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59章:是高兴傻了么
    云裳不屑理他,自顾自地从郁凌恒的外套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摊开,双手递到太爷爷的面前……

    郁嵘放下筷子,拿起干净的餐巾擦了擦手,然后慢条斯理地拿起一旁的眼镜,戴上之后才慢悠悠地接过云裳手里的纸……

    垂眼一看,郁嵘那双被镜片遮挡的眼睛微不可见地闪了闪,然后……

    一切如常!

    没反应?

    云裳错愕,转头与身边的郁凌恒对视了一眼,嘴角开始往下瘪,双眼泛起一抹失望和委屈。

    不开心!

    在她的预期中,太爷爷看到这张早孕报告单应该很激动很高兴才是啊,为什么太爷爷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呢?

    是没看懂?

    不可能啊!报告单上有她的名字呢!

    是不在乎?

    不会吧……

    上次她意外流产,太爷爷知道后,明明伤心了好久的啊!

    他虽然没有把自己的情绪表现出来,可琇嫂说,那段时间她经常看到老祖宗一个人站在院子里发呆……

    所以太爷爷明明很想要玄孙的!

    可是,现在看到她怀孕的铁证,太爷爷为什么没反应呢?

    为什么呢?为什么呢?这是为什么呢?!

    云裳瘪着嘴委屈地望着郁先生,眼眶微微泛红。

    郁凌恒见郁太太一副泫然若滴的可怜模样,心疼不已,连忙将她搁在膝上的小手握在自己的大手里,轻轻捏了捏,无声地给她安慰。

    对于太爷爷的反应,郁凌恒也觉得很奇怪,太爷爷不该是这种没有反应的反应啊……

    郁晢扬从玉米排骨汤里钳了一小截玉米,正津津有味地啃着,见云裳递了张纸给太爷爷,便忍不住一边啃着玉米一边好奇地伸长脖子去看纸上写着什么玩意儿……

    “哇!”

    郁晢扬倏地一声大叫,嘴里的玉米粒喷了一桌子。

    云裳和郁凌恒立马皱眉瞪着郁二爷,一脸嫌弃。

    噫,脏死了!

    郁凌恒是最无语的,就看着一桌子美味佳肴,被郁太太喷了一口,现在又被弟弟喷了一口,本是饥肠辘辘也瞬间没了胃口。

    郁晢扬噌地跳起来,欣喜若狂地盯着云裳,哇哇大叫:“哇哇哇!云裳你有了啊?!”

    然后不待哥嫂说话,他就蹭蹭蹭跑到嫂子身边去,转来转去地上下打量她。

    “哎呀呀呀!我要当叔叔了呀!哎呀呀呀呀呀!!”郁二爷高兴得手舞足蹈,完全一副癫狂的模样。

    郁凌恒无语地看着弟弟,嘴角微不可见地抽搐了两下。

    什么鬼!

    他激动个什么劲儿!

    他这个正牌老爸都没这么兴奋好么!

    “艾玛艾玛!哥你真是太棒了!!”兴奋过头的郁二爷一掌拍在大哥的肩上,开心得合不拢嘴。

    郁二爷的力道之大,拍得郁大爷的肩不由自主地一歪,狠狠皱眉。

    “为什么只夸你哥?我不棒吗?”云裳蹙眉,不满地瞪着郁二爷。

    “没我哥你怀得上吗?所以当然得夸我哥啊!”郁晢扬抬头挺胸,一脸骄傲地说。

    云裳给他一个白眼,“你哥这么厉害他咋不自己怀?”

    这可真不愧为兄弟俩,说的话都一样,敢情她肚子里的宝宝全是郁凌恒一个人的功劳,她就一点功劳都没有?

    真是太让人讨厌了!

    郁凌恒也给了弟弟一个白眼。

    这臭小子是真笨还是装蠢?这个时候夸他不等于害他吗?

    没见他都得小心翼翼地伺候着郁太太么?他这会儿说的话让她不痛快以后还能有好日子过?

    不懂察言观色真可怕!

    笨死了!!

    呃……

    被哥嫂一人一眼瞪得傻了眼,郁二爷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失言,于是撇了撇嘴勉为其难地对嫂子说:“好吧,你也很棒。”

    云裳脸色更不好了。

    什么叫“好吧”?瞧他那副不情愿的样子,夸得这么敷衍是想怎样?!

    云裳恼火地瞪着郁二爷,恨恨磨牙。

    郁二爷却视若无睹,犹自兴奋地转身半蹲在太爷爷的身边,“太爷爷,您咋不说话?是高兴傻了么……啊!”

    话音未落,一个勺子就重重敲在他的头上。

    疼得他抱头大叫。

    “你才傻了!!”云裳呵斥,听他口没遮拦,顺手就用不锈钢汤匙狠狠敲他。

    郁二爷自知失言,瘪瘪嘴只能自认倒霉,噌地跳起来逃回自己的位置上,一边愤愤不平地瞪着“孕妇得志”的云裳,一边捧着碗使劲儿扒饭。

    反正这个家里他谁也斗不过,有什么怨气也只能撒在饭菜上。

    使劲儿嚼,使劲儿嚼,狠狠吃掉!

    没空理会矫情的郁二爷,云裳转眸看着太爷爷,正想说什么,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小手又被郁先生轻轻捏了捏。

    她不解,转头看他。

    郁凌恒对郁太太使了个眼色,示意她看太爷爷的手。

    云裳下意识地顺着郁先生的目光,投向太爷爷的双手……

    郁嵘依旧拿着早孕报告单,依旧是面无表情,依旧是目光平静地看着手里单子……

    仿佛刚才郁晢扬一番兴奋的叫嚷蹦跳他根本没听见似的,犹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一动不动,像是一座雕塑一般。

    表面看起来,太爷爷一切如常,只有拿着报告单的手,在微微颤抖……

    云裳立刻回头去看郁凌恒,漂亮的桃花眼闪闪发光。

    郁凌恒对她笑笑,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太爷爷表面镇定如常,可他的双手泄露了他的真实情绪,由此可见,他的内心也是很激动的。

    “太爷爷……”云裳强忍着满心的喜悦,眨巴着双眼期盼地看着太爷爷,小心翼翼地轻唤。

    郁嵘的眼睑微微扇动了下,回过神来,一边慢慢把报告单规规矩矩地折起来,一边淡淡喊道:“冬嫂。”

    “老祖宗。”一旁的冬嫂上前一步,恭恭敬敬地点头下头。

    “去把我屋里那两盒燕窝拿来,给大少奶奶补补身子。”郁嵘语气轻缓,平静地说道。

    冬嫂,“好的。”

    “还有,让厨房以后多做点对孕妇和胎儿有利的食物。”郁嵘垂着眼睑不紧不慢地吩咐着,同时把折好的报告单特别小心地放进外套口袋里,完了还轻轻拍了拍口袋,确定报告单不会掉出来才放了心。

    “好的。”冬嫂继续点头。

    看着太爷爷把报告单揣进了口袋里,云裳有些不解,转头去看郁先生。

    郁凌恒岑薄的唇轻轻蠕动,对郁太太无声地说了“太奶奶”三个字……

    云裳顿时了然。

    心里一酸,她不由自主地红了眼眶……

    太爷爷这么小心翼翼地把她怀孕的报告单揣进兜里,是要拿去给太奶奶看吧……

    或许太爷爷想把即将有玄孙的好消息告诉太奶奶只是正常的反应,却莫名戳中了她的泪点。

    心疼太爷爷,特别心疼……

    她越来越觉得,太爷爷看似坚不可摧,其实,他有颗特别柔软也特别脆弱的心……

    ……

    心斋。

    郁凌恒和云裳猜得没错,太爷爷果然是要把郁家即将添丁的好消息告诉太奶奶……

    斋堂里,郁嵘像座雕像一般站在妻子沛心岚的牌位前,久久不动。

    看着牌位上的名字,就像是看到那张深深刻在脑海里的美丽容颜,正对他巧笑嫣然……

    心心……心心……

    年轻时不嫌肉麻,喜欢这样叫她,这一叫,不知不觉就叫到了老。

    而不管她离开了多久,也不管他现在又老成了什么样子,她在他的心里,始终还是初见时那般耀眼美丽……

    心脏,狠狠抽搐。

    常年麻木的心,也只有在想到她时才会有感觉,痛的感觉……

    也幸得有感觉,即便是痛也好,否则这几十年里,他与行尸走肉便毫无区别了。

    原来不知不觉间,他已经熬了几十年……

    快了快了,再熬一熬,他就能与她团聚了……

    犹记得,她走的那天,拉住他的手对他说的那些话,她说她原谅他了,她说她先走一步,她说她会在奈何桥上等着他,不管多久。

    她在等他……

    已经四十多年了,她耐心不好,他不能再让她等了……

    现在郁家的根基稳定了,引以为傲的曾孙也尽得他的真传,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好郁家和嵘岚,加上有个深爱着曾孙的曾孙媳妇儿,他可以放心了。

    上天终究是待他不薄的,现在又给了他一个意外的惊喜,他无憾了。

    嗯,就算现在去陪她,他也无憾了!

    郁凌恒牵着郁太太的手,默默地站在太爷爷身后,知道太爷爷正在缅怀太奶奶,小两口都很识趣地没有出声打扰。

    许久之后……

    像座雕像般的郁嵘终于动了,慢慢从外套口袋里摸出刚才在餐厅里折好的早孕报告单,平平整整地摊开,递出去,头也不回地淡淡吐出两个字,“烧了。”

    郁凌恒松开云裳的手,立刻上前,接过报告单,走向一旁烧纸钱用的火盆。

    在郁凌恒把报告单参合着纸钱一起烧的同时,郁嵘看着妻子的牌位,眼底泛着浓浓的思念和深情,喃喃低语,“心心啊,你看时间过得多快,我们都有玄孙了,你在天之灵啊,可一定要好好保佑她们母子,保佑她们健健康康,无病无灾,保佑郁家家丁兴旺,长盛不衰……”

    我可能撑不住了,所以这些小辈,得由你来保佑了……

    听着太爷爷喃喃自语,云裳的心,又是一酸。

    明明是很开心的日子,可此时此刻看到太爷爷只能把喜悦与一个牌位分享时,她觉得心好疼……

    从心斋出来,云裳亲昵地挽着太爷爷的手臂,像是散步一般与太爷爷慢悠悠地走在小小的石板路上。

    郁凌恒则亦步亦趋地跟在他们后面。

    “太爷爷。”走着走着,云裳突然轻轻开口。

    “嗯。”郁嵘淡淡回应。

    “您跟太奶奶说马上要有玄孙了,可万一我肚子里的是女孩咋办啊?”她惆怅地皱着眉,嘟着嘴苦恼地娇嗲道。

    刚才听到太爷爷对太奶奶说的话,云裳表示压力山大,这生男生女她可控制不了,太爷爷却直接跟太奶奶说“母子”,那万一十月之后她生下来的是女孩可咋办?

    “你太奶奶喜欢男孩。”郁嵘微垂着眼睑,看着路,平静淡然地说道。

    “呃,这个……”云裳汗哒哒,好想说我也喜欢男孩啊,可是这真不是我能做得了主的啊!

    看出她的纠结,郁嵘扯了扯嘴角,轻轻拍了拍她挽在自己手臂的小手,宽慰道:“是女孩也没关系,今年若是女孩,明年生男孩也一样。”

    呃,明年还生?

    云裳悄悄回头看了郁凌恒一眼。

    其实她不排斥生二胎,因为她觉得孩子最好是生两个,有伴,不至于太孤单,但两个孩子的年龄最好能相差四五岁,三年抱俩那种生法太粗暴了,她觉得不太好。

    嗯,郁凌恒也觉得不太好。

    他和郁太太在一起毕竟才一年,正是他对她的身体非常迷恋的时期,这怀了孩子他就得忍啊,忍一次十个月已经是惨无人道了好吧,若刚解放不久他又要再忍十个月的话,他会死的!

    所以他也不赞同生完第一胎在短时间内又怀第二胎,最少也得隔几年再说。

    虽然不赞同,可他也不能忤逆太爷爷。太爷爷并不是不讲道理的人,等明年再跟太爷爷沟通一下就好。

    于是郁先生给了郁太太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万一明年还是女孩呢?”云裳咬唇,转回头去瞅着太爷爷,假设道。

    郁嵘垂着眼掩饰着眼底的黯然,想了想,说:“你们还年轻,不着急。”

    听太爷爷这语气,好像有点重男轻女啊……

    “太爷爷您的意思是我一定要生个男孩才行么?”云裳瘪了嘴,闷闷不乐。

    她自然是希望不管自己肚子里的是男孩还是女孩,都能得到太爷爷的喜欢的。

    “其实我比较喜欢女孩,可爱又贴心。不过你们太奶奶喜欢男孩,年轻时她留过洋,思想倒也不保守,可唯一在传宗接代这方面,她很坚持。”郁嵘想到妻子,布满皱纹的脸上泛起一抹无奈的笑,轻轻说道:“我还在,自然是想帮她保留这份坚持,等我哪天不在了——”

    “太爷爷!”云裳急喊,心里咯噔一下,莫名不安。

    “没事。”郁嵘却满不在乎地笑笑,一副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模样,再次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继续缓缓说道:“等我哪天不在了,你们就算只生一个,不生男孩也没关系的,反正到那时你们太奶奶也怪不着我了,她很凶的,我怕她骂我。”

    最后一句,明明饱含着一丝*溺和戏谑,可听在云裳的耳朵里,却充满了悲伤……

    她哑然,心里除了难受,已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对太爷爷来说,死亡或许并不可怕,甚至可能是一种解脱,可对他们来说,亲人离去的悲痛,他们不愿也不能接受。

    云裳的双眼不受控制地微微泛红,特别难受地看着太爷爷布满皱纹的脸。

    脑海里又想起郁先生曾说过的那句,太爷爷只是一个可怜的老人而已……

    嗯,太爷爷辉煌一生,可终究,也只是个孤独而可怜的老人而已。

    云裳用力抿了抿唇,收起不好的情绪,咧开嘴,换上开心的笑靥,语调轻快而甜腻,“太爷爷。”

    “嗯?”

    “等孩子生下来,您帮我们带吧!”云裳说,态度诚恳而坚定。

    闻言,郁嵘停下脚步,微微皱着眉头转头看她。

    郁凌恒也看着她,对她这样的决定表示惊讶。

    沉默半晌,郁嵘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我带?”

    沙哑低沉的声音,透着一丝不易觉察的颤抖。

    “嗯嗯!您看我跟阿恒都没经验,肯定带不好的,请保姆我们又不放心,而阿恒是您一手带大的,您把阿恒养得这么好,所以孩子给您带是最适合不过了,只是恐怕要多多辛苦您了,好不好呀太爷爷?”云裳用力点头,噙着甜甜的笑靥,抱着太爷爷的手臂撒娇道。

    她脸上挂着笑,心里却很痛,心疼太爷爷……

    太爷爷太寂寞了,尤其是他把家主之位交出来后,他好像变得无事可做,如此一来,更是孤独寂寞……

    人老了,身边没个伴,加上无事可做,日子肯定更加无聊难熬,长久下去,对身体和心理都会有不好的影响。

    所以,就在刚才那一瞬,她决定等孩子生下来,给太爷爷带,这样太爷爷就不会寂寞了。

    当然,她并不是真的要年岁已高的太爷爷照顾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她会让太爷爷搬到恒阳居,或者她和郁先生搬到太爷爷的心殿也可以。

    说把宝宝给太爷爷带只是一个理由,一个让太爷爷以后不再孤独的理由。

    郁嵘没说话,手微微颤抖……

    “好不好呀太爷爷?您就帮帮我们吧,你看我和阿恒每天那么多工作,好累好累的!”云裳抱着太爷爷的手臂轻轻地摇啊摇,使劲儿撒娇。

    郁嵘的心在颤动,曾孙媳的心意他岂会不明了,心里不由得再次感到欣慰和感动。

    不得不说,挑眼前这个丫头做自己的曾孙媳是他这辈子眼光最好的一次!

    虽然最初挑中她是有别的原因,但随着相处了解,他是真的打心底儿的喜欢这倔强又善良的丫头。

    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的缘分。

    太爷爷不说话,身后的郁先生也不说话,云裳恼得瞪了眼发愣的郁先生,“阿恒!”

    郁凌恒回过神来。

    “是啊,太爷爷,您看裳裳都求您了,您就答应吧!”郁凌恒立刻上前一步,挨在郁太太的身边,噙着笑对太爷爷说道。

    郁凌恒话音刚落,云裳又乘胜追击,“太爷爷,答应嘛答应嘛,您就答应了嘛!”

    看着小两口殷切期盼的目光,郁嵘最终轻轻点了点头,“……好。”

    那苍老沙哑的声音,颤抖着,泄露了他内心的激动和感动。

    郁家能有这样的家主和主母,他真的是可以放心了。

    “谢谢太爷爷!”云裳开心地叫道,声音清脆如黄鹂,好听得很。

    郁嵘看她一眼,眼底难掩*溺。

    郁凌恒也看着她,眼底除了*溺,还有深情和赞许……

    “咦?”

    突然,云裳蹙眉看着前方,低低发出一声疑惑……

    题外话:

    为昨天给大家造成的不便说声抱歉~~谢谢大家的体谅~~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