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51章:心都碎了
    可突然,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下一秒,他就被身后追上来的小女人从后面紧紧抱住了腰……

    郁凌恒狠狠一震,整个人僵住,双脚像是被定住了一般,再也挪动不了一丝一毫。

    心,如同被一双小手无情地撕扯着,疼得不行不行的……

    他的双眼,忍不住更红了。

    心痛是其次,更让他难过的,是她此刻的主动示好……

    他以为她还在生气呢,他以为她这次是不会轻易原谅他了,他以为她已经抛弃他走掉了……

    可原来她没有,她还在,她没有离开他!

    刚才被她的话伤了心,他一气之下摔门而去,可车下了山出了关卡没多久,他就后悔了。

    猛地踩住刹车,他坐在车里胡思乱想,想回去认错有点拉不下脸,想出去又不知道该去哪儿。

    找燕灵均他们喝酒?

    不要!酒入愁肠愁更愁!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怕自己前脚一走,郁太太后脚就离开,如果郁太太负气回了欧家,那要哄她回家就更难了。

    他心烦意乱,纠结着,犹豫着,坐在车里使劲儿抽烟。

    就那样煎熬了一个多小时,他实在忍不住了,将手里燃了半截的香烟往车窗外一弹,启动车子就调头回家。

    一路上他将油门踩到底,心如打鼓,噗通噗通地狂跳,就怕自己回家慢了一步,就怕她已经离开了家。

    回到家,他跳下车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回恒阳居,冲进屋一看,果然不见了她的人……

    那一瞬,他觉得自己的心都碎了……

    她走了!

    她居然真的走了!

    他的肩颓然一垮,失魂落魄地僵立着,红着眼看着空荡荡的客厅,难过得无法言喻。

    他在心里骂自己,骂自己蠢,骂自己笨,骂自己死要面子活受罪!

    明知道自己的心狠不过她,为什么还要跟她赌气?哪次赌气难受的不是他自己?又有哪次冷战不是他先低头?

    所以为什么他总是学不乖,为什么总是要自讨苦吃,为什么就是不懂得忍一时之气呢?

    真是蠢得没救了!!

    骂完自己,他不敢犹豫,转身就朝着外面冲去。

    他得去把她追回来!他不能让她带着气离开!

    慌慌张张地跑出屋外,还没出前院,就看到一抹熟悉的小身影出现在眼前……

    他猛地刹住脚,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高高悬起的心瞬时落了下来。

    没走,她没走……

    嗯,没走就好!

    此时此刻,他就卑微到只要她没走他愿意无条件向她投降的地步……

    四目相接,两两相望,他目光幽怨地看着她,心在一抽一抽地疼着……

    她为什么从外面进来?她这是去哪儿了?是去找他了吗?

    还是她有东西忘了带走,折回来取的?

    他不敢妄加猜测,但不管她为何回来都好,只要她回来了,他就感动又感激了。

    腰被她紧紧抱住,他能感觉到她柔软的身躯整个贴在了他的背上,紧密得毫无缝隙。

    他缓缓垂眸,看着腰间的那双葱白小手,一颗心又酸又疼……

    倏然,后背传来一阵刺痛,郁凌恒微微一震。

    她咬他……

    云裳整个人微微颤抖着,眼泪默默地流淌,越想越委屈,张口就咬在他的背上。

    她当然没有很用力,轻微的刺痛感让他心里的担忧又少了一分。

    她这样的举动,是否代表着已经不生他的气了?

    如果是,那么这样的“体罚”他是非常乐意接受的。

    郁凌恒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大手覆上腰间的一双小手,动作温柔地将其扯开,然后他慢慢转身。

    两人面对面。

    彼此的双眼都是红的,深深看着对方,越看越红……

    争吵过后,看到对方因为自己的言辞或者行为而伤心难过,彼此心里都不好受。

    “郁太——”

    他想,他是男人,应该先低头。哪知刚一开口,就被她捧住双颊狠狠吻住了唇……

    云裳踮起脚尖,捧住他的脸将他的头拉下来,愤愤地以吻封缄。

    温软的唇,紧紧相贴,然后她张开牙齿咬他的唇……

    微微的刺痛感让他眸色微变,下一秒,他就箍紧了她的腰,另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反客为主。

    唇齿相嵌,气息相融,他们紧紧拥着彼此,吻得难分难解……

    争吵过后的吻,尤为激烈,像是恨不得把彼此吞进肚子里一般……

    郁凌恒掐住郁太太的腰肢往上一提,将她熊抱在怀里,一边与她深深吻着,一边大步流星地朝着屋里走去。

    太过激狂的吻让云裳不止浑身虚软,还大脑迷糊,直到被他压在了沙发里,她才意识到他们已经进了屋。

    吻,持续了很久……

    待到彼此都快要呼吸不过来了,他才依依不舍地结束,在放她自由呼吸的时候,他还意犹未尽地在她微肿的唇瓣上爱怜轻啄,一下又一下……

    带着点讨好的意味,像是怎么也亲不够似的。

    郁太太能主动吻他,说明她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那么他低头向她示个好,她应该就会原谅他的。

    沙发虽大,但郁凌恒那么高,即便两人是上下相叠的姿势,还是挤得慌。

    但两人都不嫌弃,甚至还很喜欢这样的紧密相贴。

    “你不是走了么?还回来做什么?”

    待呼吸顺畅,心跳恢复正常之后,云裳嘟着嘴对他娇嗔。

    “我没走……”他眸光微闪,有些心虚地呐呐。

    “胡说!你明明走了!”她娇喝,愤愤瞪他。

    “我只是去后面园子里转了转,真的没走。”他低头去吻她的眼,被她盯着,他没办法撒谎。

    “哼!”她气呼呼地冷哼一声。

    “你不是让我去冷静冷静吗?所以我在园子里冷静了一会儿,等冷静完了我这不就回来了么。”他说,无奈地叹气道:“咱们约法三章过不是吗?以后吵架不管多严重都不过夜的,不管谁对谁错,轮到谁道歉就要主动道歉的——”

    不待他说完,她就佯怒娇嗔,“哦!你的意思是你并不是真心诚意的想道歉,而是因为‘轮’到你了,所以才回来道歉的?!”

    “当然不是!我是很诚心的回来给你道歉的!”他连忙摇头,大手捧住她的小脸,很认真地说。

    “哼!”她傲娇地撇开头。

    他手掌用力,把她的小脸又掰回来,目光幽怨地看着她,“我回来见你不在,还以为你走了,吓死我了!”

    他说,我以为你走了,吓死我了……

    回想起刚才他从屋里跑出来时那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她想取笑他,却又觉得无比心疼……

    太爷爷说,眼前这个男人,爱她胜过爱嵘岚和郁家。

    她不知道太爷爷是不是说准了,但她知道,他爱她绝对胜过爱他自己。

    那么骄傲自负的男人,为了她几乎把自尊都踩在地上了……

    他轻啄她的唇角,柔声问:“你刚刚去哪儿了?”

    闻言,云裳脸色一变,眼底泛起一抹心虚和怯意。

    她用力咬着红唇,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委屈怯懦地瞅着他,不敢说话。

    “怎么了?”他微微拧眉,狐疑问道。

    “对不起……”她红了眼眶,垂着眼睑不敢看他,难过哽咽。

    “没关系,是老公有错在先,你生气也是正常反应,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他会错了意,以为她说的是口不择言的事儿,忙不迭地先认了错,“郁太太,对不起,这样的错误我以后一定不会再犯,原谅我这一次好吗?”

    嗯,不会再犯,他也不敢再犯!

    还好岳母大人没什么事,还好郁太太宽宏大量原谅了他,以后只要与岳母大人有关的事,他一定不会再自作主张了。

    这一次,的确是他考虑不周,差一点就酿成了大错,郁太太骂他的那些话,其实想想也是正常反应,换了谁都会怀疑他的动机。

    “我已经不怪你了……”她伸手抱住他的脖颈,轻轻摇头,然后本是温柔的声音倏地一变,忿忿道:“我知道一定是严楚斐怂恿你的!”

    呃……

    郁凌恒唇角抽了抽,想为严楚斐辩解一二,却又担心会惹恼郁太太,最后他将已到嘴边的解释硬生生地咽进了肚子里,选择了明哲保身。

    云裳垂着眸盯着郁先生的脖子,小手玩儿着他的衣领,小声道歉,“我也不对,不该一生气就说些不好听的话,其实我心里不是那样想的,对我而言你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男人,你最棒了,真的!!”

    说到最后一句时,她抬眸看他,特别认真地赞扬他。

    郁凌恒低头就在她的唇上狠狠亲了一口。

    每当郁太太表扬他很棒的时候,他就特别自豪、特别开心、特别激动!

    大手覆在她胸前的柔软上狠狠捏了一通,他又爱又恨地轻咬着她的唇,无奈又*溺地恨恨道:“小坏蛋!以后不许这样吓我了!”

    他发现,他现在最害怕的事,就是惹她生气。

    她一生气啊,他就心就跟着颤,七上八下不得安宁。

    “嗯。”她点头,特别乖巧温柔。

    可她的小脸还是布满着愁云惨雾,委屈地瘪着嘴,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

    “怎么还不高兴?”郁凌恒不解,微拧着眉柔声问。

    她的声音微哽,透着心虚和难过,“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什么事?”他更不解了。

    她盯着他的衣领,不说话。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抬起来,担忧地沉声问道:“怎么了?”

    “我不敢告诉你……”她怯怯地瞅他一眼,可怜兮兮地说。

    “为什么不敢告诉我?”

    “怕你骂我……”

    闻言,郁凌恒不由莞尔,“你说吧,老公不骂你!”

    他哪敢骂她啊,这刚闹过一场,他现在哄她都来不及,哪里还敢对她说一句重话。

    “你会生气……”她瘪嘴,泫然若滴的模样我见犹怜。

    他低头吻吻她的眼睛,轻笑道:“老公保证不生气!”

    得到他的一再保证,她才小声怯懦地呐呐,“我把太爷爷气晕了……”

    把太爷爷气晕了……

    太爷爷……

    晕了!

    郁凌恒愣了一秒,然后猛地从她身上弹起,“什么?”

    他失声大叫,眼底尽是担忧。

    “你别着急,医生来过,太爷爷已经没事了。”她连忙跟着坐起来,小手伸去拍他的胸口,忙不迭地说道。

    “我去看看!”他腾地起身。

    她一把将他拽回来,对他摇头,说:“太爷爷这会儿已经睡下了,他睡眠浅,你别去打扰他。他真是没事,你别担心。”

    郁凌恒默了默,没再坚持,脸色凝重地问:“怎么回事?”

    “我们吵架的时候……太爷爷在厨房。”云裳红着眼低着头,愧疚地微哽道。

    他一怔,脑海里浮现出琇嫂在离开时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哎,是他疏忽了。

    “对不起……”她的声音颤抖,又快哭了。

    他轻叹一声,伸臂把她拥进怀里,抱着她,大手轻抚她的背,柔声轻哄,“不关你的事,是我不对,都是我引起的。”

    如果不是他惹得郁太太动了怒,郁太太也不会发脾气,那样太爷爷也就不会伤心……

    所以归根结底,他才是罪魁祸首!

    “可他一定是被我说的那些话气晕的,他以后会不会不喜欢我了啊?”她微仰着小脸望着他,懊悔不已地说。

    “不会的,太爷爷心胸宽阔,不会跟我们小辈计较的!”他亲亲她的额头,安慰道。

    “真的?”她苦着脸,他再怎么安抚她还是不放心。

    他用力点头,“嗯,真的!太爷爷不是那么小气的老人!”

    嗯,倒也是,太爷爷今晚跟她说了那么多,应该是已经原谅她了……

    想着想着,她突然俏脸一冷,愤恨地冒出一句,“都怪那姓严的!”

    如果不是严谨尧,今天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他一出现就搅得她的生活一团乱,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郁太太,其实……”郁凌恒扯了扯嘴角,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她淡淡瞥着他,阴测测地吐字。

    他见状,立马摇头,“没什么!”

    事到如此,似乎“严谨尧”三个字已经成了郁太太的禁忌,为了自身安全,看来他今后得对严家的一切都保持缄默才行。

    他算是明白了,若想有好日子过,必须得听太太的话,否则,只会像今晚这样吃不了兜着走。

    想起今天发生的事,云裳余怒未消,板着小脸愤愤瞪他,“郁凌恒我警告你,你以后再敢——”

    “不敢了!”不待她说完,他立刻抢白。

    “别以为这次我轻易饶了你——”

    “谢谢老婆!”他再次抢白。

    “再让我知道你背着我——”

    “绝无下次!”继续抢白。

    云裳怒,抬手就狠狠捶了他一拳,佯怒娇喝,“你还能不能让我说句完整的话?!”

    “不能!”他干脆果断。

    她气结,“你——唔……”

    唇被他狠狠吻住,他在她唇边沙哑着声音魅惑低喃,“我们有比说话更重要的事儿要做……”

    云裳无语了一下。

    不过她并没拒绝,其实她也想要……

    所以当他将她打横抱起时,她的双手就轻轻勾住了他的脖子,乖巧听话地微启红唇,接受他的舌……

    郁凌恒二话不说抱着郁太太就大步流星地上了楼。

    进了卧室,他反脚将门踢上,径直走到*边,将她抛在柔软的*面上。

    他压上去时,她已经仰起小脸微嘟着红唇去迎接他的吻……

    一时间,两人如干柴遇上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因为闹了别扭,彼此心里都有些愧疚,两人都有着想要讨好对方的念头,所以互动起来格外卖力……

    一场爱,激烈无比,不止郁先生竭尽全力地让郁太太快乐,连向来害羞矜持的郁太太也特别放得开,不管他教她什么,她都照单全收……

    酣畅淋漓的激战,久久不息,非要到彼此都精疲力尽方肯罢休……

    ……

    太爷爷说小吵怡情,这话还真有几分道理。

    郁先生和郁太太和好之后,感情更是急速升温,如胶似漆你侬我侬简直恨不得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黏在一起。

    感情好得羡煞旁人。

    前两天郁晢扬还死皮赖脸地非要跟他俩一起午餐,到第三天自己就不愿意再去了。

    因为作为一个单身狗,本身就不抗虐,偏偏哥嫂还旁若无人地在他面前大秀恩爱,简直把他虐得心肝脾肺都在疼。

    “咦?郁二爷今天没来?”

    所以当云裳到达约定好的餐厅发现只有郁凌恒一个人时,不由好奇地咦了一声。

    “不敢来了。”郁凌恒勾唇,轻轻一笑。

    不敢来了?

    郁二爷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吗?有免费午餐不是挤破头都要来的吗?

    “为什么?”她挑眉,一边在郁大爷对面坐下,一边问。

    “他说我们让他恶心得饭都吃不下了。”郁凌恒喝了口水,漫不经心地说。

    “什么!!”闻言,云裳大怒。

    差点拍桌。

    “我想他的意思是我们太恩爱了,他羡慕妒忌恨!”卖了弟弟的郁大爷气定神闲地翻译道。

    郁太太微眯着双眸,磨牙霍霍地切齿,“敢说我们恶心?等他以后有喜欢的女孩我就棒打鸳鸯,让他一辈子打光棍,孤家寡人没人疼!!”

    郁大爷抬眸,忍俊不禁地看了眼气愤填膺的郁太太,但笑不语。

    口是心非的丫头,刀子嘴豆腐心,嘴里说得狠,若晢扬以后真找不到女朋友,估计她这个长嫂会比妈妈还着急。

    正要点餐,突然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从云裳的包包里响起。

    她拿出手机,看了眼屏幕上的号码就立刻接起。

    她噙着笑,蠕动唇瓣正要说话,哪知下一秒,她脸色突变……

    “我马上回来!!”

    不过三秒,她面罩寒霜腾地站起来,对着电话沉声说道。

    挂了电话,她拿了包就要走。

    “谁的电话?”

    题外话:

    今日更新完毕,祝大家www.yuehuatai.com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