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52章:严谨尧在欧家
    “谁的电话?”

    郁凌恒连忙伸手拉住她,见她如此着急,料想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也不由脸色凝重起来。

    “我妈!”她答。

    “怎么了?”

    他剑眉紧锁,暗忖岳母大人不会在是病情复发了吧……

    如果是的话,那他可就罪孽深重了,他和郁太太这才好了两天,难道又要闹起来么?

    千万不要啊!

    郁凌恒忐忑不安,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哪知却见郁太太表情扭曲狰狞地恨恨冒出一句——

    “严谨尧在欧家!!”

    ……

    在前往欧家的路上,云裳不停地催促郁凌恒把车开快点,恨不得让他把车子当成飞机来开。

    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欧家,还不待他把车停稳她就推开了车门,跳下车就气势汹汹地冲进欧家大门。

    郁凌恒见她那副面罩寒霜的模样,忙不迭地跟在她的身后,拧眉担忧。

    云裳一进门,就愣在了当场。

    前庭小院里,严谨尧和欧荣毅不苟言笑地坐在一起,三米开外是一个画架,以及正在为他们画像的欧晴……

    在路上,云裳设想了无数种一会儿见到严谨尧会是怎样一副景象,却没有一副是现在这种让她惊诧的模样。

    妈妈居然在为外公和严谨尧画素描。

    云裳一眼就看出了妈妈的不乐意!

    毫无疑问,一定是严谨尧“强迫”妈妈的!

    云裳冲进院里,脚步声又急又响,在院里的人不约而同地转眸循声望去。

    欧晴见到她自是欣喜不已,本是紧张又胆怯的心情,在见到女儿来了之后顿时变得有了底气。

    严谨尧接收到云裳不友善的瞪视,转动目光淡淡看了她一眼,除了眼神稍冷之外,表情没有丝毫变动。

    云裳怒火中烧,狠狠瞪着气定神闲的严谨尧,暗暗磨牙。

    看到突然而至的云裳,欧荣毅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一旁正与严楚斐悠闲喝茶的欧阳立刻站了起来,朝着他们小两口走去。

    “你们怎么来了?”欧阳微拧着眉,狐疑地瞅着面带不善的云裳和神色纠结的郁凌恒,问。

    云裳冷冷看着严谨尧,“他——”

    “哦,我们是来看看妈妈,顺便来蹭个饭。”

    云裳刚一开口,郁凌恒就连忙抢断,半真半假地微笑道。

    闻言,欧阳转眸瞄了严楚斐一眼。

    嵘岚最近好几个大项目受挫的事情欧阳是知道的,此刻便自然而然地以为是严楚斐通知了郁凌恒来欧家,故意给郁凌恒制造与严谨尧见面的机会……

    郁凌恒的话提醒了云裳,她猛然想起欧家的人还不知道妈妈和严谨尧曾经的那点事儿……

    云裳满身怒气瞬时隐退,努力让自己表现得正常一点,尽可能地不让精明的欧荣毅和狡猾的欧阳看出端倪。

    然而她尽了最大的努力,脸还是冷的。

    这时,欧晴素描笔一收,将画好的素描递给欧荣毅,然后蹭蹭蹭跑到女儿身边,紧紧抱住女儿的手臂,一副寻求庇护的可怜模样。

    云裳狠狠蹙着眉头,顿时心疼得不行,轻轻拍了拍妈妈的手,温柔地安抚着明显有点受到惊吓的妈妈。

    “四爷您看看,可有需要修改的地方?”

    欧荣毅双手将惟妙惟肖的素描递到严谨尧的面前,特别客气地说道。

    严谨尧面无表情,淡淡看了眼躲到女儿身边去的欧晴,在心里默默哼了一声。

    “不用,很好!”严谨尧接过素描随便一看,完了又抬眸看向欧晴,理直气壮地提出无理的要求,“云太太画功不错,不知可否为在下单独画一张?”

    从严谨尧嘴里吐出来的“云太太”三个字,格外阴森恐怖。

    欧晴不由自主地在心里打了个寒颤。

    严谨尧话音一落,欧荣毅倏地皱了眉,眼底泛起狐疑,“四爷您怎么知道小女夫家姓云?”

    像严谨尧这样的大人物,居然会关注自己女儿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欧荣毅表示想不通。

    “欧老你的外孙女姓云不是吗!”严谨尧淡定自若地笑了笑,一边将目光转向云裳,一边不紧不慢地淡淡说道:“前不久欧老你的外孙女婿跟我们严家小七发生了点事,所以顺便了解了一下你的外孙女,欧老不会介意吧!”

    “四爷严重了,自然是不会的!”欧荣毅微微笑道,心想,他哪敢介当今总统的意?就算介意也只能说不介意。

    顿了顿,欧荣毅又补了一句,“不过小女早已离异,现在是单身状态,叫她云太太不合适——”

    “爸!!”

    欧荣毅话未说完,欧晴倏地大叫一声。

    离婚又不是一件光荣的事,为什么要这样昭告天下?尤其还是告诉他……

    当年她跟云铭辉结婚,那可是办得举国轰动人尽皆知,在那样高调地秀过幸福之后,却最终以离婚收场,这样难堪的事被他知道了,指不定他得怎么嘲笑她呢!

    虽然他刚才说过什么“顺便了解了一下你的外孙女”的话,意思是暗中调查过裳裳,一定也知道她和云铭辉离婚了,但这件事只要没摆到台面上来说,她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好了,可一旦这样挑明了,她就没办法再自欺欺人,在他面前就会觉得无地自容,完全抬不起头来的……

    欧晴脸色苍白,她已经感觉到严谨尧饱含讥讽的目光正冷冷投射在自己身上。

    她甚至都能猜到他的心理活动,他一定在心里骂她,欧晴,你当初离开我时不是很得意吗?举办了一个空前绝后的盛大婚礼又怎样?还不是逃不掉被人玩弄的命运!像你这种朝秦暮楚水性杨花的女人,活该被他背叛,活该被他抛弃,你活该!

    欧晴低着头,掩饰着微红的双眼,一颗心随着心里的猜想而钝钝地泛疼……

    “既然离婚了,那叫‘云太太’的确不合适,在下失言还望欧小姐海涵!”严谨尧轻勾唇角,溢出一抹高深莫测的淡笑,犀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地锁住欧晴,不紧不慢地说道。

    他这分明是在讽刺她,在嘲笑她,在奚落她……

    欧晴抓在云裳手臂上的双手不自觉地攥紧,指甲陷入女儿的皮肉里……

    云裳疼得皱眉,知道妈妈难过了,心里顿时火冒三丈。

    可当着外公和欧阳的面,她又敢怒不敢言,只能恶狠狠地瞪了严谨尧一眼。

    空气中,流淌着一股紧绷压抑的气氛……

    欧晴怕自己失态的样子被大家看见,连忙收了画架就要走。

    “欧小姐不愿意吗?”

    哪知她拿着画架刚转身,严谨尧冷飕飕的声音就响在空气中。

    她一怔,顿时僵住,双脚像灌了铅一般,莫名就再也挪动不了了。

    严谨尧突然这样冒出一句,大家都没明白他说的什么不愿意,还是欧荣毅观察入微,发现严谨尧正冷冷地盯着欧晴手里的画架,率先反应过来。

    人家总统大人都如此要求了,他们怎能拒绝?

    于是欧荣毅说:“怎么会呢,承蒙四爷不嫌弃,小女——”

    “不好意思,我妈妈身体不太好,不能太劳累,你想画像还是另请高明吧!”可不待欧荣毅说完,云裳就抢断了外公的话,毫不客气地冷冷拒绝道。

    严谨尧一张脸瞬时阴沉可怖。

    “裳裳!不得无礼!!”欧荣毅大喝一声,严厉斥责。

    见严谨尧变了脸,除了云裳之外,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包括欧晴。

    这是他生气的表现,她太了解了。

    其实云裳也怕,因为严谨尧的气场太强大了,但她就算心里怕,表面却不肯服输,冷着脸硬着头皮与严谨尧互瞪。

    她就想着,这个男人以前欺负了她的妈妈,现在还想来欺负她的妈妈,她怎么能忍?

    就算他是总统又如何?就算他手握天下苍生的生杀大权又如何?敢欺负她的妈妈,她以死相搏!

    反正谁让她的妈妈伤心难过,她就跟谁势不两立!

    见云裳和严谨尧像仇人般瞪着对方,欧晴急得不行,偷偷扯着女儿的袖子,暗示她别发火,忍一忍。

    不忍妈妈着急担忧,云裳只得先撤开目光,对妈妈微微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有分寸,让她别担心。

    看到她们母女俩的眼神交流,严谨尧微微眯眸,脸色更加沉冷了一分。

    “欧小姐身体不好吗?没事,我可以等!明天能好吗?明天不能好的话后天也是可以的!”严谨尧噙着冷笑佯装漫不经心地说道,然后不待欧晴和云裳说话,就转头看向欧荣毅,“不知欧老家里可有客房,若在下在此叨扰两日可方便?”

    要在欧家住下?!

    “我给你画!”欧晴大惊失色,立马叫道。

    瞬间投降。

    “欧小晴!”云裳蹙眉低叫,不赞同。

    欧晴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只求严谨尧能快点走,“你想在哪儿画?怎么画?说吧!!”

    “在哪儿画或是怎么画欧小姐做主就好,不过我好安静,不喜有人来打扰!”严谨尧慢悠悠地说道,边说还边瞥了云裳一眼,话中意思显而易见。

    他就是要跟欧晴单独相处一会儿,不许任何人打扰,尤其是云裳。

    云裳狠狠瞪着严谨尧,气得磨牙霍霍,真想骂他一声不要脸。

    “那去我的房里吧!”

    欧晴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像是经过彩排一般,齐刷刷地射在她的脸上。

    她却恍若未见,拿着画架就率先朝着屋里走去。

    欧晴说让严谨尧去她房里,其实是她的房里有个小画室,可这话听在不知情的人耳里,就变得*至极。

    而欧晴这会儿心里正想着别的事,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话有何不对。

    眼看严谨尧跟着妈妈一同进了屋,云裳哪里能放心,当即拔腿就追。

    可没追两步,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闪出来挡住她的去路,她猝不及防,刹不住脚,整个人直直撞进一副坚硬似铁的胸膛……

    鼻梁都差点被撞断了。

    她疼得狠狠皱眉,抬手捂住鼻子用力揉了揉。

    “严楚斐你滚开!!”她气急败坏,捂住鼻子瓮声瓮气地喊,不用看也知道是谁拦住了自己,怒得张口就骂。

    “四爷只是想让阿姨画张画,你这么激动做啥?”严楚斐像个没事儿人一般,大手像铁钳似的抓住云裳的手臂,任凭她怎么挣扎也挣脱不开,似笑非笑地睥睨着情绪激动的她,淡淡戏谑。

    “滚犊子!!”云裳恼严楚斐恼得不行,咬牙切齿怒不可遏。

    “土匪你放手!你抓疼她了!”郁凌恒见郁太太捂住鼻子,以为她受伤了,连忙大步上前寒着脸对严楚斐喝道,一副与郁太太同仇敌忾的模样。

    郁凌恒答应过郁太太,以后不管什么事都必须站在她那边,再也不做让她不高兴的事。

    男子汉大丈夫,他得说到做到!

    严楚斐特别嫌弃地瞥了郁凌恒一眼,“郁凌恒你就这点出息?怕老婆怕成这样你也不嫌丢人?我算是看透你了——”

    “你才没出息!你才没出息!这么大年纪了连老婆都娶不到你还有脸说别人没出息?!”云裳更生气了,咬牙切齿地反唇相讥。

    她现在最不能听的就是谁说她的男人“没出息”,她的男人明明那么优秀,那么能干,那么完美,谁敢说他没出息她跟谁没完!

    见郁太太如同母鸡护小鸡般维护自己,郁凌恒忍不住眉眼含笑,满足又感动。

    这么大年纪……

    娶不到老婆……

    被云裳如此糟蹋,严楚斐不怒反笑,转眸瞅了眼在一旁沉默不语的欧阳,玩世不恭地慵懒一笑,“像我这么大年纪还没娶老婆的又不止我一个!”

    欧阳躺枪了。

    欧阳本就不太好看的脸色,瞬时黑到无以复加。

    若严楚斐不看欧阳一眼,欧阳根本就懒得对号入座,偏偏严楚斐那痞子非要拉他下水。

    “我舅不一样!”被严楚斐这样一扭曲,再看到欧阳脸色不对,云裳连忙挽救,愤愤喝道。

    “有啥不一样?”严楚斐笑得高深莫测。

    云裳心里咯噔一跳,严楚斐的笑容让她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果然——

    “欧阳是你的亲人,难道——”严楚斐噙着笑说着,然后停顿,状似随意般凑近她的耳边,用彼此才能听到的音量低低道:“我不是?”

    云裳狠狠一震。

    她蓦地抬眸,瞠大双眼震惊地看着眼前笑得像只狐狸般狡猾歼诈的男人,心,噗通噗通,狂跳不止。

    他这话……什么意思?

    他知道了什么?又在暗示什么?

    而他知道的这些,他告诉严谨尧了吗?

    “神经病!!”

    她倏地狠狠甩开他的手,大骂。

    骂完就往屋里冲。

    “站住!”

    这次出声的,是欧荣毅。

    谁的命令她都可以不听,但外公的,她不敢违背。

    云裳停住脚步,僵在原地。

    欧荣毅面罩寒霜,径直朝着屋里走去,在经过云裳的身边时,极具威严地冷冷喝道:“跟我到书房来!”

    云裳脸色瞬时一白,听见自己心里在哀嚎,完了完了,被发现了……

    她的眼底划过一丝慌张,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自己走还是让我押着你走?”欧阳走到她面前,冷冷的声音饱含着浓浓的威胁意味。

    云裳苦着脸求救地看着郁凌恒。

    郁凌恒哪里受得了郁太太这样的眼神,当即上前一步……

    “你就不用来了!”

    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欧阳冷飕飕地一句话给堵得死死的。

    欧阳脸色沉冷,可没有丝毫玩笑的意味。

    郁凌恒皱眉,虽然不想得罪欧阳,但也见不得郁太太不开心的模样。

    气氛,瞬时变得更加紧绷,有种一触即发的危险在空气中飘荡……

    云裳见状,担心事情变复杂,也不忍让郁凌恒为难,暗暗咬了牙龈,最后只能妥协地主动跟在外公身后,怀着视死如归的壮烈情怀走进屋里去。

    她无奈地想,反正欧阳和外公都已经发现端倪了,她越不去,越说明是她心虚。

    常言道,纸是包不住火的,该来的终究会来,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所以,主动去总比被欧阳捉去要好得多,至少还能保留一点面子,不至于那么狼狈难堪。

    欧荣毅的书房里。

    “怎么回事儿?”

    房门一关,欧荣毅就回身瞪着云裳,严厉叱问。

    “什……什么怎么回事儿啊?”云裳吓得一颤,胆怯地缩了缩脖子,扯了扯僵硬的嘴角讪笑着呐呐。

    欧阳冷睨着表情极不自然的外甥女,冷飕飕阴森森地吐字,“云裳,你再糊弄长辈信不信你外公家法伺候?!”

    真当他们都是瞎子吗?

    从云裳一来,整个气氛就完全变了。

    以及他们之间那些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小动作,全都没有逃过他们的眼睛,他们没揭穿,并不代表没看到。

    “我、我没有啊……”云裳狠狠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装无辜。

    虽然她猜想外公和欧阳已经觉察出了什么,但她不能轻易坦白,她必须坚持到最后一刻,哪怕是垂死挣扎。

    “你认识四爷?”欧阳微眯着双眸,目光锐利地盯着她的眼睛,直截了当地问道。

    “算不上认识……”云裳紧张得手心冒汗,抬手挠额掩饰着眼底的慌张,小声喃喃。

    “既然算不上认识,你为什么看他像看仇人似的?”欧荣毅脸色严肃的样子看起来威严十足,极具震慑力。

    “呃……那个……因为、因为前不久他的侄女严甯跟阿恒闹绯闻,然后他们严家就来郁家逼婚,结果严家逼婚不成就公报私仇的为难嵘岚和朝阳,所以他能不是我仇人么!”

    差点编不下去了,还好她脑子转得快,及时想到一个完美的借口。

    然而眼前的两个人,却并非她想象中那么好忽悠。

    欧阳看着她冷冷一笑,状似漫不经心般懒懒哼问:“那你妈妈呢?”

    “我妈妈……怎么了?”她的嘴角抽了抽,强颜欢笑地装着傻。

    “她跟四爷是怎么回事?”欧阳咄咄逼问,目光越发犀利似箭,仿佛想要看穿她的心。

    “没事啊,不是去画画了嘛!”云裳晒笑着强装镇定,装傻到底。

    啪!

    题外话:

    卡卡卡~~~~~卡死了~~~/(ㄒo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