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58章:妒忌我太帅了吧!
    “我哪有什么女人啊……”他头皮发麻,唇角抽搐了两下,讪笑着呐呐。

    “你再骗我试试!!”郁太太柳眉倒竖,恶狠狠地瞪他。

    郁凌恒要疯了,悄悄咽了口唾沫,陪着笑脸伸手去抱她,“乖了,别闹……”

    “你说不说?!”她小手一伸,撑住他倾靠过来的胸膛,不许他靠近,怒声娇喝。

    那一本正经的冷酷模样,可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迹象。

    “你到底要说什么呀?那都是些陈年旧事了,有什么好说的呀?”郁先生欲哭无泪,拧着眉无奈地轻叫。

    “呵!你都还念念不忘呐,怎么会没什么好说的呢?”郁太太冷笑,睥睨着他阴阳怪气地哼哼。

    “我哪有念念不忘啊?!”郁先生真是要哭了。

    以前那些不过是逢场作戏,寂寞时的消遣罢了,他早已连对方的容貌都想不起来了,还念念不忘个屁啊!

    这磨人的小妖精, 现在来吃这些飞醋真的合适么?!

    “我不管!我要公平!”郁太太越想越不服气,撅着嘴义愤填膺地冲他嚷。

    他无语地瞅着她,“你要什么公平?”

    “你有别的女人!”她控诉,狠狠瞪他。

    “胡说什么呢!我哪有别的女人?!”他一脸冤枉,立马驳斥。

    打从有了她,他就没正眼瞧过别的女人好吗!

    “以前!”她忿忿补充。

    “你都说那是‘以前’了……”郁先生忍无可忍地翻了个白眼。

    以前他都不认识她,作为一个身强体壮的正常男人,他有需求不是很正常的吗?

    他若能未卜先知,若能早一点知道自己会爱上她,那他肯定宁愿憋死也不会碰任何女人,绝不会留下这样一个污点来让她嫌弃他的好么。

    “我以前就没有!”她叫道。

    他重重叹了口气,心里有种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的懊悔和挫败,特别无奈地看着她,“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此时此刻,郁大爷终于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孕妇是不能轻易逗弄的!

    郁太太嘟嘴不服,“你都有过别的女人,那我也要有别的——”

    “我弄不死你!!”郁大爷勃然大喝,恶狠狠地瞪着胆大包天的小女人,本是布满无奈的俊颜瞬间变得阴沉无比。

    真是反了她了!

    以为怀了孩子就可以胡言乱语了是不是?以为怀了孩子他就不敢收拾她了是不是?

    也要?

    要什么要!!

    她最好别给他说那些不该说的话,更不能有那些不该有的念头,否则他会让她死得很难看!

    腹中宝宝都休想做她的护身符!

    哼!

    他突如其来的一声吼,让她猝不及防,吼得她肩一缩,眨巴着波光潋滟的桃花眼怔怔地看着他,明显是被吓了一跳。

    见到她怯懦的模样,他才惊觉自己太大声了,连忙轻轻抓着她的小手,柔声轻哄,“好了,听话,你这样吵吵闹闹会影响到宝宝的。”

    她嘟着嘴红着眼,心里越想越不甘,委屈控诉,“郁凌恒,你跟别人睡过!

    “你还不是跟别人吻过。”郁大爷被逼急了,一时口快,来不及思考就酸溜溜地反驳道。

    郁太太有初恋*,而且交往过那么长的一段时间,虽一直保留着清白之身,但他们肯定没少kiss过……

    思及此,郁大爷心里也很不舒服了。

    虽然黎望舒已逝,但他很清楚,郁太太的心里一定有个小角落是装着黎望舒的……

    或许这个小角落影响不到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但自己深爱的女人偶尔会想念别的男人,对他来说都是非常不开心的。

    嗯,不止她介意他以前的*韵事,他还妒忌着她那已逝去的前男友呐!

    “至少我没跟别人睡过!可你睡过!而且不止一个!”郁太太愤愤大叫,狠狠甩开郁先生的手,不让他碰。

    得!再说下去又该收不了场了。

    “好了好了,我的小祖宗,你扯到哪儿去了这是,能不翻旧账了么?”郁凌恒特别无奈地看着嘟嘴不悦的郁太太,欲哭无泪地求饶。

    “不行!你今天必须跟我说清楚,你以前到底有多少女人?!”郁太太不依不饶,凶巴巴地咄咄逼问。

    “得得得!算我怕了你了!让你说让你说,让你跟太爷爷亲自说,让你去跟太爷爷邀功,我绝不插嘴还不行么?”郁大爷彻底认输,举手投降。

    “哼!”郁太太头一撇,板着小脸看向车窗外,姿态倨傲又清冷。

    他倾身过去抱她,竭尽全力地哄,“好了好了,别生气了,忘了刚刚老公是怎么叮嘱你的吗?忘了你刚刚又是怎么答应老公的吗?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了,不管做什么你得先为肚子里的宝宝着想,懂吗?”

    “哼!”她在他怀里小幅度地挣扎,傲娇冷哼。

    “乖,听话——”他嘟嘴去吻她的唇。

    “走开!别亲我!”她蹙眉低叫,小手撑住他凑过来的俊脸,不让他靠近。

    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至少眼前的郁太太就是,郁先生太清楚不过了。

    她嚷着叫着不许他亲,他若真的不亲了,那就等着被她甩脸子吧。

    这种情况,他就得死皮赖脸地缠着她,缠到她气消了才是最明确的做法,否则她能把他晾到感冒。

    所以,他置若罔闻,大手一抓,把她的小手从脸颊上扯下来,唇,毫不客气地袭上她的红唇……

    “唔唔……”

    她羞恼,攥拳打他。

    他眸一眯,如法炮制地将她另一只小手也抓在手里。

    他控住她的双手,再把她紧紧桎梏在座椅和他的胸膛之间,让她无法再反抗拒绝……

    早在医院的时候,他就想狠狠吻她的。

    狭小的空间里,温暖*的气息缓缓流淌,激烈的吻,肆意妄为……

    ……

    磨磨蹭蹭快一个小时,两人才终于回到郁家。

    时值傍晚,正是晚饭时间。

    郁先生春风满面地牵着双唇红肿的郁太太径直朝着主楼走去。

    “嚯嚯嚯!让开让开——啊!”

    两人刚上阶梯两三步,身后突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紧接着一个高大的身影朝着他们冲过来。

    郁凌恒回头就看到弟弟郁晢扬正准备从往郁太太的身边挤过去,连忙眼明手快地将弟弟的衣领揪住,往后一丢。

    刚上两步阶梯的郁晢扬没料到大哥会对自己突然出手,猝不及防,直接被丢到了阶梯之下,差点摔了个四脚朝天。

    “郁晢扬你干什么?!”郁凌恒小心翼翼地扶着升级为国宝的郁太太,对着莽莽撞撞的弟弟怒喝。

    郁晢扬还没来得及质问大哥为何如此心狠手辣,到先被大哥质问上了。

    “吃饭啊!”郁晢扬眉头一皱,用一种“大哥你傻啊”的眼神看着郁凌恒,理所当然地回道。

    在吃饭的点儿来主楼,不是吃饭还能干啥啊?

    “你跑什么?”郁凌恒面罩寒霜,站在台阶之上居高临下地冷睨着弟弟,特别严厉地喝问。

    “我饿啊!”郁晢扬委屈又莫名其妙,抱着肚子哀嚎道。

    “多饿两分钟能死?”

    “能!”郁晢扬很用力地点了下头,然后倏地又往台阶上冲,想要趁其不备突围过去。

    哪知他刚跨上一步,大哥的大长腿就横空朝他踢来,吓得他连忙跳回阶梯之下。

    “哥你干吗啊?!”郁晢扬恼了,冲着哥嫂愤愤大叫。

    他最近工作量倍增,忙得都没时间吃午饭,今天中午的外卖又忒难听,他随便对付了几口就丢进了垃圾桶,所以根本就没吃饱。

    到这会儿他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好不容易回家有饭吃了,这两口子不让他进屋是几个意思啊?

    存心想饿死他吗?!

    “挤什么挤!让你嫂子先走!”郁凌恒威严十足地冷冷说道。

    “她走那么慢!”郁二爷没好气地嚷道,嫌弃地看了眼正满眼崇拜地看着自家大哥的云裳。

    云裳正喜滋滋地享受着郁凌恒的*溺和保护,接收到郁晢扬怨愤不平的目光,她转眸,对他咧齿一笑。

    她知道郁大爷这是担心她,怕不知内情的郁二爷太过莽撞伤着她,所以才这么严厉的呵斥郁二爷。

    郁二爷因为她而平白无故受责骂,其实她还挺内疚的,正想劝郁大爷消消气呐,可在接收到郁二爷饱含嫌弃的目光后,她决定不劝了。

    敢嫌弃她?呵呵!她岂是谁都可以嫌弃的?

    “慢也给我等着!”郁凌恒霸道冷喝,完了还严厉地补上一句,“还有,从今往后你给我离她远点,不许跟她抢道,更不许挤她!”

    不许抢道?不许挤她?

    郁晢扬错愕。

    那如果她以后像只螃蟹似的横行霸道,他也得让她啊?

    什么呀!再爱也不能这么*吧!这样下去云裳还不得被大哥*得无法无天啊?

    委屈又不平的郁二爷在心里默默腹诽,忍无可忍,他皱眉问道:“为什么?”

    “因为——”

    “你甭管为什么,反正你以后看到我直接让道就对了!”

    郁凌恒正要回答,却被云裳笑米米地抢断。

    “凭什么呀?!”郁二爷表示不服。

    “不凭什么,反正你就得让,而且是无条件地让!”云裳唇角上扬,扯出一抹大大的笑靥。

    那张狂又得意的模样,特别嚣张,简直是将“恃*而骄”四个字诠释得淋漓尽致。

    郁二爷嘴一瘪,委屈大叫:“我要去跟太爷爷告状,你们太欺负人了!”

    “你去呀你去呀,看太爷爷到底是帮你还是帮我!”郁太太抱着郁先生的手膀子,趾高气扬地对郁二爷说。

    “当然帮我,我可是他的曾孙!”

    “我还是他的曾孙媳妇儿呢!”

    “曾孙更亲!”

    “可曾孙媳妇儿只有一个!”

    尤其她这个曾孙媳妇儿现在肚子里怀着娃呢!

    郁二爷被牙尖嘴利的郁太太气得七窍生烟,心里不服,可人家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他一个孤家寡人根本没有办法以一敌二,找不到话反驳,只能忍气吞声。

    郁晢扬狠狠磨了磨牙,没好气地瞪了眼阶梯上的两口子,忿忿道:“你要走就快走,别堵在半道,存心想饿死我是么?”

    “老公,他吼我!”郁太太立马一副受惊的模样,眨巴着美丽的桃花眼望着郁大爷,瘪着嘴委屈地告状。

    郁凌恒冷冷看着郁晢扬。

    “我哪有……”郁晢扬简直要哭了。

    此刻哥嫂在他的心里,就是封神榜里的纣王和妲己……

    “以后在她面前,不许大声说话!”郁大爷目光犀利地盯着郁二爷,霸道地补上一条。

    郁二爷无语,“你还不如直接说以后有她在我不许说话得了!”

    “最好!”

    “……”

    这还是亲哥么?

    郁晢扬欲哭无泪。

    “老婆奴……”难忍心中的气愤,郁晢扬微不可见地蠕动着嘴,几不可闻地咕哝一声。

    云裳耳尖,听到了,顿时柳眉一竖,娇喝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郁凌恒其实也听见了,不过他倒并不生气,反正弟弟说得也没错,而且也不是他一个人这样说他,欧阳和严楚斐都这样嫌弃过他。

    老婆奴就老婆奴呗,他并不觉得这是耻辱,反之,他把这当成一种褒奖。

    总之,给郁太太做奴隶,他甘之如饴。

    “没、没说什么啊……”被云裳一瞪,郁晢扬顿时心虚,缩着肩小声呐呐。

    云裳怒,脱下鞋子就作势要砸郁二爷。

    郁晢扬抱头鼠窜,连忙躲。

    “好了好了,我们进去吧,别理他!”郁凌恒连忙伸手拦下郁太太,把她的鞋子拿过来,一边柔声轻哄, 一边弯腰给她穿上。

    给她穿好鞋,他搂着她的腰肢,慢慢地往屋里走。

    “他嘴太坏了!”云裳气呼呼地说,回头狠狠瞪了眼小心翼翼跟上来的郁二爷。

    郁凌恒点头,“嗯,没关系,以后会有人收拾他的。”

    郁晢扬默默听着前面的哥嫂明目张胆地议论自己,气得狠狠磨牙,却敢怒不敢言。

    他想,云裳上辈子一定是个狐狸精,这辈子才会这样迷惑众生,瞅瞅在这家里,上一代家主和现任家主都对她言听计从,简直已经是*到丧心病狂的地步了好么!

    郁二爷越想越生气,觉得自己现在在这个家里的家庭地位忒低了,还不如离家出走呢!

    郁先生和郁太太手牵着手慢悠悠地走进主楼,郁二爷跟在二人背后歪着嘴默默腹诽。

    看来他真得尽快找个女朋友才行,不然吵架都没帮手,天天被这两口子挤兑来挤兑去的,太虐心太憋屈了有木有!

    进了餐厅,郁嵘已经在餐桌上了,正慢条斯理地喝着开胃汤。

    “呜呜呜,太爷爷,您得给我做主哇!”

    一见太爷爷,郁晢扬就像个受尽了委屈的小媳妇儿般扑向太爷爷,嗷嗷地嚎着叫着。

    “疯了?”郁嵘头也没抬,淡淡吐出俩字,垂着眼睑继续喝汤。

    “他们两口子合起伙来欺负我!”郁晢扬坐在太爷爷右下方的位置,指着对面的哥哥嫂嫂,愤愤控诉。

    郁凌恒拉开太爷爷左侧下方的第一张椅子,伺候云裳坐下后,才不紧不慢地拉开第二张椅子,优雅从容地坐下来。

    对郁晢扬的控诉,置之不理。

    “是吗?”郁嵘轻抬眼睑,淡淡地瞥了眼小曾孙。

    “嗯嗯嗯!”郁晢扬点头如捣蒜,生怕太爷爷不信似的。

    “你做错什么了?”郁嵘放下汤匙,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漫不经心地随口问道。

    郁晢扬汗。

    真是的!太爷爷这是几个意思啊,不先问他受了什么委屈,居然问他做错了什么!

    这不是明摆着偏袒哥嫂的节奏么!

    “没啊,我可乖了!”郁晢扬无辜地大叫,觉得自己真是比窦娥还冤啊!

    郁嵘瞟了眼一派悠闲自得的大曾孙和曾孙媳,“那他们欺负你做什么?”

    郁晢扬一窒。

    他总不能如实说因为他莽莽撞撞差点撞到嫂子了吧,太爷爷本来就偏袒嫂子,他若坦白估计还得被太爷爷责备一番……

    “可能是妒忌我长得太帅了吧!”郁晢扬一本正经地说。

    “噗……”正在喝汤的云裳喷了。

    郁凌恒一边急忙拿餐巾给郁太太擦嘴,一边狠狠瞪了眼大言不惭厚颜无耻的郁二爷。

    “郁二爷,脸呢?”云裳被雷得外焦内嫩,哭笑不得地看向对面的郁晢扬。

    然而郁晢扬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郁凌恒淡淡飘出一句,“他哪有什么脸啊,早就被他自己丢光了!”

    “太爷爷,您看您看,他们又挤兑我了!”郁晢扬一把抱住郁嵘的手臂,嗷嗷叫着,“太爷爷您帮不帮我?您不帮我我可离家出走了!”

    郁嵘转头看着一脸委屈和怨愤的小曾孙,态度慈爱和蔼,语气特别温和,“离家出走啊?”

    “嗯嗯嗯!!”郁晢扬用力点头,以为太爷爷被自己吓唬到了。

    哪知——

    “把所有的卡交出来再走吧!”郁嵘转回头拿筷钳菜,同时慢悠悠地说道。

    呃……

    “……”郁晢扬欲哭无泪。

    郁嵘吃了一口菜,细嚼慢咽之后,才淡淡瞥了眼一脸沮丧的小曾孙,问:“还要离家出走吗?”

    郁晢扬死命摇头。

    太爷爷这块老姜,太辣了!

    轻飘飘一句话,就让他不敢再作了。

    把他的卡全收了,他出去可怎么活啊?

    不走不走!死也不走!!

    受点挤兑总比出去睡大街强千百倍啊!

    哎,他这是什么命啊,哥不疼爷不爱的,看来他这辈子注定斗不过云裳这个小狐狸精了!

    如此一想,郁二爷老实了,一声不吭地拿起筷子,埋头乖乖吃饭。

    “太爷爷,我有件事想跟您说。”

    待到郁晢扬不闹了,云裳才微微侧身面向太爷爷,眼底眉梢带着喜悦,笑米米地说。

    “嗯。”郁嵘淡淡应了一声。

    郁嵘话音一落,郁晢扬立马抬起头来,接嘴,“你想说什么?”

    郁二爷戒备地盯着郁太太,以为她要反告一状。

    云裳不屑理他,自顾自地从郁凌恒的外套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摊开,双手递到太爷爷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