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57章:你以前到底有多少女人?
    “你干吗?!”

    她正烦躁得紧,抬头就冲着来人没好气地大嚷道。

    郁凌恒站在*边,表情凝重地看着发脾气的小女人,很严厉地沉声喝道:“别玩手机了!”

    “什么玩儿啊!我在给妈妈打电话呢!”云裳怒声反驳,伸手要去把手机抢回来。

    “别打了!”他把手扬高,让她够不着。

    她狠狠瞪他,恼火地冲他嚷,“什么别打了!手机还我,没见我正着急吗?”

    她都快急死了他居然还瞎命令她不许这不许那,是想逼她发飙么?

    不要以为她这些天脾气收敛很多就以为她没脾气了好吗!

    “以后不许碰手机!”郁凌恒不管她,举高手避开她不停攀高的小手,近乎蛮横地命令道:“还有电脑……不!从现在开始你给我远离一切有辐射的东西!”

    她狠狠磨牙,努力隐忍着心里那熊熊燃烧的火焰,“郁凌恒你别惹我啊,我妈不见了我正上火呢!”

    “不许上火!你给我平心静气,不许激动,不许发脾气,不许——”

    “不许你个头啊!快把手机还给我,然后你滚蛋!!”

    他像个老太婆似的絮叨个没完,絮叨得她彻底没了耐心,本是坐着的身子腾地跪起来,嚷着叫着,扑向他去抢手机。

    见她动作颇大,他的眼底划过一丝担忧和愠怒,连忙伸手摁住她的肩,不让她乱动。

    “云裳,把你的坏脾气给我收起来,什么都别操心了,妈妈的事我会想办法,你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好好休息。”他神色严肃地对她喝道,一本正经的模样有着一股不容抗拒的威严。

    云裳挑眉,疑惑不解地看着突然像变了一个人般的郁凌恒,哑了好半晌,她对他翻了个白眼,“神经病!”

    骂完,她作势要往*下跳。

    “你干什么?”他连忙按住她的肩,拧眉喝道。

    “出院啊,我要去帝都找我妈!”她用一种“你是笨蛋吗”的眼神看着他,没好气地忿忿道。

    他脸色沉冷,极具威慑性地瞪她,恶狠狠地威胁道:“你今天敢下*我就敢打断你的腿,你信不信?!”

    打断她的腿?

    看他一脸说到做到的模样,云裳伸出来的双脚下意识地收了回去,错愕,“你疯了?”

    “知道自己为什么肚子疼吗?”郁凌恒板着脸,目光无奈又透着一丝愠怒。

    啊,对,她肚子疼……

    经他提醒,她才猛然想起自己为何来医院。因为脑子里全是妈妈被骗走的事,其他事情她都没有心情去认真思考,想了想,不太确定地随口猜测,“气的?”

    他冷冷看着她。

    他的表情明确显示她猜错了。

    她蹙眉,又猜,“吃坏东西了?”

    他的目光更冷了一分。

    云裳,“阑尾炎?”

    这个说完她自己就立马否决了,听说急性阑尾炎是剧烈腹痛,应该不是她这种症状。

    他一直不回答,就冷冷看着她。

    而她猜完阑尾炎,便不由自主地往更严重的方向猜测,想着想着,心里突然咯噔一跳,本是散漫的态度瞬时变得严肃起来。

    “我……我生病了?”她吓到了,立马正襟危坐起来,怔怔地看着脸色凝重的男人。

    如果不是生病,他何须这副“出大事了”的表情?

    所以,她一定是生病了!

    他微微皱眉,见她猜了那么多都没猜对,对她的迟钝深感无语。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她已经吓得叫了起来,“什么病?我得什么病了?啊?”

    她想到自己可能得了不治之症,吓得双眼立马就红了,一副快哭了的可怜模样。

    当然,她并不否认自己怕死,然而怕死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如果她得了不治之症,妈妈怎么办?他怎么办?

    她若不在了,他们可怎么办啊?

    “瞎想什么呢!你不是生病!”听她越说越离谱,郁凌恒哭笑不得,伸手揉揉她的头顶,无奈轻斥。

    她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闻言立马忍住了,眨巴着水汪汪的桃花眼望着他,楚楚可怜地瘪着嘴怯怯地问:“不是生病啊?”

    “不是!”他摇头,语气笃定。

    “真不是?”可她还是害怕,一再确认。

    他无语,瞪她,“你很想生病啊?”

    “当然不想!”她死命摇头,红着双眼害怕又委屈的模样我见犹怜。

    “那不就结了!”

    看他的样子不像是撒谎,郁太太心里的恐惧退去大半,但心里还是不安,忍不住定定地看着他,又问:“我真不是生病?”

    “不是!!”他快给她跪了。

    “呼!那就好!”得到他肯定的答复,她大大地松了口气,终于放心了。续而蹙眉,不解地问:“那我到底怎么了?”

    “你怀孕了!”他没再卖关子,柔声答道。

    他的目光温柔至极,深情款款地看着她,有种恨不得把全世界捧到她面前讨她欢心的*溺。

    “哦!”云裳淡淡应了声,没反应过来。

    然而话音一落,她突觉不对。

    等等……

    “你说我怎么了?”

    她倏地睁大双眼挺直腰,死死看着目光柔得滴水的男人,心,扑通扑通狂跳不止。

    是她听错了吗?

    她她她……

    会吗?

    不会吧,她明明都没感觉啊!

    “你、怀、孕、了!!”他一字一顿,每一个字都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你怀孕了……

    怀孕了……

    怀孕了!!

    耳朵里像是有台复读机,不停地重复着“怀孕了”三个字。

    她怔怔地看着他,半天回不来神。

    “傻了?”郁凌恒有些好笑地看着呆若木鸡的小女人,伸手亲昵地碰了碰她的小脸,愉快又*溺地戏谑。

    她回过神来,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小心翼翼地喃喃,“你说我……”

    “嗯!”不等她说完,他就用力点了点头。

    云裳的双眼霍地一亮,猛然抬头挺胸,“真哒??”

    惊喜交加。

    “你给我动作小点!!”看她挺胸的动作颇大,他眼底泛起一抹担忧之色,拧眉瞪她,冷喝道:“怀孕了还肚子痛知道代表着什么吗?”

    她立马双手覆在小腹上,像是想要借此保护腹中宝宝,怯怯地看着他。

    她不傻,不管在怀孕的时候腹痛是代表着什么,反正一定不是好征兆就是了。

    尤其他从进来就一直冷着脸,一副事态严重的模样,更是让人觉得不安。

    “怎、怎么了?”她紧张起来,一双小手紧紧护着自己的小腹,害怕宝宝有什么问题。

    上次的意外流产,给她的打击不小,她的内心一直很介怀。

    这好不容易又有了,可千万不能再有任何闪失,不然她真的会受不了的。

    孩子是他们爱情的结晶,也是上天恩赐给他们的礼物,所以他们有多期待这个孩子,不言而喻。

    得知自己怀孕了,她之所以如此欢喜,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就是太爷爷!

    太爷爷知道她有了孩子的话,一定会很开心很开心的!

    她和郁先生还年轻,再晚两年要孩子其实也无妨,可太爷爷年纪大了,他们等得起,谁也不知道太爷爷还等不等得起……

    上次她意外流产,太爷爷虽然表面看起来没什么,可她知道,太爷爷很伤心,甚至很自责。

    所以这个孩子,她必须得好好保护,一定要让宝宝平平安安地出生。

    郁凌恒摁住郁太太的肩不让她乱动,剑眉深锁,轻叹道:“嫣然说你情绪激动动了胎气,有先兆流产的征兆——”

    “啊?!”云裳狠狠一震,脸色瞬时一片苍白。

    上一次意外流产让她身心都受到了重创,她现在几乎是闻“流产”而色变。

    “别怕!”他连忙安抚她,大掌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颊,柔声轻哄,“嫣然说只要你别再情绪激动,保持心情愉快就不会有事。”

    “哦……好!不激动,我不激动,我再也不激动了!”她连连摇头,双手贴着小腹声声保证着。

    只要宝宝没事,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看着郁太太母性光辉溢满全身的模样,郁先生欣慰又感动,俯首,在她唇上奖励般啄了啄。

    “乖!”他噙着温柔深情的微笑,毫不吝啬地赞赏道。

    “那、那我要不要住院观察?”她咬了咬唇,小手轻轻摸着依旧平坦还什么都感觉不到的小腹,望着他担忧地问道。

    他摇头,“住院倒是不必,回家好好安胎也是一样的。”

    其实是他故意夸大其词,情况并没有他说的那么严重,他是担心郁太太的暴脾气,所以想着先吓唬吓唬她比较好,免得她动不动就跳啊吼的。

    不管怎么说,防范于未然总是好的。

    “真的没问题吗?要不我还是住院吧,这样万一出现什么问题也比较方便。”郁太太还是不放心,强烈要求住院。

    郁凌恒有些哭笑不得,却又不能自打嘴巴,只能尽可能地宽她的心,“不会有问题的,你别这么紧张。”

    “可是博医生不是说……”

    “她只是说有点那种征兆,并没说宝宝就一定会有事。”

    “可是……”

    “别这么担心,有老公在呢,老公不会让你们娘俩有事的!”他将她拥进怀里,大手轻抚她柔顺的发丝,非常坚定、非常有耐心地柔声哄着。

    他一再保证,的确让她心里的忧虑消散了不少。

    于是她没再坚持一定要住院,垂着眸盯着自己的肚子,唇角情不自禁地往上扬起,甜甜傻笑。

    郁凌恒看着郁太太那副娇憨可爱的模样,心情不由也好到爆,俯首轻吻她的额头,眼底眉梢尽显深情,“很开心?”

    “嗯嗯嗯!”她抬眸,有些娇羞地看着她,对他用力点头。完了小脸倏地一板,蹙眉嘟嘴,“你不开心吗?”

    “当然开心!”他毫不犹豫,对她温柔一笑。

    郁太太满意,甜蜜又幸福的笑靥重新在美丽的小脸上绽放开来。

    两两对视,目光痴缠,彼此眼底都流淌着对对方的浓浓情意……

    看着看着,他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去,想吻她……

    哪知他刚要触上她的唇,她却突然兴冲冲地叫了起来,“回家回家,走走走,我们快回家!”

    她边叫边往*下跳,兴奋得不得了。

    “你慢点!”他连忙抓住她的腰,将她轻轻一举然后放在地上,拧眉轻斥。

    “快快快!我们快回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太爷爷!”她笑得灿烂无比,穿上鞋就拉着他往外走。

    简直急不可耐。

    “跟你说了你不能太激动,你再不改改你这急躁的毛病信不信我揍你?!”几乎是被她拽着进入电梯,他气也不是恨也不是,索性把她搂在身侧不许她再乱动,切齿警告。

    “知道啦知道啦!”她侧身抱着他的腰,踮起脚尖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看着郁太太这副乖巧听话的模样,郁凌恒眼底深情满溢,心都快融化了。

    就觉得特别满足,特别感动,特别幸福!

    上了车,云裳一边低着头扣安全带,一边喜滋滋地对郁先生说:“那啥,一会儿回家之后你不许说话,我要亲自告诉太爷爷!”

    她要亲自抚平太爷爷心里的遗憾。

    因为前些天她不懂事地把太爷爷气病了,她愧疚得很,心里一直很难受,所以今天她想用这个喜讯将功赎罪,让太爷爷高兴高兴。

    郁凌恒动作娴熟地开着车,忙里偷闲地看了眼洋洋得意的小女人,唇角情不自禁地勾了起来。

    其实他跟她的想法一样,但是看到她这样嘚瑟,就忍不住想要逗逗她。

    于是他佯装不以为然地淡淡瞥了她一眼,说:“你说我说不一样吗?”

    “不一样不一样!我要亲自告诉太爷爷!”她双手抓住安全带,侧过身来看着他,一本正经地嚷着叫着。

    “孩子又不是你一个人的,我也有份好么!”他懒懒轻哼。

    “可宝宝是在我肚子里,应该由我跟太爷爷报喜!”她据理以争,嘟嘴娇嗔。

    他又瞥她一眼,“不是我你能有?!”

    呃……

    “……”郁太太噎住,无言以对,红着小脸狠狠咬了咬唇,娇蛮地重重哼了一声,“不管!反正必须由我说!”

    “做的时候不努力,邀功你倒是很积极!”郁凌恒若有似无地勾了勾唇角,似真似假地嫌弃道。

    “你……”她呼吸一窒,脸颊忍不住更烫了,又羞又怒,她支起小脸愤愤不平地争辩,“我哪有不努力?我明明很努力好么!”

    “你有吗?”他的声音慵懒磁性,特别好听,还饱含着淡淡的戏谑。

    她抬头挺胸,不服气地喊,“当然有!!”

    闻言,他薄唇一撇,转眸瞥她一眼,“那你说说,你什么时候在上面有坚持到半个小时的?”

    云裳,“……”

    在上面坚持半个小时……

    呃,这个……

    郁太太的脸,已经红到无以复加,整个人就快要自燃了。

    这男人真是厚脸皮,什么事都可以这样理直气壮地拿出来说,真是够了!!

    是啦是啦,她是坚持不了半小时啦,可体力跟不上她能有什么办法?谁让他总是把她折腾得快死掉的时候才让她在上面,她都被他弄得精疲力尽动得了才怪。

    见她不说话,他勾着唇角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慵懒哼问:“嗯?什么时候?”

    “那个……那个……”她红着脸窘迫地呐呐,被他饱含嘲弄的目光给逼急了,忍不住恼火地叫道:“明明是你自己嫌弃我不行的!”

    可不是,她不能在上面坚持半小时有一半原因是她体力不足,还有一半原因是他自己受不了她“温柔”……

    “你本来就不行!”他撇撇唇表示嫌弃,实话实说道。

    他本是半开玩笑地随意一说,哪知一不小心却捅到了马蜂窝……

    “郁凌恒你这话什么意思?”

    郁太太的声音蓦地一沉,脸上的娇羞之色瞬间消散无遗,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冰寒。

    气氛立马就不对了。

    “什么什么意思?”郁先生还在状况外,一边开着车,一边随口反问。

    “我不行谁行?”郁太太的声音已经冷到极点,目光冷厉似箭地射在他的脸上。

    后知后觉的郁先生终于发现了异常,放缓车速,转眸看她,“怎么了?”

    “我问你呢,我不行谁行?”她已经完全是一副生气的状态了。

    郁先生心里一惊,“我……”

    可他刚一开口,就被她冷冷抢断,“你这话的意思是曾经有人在你身上‘行’过是不是?你很怀念是不是?你念念不忘是不是?你这是拿别人的标准来衡量我是不是?”

    一字一句,尖锐无比。

    “我不——”郁先生惊悚了,连连摇头。

    然而她根本不愿听他的解释,委屈又愤怒地喝道:“别人行你找别人去!你嫌弃我干什么?我就是不行,我不行怎么了?我——”

    “嘿嘿嘿!你给我打住!我说什么了我?你不行当然就是我行了呀,胡思乱想什么呢你这是?!”他连忙阻断她,哭笑不得又心惊胆颤。

    得!全是他自己作的!

    郁凌恒懊悔不已。

    本来他只是想逗逗她罢了,哪成想一不小心居然把小气吧啦的准妈妈给惹恼了,这可真是典型的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你嫌弃我!!”郁太太嘟着嘴,委屈地红着眼愤愤控诉。

    郁先生无语了一下,无奈解释,“我没有……”

    “你就有!”郁太太不依不饶,瘪着嘴一副难过的模样。

    郁凌恒见状,急了,连忙转动方向盘,把车靠边停下。

    停了车,他转头看她,“郁太太——”

    “郁凌恒,你说,你以前到底有多少女人?”

    可他一开口,就被她冷冷阻断,横眉怒眼地瞪着他咄咄逼问。

    呃……

    郁凌恒傻了。

    刚才博嫣然跟他说了一些孕妇的初期反应,其中有情绪不稳、胡乱猜忌、乱发脾气、爱哭爱撒娇等等。

    这短短一个小时里,他已经统统领教了郁太太上述的所有怀孕症状。

    只是这胡乱猜忌也太夸张了点吧,都是写陈年往事了她还想秋后算账不成?

    “我哪有什么女人啊……”

    题外话:

    今日更新完毕,祝大家www.yuehuatai.com愉快~~~已经在努力收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