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61章:你以为我是吓大的?
    然而云裳却像是什么也没看见一般,上前就拉起博嫣然往外走,边走边急切地说:“博医生,帮我个忙!”

    “什、什么忙?”博嫣然慌忙用手背揩了把水光莹润的唇瓣,气息不稳,磕磕巴巴地问道。

    博嫣然觉得自己的脸已经烫得快要烧起来了,尴尬得甚至不敢去看被自己推倒在地的殷暮夕。

    他的脸此刻一定已经黑到无以复加了,她不用看都能猜到。

    眼睁睁看着云裳冲进来抢了人就跑,殷暮夕连忙从地上一跃而起,对着她们匆匆而去的背影愤慨大喊,“喂!走什么?这里不能说吗?有什么是我不能听的?喂!”

    云裳置若罔闻,紧紧拉着博嫣然的手腕,径直进入电梯,下楼。

    到了一楼,云裳拉着博嫣然去到一个隐蔽的角落,指着她刚才去过的那栋楼,问:“那边三楼,上楼左拐第二间办公室,是什么医生?”

    “心内科主任。”博嫣然几乎没有犹豫就回答道。

    心内科……

    心脏内科!

    云裳双眸微微一眯,表情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见博嫣然这么快就答了出来,云裳转头,眼含期盼地看着她,问:“你跟这个主任熟吗?”

    “还行。”博嫣然淡淡的口吻透着一丝漫不经心。

    “‘还行’是到什么程度?”云裳问得详细,眼底划过一丝异样的情绪。

    面对云裳的追问,博嫣然默了几秒,才道:“我爸!”

    云裳心里一喜。

    “然然,能帮我个忙吗?”云裳立马抓住博嫣然的手,深深看着她亲昵地唤。

    突然由“博医生”换成了“然然”,云裳的态度转换让博嫣然心生警惕。

    常言道,无事献殷勤,非歼即盗。

    所以这突然喊得这么亲热,一定不会有好事。

    “什么忙?”博嫣然微微蹙眉,戒备地瞅着一脸急切的云裳。

    云裳二话不说就凑近博嫣然的耳畔,双手虚捧着她的耳朵,对她窃窃私语……

    十秒之后……

    “不行!这种有违医德医风的事我不做!”博嫣然本就比较清冷的美丽的脸庞瞬时变得冷若冰霜,冷冷看着云裳,义正言辞地拒绝道。

    “这个不算有违医德医风吧……”云裳哂笑,有求于人,即便被人嫌弃了也只得赔笑脸。

    “盗取患……”博嫣然怒,饱含谴责的话刚一出口就惊觉自己声音太大,连忙左右看了看,确定四下无人之后,她才压低声音恼怒地继续说道:“盗取患者的检查报告还不算有违医德?”

    云裳扯扯嘴角强颜欢笑,退而求其次地说:“如果你觉得为难,不用盗取也是可以的,你看了报告把结果告诉我就好……”

    “有区别吗?”博嫣然无语。

    “有啊有啊!这样就不是‘盗取’了啊!”云裳点头如捣蒜,厚着脸皮装天真。

    博嫣然气急,严厉斥责,“泄露患者的资料和病情也是很不道德的!”

    “然然,其实做人呢,不能这么一板一眼的对吧,一件事也可以有很多面——”

    “抱歉!”

    话不投机半句多,博嫣然气得转身就走。

    “然然,你别走啊!”云裳连忙伸手拉住博嫣然,见她如此循规蹈矩,只能再退一步,“好好好,我不求你去偷看报告了,那你帮我从你爸爸的嘴里打探点消息总行吧?!”

    博嫣然还是毫不犹豫地摇头,“不行——”

    “如果你这都要拒绝的话……”云裳红唇一撅,懒洋洋地阻断博嫣然,故意停顿了两秒,然后才慢悠悠地哼哼道:“那我就只有把你和殷暮夕在办公室里接吻的照片发到网上再艾特你们医院的官网了咯!”

    接吻的照片?

    博嫣然狠狠皱眉,盯着云裳看了几秒,倏地冷冷一笑,“云裳,你少唬我!”

    “我说真的哦,我从来不说谎的!”云裳笑米米地与博嫣然对视,脸上那天真又无邪的笑容,与她的年龄极不相符。

    “你以为我是吓大的?!”博嫣然不信。

    “就知道你不信!”云裳拿出手,找出相册,点开最新的照片,然后把手机屏幕面向博嫣然,“喏!”

    博嫣然目光触及手机屏幕,清冷美丽的小脸顿时变得黑压压的。

    手机里的照片,还真是她和殷暮夕刚才拥吻的画面……

    见博嫣然变了脸色,云裳笑得更愉快了。

    她刚才的确很着急,可她也早就预料到博嫣然一定不会轻易帮忙,所以在闯进去之前,她还是很聪明地拿出手机对着吻得激情无比的两个人偷偷拍了几张照片,然后才急不可耐地连门都没敲就冲进去抓了博嫣然就走。

    事关紧要,她必然得有所准备,她一向不打没把握的仗。虽说怀孕会让人变得迟钝,但那毕竟是偶尔,所以该精明的时候,她绝不允许自己糊涂。

    “啧啧,这角度可真好,而且清晰度也很棒,瞅瞅你俩这俊男美女吻在一起的画面多养眼啊,这张照片要是放网上去,你俩一定*爆红!”云裳咂着嘴赞美道,变相地恐吓着。

    “云裳你——”博嫣然气结。

    “然然,你就帮帮我吧,我真的没办法才求你的。”云裳软硬兼施,恐吓完后,立马又装可怜,苦苦哀求。

    博嫣然气得咬牙切齿。

    她这哪是求?

    分明就是威胁好么!!

    云裳继续求,“然然,你就看在我也是一片孝心的份儿上,帮我一次吧,这个人情我以后一定会还的!”

    博嫣然气得很,不止气卑鄙的云裳,更气殷暮夕那混蛋,若不是他突然强吻她,她也不至于落人把柄,现在还被威胁……

    所以,说来说去都怪殷暮夕,他就是害得她此刻骑虎难下的罪魁祸首!

    “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你和郁凌恒一样让人讨厌!”狠狠磨了磨牙,博嫣然愤愤不平地冷睨着云裳,没好气地嫌弃道。

    两口子都阴险卑鄙,真是绝配!

    博嫣然默默腹诽。

    云裳一听,顿时咧开了嘴,“嘿嘿,你这是答应了?”

    “把照片删了!”博嫣然狠狠瞪她。

    “好咧!”云裳二话不说,立刻把手机里的几张照片全删光了。然后把手机递给博嫣然,“喏,你检查吧!”

    博嫣然接过手机,查看相册,果然一张照片都不剩。

    见云裳居然如此干脆就把照片删了,博嫣然惊讶了,“你就这么信得过我?不怕我反悔?”

    云裳轻轻勾唇,笑得笃定,“像你这么有原则的人,怎么可能会出尔反尔?!”

    可不!

    虽然她与博嫣然并未深交,但经过几次接触,她可以肯定博嫣然是个说一不二的女人。

    博嫣然清冷高贵,无论何事,她愿意就愿意,不愿意就不愿意,不屑说谎。

    所以她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不会反悔。

    ……

    郁家。

    黑色宾利驶进郁家大门,最后停在心殿门外。

    郁嵘下车,拄着拐杖正要进屋,突然听到一声甜腻腻的呼唤——

    “太爷爷!”

    “嗯。”郁嵘停步,转头循声望去。

    云裳快步上前,亲昵地挽住太爷爷的手臂,一边与太爷爷一同慢悠悠地往院子里走,一边笑米米地问:“您去哪儿了呀?这么晚才回来。”

    “跟一个老朋友喝了个下午茶。”郁嵘面色如常地淡淡回答。

    “什么老朋友啊?”云裳佯装随意地问,笑靥如花。

    郁嵘转头看了云裳一眼,“问这么多做什么?我说了你也不认识。”

    “那您今天下午一直在跟朋友喝下午茶么?”云裳像是听不懂太爷爷言辞间的淡淡不耐一般,依旧噙着笑,像个好奇宝宝似的一直发问。

    “嗯!”郁嵘点头,默了默,然后目光犀利地看着她,“怎么了?”

    “没什么啦,就是我下午去医院了。”云裳意味深长地轻轻道,眼神同样锐利无比。

    郁嵘面不改色,只是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你去医院做什么?”

    “检查啊!”云裳摸摸自己的小腹。

    “怎么了?为什么又要检查?”闻言,郁嵘脸上瞬时布满担忧,急问。

    可见对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有多么的紧张。

    云裳连忙摇头,“没事没事,您不用担心,就是例行检查而已。”

    听她说没事,郁嵘脸色稍缓,但还是不太高兴,“你一个人去的?阿恒没陪你?”

    “他今天比较忙,有老陈陪着我,没事的。”云裳满不在乎地笑笑。

    郁嵘沉着脸,冷声命令,“以后产检不许自己一个人去,就算公司再忙,也必须让阿恒亲自陪你去!”

    “好的,我知道了。”云裳乖巧地点头,免得太爷爷担心。

    一边说着话,一边进入客厅,云裳状似漫不经心地轻轻冒出一句,“不过我今天在医院看到有个人跟太爷爷您好像耶!”

    郁嵘本是走得好好的脚步极其轻微地顿了一下……

    “是吗?”郁嵘声音冷淡,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

    “嗯呢!”云裳点头,锐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地盯着太爷爷的脸,不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丝情绪……

    “我有点累了,你回去吧,我上楼去歇会儿。”

    没有在客厅停留,郁嵘把云裳的手从自己的手臂上拂下去后,径直朝着楼梯走去。

    “哦,好啊。”云裳轻轻点头,看着太爷爷的背影语调轻快地答应着。

    目送太爷爷上了楼,云裳转身正欲离开,却恰巧看到管家冬嫂端着一个托盘从厨房里出来。

    “大少奶奶。”冬嫂对云裳点了点头,打了声招呼,然后准备上楼。

    “冬嫂!”

    本来都已擦肩而过,云裳突然出声喊道。

    冬嫂停下脚步。

    云裳走到冬嫂身边,看着托盘里的一杯白开水和两三种种大大小小的几粒药片,好奇地眨巴着双眼,问:“这是什么啊?太爷爷怎么了吗?”

    “调养师给老祖宗搭配的保健品。”

    “哦?”云裳挑眉,兴致勃勃地问:“太爷爷吃了这个效果好吗?吃了多久了啊?”

    冬嫂说:“吃了好几年了,效果还是不错的,这些年老祖宗一直坚持吃,所以身体才一直这么硬朗!”

    “嗯,那还真是挺好的……”云裳盯着药片一下一下地轻轻点头,顿了顿,咧嘴一笑,“看来我也该让这个调养师给我搭配一点孕妇吃的营养品。你说呢冬嫂?”

    “当然可以的!”冬嫂微微点头。

    倏然,云裳说:“冬嫂你这会儿应该很忙吧,要不你把这给我,我给太爷爷送上去——”

    她一边说,一边把手伸向冬嫂,作势要去拿托盘。

    “不用了!”冬嫂立刻侧身避开,声音微冷。

    云裳伸在半空的手并未收回,一脸茫然地看着冬嫂。

    “大少奶奶你现在有孕在身,不宜太劳累的,伺候老祖宗是我们这些下人的事,怎敢劳烦大少奶奶呢,我自己送去就好!”冬嫂垂着眼睑,态度谦卑地解释道。

    云裳咬着唇看了冬嫂几秒,然后甜甜一笑,“那好吧。”

    说完,她转身离开。

    ……

    恒阳居。

    郁凌恒下班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郁太太。

    回到二楼卧室,他推门而入,正好云裳从衣帽间里出来,看到他,咧开嘴对他露出一抹大大的笑靥。

    “老公你回来啦!”她朝他迎上去,声音舔得腻人。

    “嗯!”郁凌恒伸手,顺势将前来迎接自己的郁太太搂进怀里,低头就在她的嘴角重重吻了一下,“今天的检查结果怎么样?”

    “没事,宝宝和我都棒棒哒!”郁太太仰着小脸,自豪又骄傲地说。

    “那就好!”郁凌恒唇角上扬,眼底眉梢流淌着深情,看到这样温柔乖巧的郁太太,心里特别满足和幸福。

    有了宝宝,这个家,就真的完整了。

    所以,怎能不觉得幸福啊!

    “不过……”郁太太苦恼地咬了咬唇,有些纠结地呐呐。

    “不过什么?”他动作温柔地将她额前的发丝微微拨开,随口问着。

    “然然有交代……”她歪歪嘴角,欲言又止的模样透着一丝羞涩。

    郁凌恒挑眉,“然然?你们什么时候交情这么好了?”

    在他的印象中,郁太太和博嫣然并没有熟稔到这个地步吧!

    云裳仰着小脸看着他,“今天啊!”

    “今天发生过什么吗?”郁先生轻轻一笑,好奇问道。

    “没有啊,就是突然觉得跟她很投缘,所以就叫亲热点喽!”她淡定自若,轻松自然地说。

    嵘岚最近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处理,她不忍心再让他操心家里的事了。

    他们是夫妻,要相扶相持,他主外,主要责任管理好公司就成,而她主内,所以家里的事就让她来处理吧!

    而且今天这事儿,博嫣然还没给她回复,具体是怎么回事她也还不清楚,所以还是等事情弄清楚了再告诉他也不迟,不然现在跟他说了除了增加他的心理负担之外,其他一点作用都没有。

    郁凌恒笑了笑,不以为然,不过博嫣然人不错,若能与郁太太成为闺蜜的话,他倒也不会反对。

    “那她有没有跟你说你需要忌些什么?比如哪些食物能吃,哪些食物不能吃,她有跟你说吗?”他一边柔声问着,一边拥着她走向*边。

    “她说要给你打电话的,没打吗?”

    “我开了一下午的会,一直关机。”

    “哦……”

    “你刚刚不是说她跟你交代了吗?”他拥着她一同在*沿边坐下,大掌轻抚她的脸颊,一下一下轻轻摩挲着。

    郁凌恒觉得自己真是着了魔,对郁太太越看越爱,简直恨不得让她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不离开自己的视线。

    “嗯,有啊!”云裳用力点头。

    “交代什么了?”

    “她说……”郁太太欲言又止,想到今天殷暮夕说的那些话,脸颊就忍不住开始泛红,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难为情的。

    “说什么?”看她一副纠结得不行的模样,他不由得拧眉好奇。

    郁太太舔了舔唇,暗暗磨了磨牙,鼓足勇气小声呐呐,“她说怀孕初期不能……”

    她说了一半,又停住了。

    郁太太也很苦恼,最重要的那几个字,她羞于启齿。

    “不能什么?”他眉头皱得更深了一分。

    “不能那个……”她低着头,声如蚊呐。

    “哪个?”郁先生有瞬间的怔愣,还真没反应过来,毕竟孕妇的禁忌太多,他一时半会儿也没猜到她说的是什么。

    “就是哪个啦……”她羞恼地狠狠剜他一眼,是真的有些不好意思说。

    看到她脸颊泛红,郁先生顿时明了。

    但她害羞的模样实在可爱,让他忍不住想要逗她,于是他依旧一脸困惑地看着她,一本正经地明知故问:“哪个是哪个?”

    云裳要吐血了,难道她真要像殷暮夕那样直白地跟他说吗?

    “就、是、哪、个、啊!”她狠狠瞪他,咬牙切齿一字一顿。

    “哪个到底是哪个啊郁太太?”他装傻到底,眼底却泛着一抹掩饰住的笑意。

    她看到了,顿怒,“郁凌恒你再给我装傻试试看!!”

    “我真不知道啊……”他佯装无辜。

    她恼了,将他一把推倒在*上,起身朝着浴室走去,愤愤哼道:“懒得理你!”

    玩够了,郁先生连忙跳起来追上去。

    追进浴室,只见郁太太正在收拾两人的洗漱用品。

    “郁太太你把我们的牙刷收去哪儿?”郁凌恒蹙眉困惑。

    “我们搬去太爷爷那儿吧!”她动作没停,边回答边手脚麻利地继续收拾。

    “好好的搬去太爷爷那里干吗?”他更不解了。

    她回头看他,眨了眨眼,说:“你不是说太爷爷一个人太寂寞了吗?我们搬去陪他呀!”

    “可太爷爷说过,他喜欢自己一个人住,他喜欢安静。”

    如若不然,他们又岂会让太爷爷一个人在那么空旷安静的楼里孤独而寂寞地住着。

    只有在一个绝对安静的空间里,才能好好缅怀一直埋在心里的那个人……

    “也许他现在改变主意了呢,走嘛,我们去试试嘛!如果太爷爷实在不喜欢我们打扰,我们再回来就是了呗!”

    郁太太不由分说,一手拎着装有洗漱用品的小篮子,一手拉起郁先生的手,强行将他往心殿拖去。

    见她态度坚决,他无奈,想想她说得也有道理,如果太爷爷不愿意他们叨扰,那他们回来就是了。

    心里这样想着,郁凌恒便没再说什么,任由郁太太一路拉着他去了心殿。

    ……

    郁凌恒和云裳手牵着手走进心殿。

    刚进入前院,小俩口就感觉到空气中飘荡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明明还不是夜深人静的时分,四周却静谧无声,安静得可怕……

    题外话:

    一万二更新完毕~~~累死了已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