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65章:结局倒计时 4
    “是谁?”

    郁凌恒问得没头没脑,但彼此心里都知道他问的是什么,包括云裳,也是明白的。

    “你想得到什么样的答案?”郁嵘不答反问,深沉的目光讳莫如深。

    郁凌恒哑然,被太爷爷一句反问给问得无言以对。

    对呀,他想得到什么样的答案呢?

    想要太爷爷给出一个明确的人名吗?可是这个人名,还用太爷爷给吗?

    到了今时今日,给太爷爷下连环套的那个人是谁,其实大家心里都有数了吧……

    自古以来,民斗不过官,即便你富可敌国,可想要扳倒一个开国元勋那也并非那么容易的。

    这四十年里,虽说太爷爷一天天在强大,可敌人也同样一天天在强大,加上有把柄在敌人手里,太爷爷处处受制于人,不用问都知道,太爷爷想要查明真相简直是难如登天。

    就算心中有数又能怎样?没有真凭实据,又怎么跟一个身居要职的大官斗?

    别说没证据,就算有证据,也未必斗得过……

    从古今来,世道和现实,都是这么残酷!

    这四十年里,太爷爷忍辱负重,既要忍受丧妻之痛,又要忍受陷害之仇,心中有多苦,估计也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郁凌恒想,太爷爷那么爱太奶奶,太奶奶那么狠心抛下了他他却没随她而去,想必是有两个原因,一是太爷爷肩负着郁家这个重担,二是太爷爷不甘心被人算计陷害还让敌人逍遥法外。

    太爷爷和太奶奶的悲剧,是人为造成的,所以太爷爷怎么可能放得过那个人,只怕是死,太爷爷也是要拉上那个人垫底的!

    郁凌恒觉得,太爷爷之所以在所有子孙中最看重他,估计就是因为他的性格与太爷爷极为相似吧!

    家破人亡之仇,只要是个男人,就不可能不报!!

    莫名的,郁凌恒有种重担压肩的感觉。

    太爷爷把一切都告诉他们,很明显,是正在把郁家的重担交到他和云裳的手上。

    狠狠拧眉,他的心底泛起恐慌,太爷爷是闲不住的那种老人,他为了郁家劳心劳力,几十年来家里若有比较重要的事情他都是亲力亲为,从未假手于人,可这突然就要把所有事情都交给他……

    这意味着什么?

    他猜不透,也不敢妄加猜测,但心里的不安却怎么也无法驱散。

    甚至,疯狂蔓延……

    ……

    恒阳居。

    最后,郁凌恒和云裳还是回到了自己的楼里。

    云裳是想要留在心殿陪伴太爷爷的,可是郁嵘拒绝了。

    但云裳不放心,就觉得在太爷爷这么伤心的时候,没人陪着他怎么行呢?

    一大一小僵持着,一个要撵,一个要留。

    好说歹说,郁嵘说今晚他想一个人静一静,让他们小两口明天再搬过来和他一起住好了。

    见太爷爷那么坚持,云裳没辙,只能跟郁凌恒又回去了自己的楼。

    卧室里,云裳坐在*边,哭得眼睛都肿了。

    心里的酸和痛,怎么也止不住,原以为妈妈的命已经够苦的了,可原来太爷爷才是最不幸的那个人。

    郁凌恒给郁太太倒了一杯水,在她身边轻轻坐下,把杯子递到她的唇边,喂她喝水,柔声轻哄,“别哭了。”

    他的语气温柔,声音却略显深沉,似是心中藏着事……

    “我觉得好难过,太爷爷太可怜了……”云裳流着泪狠狠哽咽,手握成拳紧紧摁住自己的心口,整个人软哒哒地往郁先生怀里靠,心脏一抽一抽的疼得不行。

    或许是怀孕的缘故,她变得多愁善感,从未有过的脆弱。眼睛都哭疼了,其实她也不想再哭的,可眼泪就是忍不住地滚滚而落。

    抱着郁先生的腰,把泪流不止的小脸埋到他的颈窝里,她抽泣不止,“太奶奶好狠心,她怎么舍得……”

    “嗯!太奶奶的确太狠心了!”郁凌恒温柔地轻抚着郁太太后背的发丝,点头同意,轻轻叹息道。

    世人都说男人冷血,其实往往很多事,做得最狠的却是女人。

    太奶奶的确狠,狠到用自己的命,去惩罚自己最爱也最爱自己的男人!

    太爷爷和太奶奶的爱,太浓烈也太惨烈,太奶奶那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爱情观,终让他们的爱,染上了悲情的色彩……

    感觉到自己肩上的湿意,郁凌恒颇感无奈,将郁太太的小脸从颈窝里捧出来,心疼地深深看着她红通通的眼睛,拇指轻揩她挂在脸上的泪滴。

    *溺地轻轻吻了下她的鼻尖,他幽幽一叹,“答应我,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能像太奶奶那样,绝不可以丢下我一个人,知道吗?!”

    “嗯!”郁太太哭着点头,很用力地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不那样,突然想起什么,她泪眼汪汪地看着他嘟嘴说:“但是你也不能——”

    不待她把话说完,他就抢断道:“有太爷爷这个前车之鉴,我怎么敢给别人算计我的机会?但是郁太太,我们以后尽量不吵架好吗?就算有争执,你也别太伤我的心,别让我心情不好被坏人有机可乘,好吗?”

    嗯,她可以不丢下他,但前提是他不能背叛她!

    其实这世间,绝大多数的女人都重视家庭比重视事业更多。当一个女人有了家庭,有了孩子,她就会以家庭为主,她的世界便只有丈夫和孩子。

    所以,当女人把什么都奉献给家庭之后,却还遭到丈夫的背叛,那种打击,是足以致命的。

    云裳觉得,自己在感情方面,跟太奶奶颇为相似,她也是那种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的女人,所以不管他怎么样都好,就是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

    若做了,她也是绝不会原谅他的!

    太爷爷和太奶奶的故事,很好的给他们提了个醒儿,不然以他们两人的性子,将来还说不定真会出点什么事儿。

    但在经过了今晚之后,郁凌恒相信自己绝对不会犯与太爷爷同样的错误,他不敢!

    他可没有太爷爷那么坚强,也没有失去最爱之人活得像行尸走肉的那种勇气,所以他不敢,不敢犯错!

    “嗯嗯!”云裳用力点头,狠狠抽泣,“不吵!我们以后都不吵了!我们好好的,我们不要像太爷爷和太奶奶那样……我们好好的……”

    我们好好的……

    我们一定要好好的!

    我们决不能让太爷爷和太奶奶的悲剧在我们身上重演。

    “嗯,我们好好的!”郁凌恒唇角轻轻勾动,凑上去啄了啄郁太太的唇,温柔而坚定地点头。

    云裳瘪了瘪嘴,心里充满了惋惜和悲伤。红着双眼深深看着眼前的男人,她抽了抽鼻子忍住哭泣,微微哽咽着向他保证,“不管以后我们有几个宝宝,我一定不像太奶奶那样因为宝宝忽略你和冷落你,我们一起爱宝宝……”

    “乖!”郁先生满心感动,薄唇往上,在她额头用力吻了一下。

    她能用太奶奶的不足之处来警示自己,他深表欣慰。

    云裳觉得此刻的自己特别脆弱,就想窝在他怀里,就想让他一直抱着……

    她紧紧抱着他的腰,咬着唇抽泣着,像是害怕他会突然不见一般,小脸一个劲儿的往他的颈窝里拱。

    看着对自己撒娇的郁太太,郁先生的心都快要被融化了,索性将她抱到自己腿上,然后就以着这样亲密的拥抱姿势,半躺在*头。

    她半趴在他的胸膛上,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小兔子,轻轻蹭啊蹭。他没出声,大手轻抚着她的背,一下一下,温柔至极。

    “你在想什么?”

    等了一会儿见他没说话,她抬眸看他,看到他目光深沉脸色凝重,不由脱口问道。

    “没什么。”他的神色立马柔和下来,亲昵地揉揉她的头,对她微微一笑。

    他轻描淡写的模样根本不能让她信服,她蹙眉睨他,“你骗人!”

    “没骗你。”他的语气不紧不慢,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看着她的目光柔情四溢。

    他故意的!

    他分明是故意用这种懒散的态度迷惑她,别以为她不知道!

    “你是不是想瞒着我做什么?”郁太太半支起身,微眯着双眸看着淡定自若的郁先生,冷飕飕地哼问。

    郁先生像是忍俊不禁般轻轻一笑,伸手揪了揪她的小脸蛋儿,戏谑轻哄,“没有的事儿,别疑神疑鬼的,乖乖做你的孕妇,小妈妈!”

    她蹙着眉,佯怒地鼓着腮帮子,撇开头躲开他的手,不给他揪。

    而他越是这样顾左右而言他,她就越是放心不下。往上蹭了蹭,索性直接整个人趴在他的身上,手肘撑着他的胸膛,双手捧着自己的脸,极具穿透力的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眼。

    她问,“你准备怎么做?”

    “什么?”他装傻。

    “你觉得……到底是谁算计太爷爷的?”她又问。

    他的手指轻轻绕着她的发丝玩儿,慵懒轻吐,“不好说。”

    “郁凌恒你再这样敷衍我我生气了!”郁太太脸色倏地一沉,怒了。

    郁先生微挑眉尾,看着郁太太气呼呼的可爱模样,不由莞尔,“你真以为你老公神通广大啊?我们刚刚才知道太爷爷和太奶奶的故事,你觉得我就能知道谁是害他们的人了?你不得给我点时间去查啊?”

    闻言,郁太太觉得好像也是哦……

    “人家只是让你猜猜……”她瞥他一眼。

    “这种事,怎么可以用猜的?我们得找到证据,确定目标,然后才能决定该怎么做!”他修长的食指刮了刮她的鼻尖,柔声轻斥。

    她咬唇,微眯着双眸盯着他看了几秒,犀利地问:“如果确定目标了,你打算怎么做?”

    他的回答是,在她的P股上轻轻拍了一下,“乖,小妈妈,你该睡觉了。”

    在她惊得轻叫的时候,他身子一侧,把她从身上放了下去。

    “唔,你……”她蹙眉抗议,可他却不再给她说话的机会,以吻封缄。

    郁太太有孕在身,自然不能太激烈,郁先生的吻和动作前所未有的温柔。

    情意绵绵,柔情似水……

    ……

    次日。

    云裳睡到日上三竿。

    意识还未完全清醒,手已经习惯性地摸向身边,却空空如也。

    双眼霍地睁开,她看看空旷的大*,再转头看看窗外透亮的天空,才意识到时间已经不早了。

    郁先生这会儿估计在公司正忙得脚不沾地吧!

    怀孕初期,身体还不太适应,所以在郁凌恒的强烈要求下,她没去朝阳,只能请假在家好好休息。

    掀被下*,趿上拖鞋进入卫生间,然后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后,她朝着楼下走去。

    刚下楼,琇嫂就端着一个碗过来了。

    “大少奶奶,你醒了啊,正好,燕窝粥熬好了,你快尝尝。”琇嫂热情地迎上前来,笑米米地对她说。

    “哦。”云裳一边漫不经心地应着,一边走向沙发,待坐下以后,才接过琇嫂递过来的燕窝粥。

    用汤匙轻轻搅拌了一下,她舀了一勺正要入口,脑海里突然有什么一闪而过,她抬头看着琇嫂,“这燕窝哪来的?你买的还是……?”

    “冬嫂送过来的啊,说是老祖宗特意交代给你补身子的。”琇嫂一脸得意,大少奶奶深得老祖宗的喜爱,她为大少奶奶感到开心。

    闻言,云裳默默地将汤匙放回碗里,微蹙着眉头盯着燕窝粥,若有所思……

    “大少奶奶,你可一定要争气啊!”

    她正想着别的事,突然听见琇嫂语重心长地来了这么一句。

    “争什么气?”她抬眸看着琇嫂,大惑不解。

    “一举得男啊!”琇嫂抬头挺胸,气势昂扬地说。

    “……”云裳一愣,眨了眨眼,哭笑不得,“琇嫂,你重男轻女啊?!都什么年代了,你怎么还有这种老旧的思想?”

    琇嫂立马不赞同地反驳,“什么啊大少奶奶,这怎么能是老思想呢,你看郁家这么大,总得有个男孩子继承啊!”

    “女儿不能继承啊?”云裳无语地嗔了琇嫂一眼。

    “那哪能一样呢!”琇嫂轻叫,一激动,忘了尊卑,一屁股坐在云裳身边,苦口婆心地说:“女儿终究是要嫁人的嘛,嫁了人就是别人家的人了,以后生了孩子也是跟别人姓……哎呀!反正郁家这么大的家业,得有个小少爷继承才好的!”

    琇嫂义正言辞,说得头头是道。

    云裳有些忍俊不禁,轻抚着自己的小腹,语调慵懒地说:“那万一我这肚子不争气生个女孩咋办?”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琇嫂怔了一下,肩一垮,嘴一瘪,“那就只能下一胎喽……”一脸失望。

    “万一下一胎也是女儿呢?”

    云裳以为琇嫂会说“那就再下一胎,反正要生到男孩为止”什么什么的,哪知琇嫂却说——

    “那就做试管婴儿吧!”琇嫂双眼发亮,又神秘又兴奋,朝着云裳倾身过去,压低声音说:“我早就打听过了,做那个可以选择孩子的性别,你想要男孩医生就往你肚子里放男孩胚胎,你想要女孩就给你放女孩胚胎。大少奶奶,到时候你放三个胚胎吧,生个三胞胎,哎呀,想想就好棒啊……”

    云裳无语。

    啼笑皆非地看着兴致勃勃的琇嫂,云裳笑也不是气也不是。

    为了郁家未来的继承人,琇嫂这可真是操碎了心啊!

    “琇嫂你赢了!!”云裳用力拍了拍琇嫂的肩,不苟言笑地说道,然后起身走人。

    赢了?

    什么赢了?

    琇嫂一脸茫然。

    见大少奶奶要往外走,琇嫂连忙跟着起身,急喊:“喂,大少奶奶你去哪儿?燕窝粥你还没喝呢!”

    云裳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眼茶几上的燕窝粥,想了想,说:“倒了!”

    “啊?”琇嫂以为自己听错了,睁大双眼错愕地看着大少奶奶。

    倒了?

    为什么要倒了?

    这么珍贵的滋养品,倒了多可惜啊!

    是嫌她做得不好?可大少奶奶一口都没吃啊,怎么知道她做得不好?

    云裳,“包括那些燕窝,全扔掉!”

    “啊??”琇嫂更惊讶了,“为、为什么呢?”

    这可是老祖宗派人送过来的,为什么要全部扔掉?

    大少奶奶这是什么意思?

    见琇嫂惊得嘴都合不拢了,云裳走回去,一把揽住琇嫂的肩,吊儿郎当地在她耳边小声说:“琇嫂你刚刚也说了啊,郁家这么大的家业,肯定有人在暗处窥觊的,我现在怀着龙种呢,可得小心一点,万一有人想要加害于我什么的……你说对吧!”

    说到最后一句时,她对琇嫂眨眼,一副“你懂的”的模样。

    云裳明明是一副开玩笑的姿态,偏偏琇嫂居然还当真了。

    “嗯嗯嗯!对对对!我我、我马上就拿去扔掉!”琇嫂点头如捣蒜,“以后你吃的穿的用的我全部会亲自过手,你放心,你跟小少爷一定会平平安安的!”

    云裳想笑,但怕自己笑出来的话会伤了琇嫂的心,所以她只能憋着。

    深吁口气,忍下心里的笑意,她一本正经地表扬道:“琇嫂你最好了!”

    然后她松开琇嫂,转身往外走。

    “少奶奶你要去哪儿啊?你别乱跑了,还是回屋里去休息吧!”琇嫂立马又在她的身后叫。

    “我去看看太爷爷。”她头也不回地说。

    琇嫂连忙追上去拦住她,“少奶奶你等我一会儿,我陪你去。”

    “不用了琇嫂,我自己——”云裳摇头。

    “不行!我得寸步不离的跟着你,不然万一你有危险咋办?”琇嫂皱眉,很严肃地说道。

    琇嫂边说,边扯下头绳,显然是想要重新整理一下马尾。

    呃……

    云裳觉得,琇嫂肯定是宫斗片看太多了,以至于她随便开个玩笑,她就当真了……

    不过琇嫂是真的关心她,她也不好辜负琇嫂的一片心意。

    “行!琇嫂你别急,慢慢扎,我等你。”她点了点头,一边说道,一边走回沙发重新坐下。

    待琇嫂进入卫生间扎头发,云裳姿态悠闲地靠着靠背,双脚交叠搁在茶几上,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很快,电话接通——

    “喂,你好,我是博嫣然!”

    彼端,传来博嫣然清冷淡漠的声音。

    “然然,弄到手了吗?”云裳懒得拐弯抹角,张口就直接问道。

    “……”

    题外话:

    祝大家www.yuehuatai.com愉快~~~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