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50章:我当然爱他!
    “太爷爷您不要我了么?!”

    不等郁嵘说完,云裳就失声叫道,眼底尽是恐慌。

    太爷爷骗人,嘴里说着不生她的气,心里却一点都不肯原谅她,以前极力阻止她和郁凌恒离婚,现在居然主动说让他们分开……

    这是对她失望透顶了吗?

    她和郁凌恒之间,因为性格相似本就问题重重,若是再加上亲人阻挠的话,只怕他们会真的走不下去了吧……

    看着云裳惊慌失措的模样,郁嵘扯动嘴角笑了笑,安抚地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慈爱地缓缓道:“裳裳,你是个好姑娘,太爷爷是真的很喜欢你,就是因为喜欢,所以才希望你能得到真正的幸福,太爷爷不想看到你和阿恒走我跟你们太奶奶走过的老路。”

    太奶奶?

    太爷爷和太奶奶的老路?什么老路?

    云裳微微蹙眉,红着双眼不解地看着郁嵘,狠狠吸了下鼻子,泫然若滴的模样看起来我见犹怜。

    郁嵘说:“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你们太奶奶比我大一岁。”

    云裳摇头,眼露惊讶。

    郁嵘噙着淡淡的微笑,不急不缓地接着说:“就是现在你们年轻人所谓的‘姐弟恋’,不过在我们那个年代,是没有自由恋爱的资格的,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娶谁嫁谁往往都不是自己所能选择的。

    “娶你们太奶奶之前,我有心仪的姑娘,可那姑娘家境不好,不能够与郁家门当户对,所以在郁家长辈的干预下,我最终娶了你们太奶奶。你们太奶奶留过洋,读过书,是个自信美丽敢说敢做的烈女子。

    “然而那个时代的男人都很大男子主义,喜欢的都是温柔听话的小女人,像你们太奶奶那样的新时代女性,男人都是避而远之的,所以即便你们太奶奶浑身都是耀眼的光芒,却没人欣赏得来,我也只觉得她飞扬跋扈不知廉耻。”

    郁嵘的眼神放空,陷入久远的回忆里,那些平日里夜深人静时他不敢去回想的曾经。他轻轻说着,说到最初对妻子的评价时,唇角的笑饱含着深深的无奈和满满的*溺。

    云裳的眼泪停住了,伤心自责也停住了,她跪坐在*边的地毯上,眼巴巴地望着太爷爷,津津有味地聆听着太爷爷和太奶奶的爱情故事。

    “新婚的那段时日,对彼此都是一种折磨,我看她讨厌,她看我也不顺眼,我们简直就是相看两相厌。”郁嵘幽幽叹了口气,脸上泛着笑,眼底却流淌着一抹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那个时候啊,我跟你太奶奶就跟你们现在是一样的,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谁也不服谁,每天不闹个鸡飞狗跳就像对不起谁似的。

    “求而不得是种魔障,会蒙蔽人的心,你们太奶奶越是这样不温柔,我心里就越是惦记着以前喜欢的那个姑娘。那个时候大户人家是可以纳妾的,你们太奶奶每天那样气我,我就想着要把那姑娘娶回家来挫挫她的锐气,可是你猜你太奶奶她是怎么对付我的?!”郁嵘看着云裳,表情无奈极了。

    “她是怎么对付您的?”云裳立刻追问,满心好奇。

    “她听说我要娶那姑娘,二话不说回房就拿了把剪子将喜被喜枕喜帐统统剪了个粉碎,然后把剪子狠狠拍在我面前,说要跟我离婚!离婚啊,那个时候只有休妻,哪有什么离婚啊!所以我不以为然,不屑理她。”郁嵘嘴角含笑,回忆当初,表情有些得意。

    “然后呢?”

    “然后啊……”郁嵘轻轻念叨一声,得意的表情隐去,眼底划过一丝忧伤,幽幽叹息,“她就回娘家了,不理我了,我们赌气冷战,谁也不肯向对方服软,僵持了足足有一个月我们都没有见面。你说这人哪,也是犯贱,在一起的时候呢,天天吵,我就觉得烦她讨厌她得很,可这分开了吧,又突然觉得没她在身边叽叽喳喳的好不习惯。”

    “太爷爷其实您这个时候已经喜欢上太奶奶了吧。”云裳手肘撑在*边,手掌托着下巴,双眼亮晶晶地望着突然像是年轻了几十岁的太爷爷,轻轻插了一句。

    郁嵘笑了,大方点头,“是啊,其实我已经喜欢上她了,只是我自己还没意识到。”

    “然后呢?”云裳听得兴起,急不可耐地追问。

    “一个月没见面了,我发现自己一天比一天更想她,我很想知道她在娘家怎么样了,有没有像我想她这样想着我。所以当我打听到她哪一天要外出时,我就佯装无意地去街上与她偶遇,哪知道……”

    “哪知道什么?”

    “我看到她和一个男的在一起,还有说有笑一副很亲密的样子!”郁嵘声音微冷,有些不屑地哼道。

    “然后呢?您打那个男的了吗?”云裳兴致勃勃,像是已身临其境一般激动地想知道后续发展。

    郁嵘好笑地瞥了云裳一眼,“为什么你觉得我会打那个男人?”

    “您吃醋了呀,不想把情敌揍一顿吗?”云裳理所当然地回答。

    “想!”郁嵘点头,续而无奈一笑:“但是我不敢。”

    “为什么?您怕那个男人吗?他比您更厉害吗?”

    闻言,郁嵘不屑地撇了撇嘴,说:“我不怕任何男人,我怕的是你们太奶奶!”

    “哦,我知道了,您是怕太奶奶生你的气,您怕她真不理你了。”云裳一点就醒,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嗯!打从看到她和别的男人走在一起的画面之后,我才猛然意识到,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偷偷溜到了我的心里来……”郁嵘低低道,轻轻笑,脑子里全是与妻子曾经的甜蜜过往。

    “然后她又是怎么回的郁家呢?是您去哄她了吗?”

    郁嵘,“年轻的时候很好面子,当然拉不下脸去正经八百的跟她认错道歉,我呢回家想了一宿,第二天就开始找各种借口出现在她面前,竭力破坏她和别的男人亲近的机会。”

    “您这样掐断太奶奶的桃花,太奶奶没揍您吗?”云裳挑眉,不由在心里暗道,遗传果然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听着太爷爷说的,她的脑海里就忍不住浮现出郁凌恒耍无赖的样子。

    “骂过我无耻。”郁嵘眉眼含笑,想着当初妻子骂他时的气愤模样,眼底就忍不住溢满了柔情和爱意。

    云裳一脸羡慕妒忌恨地看着太爷爷,脑补着他们这对欢喜冤家的爱情,“这个时候太奶奶已经爱上您了吧!”

    “嗯!后来她告诉我,其实她一早就看上我了!”郁嵘笑得更幸福了,一脸得意和满足。

    “一早?”

    “她说,她留洋归国的第一天,在街上看到我见义勇为帮一位老太太抓小偷的样子,她就对我一见钟情了!”

    “哇……”云裳双眼冒心,惊叹又羡慕,就觉得太爷爷和太奶奶之间好浪漫啊!

    “她先爱上我,主动求家人到郁家求亲,最后如愿嫁进郁家做了我的夫人,因为她爱我,所以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在听说我要再娶一个时,她大发雷霆,毫不犹豫就回了娘家。你太奶奶狡猾得很,其实她跟别的男人逛街都是做戏给我看,故意刺激我的。后面我找各种机会接近她,她也是知道的,却不拆穿我,将计就计。”

    “太奶奶好腹黑啊!”云裳惊奇轻叹,突然觉得太奶奶好可爱。

    这么可爱的太奶奶,难怪能让太爷爷如此爱。

    “是吧,我也这么觉得,别看她平时大大咧咧的,其实古灵精怪着呢,鬼主意可多了!”郁嵘说道,语气*溺至极。

    “太爷爷您这么聪明,也斗不过她吗?”

    郁嵘撇嘴摇头,一脸无奈,眼底眉梢却尽显深情,“斗不过,她可厉害了!”

    看着太爷爷回忆起太奶奶时这副眉飞色舞的模样,听着太爷爷字里行间对太奶奶的深情和*溺,云裳突然悲从中来……

    郁凌恒说得没错,太爷爷爱太奶奶,太爱太爱了!

    然而一对有*,还没等到彼此白头,却已经天人永隔……

    这世间估计没有哪种痛,比这种更绝望的了。

    太爷爷在失去太奶奶的这几十年里,那么多个春夏秋冬日日夜夜,可都是怎么熬过来的啊!

    光是这样想着,云裳就觉得心疼得不行,眼泪刷地掉了下来……

    “怎么了?”郁嵘看着突然泪如雨下的云裳,噙着淡淡的微笑柔声问道。

    “没什么,沙子进眼睛了……”云裳低着头,狠狠哽咽。

    她是万分不想在太爷爷面前哭的,因为自己一哭一定又会勾起太爷爷心底的伤心,可她真的忍不住……

    她撒了一个极其蹩脚的谎言,其用意只是不想让太爷爷也跟着伤感。

    她的意思郁嵘心知肚明,并未拆穿,笑了笑,说:“太爷爷跟你说这些的用意,你懂吗?”

    “嗯嗯,我懂!”她连忙抹掉眼泪,努力稳定自己的情绪,用力点头。

    其实云裳的心里还有很多很多的疑问,比如太奶奶为何会那么早离世?是生病或是其他原因?以及姑姑郁蓁为何会叫太爷爷“爸爸”,难道真的是太爷爷的女儿?可太爷爷明明是如此深爱着太奶奶,又怎么会背叛太奶奶呢?

    然而这些问题,她现在却不敢再问,太爷爷已经很脆弱了,她又怎么忍心再往他心口上捅刀呢!

    反正来日方长,等太爷爷身体好了,哪天心情不错的时候,再问也不迟。

    “如果你没有信心跟他走到老,现在分开还来得及。”郁嵘几不可闻地轻叹一声,眉目慈祥地看着满脸泪痕的小丫头,苦口婆心地说道。

    云裳一惊,听到“分开”二字就抵触得很,激烈摇头,甩得眼泪直飞,“我不!我不要跟他分开!我们只是有点小矛盾,过了就没事了,哪有夫妻不吵架的啊,太爷爷您也说了,您跟太奶奶年轻的时候不也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嘛!”

    “夫妻之间闹矛盾的确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但是小吵怡情,大吵伤身又伤心,如果你们一直不肯为对方改变,就算再深厚的感情,也会在言语伤害中消磨殆尽。”

    “我改,我改,我会改的太爷爷,我以后一定不这样冲动了,我今天主要是担心妈妈,如果阿恒做这件事没有牵扯到妈妈的话,我也不会这样生气的……”说着说着,她又哽咽起来。

    其实这件事,她又何尝不委屈。

    她又不是木偶人,她也是有血有肉有情绪的正常人,在看到妈妈受到伤害,她生气发怒不是很正常的行为吗?

    她发脾气是不对,口不择言也是她的错,可这一切不都是郁凌恒擅自做主惹的祸吗?

    她骂骂他怎么了?自己男人做错事还不能骂了么?她说他动机不纯是有点伤他自尊,可他本来就动机不纯呀!

    云裳垂着眸,嘟着嘴生气地胡思乱想着。

    郁嵘抬手亲昵地揉了揉云裳的头,“你们还这么年轻,往后的路还很长很长,也许还会遇上各种各样的难题,你们如果遇事不齐心,日子将会过得很辛苦!”

    “我知道了太爷爷,我跟阿恒都会改的,我们以后不会再让您担心了,一定不会了!”云裳抬起头来,严肃又认真地看着太爷爷,像是保证一般坚定地说道。

    “太爷爷是真心希望你们都能好好的,阿恒那小子像我,认定一个人就是一辈子的事,但他又比我更重情,他太在乎你了,在他心里,只怕嵘岚和郁家都已经排在了你的后面,而这在我看来,并不是什么好事!你爱他便罢,你若有天不爱他了,你就等于毁了他了!”郁嵘忧心忡忡地说道。

    闻言,云裳的眼泪瞬时又夺眶而出,想起了郁凌恒伤心而去的背影,忍不住难过哭喊,“我爱他!我当然爱他!我怎么会不爱他呀,太爷爷,如果不爱他,我又怎么会这么后悔这么难过呢!”

    看着眼前哭得梨花带雨的小姑娘,感觉到她是真的心存悔意,郁嵘稍感欣慰。

    “很晚了,回去吧!”默默叹了口气,他说。

    云裳不敢走,“我陪您——”

    “不用,我想睡了,你在屋里会打扰我的睡眠。”郁嵘摇头,不让她留。

    “太爷爷您真的没事吗?”云裳不放心,咬咬唇瞅着不说太奶奶就变得精神不济的太爷爷。

    “没事!”郁嵘很肯定地吐出两字。

    云裳无奈,只能手撑着*沿慢慢站起来,瘪着嘴可怜兮兮地说:“那太爷爷您有什么不舒服可不能瞒着我,如果您出了什么事儿,阿恒会恨死我的。”

    闻言,郁嵘轻笑出声,似真似假地嫌弃道:“就他那没出息的样子,哪舍得恨你啊!”

    “太爷爷!”云裳佯怒跺脚,蹙眉轻喊。

    犹记得,刚才在与郁大爷吵架时,她说了一句“没本事”,直接就把郁大爷给惹毛了。

    现在太爷爷又说他没出息,虽然是玩笑话,可听在她的耳朵里,却觉得特别难受。

    他不是没出息,他也不是没本事,他只是太爱她了……

    如果不是因为爱她,他完全可以换别的手段与严家对抗,他是太爷爷最引以为傲的曾孙,他的能力是不容置喙的。

    她知道,她都知道!

    见她那么气急败坏地维护自己的丈夫,郁嵘唇角的笑意更加深刻了一分,抬手对他挥了挥,说:“回去吧,一会儿他回来找不到你又该着急了。”

    回来?

    他都摔门而去了,会这么快回来?

    她低头,嘟嘴,委屈地咕哝,“他才不会回来……”

    他都把门摔那么响了,今晚肯定是不会回来的!

    郁嵘看着她笑了笑,没有争辩,缓缓闭上双眼。

    直到听到太爷爷的呼吸变得平静均匀之后,云裳才转身轻轻离开。

    ……

    从心殿出来,云裳有些茫然,脑子里全是郁凌恒摔门而去的画面,怎么也挥之不去。

    扰得她心神不宁。

    他去哪儿了?她要不要去找他?可如果找到他之后,她又该说什么呢?

    难道要她低声下气的求他原谅?

    心里有两个声音,一个愤愤不平地说,明明是他有错在先啊,凭什么要她先道歉啊?!

    另一个却说,夫妻之间,吵了架总要有人先低头才行,也没什么凭不凭的不是吗?谁吃点亏或是谁占点便宜,又有什么好计较的呢!

    唉……

    重重叹了口气,云裳蔫蔫地垮着双肩,垂头丧气地朝着恒阳居的方向走去。

    一路走一路想,想着刚才太爷爷说的那些话,想着太爷爷和太奶奶的坎坷情史,想着他和她这一路走来的不易……

    人生苦短,珍惜眼前人……

    脑子里不知怎地就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其实想想,相爱还能相守,他们已是非常幸运。

    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日子过一天就少一天,为什么还要把这么珍贵的时间浪费在争吵和怄气上呢?

    如此一想,云裳心里豁然开朗,脚下步伐加快。

    她要回屋去给他打电话,她要去哄哄那个傲娇的男人。

    想通了,心情也变好了,不知不觉就回到了恒阳居。

    她刚要进门,却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冲了出来……

    是惊慌失措的郁凌恒。

    两人差点迎面撞上,还好都在最后关头双双刹住了脚。四目相接的那瞬,两人皆是一怔,似是看到对方都很惊讶。

    他们均僵在原地,愣愣地看着彼此,目光交织,纠缠不休。

    太爷爷说他会回来,想不到他居然真的回来了……

    看着看着,云裳就红了双眼,心里难受又委屈……

    郁凌恒回家来没见到郁太太的人,当即就吓得六神无主,以为她走了,以为她回欧家了,以为她真要跟他分居然后离婚了……

    不敢犹豫,他立马就从屋里奔出来,要去把她追回来。

    哪知一出来,却见到她正要进门来……

    悬着的一颗心,顿时落了地,他在心里大大地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还好她没有抛下他,还好她没有不要他,还好她没有走……

    虽然她的话伤了他的心,但就算被她伤着,也好过被她抛弃……

    哎!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这么爱她,爱到不过离开一会儿就受不了……

    想着看着,他的双眼也忍不住红了。

    怕她看见,又该嫌他没出息了,他连忙转身,快步朝着屋里走。

    可突然,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下一秒,他就被身后追上来的小女人从后面紧紧抱住……

    题外话:

    这两天的剧情有点伤啊~~~~~写得眼泪哗哗的~~~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