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66章:结局倒计时 5
    “然然,弄到手了吗?

    “……”

    沉默。

    “然然?”云裳蹙眉轻唤,暗忖难道是自己太直接了?

    哎,她该委婉一点的,毕竟有求于人的是她,她这样一开口就问,博嫣然说不定会认为她咄咄逼人了。

    电话彼端,若有似无地传来一声轻叹,然后是博嫣然略显无奈的声音,“我爸明天下午有个医学座谈会……”

    要向来循规蹈矩的博嫣然去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其实真的很难为她,即便是进自己父亲的办公室,她还是觉得心虚得不行。

    博嫣然后面的话没有说完,云裳却秒懂。

    “我等你!”她干净利索地吐出三个字,然后挂了电话。

    博嫣然的意思是她爸明天下午不在办公室,她就可以趁机去偷看太爷爷的检查报告了……

    那就再等一天吧!

    ……

    心殿。

    云裳进入客厅,眼珠子左右转了转,看到厨房里有人影在动,她唇角一勾,走过去。

    “冬嫂,忙着呢!”

    她噙着笑,自来熟地走到冬嫂的身边,特别热情随和地跟冬嫂打招呼。

    她起得晚,在恒阳居又磨蹭了会儿,出门才发现都快中午了。

    此刻冬嫂正在准备午餐。

    “嗯。”冬嫂低着头切菜,听到她的声音,抬起眼睑瞄了她一眼,淡淡地发出一声鼻音。

    别说问好,连个笑脸都没有。

    “太爷爷呢?”云裳笑米米地问,无视冬嫂的淡漠和无礼。

    “楼上的吧。”冬嫂答,切菜的动作没停,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

    然而冬嫂表现得越冷淡,云裳唇角的笑靥就越深刻。

    就是最近两天,她发现冬嫂对她的态度有了变化……

    以前冬嫂对她虽算不上热情,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冷淡,是什么让冬嫂不顾尊卑地给她冷脸看呢?

    说到底她不过是个佣人,有什么资本对主人摆出一副高傲的样子?

    她依稀记得,几个月前太爷爷说把家里给她管的时候,冬嫂也是一副不太高兴的样子,虽没有很明显的表达出来,但能让人隐隐感觉到她的不满和不快。

    她当时就想,可能是这个家里太久没有女主人当家,大小事宜都是身为管家的冬嫂在操办,所以冬嫂在这个家里颇有地位,估计连三房的郁正则一家都不敢对冬嫂随意差遣以及大小声。

    冬嫂在郁家混得风生水起,可这突然冒出云裳这么个大少奶奶,冬嫂的地位直接一落千丈,心里排斥云裳这个主母倒也不难理解。

    但这一次呢?这一次是为什么?

    云裳心里默默地想着,脸上则依旧笑靥如花。

    拿了个西红柿在手里轻轻抛在玩儿,她佯装随意地问:“冬嫂啊,你在郁家好多年了吧?”

    她的语气轻快又自然,但她朝着冬嫂看过去的眼神却犀利似箭,极具穿透力地射在冬嫂的脸上。

    冬嫂一直低着头,脸部表情很模糊,眼底的情绪更是让人窥探不到。

    “嗯。”冬嫂又是淡淡一声鼻音。

    面对冬嫂如此傲慢的态度,云裳不气,云裳身后的琇嫂却看不下去了。

    琇嫂的嘴蠕动了几下,气愤填膺地看着冬嫂,本想说点什么的,可刚要开口,就接收到大少奶奶充满暗示的目光。

    大少奶奶的眼神好似在对她说“别说话,保持沉默”……

    琇嫂只能不甘不愿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云裳笑容满面地看着冬嫂,厚着脸皮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有多少年啊?”

    “记不清了。”

    “听说你有个女儿,怎么都没见她来看望你呢?”

    冬嫂切着菜的手微不可见地顿了一下,终于抬头看了云裳一眼,但仅仅也只是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去继续着手上的动作,“她在国外。”

    “哦——”云裳拉长尾音,故作恍然大悟的模样,“我说她怎么都不来看你呢,原来在国外啊!”

    冬嫂不说话了。

    云裳,“冬嫂你是C市人吗?”

    冬嫂沉默了足足有半分钟,才有些不耐烦地吐出两个字,“不是。”

    “那你是哪儿的人啊?”云裳像是看不懂冬嫂的脸色有多不耐烦似的,兴致勃勃地一直问。

    那副八卦又热情的样子简直能把人逼崩溃。

    冬嫂,“X市。”

    “呀,冬嫂你是X市人啊!”云裳一脸惊讶,“听说二、奶奶也是X市人呢,原来你们还是老乡啊!不过可惜二、奶奶走得早,不然你们来自同一个城市,一定可以成为好朋友的,你说对吗冬嫂?”

    冬嫂握着菜刀的手一抖……

    “哎呀冬嫂,你的手指切到了,快快快,流血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呢?”云裳突然惊慌地叫道。

    冬嫂放下菜刀就把受伤的手指含嘴里,然后转身从一个抽屉里拿出一张创可贴。

    云裳上前帮忙,冬嫂却侧开身避开她的手,忍无可忍地隐晦拒绝,“大少奶奶,我现在有点忙……”

    “啊?你忙啊?”云裳恍然,眨了眨眼,像是这才意识到自己打扰到她一般,“哦,那你忙吧!我就是闲得慌,想找人聊聊天罢了。没事儿没事儿,你忙吧,我上楼去看看太爷爷。”

    云裳边说边笑,边笑边走,等她的话说完,人也走出了厨房。

    直到云裳的身影消失在厨房外,冬嫂才默默松了口气,看着空荡荡的门口,目光阴冷无比。

    待确定云裳和琇嫂上了楼,冬嫂快速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手机拨打电话……

    ……

    二楼。

    书房旁边,有个露天阳台。

    露天阳台像个小花园,有假山,有鱼池,还有珍贵的花草盆栽。

    云裳走进阳台时,郁嵘正拿着小喷壶给一盆植物喷水。

    看着穿着白色中山装的太爷爷,云裳噙着甜甜的笑靥走上前去,娇滴滴地轻喊,“太爷爷早!”

    别看太爷爷已经年逾九旬,却能把中山装穿出一种特别帅气的味道,以此就能看出,太爷爷年轻时是何等的英姿焕发帅气逼人。

    云裳忍不住花痴地想,年轻时期的太爷爷一定比郁大爷还帅吧……

    太爷爷基因好,难怪子孙个个长得人中龙凤,好看得不得了,就算刁蛮任性的郁零露,也是极其漂亮耀眼的,就是那蛮横自私的德行让人不敢恭维。

    “几点了,还早?”郁嵘回头瞟了眼小脸笑得像朵花儿的曾孙媳,故作不悦地轻哼。

    “人家现在是孕妇,需要充足的睡眠。”云裳站在太爷爷身边,侧着身看着太爷爷,微微撅着嘴理直气壮地娇嗲道。

    郁嵘转头又看了她一眼,还看了看她目前还是平坦的小腹,无话可说。

    嗯,孕妇最大!

    他这个老祖宗,现在也得忌惮她肚子里的小祖宗。

    以前,他最大的愿望是能报仇,可到了今天,他发现报仇什么的都变成了其次,他最大的愿望,是希望自己还能看到玄孙出世……

    不是报仇不重要,而是他知道,就算他不在了,仇,会有人替他报!

    “太爷爷。”

    “嗯?”

    见太爷爷的衣摆沾上了灰尘,云裳伸手帮太爷爷轻轻拍掉,“冬嫂伺候您多少年了?”

    郁嵘停下浇水的动作,想了想,“三四十年了。”

    云裳蹙眉,沉默。

    “怎么了?”郁嵘放下喷壶,转身正色看她。

    云裳回神,眨眨桃花眼咧嘴一笑,“没什么啊,随便问问。”

    郁嵘目光锐利,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朝着一旁的鱼池走去。

    擦肩而过,云裳眼角余光瞟向太爷爷微微鼓起的口袋……

    郁嵘拿出鱼食,往鱼池里洒,不一会儿,池里的鱼儿就争先恐后地游过来抢食。

    云裳凑过去,紧挨着太爷爷,指着鱼群中的其中一条鱼,特别兴奋地轻喊,“太爷爷,您看您看,这条鱼儿抢得好凶啊,长得又好看,它叫什么名字——”

    “你确定要给孩子一个这样的胎教?”

    她话未说完,就被太爷爷冷飕飕的一句话给堵住了后话。

    同时,她的手腕被太爷爷紧紧扼住。

    昨晚,太爷爷从衣兜里拿出一个没有标签的药瓶,吃了两颗不知道名称的药片……

    她想把太爷爷的药瓶偷走,拿给博嫣然看看到底是什么药,可她的手刚伸进太爷爷的口袋,就被太爷爷发现了。

    “……”云裳囧了,在太爷爷锐利的目光下,她只能坦白,咧着嘴角强颜欢笑,“呵呵,我……我只是想看看您吃的是什么……”

    “钙片!”郁嵘松开她的手,继续喂鱼。

    “什么钙片啊?”云裳厚着脸皮笑呵呵地追问。

    “老年人吃的钙片!”

    “老年人吃的钙片是什么钙片啊?”

    郁嵘皱眉,嫌弃地看她,“怀孕的女人都这么啰嗦吗?”

    云裳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眨巴着美丽的桃花眼,“太奶奶当年怀孕的时候也像我一样吗?”

    不知不觉,又被转移了话题。

    “嗯,逮着一个问题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郁嵘往池里丢了一把鱼食,语气听似嫌弃,却饱含着浓浓的*溺。

    “那您当时对太奶奶也像对我这般不耐烦吗?”

    “你说呢?!”郁嵘瞥她一眼,不答反问,声音冷飕飕的。

    云裳嘿嘿一笑,“您不敢!”

    被曾孙媳取笑了,郁嵘恼羞成怒,轻轻将她拨开,“走开走开!”

    郁嵘放下鱼食走向书房,云裳笑米米的正要跟上去,琇嫂却在这时拿着她的手机向她走来。

    “大少奶奶,你有电话。”琇嫂将正响个不停的手机递给她。

    “谢谢!”云裳接过手机,看了眼,是博嫣然打来的,她接起,“然然。”

    “看到了!”博嫣然言简意赅,一贯淡漠的语气里多了一份严肃。

    “咦?这么快啊,不是说明天吗?”云裳一时没听出博嫣然的反常,神色轻松地惊讶地问道。

    博嫣然沉默。

    好好的电话彼端突然就没声了,云裳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有些不对劲,本是轻松的心情瞬时变得紧张起来,“怎么了?”

    博嫣然似乎叹了口气,语气越发凝重,“你要有心理准备!”

    闻言,云裳心里咯噔一跳,心脏立马狂跳起来。

    什、什么意思?

    狠狠攥紧手机,她下意识地转头去看了看太爷爷离开的方向,双眼莫名就红了……

    她努力调整呼吸,压制着心底那猛然窜起的恐慌,深深吸了口气,沉声开口,“你说!”

    琇嫂站在一旁,好奇地瞅着前一刻还笑嘻嘻下一秒却突然红了双眼的的大少奶奶,不明所以。

    电话彼端的博嫣然如实说着自己所看到的,这边的云裳一言不发,只是脸色越来越白,眼睛越来越红……

    呼吸发紧,大脑一片空白,明明是艳阳高照,她却觉得漫天阴霾……

    待挂断电话,她什么都想不了,就觉得心痛得快要呼吸不过来,整个人控制不住地颤抖着,通体冰凉。

    也不知在露天阳台站了多久,她才缓缓回过神来,屏住呼吸,机械性地朝着书房走去。

    她死死攥紧双手,指甲深深陷入掌心,企图用掌心的疼痛,来分散心里的恐慌……

    书房里,郁嵘已经坐在书桌后,书桌上摆放着一个首饰盒和一个小锦袋。

    “过来!”

    看到云裳进来,郁嵘向她招了下手。

    云裳举步维艰,双脚像是踩在刀刃上,每前进一步,她心里的痛就更距离一分……

    “怎么了?”郁嵘一抬头就看到她的眼睛是红的,不由皱眉。

    她用力抿着唇,摇头,不敢说话,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忍不住哭出来。

    在太爷爷饱含狐疑的目光中,她硬着头皮走上前去,待她站在了书桌前,太爷爷将首饰盒推到她面前。

    云裳强忍着心里的悲伤,拿起正方形的小盒子轻轻打开。

    盒子里,躺着一对晶莹剔透的玉镯。

    郁嵘微微扯了扯唇角,带着眷恋的目光落在玉镯上,“这对镯子是我当年送个你们太奶奶的第一个礼物,她一直很宝贝,虽然不是很贵重,但对我们来说很有意义,现在我把它们交给你了,你要好好保管,知道吗?”

    闻言,云裳鼻子一酸,紧接着心里就是一阵剧痛,极力隐忍的泪水差点就要夺眶而出……

    如果刚才没有接到博嫣然的电话,这会儿太爷爷给她这对玉镯她或许还不会这么难过,可偏偏她已经接了博嫣然的电话,知道了太爷爷他……

    她狠狠咬着唇,极力隐忍着不让悲伤的眼泪掉下来,很怕太爷爷看出端倪,她只能低着头不让太爷爷看到她泛红的双眼,用力点头,“嗯!”

    盖上盒子,很宝贝地将其摁在怀里,紧紧的。

    这是太爷爷送给太奶奶的,这是太奶奶最喜欢的,这是太爷爷和太奶奶的定情之物,她得好好爱护,她得把它们代代相传下去……

    浓浓的鼻音,带着一丝掩饰不住的哭意。

    郁嵘接着把小锦袋也推到她面前。

    云裳的手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她拿起锦袋,打开……

    是个金灿灿的长命锁!

    “这个长命锁,是给你肚子里那个的!”郁嵘笑容可掬地说,饱含*溺的目光投向她的小腹。

    云裳的眼泪,刷地流了出来……

    看到她垂着眼睑,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郁嵘一怔,惊讶不已又啼笑皆非,“你这丫头,哭什么?”

    哭什么?

    因为难过啊!

    因为不舍啊!

    因为她不想接受残酷的现实啊!

    这么好的太爷爷,她真的舍不得……

    她抬头,脸颊上还挂着泪珠,努力扯开嘴角对太爷爷微笑,虽极力忍耐,声音还是微哽,“谢谢太爷爷……”

    郁嵘笑着点了点头。

    用力吸了吸鼻子,云裳抬手,用手背将脸颊上的泪水狠狠抹掉,神色认真地看着太爷爷,“太爷爷。”

    “嗯?”郁嵘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您给宝宝取个名字吧。”

    郁嵘挑眉,“不是还没确定是男孩还是女孩吗?”

    “都取一个吧!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这次用不上的,下次再用!”她笑靥如花,可若仔细看,就能看出她的笑容透着勉强和悲伤。

    郁嵘默默看着云裳,目光变得犀利,半晌后,他笑着点头,“好!只要你们不嫌太爷爷取的名字难听啊,那我就多取几个,你们留着慢慢用!”

    “不嫌!当然不嫌!以后等我跟阿恒有了孙子也得让太爷爷您取名才行。”她努力想让自己的声音和表情都自然一点,可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不管是太爷爷还是她自己,每句话都有那么一两个字会戳中她的泪点。

    博嫣然刚才的话还在脑海里一遍一遍地回荡,她好怕,好怕太爷爷连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都等不了……

    听了云裳说“等我和阿恒有了孙子”这句话,郁嵘本是炯炯有神的目光瞬时一黯……

    但很快他就恢复如常,佯装无语地看了曾孙媳一眼,取笑道:“这儿子还在你肚子里呢,你就想要孙子了?再说了,等你们有孙子那得什么时候去了,你当太爷爷是老妖怪啊?!”

    “老妖怪才好呢……”云裳心中伤感,红着眼睛瘪着嘴,几不可闻地小声咕囔。

    至少老妖怪可以活很久很久……

    她不在乎太爷爷是妖怪,她只要他能活久一点,再活久一点,越久越好……

    郁嵘没听清,“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云裳连连摇头。

    她怎么敢说?

    有些事,挑明了只会让大家更难过……

    太爷爷既然选择瞒着大家,那她也只能装作不知道。

    其实她也怕,不挑明,她尚能自欺欺人一下,若挑明了,那就不得不面对现实了……

    一旦大家都知道了,只怕太爷爷压力会更大,对他的身体会更不利的……

    而她除了难过,还很为难,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件事告诉郁凌恒。

    如果郁凌恒知道太爷爷……

    她担心他会接受不了。

    毕竟,她跟太爷爷相处这么短的时间都觉得接受不了,他是太爷爷一手带大的,只怕会崩溃……

    后来,就在云裳犹豫着该不该把太爷爷的事告诉郁凌恒时,郁家的丑闻,毫无预兆地曝光了……

    题外话:

    卡~~~~~卡死了~~~(╯‵□′)╯︵┻━┻【重要通告】菇凉们~~乐享中秋,欢度国庆,值此双节来临之际,咱们乐文小说推出年度最大力度回馈活动——充值200元返100元!多充多送,不限次数!活动详情点击PC站左下角活动图片、手机站点击活动公告即可。快快快~~超级大优惠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