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56章:老公,我肚子疼
    很快,严谨尧就回到了酒店……

    ……

    次日。

    云裳刚开完会,就接到郁凌恒的电话,让她马上到嵘岚去一趟。

    她问他有什么事,他没回答,只说她去了就知道了。

    然后她去了。

    然后她看到严楚斐像个大爷般悠闲自得地翘着二郎腿坐在他的办公室里。

    在她推门而入的那瞬,郁凌恒立刻起身相迎,见她在看到严楚斐的那瞬小脸变得冷若冰霜,连忙上前去揽住她的肩,生怕她转身走掉。

    “他说有事找你,我问他有什么事他也不说,非要跟你当面说不可。我不想理他的,不过他说这事儿很重要,所以……”

    不待她开口质问,他就陪着笑脸忙不迭地跟她解释。

    一边是老婆大人,一边是多年兄弟,他夹在中间也很为难的。

    匆匆赶来,乍然看到严楚斐,云裳的确是很不高兴,不过转念想想,郁先生也不容易,冤有头债有主,她有气就该对着讨厌的人撒,而不是为难自己爱的人。

    默默叹了口气,她无奈地瞪了郁凌恒一眼,没说什么,任由他亲昵地揽着自己往沙发走去。

    然后他们在严楚斐的对面坐下。

    “什么事?”坐下之后,她蹙眉不耐地看着吊儿郎当的严楚斐,开门见山地问道。

    严楚斐勾唇一笑,“我们今天要回帝都了!”

    “关我什么事!”她无语地剜他一眼,一脸“要走快走滚得越远越好”的嫌弃表情。

    “四爷一起!”

    “关、我、什、么、事!!”云裳哭笑不得地狠狠瞪他,一字一顿加倍嫌弃。

    她现在最讨厌的就是严谨尧好吗!她巴不得他们快点离开然后永远都别再来C市了好吗!她最希望的就是严谨尧从今往后离她妈妈十万八千里好吗!

    “你不去见他一面吗?”严楚斐看着云裳缓缓说道,笑得高深莫测。

    云裳忍无可忍地翻了个白眼,“我跟他很熟吗?我为什么要去见他?”

    她倒也没装傻,这个“他”指的是谁彼此心知肚明。

    “你确定不去吗?”严楚斐笑得越发诡异。

    “你把我叫来就是为了跟我说废话的吗?”云裳蹙眉,被他故弄玄虚的样子惹恼了,没好气地冷嗤道。

    严楚斐装模作样地轻叹一声,放下腿坐直身,一本正经地说:“我是希望你去送送他。”

    “跟你说了我跟他不熟!!”她火大地嚷道,小脸阴沉下来。

    “云裳,有句古话说得好,血浓于水——”

    “我走了!”她腾地站起来。

    严楚斐连忙伸手抓住她,急叫:“喂喂!别走啊!好好好,不浓于水,不浓于水总行了吧!”

    他无奈妥协,抓着她的手腕不松手,怕一松手她就真走。

    一直保持缄默的郁凌恒目光落在两人的手上,剑眉一拧,眼底醋海翻腾,不悦地板着俊脸,起身把严楚斐和郁太太的手分开,然后把郁太太的小手牵在自己的大手里,另一只手则搂着郁太太的腰肢,与郁太太一同坐回沙发里。

    严楚斐在看到郁凌恒一脸醋意横飞的模样时,内心是无语的。

    真是醉了!

    什么醋都吃,他怎么就没被酸死呢?!

    严楚斐嘴角抽搐了两下,对眼前的奇葩夫妻二人组表示深深的嫌弃。

    “遗传这玩意儿还真是不靠谱,你说像阿姨那么温柔的女人,怎么会生出你这么犟的女儿呢?!”严楚斐看着云裳,撇嘴叹道。

    “关你——什么事!”云裳柳眉一竖,杏目圆瞪,差点爆粗口。

    “当然不关我的事,我这也只是有感而发罢了。”严楚斐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

    云裳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作为回应。

    被她赏了好几个白眼,严楚斐却一点也不恼,噙着笑抬腕看了看表,然后一边缓缓站起来,一边慢悠悠地吐字,“好吧,时间差不到了,我得走了!”

    云裳立马一副求之不得的模样,就差在脸上写一堆“滚滚滚”了。

    “最后问你一次,真的不去送我们?”严楚斐走到门口,在出门之际,又回过头来问云裳。

    云裳觉得,严楚斐今天的笑,怎么看怎么透着一股歼诈的味道。

    “滚!”她毫不客气的狠狠骂道。

    “你可别后悔——”

    “滚快点!!”

    严楚斐话未说完,云裳已经忍无可忍,随手抓起茶几上的纸巾盒就朝着严楚斐那张讨厌的脸狠狠丢去。

    后悔毛线啊后悔!

    她恨不得从今往后都不要再看到严家的人好吗!

    纸巾盒迎面砸来,严楚斐身手敏捷地闪出门外,只听呯地一声,门关了,纸巾盒下一秒就砸在了关闭的门上。

    严楚斐走了。

    “他有病吗?”云裳皱着眉气呼呼地瞪着门,没好气地骂道。

    “为什么这么说?”郁凌恒微挑眉尾,懒懒轻吐。

    他姿态慵懒地侧坐着,手肘撑着沙发靠背,手掌托着头,另一手搭在膝盖上,修长完美的手指像弹钢琴般有节奏地轻轻弹动着,目光温柔好整以暇地看着生气的郁太太。

    “特意把我叫来就为了跟我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郁凌恒轻笑一声,伸手亲昵地碰了碰她气鼓鼓的小脸,漫不经心地说:“莫名其妙吗?还好吧……对对对!就是莫名其妙!太莫名其妙了!他本来就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人!乖,咱不理他!”

    哪知话到一半,就被她阴森森冷飕飕的目光瞪得连忙端正态度,义愤填膺地改口道,与她同仇敌忾。

    云裳瞥了眼一脸谄媚的郁先生,满意。

    ……

    严谨尧走了,云裳开心不已。

    就觉得这个祸害终于离开C市了,她的妈妈终于安全了。

    然而,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

    几个小时后。

    就在郁太太和郁先生腻歪够了正准备回朝阳之时,手机突然响了。

    打开包,拿出手机一看,是妈妈发来的视频电话。

    看到是视频电话时,云裳微微蹙眉,心下疑惑,打电话就打电话呗,妈妈咋还发视频呢?难道点错了?

    她一边暗忖,一边接通电话——

    手机屏幕上,出现欧晴特别纠结的脸……

    “妈。”云裳看着视频里的妈妈,语调轻松地喊了一声。

    严谨尧走了,她再也不用紧张兮兮地害怕妈妈受伤害了,整个人觉得神清气爽的,心情自然美妙无比了。

    “裳裳……”欧晴皱着眉头,眼神闪烁不定,一副心虚得不行的模样。

    “嗯?咋了?”云裳心情好,还没发现妈妈的异常。

    欧晴欲言又止,几乎都不敢看女儿的眼睛,“我……我有件事……有件事想跟你说……”

    “哦,什么事?说吧!”云裳目光温柔,笑米米地看着屏幕里的妈妈。

    “那个……”

    “嗯?”

    “我……”欧晴几番挣扎,却就是不敢说出口。

    云裳蹙眉,终于发现了妈妈的不对劲儿,狐疑问道:“怎么了?什么事啊?干吗吞吞吐吐的?”

    欧晴深深吸了口气,再狠狠咽了口唾沫,鼓足勇气看着女儿,“你……你别骂我啊……”

    “我好好的骂你干吗啊?”云裳啼笑皆非,可才笑两秒,她就突然笑不出来了,心脏莫名其妙地紧了一下,皱眉问:“你做什么了?”

    “你先答应我,我、我说了你……你不能生气。”欧晴怯懦地呐呐。

    从始至终,她的每一句话都说得磕磕巴巴,严重底气不足。

    “先说是什么事!”云裳脸色沉了下来,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先答应我你不生气。”欧晴坚持,很难得地把一句话说顺溜了。

    云裳皱眉,转眸看了眼身边的郁凌恒,两人对视一眼,均大惑不解。

    暗暗吸了口气,强忍着心里的不安,云裳对着手机屏幕里的妈妈点头,一本正经地说:“好,我不生气,你说吧!”

    “我……我在帝都……”犹豫了好久,欧晴才低着头声如蚊呐地吐出一句。

    “帝都?你去帝都干吗?”云裳没反应过来,顺口问道。

    旁边的郁凌恒脸色微变,立马就想到了什么……

    不过他紧紧闭着嘴,没敢插嘴提醒郁太太。

    但郁太太也不算太傻,话音刚落,她就反应过来了,脸色瞬时一沉,眉头紧紧拧了起来,“等等!你说你在哪儿?”

    “帝都……”欧晴的头都快缩到脖子里去了。

    “大声点!!”云裳倏然冷喝,心脏噗通噗通地狂跳起来。

    不不不!

    不会的!不会是她心里想的那样,不会的……

    被女儿突如其来的一声冷喝吓得一颤,欧晴呼吸都乱了,声音更是小得快听不见,“帝、帝都……”

    “你怎么会在帝都?你去帝都做什么?你现在跟谁在一起?!”云裳炸毛了,脸色瞬时冷若寒冰,声音变得尖锐冷厉。

    “我……我……”欧晴一见女儿发脾气了,吓得更是话都说不出了。

    “你是不是跟严谨尧一起去的??”云裳冷冷瞪着妈妈,咄咄逼问。

    “我……”欧晴心虚的表情已经充分回答了云裳的问题。

    “是不是?”云裳厉声喝问,快气死了,非要妈妈亲口承认,否则她不愿意相信,绝不相信!

    欧晴红了眼,怯怯地瞅着怒不可遏的女儿,微哽,“你答应过我不生气的……”

    “我问你是不是他带你走的?!”云裳气得想要把手机狠狠拍烂。

    “……是……”

    “欧小晴!!”云裳噌地站起来,勃然怒吼。

    “裳裳,你答应过我不生气的……”欧晴双眼越来越红,急得快哭了。

    云裳的情绪彻底崩溃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气的还是担心的还是伤心的,反正双眼也立马变得红通通的,饱含愤怒的声音掺杂着哭意,“你还会在乎我生不生气吗?欧小晴,你太过分了!!”

    严谨尧身边有个跟了他快二十年之久的红颜知己,妈妈这样跟他去帝都算什么?她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吗?就不能长点记性吗?一个人跟着他去那么远的地方,万一被他欺负了她找谁去?

    云裳真是快急疯了,妈妈以前生病,就是因为性格太过柔弱内向,有心事一贯憋在心里,承受不了心理压力所以才会把自己逼进死胡同,若在帝都再被严谨尧伤了心,那她的病肯定会复发的!

    又气又担心,云裳狠狠咬着牙根,胸腔急促起伏,小腹开始隐隐作痛……

    “你别生气嘛……”欧晴狠狠哽咽,知道女儿会生气,也做好了被女儿责备的心理准备,可现在看到女儿愤怒伤心,她也难过,心如刀绞。

    “你居然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跟他走了,你说!在你心里还有我这个女儿吗??”云裳怒吼,红着眼吼得声嘶力竭。

    她真是要被气死了!

    “当然有啊,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啊!”欧晴连连点头,惹了女儿生气,心疼又后悔。

    “欧小晴你太过分了,你居然抛弃我!”

    “我没有,不是那样的……”

    “你回来!你给我马上回来!”云裳蛮横大叫,不管不顾地命令。

    欧晴的目光往上瞟了一眼,像是在看什么,然后怯怯地摇头,“不、不行啊……”

    “你说你在哪儿,我马上来接你!!”云裳懒得废话了,阴沉着小脸当机立断地喝问道。

    “我……喂,严谨尧你别……”

    欧晴才说了一个字,突然一只大手伸来,手机被抢走,接着通话被毫不犹豫地切断。

    “喂!妈!妈……”云裳对着突然没了图像的手机大喊。

    可通话已经结束。

    云裳面如冰霜,狠狠咬着牙根二话不说就回拨妈妈的手机,她想着等对面接了电话她非得狠狠骂严谨尧一顿不可!

    管他是不是一国总统!管他是不是她的亲身老爸!她现在什么都不管了!

    然而,手机里传来的却是“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的提示音……

    “混、蛋!!”云裳气得把手机往沙发上狠狠一砸。

    昂贵的手机在沙发上蹦了两下,眼看就要跳到地板上摔个四分五裂,多亏郁凌恒眼明手快,及时把手机一把抓住。

    郁凌恒微拧着眉头,把手机随手搁在茶几上,然后把火冒三丈的郁太太拉下来坐回身边。他轻抚着她气得不停起伏的背,肉身劝道:“冷静点,你别这么激动——”

    “冷静?我妈她现在在帝都,你叫我怎么冷静?!”云裳气得想杀人,无法冷静。

    “有四爷在,她不会有事的……”

    “就是有他在我才不放心好吗!!”她咬牙切齿,吼得地动山摇。

    “你先别着急——”

    “你说严谨尧什么意思啊?偷偷摸摸把我妈拐跑他什么意思啊?你说他这到底算什么意思啊,啊?!”她失控怒吼,说着说着就狠狠瞪他,迁怒道:“你跟严楚斐还口口声声说他对我妈余情未了,这就是余情未了的表现?就这样悄悄把我妈骗走是想怎样?他若真对我妈有什么想法,那至少也该拿点诚意出来吧,就这样把我妈带走难道是要我妈就这样无名无分的跟着他?”

    她越想越生气,简直恨不得插双翅膀飞到帝都去把将她妈妈拐跑的罪魁祸首揍个生活不能自理!

    不知道是不是情绪太过激动,云裳突然脸色一白,小腹绞痛起来……

    刚刚只是隐隐作痛,这会儿经过她一通吼,疼痛就加剧了。

    她狠狠咬唇,小手摁住腹部,低着头蹙眉忍痛……

    她吼着吼着突然不吼了,他一看,发现不对劲儿,忙低头去看她的小脸,担忧急问:“怎么了?”

    “肚子疼。”她的声音紧绷沙哑,似是在极力隐忍。

    郁凌恒没往别处想,只以为她是太激动造成的,无奈地轻斥,“你看你,叫你别这么激动……”

    “我妈不见了,我能不激动吗?”她一听这话就火冒三丈,忍不住又吼上了。

    她担心妈妈的那种心情,他根本就不懂!

    见她又生气了,他连忙妥协求饶,“好好好,你有理你有理,你激动有理,算我求你行吗?快别吼了,要是把你自己气出个好歹我可咋办?”

    云裳吼完,肚子又是一阵绞痛,痛得她冷汗直冒。

    “老公,我肚子疼……”她倏地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狠狠咬着牙根忍着痛,喘息着说,声音低沉无力。

    “好了好了,别气了,一会儿就不疼了。”他将她搂在怀里柔声安抚,并未过多在意。

    “我真的肚子疼!!”她猛地抬头,恼火地冲他大声嚷道。

    她的头抬起来,他才发现她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额头还渗出了一层冷汗。

    “怎么了?”他这才慌了神。

    她瘪着嘴往他怀里靠,委屈又伤心地摇头,“不知道啊,突然就痛起来了,一抽一抽的……”

    妈妈不见了,身体又突然不适,向来强悍的郁太太莫名就觉得很委屈很难过,心情瞬时变得无比低落。

    “我们去医院!”

    郁凌恒当机立断,一把将郁太太打横抱起,朝着办公室外大步而去。

    ……

    某军区医院。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云裳蔫蔫地躺在病*上休息,郁凌恒则随着博嫣然去了她的办公室,了解郁太太的身体状况。

    情绪稳定下来之后,腹痛也有所缓解,但肚子里还是有些怪怪的,不太舒服。

    云裳半躺在病*上,说是休息,可她却始终静不下心,想睡也睡不着。

    拿着手机一遍一遍地拨打妈妈的号码,可妈妈的手机一直是关机状态,她也试着用郁凌恒的手机拨打严楚斐的电话,可严楚斐根本不接。

    于是,她与妈妈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断了联系。

    云裳愁眉不展,苦大仇深地瞪着手机,把手机当成是严谨尧的脸,指尖一下一下狠狠戳着屏幕。

    戳死你!戳死你!戳死你!

    不要脸的!

    总统了不起啊?总统就可以诱拐良家妇女啊?总统就可以这样欺人太甚啊?!

    要是妈妈有什么事,她非跟他拼命不可!!

    哎呀,怎么办?怎么办?担心死她了啊!

    云裳狠狠咬着红唇,一边在心里默默腹诽,一边不停地拨打着妈妈的手机,大有不打通就誓不罢休的架势。

    突然,一只大手横空而来,把她的手机一把抢走。

    “你干吗?!”

    题外话:

    大家憋急·~~~四爷和欧小晴的故事,会写番外~~~耐心等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