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63章:结局倒计时 2
    “太爷爷……”

    云裳抬手轻轻搁在太爷爷的腿上,像是生怕吓着他一般,小心翼翼地唤道。

    郁嵘看了云裳一眼,然后慢慢抬起眼睑看向一米之遥的郁凌恒,淡淡开口,“都听到了?”

    郁凌恒没说话,总觉得点头不对摇头也不对,心里五味陈杂,完全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一直以来,郁蓁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公司都略显嚣张,但只要在大家都能忍受的范围内,太爷爷一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并未对郁蓁太过苛责。

    而他作为晚辈,只能诸多忍让,以为郁蓁现在是郁家唯一的女性长辈,太爷爷对其多*爱一点也在所难免,他可是做梦都不敢把太爷爷和郁蓁的关系往那种不堪的方面猜想……

    生在豪门,他太清楚豪门里有多少龌龊的关系和荒唐的纠缠,然而乍然得知这种事居然发生在自己家里时,他心里的震惊如同晴天霹雳,不敢置信,甚至难以接受……

    太爷爷在他的心目中,是神一般的存在,太爷爷那么聪明睿智那么沉稳冷静,强大得无坚不摧又坚不可摧,是他从小到大唯一崇拜的人!

    而,太爷爷最让他佩服的地方,不是他让嵘岚和郁家如此辉煌壮大,也不是他过人的智慧和杀戮决断的气魄,而是他在这几十年里,为太奶奶守身如玉的深情与毅力!

    这世上,在没有另一半的情况下,能守得住自己心的男人很多,可能管得住自己身的男人,却是极少。

    从他有记忆起,太爷爷就是一个人,像他这样一个成功的男人,从太奶奶走后,身边却没有任何女人,与绯闻绝缘,甚至与女人绝缘。

    他想不通,太爷爷的一切表现,明明是深爱着太奶奶的,可即使深爱,为何要*?为何要背叛?

    而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为什么太爷爷*的对象会是自己的儿媳……

    难怪像太奶奶那样坚韧开朗的性格都会患上忧郁症,面对这么残忍的伤害,估计也只有死亡才是真正的解脱了……

    今夜,太爷爷在他心目中那光辉伟岸的形象……

    一落千丈!

    太爷爷和郁蓁的声音都不小,他和郁太太就站在门口,又不是聋子,自然什么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郁凌恒不说话,只是冷冷看着太爷爷,心里的失望和难过,无法言喻。

    云裳转头看了眼冷冷伫立在她身后侧的男人,见他不回答太爷爷的问话,她担心本就不太和谐的气氛变得更加僵凝,只能自己出声打破僵局。

    “嗯。”她看着面无表情的太爷爷,轻轻点头。

    云裳的心,到这会儿还在噗通噗通地狂跳,被吓得不轻。

    早前,她也是在这里偷听到太爷爷和姑姑谈话,但当时她只偷听到姑姑喊太爷爷“爸”,立马就吓得落荒而逃了。

    后来她对这件事绝口不提,也不敢去探究,因为她心里很清楚,有些秘密,不知道比知道更好。

    所以,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她最后硬是把这件事埋在了肚子里,没有告诉郁凌恒。

    然而,纸果然是包不住火的,没想到今天他们居然把这个秘密给直接撞破了……

    刚才姑姑的那句“我不说难道就能掩盖你与自己儿媳通歼这个肮脏的事实吗”把她雷得内嫩外焦,到这会儿心跳都还没有恢复正常。

    太惊悚了!

    这个家族秘辛太劲爆,她一时半会儿还真是消化不了。

    气氛紧绷而压抑,身为丑闻主角的郁嵘面色如常,被小辈得知他曾经的荒唐,却一点也不见心虚和慌张。

    仿佛没事儿一般,依旧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郁凌恒的脸,沉冷如冰,揣在裤袋里的手,一点一点地缓缓攥紧。

    怎么办?他无法接受自己一直敬重的太爷爷会是这样一个*不如的人!

    接收到郁凌恒饱含谴责和质疑的目光,郁嵘的嘴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瞟了眼对面的沙发,淡淡开口,“坐吧!”

    郁凌恒纹丝不动。

    郁嵘不管他,看向云裳,“裳裳,去给我倒杯水。”

    “哦,好。”云裳连忙起身,领命而去。

    朝着不远处的小吧台走去,在郁凌恒身边经过时,她蹙着眉头担忧地看了他一眼。

    他心里难受,她知道!

    很快,云裳端着一杯水回到太爷爷的身边,然后将水杯轻轻放在太爷爷的面前,“太爷爷。”

    “坐吧,我给你们讲个故事!”郁嵘没有去拿水,而是用下巴点了点对面的沙发,微垂着眼睑,谁也没看,也让人无法窥探到他眼底是何情绪。

    郁凌恒拧眉不动,云裳走到他身边偷偷扯着他的袖子,几乎是半强迫地把他拽到太爷爷的对面坐下。

    在郁凌恒和云裳双双坐下时,郁嵘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一个药瓶,倒了两粒药片在手心,再把药瓶盖子拧上,放回口袋里。

    端起水杯,把手心里的药片吃了,多喝了两口水,润了润喉。

    郁嵘吃药的过程,静谧无声,三人都沉默着,僵凝的气氛,不见往日的和谐和温馨。

    云裳精锐的目光瞟到太爷爷从衣兜里摸出来的小药瓶上,连名称标签都没有时,眼底快速地划过一丝狐疑和忧虑……

    “她说的都是真的?”

    郁嵘还没开口讲故事,郁凌恒已经忍无可忍地冷冷质问出声。

    “半真,半假。”郁嵘微微倾身,将水杯搁在茶几上,不紧不慢地答道。

    “哪一半是真?哪一半是假?”郁凌恒此刻已无法顾及长幼尊卑,他实在克制不住自己内心那几欲崩溃的情绪,咄咄逼问。

    郁嵘缓缓抬头,神色平静地看着均一眨不眨盯着自己的两个小辈,一脸坦荡地说:“她是你们姑婆而非姑姑,是真!”

    郁凌恒噌地站了起来,眼底瞬时燃起了熊熊火焰。

    刚才,他还在一直在心里安慰自己,一定是郁蓁在胡说,太爷爷绝不可能做那种荒唐的事,可现在听到太爷爷亲口承认……

    从古至今,一个成功的男人,身后有几个女人这种事他倒并不觉得有什么稀奇,端看个人爱好和品行,如果太爷爷*的对象是别的什么女人他都不至于这么气愤,可为什么偏偏是二、奶奶呢?

    恕他接受无能!

    太爷爷和太奶奶育有两子,长子便是他和晢扬的爷爷,次子是郁蓁名义上的父亲,所以严格说来,郁蓁是他和晢扬的堂姑姑。

    因为郁家上面三代只有郁蓁一个女性长辈,所以郁凌恒和郁晢扬便没有其区分什么亲姑姑或者堂姑姑,心想着反正大家身体里留着的都是郁家的血,都是一家人,无需分那么清楚。

    还有,二爷爷和二、奶奶……也就是郁蓁的父母,在郁蓁很小的时候就因意外双双离世,所以郁蓁便顺理成章地由爷爷抚养,因此,上一辈就按照年龄来排序,父亲郁修能为长子,郁蓁为次女,郁正则为三子。

    也之所以,外界很多不知内情的,都以为郁蓁与郁凌恒是亲姑侄。

    郁凌恒突然站起来,吓了云裳一跳,连忙悄悄扯他的裤管,蹙着眉对他使劲儿眨眼,让他赶紧坐下。

    可郁凌恒看都不看她,只是冷冷盯着对面气定神闲的太爷爷。

    “坐下。”郁嵘看了眼面罩寒霜的曾孙,不紧不慢地吐出俩字。

    郁凌恒忍无可忍,“太爷爷,你——”

    “我叫你坐下!”郁嵘倏地沉喝一声,饱含命令的声音有着一股不容抗拒的威严。

    郁凌恒心里气得很,根本就冷静不下来,语气越发愤怒冷厉,“太爷爷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

    “阿恒!”

    赶在郁凌恒说出伤人的话之前,云裳连忙起身喝止。她黛眉紧蹙,用力扯他的手臂,轻喝,“太爷爷还没说呢,你别这么快下定论。”

    男人比较理性,而女人比较感性,所以即便太爷爷承认了郁蓁是他的女儿,云裳却没有像郁凌恒那样忙着指责,她心里想的是,太爷爷一定有什么苦衷,或者这件事一定有什么隐情……

    因为她能清楚地感觉到,太爷爷对太奶奶用情有多深!

    所以,她绝不相信,太爷爷是那种*花心薄情寡义的男人!

    云裳拉着郁凌恒重新坐下。

    “太爷爷,您说吧,我们听着。”云裳目光坚定地看着太爷爷,她相信太爷爷即将说出来的“故事”,一定不会让他们失望的。

    郁嵘看到云裳到了这个时候还一副无条件相信他的样子,若说心里不感动,那是假的。

    越发觉得,他这一生,做得最错的,是背叛了妻子沛心岚,做得最对的,是选了云裳这个曾孙媳!

    这丫头,聪明伶俐又善解人意,自强自立且敢爱敢恨,唯一不好的,就是脾气太急,不过这世间,本就没有十全十美之人。

    总之一句,这个曾孙媳,他极为满意。

    经过这么久的考核,他总算是可以放心把郁家交给他们夫妻二人了……

    像是肩上的重担突然卸了下去,郁嵘本是冷凝的脸色慢慢回暖。

    “这件事已经过去四十多年了,我本来说过这辈子都不会再提,不过今天既然你们知道了,那我还是说一说吧。”轻轻吁了口气,郁嵘缓缓开口,目光锐利地看着郁凌恒和云裳,“我今天所说的话,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是真是假你们自己判断,该做什么选择,你们自己决定!”

    郁凌恒紧拧着剑眉一动不动。

    云裳连连点头,表示他们知道了。

    郁嵘敛下眼睑,幽幽叹息一声,思绪纷飞,那些久远而伤痛的记忆,一点一点地涌回脑海……

    “四十几年前,我跟你们太奶奶……”

    四十几年前,郁嵘年近五十,因保养得当,外形看起来与实际年龄年轻许多,加上事业有成为人稳重,英俊儒雅成熟内敛,正是桃花盛开的年纪。

    沛心岚虽比郁嵘大一岁,但因性格随和开朗,气质高贵优雅,整体看上去也显年轻。

    以外形来说,夫妻二人从年轻到中年倒一直都是蛮匹配的。

    做了夫妻几十载,期间磕磕碰碰吵吵闹闹总是免不了的,但总体来说,吵了闹了,两人对对方的感情依旧还是深厚的。

    二人育有两子,次子自幼就体弱多病,渐渐的沛心岚的重心就放在了次子身上。

    郁嵘对妻子的占有欲,几十年如一日,强烈到有时候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了。

    前面沛心岚把所有时间放在照顾次子身上,他尚能忍受,可当沛心岚说要带次子出国静养,短时间内不会回来时,他彻底爆发了。

    大吵是免不了的,那是他们结婚以来最厉害的争吵,彼此都坚持己见,寸步不让。

    郁嵘的意思是,孩子已经那么大了,就算身体不算太好,照顾自己总归是可以的,而且他们可以请佣人和特护。

    而沛心岚对次子一直心怀愧疚,因为生次子时,她已是高龄产妇,检查结果不太好,医生建议不要,可她舍不得,坚持要生……

    所以次子身体不好,沛心岚觉得是自己的错,对次子一直*爱有加。

    因此,在听说国外医疗设备和技术都比国内好时,她当即就决定要带次子出国,哪知却遭到郁嵘的强烈反对。

    这次争吵,僵持不下,谁也不肯向对方妥协,直至沛心岚毅然决然地带着次子飞往国外,郁嵘彻底怒了。

    夫妻二人,足足两个月没有联系。

    彼此心里都有怨气,都不肯向对方低头。

    而就在这时,一个非常年轻的女孩出现在郁嵘的生命里……

    这个女孩,很像郁嵘年轻时喜欢的那个女孩,无论神态还是容貌,都极为神似……

    在没娶沛心岚之前,郁嵘有喜欢的人,喜欢到有娶对方的念头,毕竟是第一次喜欢的人,就算时隔几十年,但乍然看见如此相似之人,心里难免会有点异样的。

    当然,这并不足以让郁嵘背叛自己的妻子。

    即便那年轻女孩几番挑逗,他对妻子的心丝毫不曾动摇,直到……

    在他犯错的前一天,妻子沛心岚在他们冷战了两月后,终于主动给他打了电话,他当时欣喜若狂,就想着,如果妻子能跟他低低头求求他什么的,他就跟她和好吧,就顺她的意让她在国外照顾次子吧。

    哪知,妻子开口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告知他,五年之内她不会回国,甚至以后或许会移民国外……

    对!是告知!

    并不是与他商量或是征求他的同意,而是她已经做了决定,打电话来只是告诉他一声而已。

    妻子的决定,于他而言简直是晴天霹雳。

    他无法接受。

    所以不等妻子说完,他就把电话摔了。

    带着极度郁闷的心情参加酒会,借酒浇愁,醉后他产生幻觉,与那个年轻女孩发生了关系……

    犯下了弥天大罪,第二天他清醒之后,毫不犹豫就给了那女孩一笔钱,让她离开,且永世不许再踏入C市。

    女孩说爱他,苦苦哀求想要留在他身边,哪怕无名无分也无所谓……

    然而,哪怕女孩哭得肝肠寸断,他依旧无动于衷。

    见女孩有纠缠的企图,他为绝后患,便利用女孩的弱点,警告威胁……

    最后,如愿让女孩离开了C市。

    做了对不起妻子的事,他终日惶惶,既觉得愧对妻子,又害怕有一天会东窗事发,再加上公事繁忙太过劳累,突然就病倒了。

    病来如山倒,医院一度下了病危通知书,沛心岚得知,连夜就回了国。

    常言道,夫妻*头吵架*尾和,哪有什么隔夜仇,只不过彼此脾气都犟,都觉得心里委屈,所以才不肯向对方先低头……

    丈夫病倒,沛心岚愧疚又心疼,心里那些怨啊气啊,瞬间消散无遗。

    而郁嵘躺在病*上,看到妻子风尘仆仆的从国外赶回来的那瞬,心里的感动无法言喻。

    毫无悬念,在冷战两个月后,两人和好。

    和好之后,两人商议,决定各退一步,依旧让次子在国外治疗静养,沛心岚在国外陪次子两个月,然后再在C市陪丈夫两个月,如此循环。

    更让人惊喜的是,正当两个月后沛心岚准备去国外陪伴次子时,次子打来电话,说新聘的特护特别好,把他照顾得无微不至,加上治疗,他身体已经好多了,不用妈妈再过去陪他了……

    郁嵘和沛心岚从医生那里得到证实,次子的身体状况大有改进,应该会越来越好的。

    沛心岚终于放心了。

    所以当次子强烈要求不用她再陪伴,保证他会好好配合治疗和休养,且会定时给爸爸妈妈打电话报告近况时,沛心岚没再坚持,安心留在了国内陪伴丈夫。

    然后沛心岚每隔几个月就会飞去国外看望次子,见次子的身体果然越来越好,高兴之余也越加放心了,到后来就每隔半年去一次了。

    郁嵘生病,医院下的病危通知书吓坏了沛心岚,于是在和好之后,她对丈夫好得不得了,也反省了自己从次子出生后冷落了丈夫许多。现在次子身体好转,她也应该多多弥补丈夫。

    所以在经过这样一次争吵后,明明已是名副其实的老夫老妻,两人却回到了刚结婚那会儿,如胶似漆。

    郁嵘心里对妻子有愧,骨子里那些几十年都没改过来的傲气全都收了起来,对妻子服服帖帖言听计从。

    妻子不再离开自己,还比以前更加温柔体贴,郁嵘感动幸福的同时,心里却始终心虚害怕着……

    因为深知自己的妻子性格有多么刚烈强悍,她是那种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的女人,年轻时为了阻止他娶妾,她剪烂了一屋子能剪的东西,还把剪刀拍在他的面前,说要娶别的女人就先跟她一刀两断……

    她刚烈的性子,既让他爱,又让他恨,更让他怕……

    日子,看似平静地过着,却又似乎暗潮汹涌危机重重。越幸福,越害怕,怕此刻的一切美好,终只是镜花水月……

    不过人都是健忘的,前一两年,郁嵘经常觉得害怕,甚至会半夜惊醒,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风平浪静。而他和妻子的感情也越来越好,于是他的心虚也日益减少。

    然而,就在他完全放下心,觉得此生和妻子不会再有任何变故,会美满幸福地走到彼此生命终结的那天时,老天跟他开了一个残忍的玩笑。

    五年后的一天,平静幸福的日子,随着次子的回国而彻底被打破……

    题外话:

    好冷清啊~~~~泥萌都约会去了么~~~嘤嘤嘤~~~留言都不给我一个,不爱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