急躁地叫了起来,“你难道不知道公司里已经都传疯了吗?”

    “传就传呗!嘴长在别人身上,你还能不让人家说话啊?”他倒也没装作听不懂,唇角轻勾,满不在乎地说道。

    云裳无语,狠狠瞪他。

    续而一想,她微蹙着眉头狐疑地瞅着他,“你有对策了?”

    嗯,一定是有了,否则他不可能还是这样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郁太太笃定地想。

    哪知——

    “没有!”郁先生干脆又果断地摇头。

    没有?

    郁太太霍然睁大双眼,恨铁不成钢地怒瞪着他,“没有你为什么一点都不着急?”

    “着急有用吗?”郁先生淡淡瞥了郁太太一眼,倨傲不羁地轻哼。

    呃……

    干着急的确没用!

    但是……

    “那……那难道我们什么都不做吗?”她侧身面对他,抬头挺胸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

    “你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他不答反问,唇角勾着似笑非笑的弧度。

    郁太太想也没想,张口就急躁地说道:“首先你该打电话给严楚斐让他把这件事压下来啊,实在不行我们要立刻出个声明辟谣啊,然后再找出是哪个践人在背后使阴招害我们……唔!干吗!”

    他修长完美的食指突然摁住她的唇。

    她皱眉,脑袋一偏,撇开他的手指,瞪着他不悦地喝问。

    “胎教!不许说脏话!”他俊脸微沉,义正言辞地轻喝。

    “……”云裳的双手下意识地轻捂着自己的小腹,无言以对。

    好吧,他赢了!

    但是她也没说错啊,只知道在背后使阴招的人的确很贱不是么!

    她着急得不行,他却始终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悠闲自得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你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就这样任其发展?你就不怕明天嵘岚的股票跌停啊?”郁太太紧蹙着眉头,看到他不急不躁就气不打一处来。

    像嵘岚这样的大企业,家族私生活方面如果发生很严重的丑闻,若不及时处理,对企业是有很大影响的!

    现在是一个全民娱乐的时代,即便是一点小事,都能炒作得举国皆知,正所谓三人成虎众口铄金,如果他们不尽快出面避谣,指不定明天这件事会闹成什么样子了!

    郁家的脸,难道真不要了么?

    丢脸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怕那些居心叵测的人会趁机搞鬼……

    越想越不放心,云裳倾身过去从茶几上拿起自己的手包,从包里掏出手机就要拨号,“不行不行!我得给欧阳打个电话——喂!你干吗?”

    哪知手机刚拿出来就被郁凌恒给抢走了,气得她愤怒大叫。

    “你给欧阳打电话做什么?”郁凌恒把手机举高,让她够不着,无语地睨着她气急败坏的小模样,啼笑皆非地问道。

    “找他帮忙啊!”她用“你是猪吗这么简单的问题还问”的眼神瞪着他。

    郁凌恒不知该哭还是该笑,食指弯曲,*溺地刮了刮郁太太的鼻尖,“他怎么帮?你觉得他又能帮多少?”

    他不是看不起欧阳,而是这件事以欧阳的权力,真的有点强人所难了。

    最重要的是,这是郁家的事,他不想把欧家也拉下水。

    “……”云裳一窒,哑口无言。

    好吧,她果然是急昏头了。

    咬着红唇,郁太太愁眉苦脸地盯着手机,唉声叹气。

    咋办咋办?现在这一团乱的状况,该咋办?

    偏偏,郁凌恒还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大掌小心翼翼地贴上她的小腹,取笑道:“你说宝宝以后生下来脾气随你可怎么办?”

    闻言,云裳一怔,抬眸愣愣地看了他两秒,反应过来,满腔焦急瞬间被气愤取代,“郁凌恒你几个意思?随我咋了?随我很差吗?你这是在嫌弃我们娘俩是不是?”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嫌弃,我就喜欢你这暴脾气,真的,特喜欢!”郁凌恒连连摇头,矢口否认,忙不迭把郁太太搂在怀里,轻言细语地哄着求着。

    他没说假话,他的确喜欢她这脾气,虽然有时候对她恨得牙痒痒的,可是想想,如果她是个脾气温和的女人,只怕他又看不上她了。

    人啊,有时候真的就是犯贱,找另一半就喜欢找压得住自己的才爽。

    “滚你的!你少给我转移话题!”她心里着急,才听不进他的甜言蜜语,气恼地在他肩头用力捶了一记,冷着小脸娇喝道。

    郁凌恒投降。

    他轻叹一声,*溺地捏了捏她的脸颊,无奈说道:“你呀,现在有宝宝了,你的任务就是好好休息,这些事不用你操心,有老公在呢,老公会知道处理的,你说你急什么呢?!”

    “我能不急么我……”她没好气地叫道,叫到一半她突然噤声,蹙眉看他,“你有——”准备?

    砰!

    云裳话未说完,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狠狠推开。

    小两口不约而同地转头循声望去,只见一脸愤怒的郁蓁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

    啪!

    一个文件袋,重重地摔在他们面前的茶几上。

    云裳吓得反射性地往郁凌恒的怀里缩。

    郁凌恒本就不太好看的脸色瞬时阴沉无比,把被吓到的郁太太牢牢护在怀里,冷冷看着郁蓁。

    “郁凌恒!你这是什么意思?!”郁蓁一开口就是怒声质问,双目含恨地瞪着他们夫妻二人,咬牙切齿面目狰狞,一副歇斯底里的样子。

    “当然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郁凌恒冷冷一笑,不紧不慢地说道。

    云裳好奇地瞅瞅怒不可遏的郁蓁,又瞅瞅面罩寒霜笑得阴冷无比的郁凌恒,最后她看向被郁蓁摔在茶几上的文件袋……

    趁着郁蓁和郁凌恒在对持,她轻轻从郁凌恒的怀里退出来,然后伸手把文件袋拿起来,拆开……

    拿出里面的资料,她一张张地看,越看,脸色越精彩……

    “什么以彼之道?什么还施彼身?你这话到底什么意思?”郁蓁气得头顶都快冒烟了一般,恶狠狠地瞪着郁凌恒,失去理智的样子完全没了往日的优雅和高贵,此刻与泼妇根本没有丝毫区别。

    郁凌恒优雅起身,垂着眼睑状似漫不经心地拍了拍衣摆,然后缓缓抬眸,犀利似箭的目光极冷极冷地射在郁蓁的脸上,他勾唇,阴测测地冷笑道:“毕太太,你既然要玉石俱焚,我当然得成全你!”

    玉石俱焚……

    郁蓁脸色苍白,眼底尽是慌乱,“不是我!”

    “不是你?”郁凌恒冷笑更甚,“说要把这件事卖给报社的人是你,现在曝光了,还上了头条,你又矢口否认?你让我们相信你哪一句?”

    他的态度越是这样慵懒散漫,越是让人觉得心慌意乱。

    “真的不是我!你们都还没有给我回话,我怎么——”

    “你那种不要脸的要求,还用我们回话吗?”郁凌恒无情讥讽,毫不留情面。

    “你——”郁蓁的脸色一阵青白交加,被郁凌恒一句话噎得差点背过气去。

    郁蓁活了几十年,可算是活得一帆风顺,可从未被人这样奚落嘲笑过,顿时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而且还是被自己的晚辈羞辱,更是让她无法接受。

    “毕太太,如果你还认不清事实,那我现在可以再明确点告诉你,你想要郁家的家产,那是做梦!你想要嵘岚的股份,那是白日做梦!!”

    郁凌恒一口一声“毕太太”,显然已经是没把她当成自己的长辈了,字里行间那是毫无客气可言。

    以前,郁凌恒虽然对“恃*而骄”的这个“姑姑”不太喜欢,但还是真心把她当成长辈敬重着,可在知道那些真相后,他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再接受她了。

    若她一贯安分守己,不这样贪得无厌,他也不会这样排斥她,可偏偏她人心不足蛇吞象,越对她好,她越是变本加厉,居然还想谋夺郁家的家产,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其实在他内心深处,一直很看重血缘亲情,他本就不是一个无情的人,只要不做得太过分,他都可以容忍,但郁蓁这次,是真的太过分了。

    他容不了!

    “你……你说了不算!老祖宗一天没死,就轮不到你说这种话!”郁蓁慌了,歇斯底里地大叫:“我才是他唯一的合法继承人,我——”

    “你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又怎样?”郁凌恒冷笑着抢断郁蓁的话,冷飕飕地提醒道:“太爷爷他立了遗嘱的,他的遗嘱里写得清清楚楚,他的个人财产大部分都给了裳裳,接受现实吧,轮不到你!!”

    “我……你……”郁蓁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倏地,郁蓁毫无预兆地朝着已经呆若木鸡的云裳扑过去……

    题外话:

    卡得说不出话了已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