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60章:禁止剧烈运动
    cpa300_4();    “咦?”

    突然,云裳蹙眉看着前方,低低发出一声疑惑……

    她的声音很小,几不可闻。^笔趣阁^^www.yuehuatai.com^

    郁嵘还沉浸在感动里,没怎么注意,但郁凌恒正搂着她的腰肢,距离很近,听到了。

    “怎么了?”他垂眸看她,见她盯着某处,便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然而黑漆漆的夜晚,即便有路灯,四周也是一片昏暗,能见度不高,所以他并没发现任何异常。

    “啊?哦,没啊,没事。”云裳像是如梦初醒般,抬眸看着郁凌恒,摇头。

    可她嘴里说着没事,目光却又瞟向刚才的方向……

    眉头微微蹙起,一脸困惑的模样……

    ……

    几日后。

    某军区医院。

    在家休养了几天,云裳接到博嫣然的电话,让她去医院再检查一下,以确定腹中胎儿可还有隐形的危险。

    从妈妈被严谨尧拐去帝都的第二天,嵘岚所遇的问题一夕之间就全部迎刃而解……

    所以这几天,郁凌恒忙得简直是脚不沾地。

    她给妈妈打电话,依旧是关机状态。不过期间严楚斐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只简单地说了句她的妈妈现在很好,她不用担心,然后不等她说话,严楚斐就挂了电话。

    她根本来不及发问,也来不及说自己已经怀孕的事。

    本来她想,让严楚斐转告妈妈一声,说她怀孕了,那样妈妈一定会回来的。

    可严楚斐根本不给她这样的机会!

    欧晴答应跟严谨尧走的事,她谁也不敢说,一直到上了严谨尧的专机,她才给欧家打了个电话,简单地告知了家里人她和严谨尧曾经的关系,以及马上要跟他走的消息……

    欧家所有人都被欧晴的话震得目瞪口呆。

    欧荣毅和欧阳隐隐看出严谨尧和欧晴之间有点不对劲,但他们都以为这只是两个中年男女想要开始一段感情而已,所以欧家的人万万没想到欧晴和严谨尧居然在年轻时曾是一对恋人……

    总统大人要带人走,加上欧晴也是自愿,身为父亲的欧荣毅即便很想让女儿立马回家给他解释清楚所有事情的前因后果,却最终也什么都不能说。

    因为在欧晴带着哭意地说完要去帝都的消息之后,下一秒手机就到了严谨尧的手上。严谨尧跟欧荣毅说,等过段时间,他会带欧晴回来,到时候自然会给欧家一个交代……

    一国总统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欧荣毅还能说什么呢?

    只能无奈默许。

    在欧晴走后的第二天,云裳打过电话回欧家,当知道家里人都很无奈地接受了这件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事实后,她心里五味陈杂,说不出具体到底是个什么滋味。

    而就算心里再气愤都好,妈妈去了帝都,且短时间内不会回来,甚至没有严谨尧的允许她们连话都通不上,这些都是铁铮铮的事实,任凭她在c市跳翻了天,也是什么都改变不了的。

    冷静下来看清局势之后,加上自己又怀了孕不宜激动,所以最后的最后,云裳也只能与欧家一样,无奈地接受。

    博嫣然的办公室。

    “博医生,怎么样?没问题吧?”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之后,云裳坐在博嫣然的对面,语带担忧地轻问。

    本来到医院来检查,郁凌恒是要送她来的,但公司临时有个很重要的会议,于是她就对他说家里有司机,不用他陪。

    郁先生自是不放心的,不过她再三强调自己一个人没问题,不许他回来接她,他也没辙了。

    路上有司机,医院有博嫣然,加上郁太太强烈拒绝他放下公事陪伴她,郁凌恒想了想,便没再坚持,只能千叮呤万嘱咐地交代她有什么事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他,在她一再的保证之后,他才点头同样让她一个人到医院检查。

    “一切都挺好的,没问题!”博嫣然一边垂着眸看着各项检查报告单,一边答道。

    闻言,云裳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地,大大地舒了口气。

    没问题就好!

    得知怀孕的那天,郁凌恒说有先兆性流产的迹象,吓得她这几天一直卧*,连走路都很小心翼翼,生怕有个什么闪失。

    之所以会如此担心,是她深知自己的身体有些特殊……

    几个月前,她被初润山的人抓走,冰块入、体的感觉她至今都记忆犹新……

    虽然那惨无人道的酷刑时间很短,虽然冰块并未损伤她的身体,但受了寒气,体质多多少少还是会有点影响的。

    好在她之后一直有调养,郁先生甚至请了专门的调养师为她调理,所以现在她又怀上了,郁先生可谓是劳心又劳力,功不可没的。

    “不过怀孕初期胎儿还不太稳定,要多注意休息,别拿过重的东西,也别穿高跟鞋,这些常识你应该懂的吧?”博嫣然看着最后一张报告单,不紧不慢地告知准妈妈最基本的注意事项。

    “嗯嗯嗯,我懂!”云裳连连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博嫣然边说边抬眸看她,“还有,前三个月要禁止——咳咳,不能做激烈的运动。”

    哪知一抬头,博嫣然说到一半的话顿时卡了一下,然后连忙抬手,用手背抵着鼻端咳嗽了两声,脸颊隐隐泛着一丝红晕,低头,紧要关头慌忙换了一种说法。。

    云裳的背后,是办公室的门,而不知何时,办公室的门框上依着一个高大俊美的男人……

    是许久不见的殷大少!

    殷暮夕双手揣在裤袋里,吊儿郎当地依靠着门框,轻勾着唇角泛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目光灼灼地盯着难得出现窘迫神态的博嫣然。

    在殷暮夕的印象中,博嫣然一贯是清冷淡漠的形象,无论说话还是神态一直都是淡淡的,也不管遇上什么事,她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有时候还真是让人觉得无比挫败。

    难得今天她居然会脸红,这可真是天下奇观啊!

    他真想掏出手机给她拍张照!

    “啊?”

    云裳并没发现身后的殷暮夕,也搞不懂博嫣然好好的为什么声音突然小了下来,一头雾水地皱着眉,没反应过来。

    见云裳没明白,又在殷暮夕那似笑非笑的注视下,博嫣然没办法,只得硬着头皮尽量用严肃的语气重复道:“前三个月要禁止激烈运动。”

    运动?

    她都怀孕了还运动啥?

    云裳对博嫣然的话表示很惊奇。

    她连连摇头,保证道:“哦,这个不会的,我这人很懒,平时都不爱运动,更别说现在怀孕了。博医生你放心,我不会运动的,我巴不得天天躺着呢!”

    云裳会错了意,博嫣然啼笑皆非,这当着殷暮夕的面,她解释不是,不解释也不是。

    其实作为医生,对病人或者孕妇她向来都是有话直说,从来没有觉得难为情过,可偏偏今天在殷暮夕的注视下,她竟变得别扭起来,硬是说不出“房事”两个字。

    就觉得这两个字当着他的面从自己嘴里说出来,有种无法言喻的尴尬和暧、昧。

    “嗯,反正什么运动都……算了,我一会儿交代郁凌恒好了。”博嫣然被反应迟钝的云裳打败了。

    云裳眨眨眼,被博嫣然欲言又止的样子搞蒙了,更是云里雾里了,“嗯?”

    “博医生的‘激烈运动’是指——准妈妈要禁止房事!”

    身后,突然响起一道慵懒磁性的男性声音,透着浓浓的戏谑意味。

    博嫣然皱眉,冷冷瞪着笑得倨傲邪魅的男人。

    “啊?”云裳回头,一脸茫然地看着突然而至的殷大少爷。

    “不懂什么叫房事?”殷暮夕踱步进来,看了看对自己怒目相视的博嫣然,又看了看明显不在状况内的云裳,唇角的笑,越发邪肆了几分。

    有人说,一孕傻三年,看来这话还真不假,瞧瞧以前的云裳多么精明狡猾野蛮刁钻,现在一怀孕,整个就变成一呆萌的小傻子了。

    “殷暮夕你出去!!”博嫣然站起来,指着门对殷暮夕拧眉冷喝。

    殷少爷置若罔闻,径直走到云裳的身边,他人高马大身材硕长,一屁股坐在博嫣然的办公桌上,吊儿郎当地一脚踩地,一脚悬空地侧坐着,一边上下打量着许久不见的云裳,一边不紧不慢地解释,“房事就是……”

    “殷暮夕你闭嘴!!”博嫣然恼火。

    可他就不闭嘴,没有因为博嫣然的呵斥而停顿,自顾自地说:“……性生活,禁止房事就是叫你禁止性——”博嫣然忍无可忍,随手抓起桌上的抽纸就朝他的脸上砸去。殷暮夕声音顿了一下,抬手一抓,把抽纸稳稳抓在手里,不紧不慢地把最后两字吐出来,“生活!”

    云裳终于听明白了。

    殷暮夕说得如此直白,让云裳和博嫣然不约而同地红了脸。

    云裳囧了。

    默默嫌弃自己今天怎么会如此迟钝,明明该第一时间理解“剧烈运动”的含义,可她居然半天没反应过来。

    真是汗哒哒啊!

    不止云裳觉得尴尬,连博嫣然也觉得很不自在。

    一个大男人当着两个女人的面说出如此直白的话,他还要不要脸了啊?!

    “现在懂了吗郁太太?”殷暮夕看着一脸窘迫的云裳,饱含着淡淡的戏谑意味慵懒哼问。

    “呃,懂……懂了。”云裳连连点头,有些局促地站起来,看向博嫣然,“那博、博医生,没事我就先、先走了。”

    博嫣然点头,“好,我一会儿给郁凌恒打个电话,具体事宜我再跟他交代一遍。”

    “嗯,谢谢了!”云裳道了谢,便微微红着脸连忙离开了博嫣然的办公室。

    “你很闲是不是?!”

    云裳一离开,博嫣然就皱着眉冷眼看着玩世不恭的殷大少,冷冷说道。

    “没啊,谁说我闲了?我忙着呢!”殷暮夕保持着原有的坐姿,悬空的那条腿漫不经心地晃啊晃,怎么看怎么一派纨绔子弟的懒散模样。

    博嫣然一见他这副德行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既然那么忙还来医院做什么?你是医生啊?”她冷着脸瞥他一眼,冷冷讥讽。

    他转眸看她,站起来向她走去,“不是医生就不能来医院了?我病了不行啊!”

    “哪儿不舒服?”博嫣然信以为真,立马皱了眉,眼底布满关切。

    他一把抓起她的手贴在自己的心口上,“这里不舒服!”

    呃……

    博嫣然无语地瞪着显然是来找茬的男人。

    用力抽回自己的手,她指着门口,边走向自己的椅子,边冷漠无情地说道:“下一楼,左拐,去挂号。”

    殷暮夕微微眯眸,收起玩世不恭的姿态,整个人瞬间冷了下来。

    “为什么要挂号?”他跟过去,臀一抬,就再次坐在她的办公桌上,双臂环胸,双脚交叉踩地,与坐在椅子里的她面对面。

    “医院你家开的?看病当然要挂号!”博嫣然抬眸睨他,眼底尽是嫌弃。

    “我找你看病还要挂号?”他磨牙霍霍,眼底酝酿着狂风暴雨。

    被他那副老大老大的口气气得不轻,博嫣然冷笑一声,“你找我看病凭什么不挂号?”

    “你——”殷暮夕气结,咬牙切齿地瞪她,“你说凭什么!”

    两人距离颇近,也不知是他无意还是故意,腿就那样大刺刺地贴着她的腿,还时不时地摩擦一下……

    博嫣然被他磨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没有凭什么,去挂号!”她边冷冷说道,边腾地站起来,作势要走。

    他大手一伸,一把抓住她的手臂用力一拽,直接把她又拽回椅子里坐着。

    “博嫣然!就凭你我的关系,你给我看病我还需要挂号?”他怒,彻底黑了脸。

    博嫣然微微仰起头,看着他,“第一,你我没关系!第二,我爸来找我看病都照样得挂号!”

    “你我没关系?”殷大少炸毛了,恶狠狠地瞪着她。

    她无畏无惧地与他对视,冷冷一笑,“没关系!”

    “你再说一遍!”他目露凶光,长臂一伸,修长的手指用力捏住她的下巴,倾身凑近她的脸,在她唇畔咬牙切齿。

    “没关系就是没关系!”她黛眉微蹙,抬手一扬,把他的手打开,清冷淡漠地说道。

    “你——”殷暮夕气结,牙齿咬得咕咕作响。

    没关系?

    什么该做的不该做的全都做了,还叫没关系?

    如果这都叫没关系,那到底怎样才算有关系?

    这女人,简直莫名其妙,真是够了!

    “你给不给我看?”他恼怒切齿,气势汹汹的样子像个蛮不讲理的土霸王。

    博嫣然淡淡瞥他一眼,啥也不说,站起来就要走人。

    以前她想跟他在一起,他避她如蛇蝎,现在她看开了,他却反过来对她纠缠不休了。

    以前没觉得,现在她才发现,原来他如此烦人……

    见她不理自己,殷暮夕又气又恨,情急之下,他张口就冲着她要离去的背影喊,“我眼睛疼!你看不看?”

    果然,博嫣然立马刹住了脚,转身就奔回了他的身边,神色焦急地盯着他的眼睛,“眼睛怎么疼了?你熬夜了?还是长时间盯着电脑了?不是跟你说过不能让你的眼睛太过疲劳吗?”

    殷暮夕面无表情地看着不停斥责自己的女人,没说话,只是眼底寒光四溢。

    “坐下!”博嫣然拽了一声不吭的男人一把,让他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

    殷暮夕没有拒绝,顺着她的力道,一屁股坐在椅子里。

    他刚一坐下,她就立刻捧起他的脸颊,迫使他把头仰起来,方便她检查。

    她皱着眉,指尖摁住他的眼皮轻轻往上推,一副极其认真凝重的模样。

    她看着他的眼,他也在看着她的眼,然后,他冷飕飕地冒出一句——

    “博嫣然,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我,其实你喜欢的只是我这双眼睛吧?!”

    博嫣然一震,本是轻轻摁住他眼皮的手指颤了一下,松了……

    她这副类似于默认的表情,彻底将骄傲自大的殷少爷惹怒了。

    他倏地勾住她的腰肢,将她狠狠一拉。她猝不及防,跌入他的怀里……

    然后不待她挣扎起身,他的大手就扣住了她的后颈,夹杂着愤怒的吻,近乎凶狠地袭上她的唇……

    “唔……”

    ……

    云裳从博嫣然的办公室出来之后,在司机老陈的陪伴下,来到一楼的大厅。

    博嫣然给她开了点叶酸片,她把单子给老陈,让老陈去拿药,她则坐在一旁等待。

    而在老陈去排队拿药的时候,她的目光随意流转,却在不其然间从来来往往的人群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眉头一蹙,她几乎没有犹豫,立马站起来朝着那抹熟悉的身影追去。

    有孕在身,加上大厅里人来人往,她不敢像以前那样横冲直撞,得小心翼翼地保护自己。

    她穿梭在人群里,不过是低头看路的瞬间,再抬起头来时,熟悉的身影却突然不见了。

    她转动着头左右张望,拧着眉四下寻找。

    从大厅找到外面,她沿着绿意怏然的花园边走边看。

    满心疑惑,她找了许久一无所获,正准备放弃时,却又幸运地发现了那抹身影……

    她下意识地想要出声呼喊,可话刚到嘴边,却又看到另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老者出现了……

    狠狠蹙眉,眼底疑惑更浓,鬼使神差的,她把即将出口的呼喊硬生生咽了回去,在看到他们双双进入一栋大楼之后,她悄悄跟了上去……

    十分钟后,云裳折回博嫣然的办公室。

    心里着急,她完全忘了要敲门,呯地一声推开门就冲了进去……

    咚!

    办公室里的两个人,此刻正吻得如火如荼,这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惊得博嫣然反射性地将殷暮夕狠狠推开……

    要死了要死了!

    这被人看到她在办公室里乱来,影响多不好啊,这下脸可算是丢大发了!

    情急之中,博嫣然几乎是驶出了全部的力气,力道太猛,直接把殷暮夕连人带椅地推翻在地,发出咚地一声大响。

    气氛是尴尬的。

    博嫣然是想死的。

    狼狈倒地的殷暮夕内心是崩溃的。

    然而云裳却像是什么也没看见一般,上前就拉起博嫣然往外走,边走边急切地说:“博医生,帮我个忙!”

    题外话:

    后面还有~~~可是木留言~~木动力~~~如果大家热情点,那我就多写点,如果大家都潜水~~那我就~~~咳咳~~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正文第260章:剧烈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