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49章:伤了一个老人的心
    “说就说!你敢做我还不敢说了?!”

    云裳被他拽得一踉跄,顿时火冒三丈,抬头就冲他怒吼道:“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我妈妈好,可是你和严楚斐在做这些事之前有征求过我们的同意吗?甚至有知会过我们一声吗?!”

    “如果我们跟你说了你会同意吗?”他冷笑反问。

    “你们知道我不会同意,所以就可以擅自做主了?”云裳又怒又急,眼眶忍不住微微泛红,厉声驳斥,“郁凌恒,今天你若不知道我妈妈生病的事倒还情有可原,可你明知道我妈妈才刚好,根本受不得刺激,而你居然还这样做,你让我如何理解你?”

    难道他真的不明白她为何这么生气吗?

    如果他只是利用她,而不牵扯到妈妈,她都不会这么愤怒。

    妈妈的身体健康是她的底线,谁也不可逾越,包括他!

    耳朵里回荡着她言辞犀利地指责,郁凌恒沉默不语,无话可说。

    “以前,太爷爷算计我们母女,现在,你又开始算计我们母女,我们母女被你们算计来算计去,我还不能抱怨了?”云裳睥睨着脸色沉冷的男人,轻蔑冷嗤。

    他觉得委屈,难道她就不委屈了?

    他这样自作主张,万一害得妈妈的病复发了该怎么办?到时她还怎么原谅得了他?

    她说,我们母女被你们算计来算计去……

    郁凌恒默默地看着气愤填膺的云裳,默默地听着她尖锐的言辞,心,如同正被一把利刃切割,疼得很……

    原来,她就是这样看他和太爷爷的!

    在她心里,已经认定他和太爷爷都是唯利是图的人了对吗?也已经认定他们对她的好都是别有用心的对吗?

    在她心里,他就是个没用的废物对吗?为了保住嵘岚和郁家所以要腆着脸去讨好严谨尧对吗?

    在她心里,他对她的爱,都变成了虚情假意对吗?

    他做错了事,她对他发脾气他可以理解,也愿意诚恳道歉,但他最不能接受的是,她居然说他和太爷爷一早就串通好了算计她……

    她质疑他的心,这个,他不能忍!

    “云裳,我只问你一句,你是认定了我跟太爷爷从一开始就利用你和妈妈,是吗?!”他问,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声音冷淡得没有丝毫情绪。

    她抬眸看他,沉默。

    其实这句话她是被他气得晕了头,一时口快说的气话,在她心里并非是真的这样以为。

    云裳暗暗磨了磨牙,犹豫着要不要解释……

    然而还不等她说话,他就冷笑点头,“行!我懂了!你的意思不就是说我高攀你了吗?我郁凌恒现在配不上你了,没有你嵘岚都要倒了郁家都要垮了是吧?!”

    他的话,充满着浓浓的讥讽,尖锐无比。

    “你除了会扭曲别人的意思还有其他本事吗?”云裳狠狠蹙眉,火气又上来了。

    她本来都差不多要消气了,他这突然又说这样的话,不等于是火上浇油吗?

    “我没本事!我就是太没本事了!我要是但凡有一点本事也不会算计利用自己的太太!”他用冷笑掩饰着难堪,尽可能的让自己不那么狼狈。

    “郁凌恒,你说话不用这样阴阳怪气的,你有没有利用我有事实说话,难道我冤枉你了不成?!”她火大得很,气愤填膺地冲他嚷道。

    “你没冤枉我,你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对的,就是我没用,就是我配不上你!”他唇角的冷笑染上一抹苦涩,强忍着心伤和难过,深深吸了口气,他转眸看向别处避开她的目光,点头,“你说得对,我们的确需要时间冷静一下了!”

    他的声音毫无波澜,平静而冷淡。

    云裳一震,心脏狠狠抽搐了两下,莫名泛疼……

    需要时间冷静一下……

    这句话,自己说的时候没感觉,可这会儿从他嘴里说出来,她才发现原来会刺伤人的心……

    不管是夫妻还是情侣,在有矛盾的时候说这句话,总会让人忍不住想歪……

    在欧家时,她说彼此需要时间冷静,他是那么坚定地拒绝说他不需要,而现在他主动要求冷静,这代表什么?

    是代表他们已经对彼此感到失望以及对这段婚姻感到失望了是吗?

    郁凌恒说完,冷着脸转身就走。

    云裳怔了一下,下意识地转头去看他,她蠕动唇瓣想喊住他,可话到嘴边,她却又什么声音都发不出,因为她不知道喊住他后该说些什么……

    多少还是有些生气和不甘心的吧,明明做错事的是他,难道现在还要她低头挽留他不成?

    她做不到!

    呯!

    云裳眼睁睁地看着郁凌恒满身寒气地走出门外,房门被他用力甩上,发出一声大响。

    从关门的声音可以听出,他也生气了,或许,还很伤心……

    关门声像是一记重锤,狠狠敲在云裳的心上,又疼又酸,难受至极……

    她站在客厅一动不动,见他抛下自己独自离去,也不由满腹委屈,双眼开始快速泛红,水雾越积越多。

    她不想哭,可好像眼泪就要忍不住了……

    连忙仰头,她望着天花板,倔强地把眼泪憋回去。

    走就走!

    吵了架他还敢先走,以为她没脚吗?以为她就不会走吗?

    狠狠咬唇,她气呼呼地转身,准备抓起沙发上的包就回欧家去。

    哪知身子才转到一半,她却突然整个人都僵住了。

    不远处的厨房,不知何时推拉门已经被打开,门口站着双手捧着一个小蛋糕的……郁嵘!

    “太……太爷爷您……”云裳懵了,大脑一片混乱,难堪又心虚,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前的老人。

    太爷爷怎么会在恒阳居?怎么会在厨房里?为什么还捧着蛋糕?

    一个个的疑问浮现在脑海,心,混乱而急促,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懊恼又后悔。

    刚才,她和郁凌恒在吵架过程中所说的气话,估计全被太爷爷听见了吧……

    接收到她投射过来的目光,郁嵘捧着蛋糕朝着客厅慢慢走来,边走边说:“每逢你们太奶奶生日,我都会亲手给她做一个蛋糕,再做几样小菜,安安静静地陪她过。往年我一个人陪她,难免有点凄凉,今年我想你来了郁家,我们可以一起陪她过一个生日,热闹一点,她最喜欢热闹了。”

    郁嵘像是什么都没看见也什么都没听见一般,布满皱纹的脸上泛着和蔼可亲的微笑,语调轻缓自然。

    他神色如常,与往日无异。

    然而即便太爷爷表现得如往常一样,云裳还是敏锐地感觉到了太爷爷掩饰得极好的伤心和难过……

    “太爷爷,我……”云裳双眼一红,一颗心瞬时就疼得不行了。

    太爷爷明明什么都听见了,却硬是装作没事人一般,她刚才口不择言的那些话一定狠狠刺伤了他的心。

    尤其,今天还是太奶奶的生日……

    这样的日子,对太爷爷来说本就是种折磨,再听到她和郁凌恒吵架,而且她还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太爷爷一定更难过了。

    太爷爷年纪大了,内心很敏感的……

    你别嫌弃他好不好?如果他知道你不喜欢他了,他会很伤心的……

    太爷爷九十多了,却孤独了半辈子……

    老婆,你就原谅太爷爷吧,他只是一个可怜的老人而已……

    云裳的内心已是后悔不已,偏偏郁凌恒说过的话还在脑海里不停地重复回荡。

    心,更是疼得要命。

    看着太爷爷一步步走上来,她红着眼想说点什么,道歉或解释都好,然而她却没有开口的机会。

    “不过现在看来你们好像没什么时间……”郁嵘说道,听似没有波澜的声音却有着一抹掩饰不住的颤抖和悲伤,他扯动嘴角,让笑容更深一分,接着道:“没关系,明年吧,明年给她过也一样。”

    太爷爷在强颜欢笑。

    他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说完就把蛋糕放下,然后就一言不发朝着大门外走去。

    云裳僵在原地,好几次想说话却都开不了口,脑子里一团乱麻。

    直看到太爷爷走出门外了才猛然回过神来,不敢犹豫,连忙拔腿追去。

    在今天这样一个悲伤的日子里,她不放心太爷爷一个人回去。

    云裳追出去,一边不远不近地跟在太爷爷的身后,一边蹙着眉头思考着该怎么跟太爷爷道歉解释。

    看着前方的太爷爷那有些伛偻的孤单背影,没杵拐杖脚步也变得不太稳,仿佛一不小心就会摔倒一般,云裳看在眼里疼着心里,越发心酸不已……

    跟着跟着,突然郁嵘停下脚步,回头看向云裳。

    云裳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太爷爷停下,她也连忙停下,轻咬嘴角踟蹰不前。

    “我没事,别跟着我,你回去吧。”郁嵘和蔼一笑,对她挥了挥手,让她走。

    郁嵘说完,也不管她有何反应,转身继续往前走。

    可他一走,她又一言不发继续跟着。

    郁嵘皱眉,又回头看她,笑容敛去,声音微沉,“我一个人走走,你回去吧!”

    云裳没说话,只是红着双眼看着太爷爷。

    郁嵘的脸色突然有些苍白,眉头紧皱,感觉眼前发黑,整个人微不可见地晃了晃……

    他连忙稳住身子,本想到院子里转转的念头顿时打消,转身朝着心殿快步走去。

    云裳没有犹豫,默默地跟着。

    “我叫你回去!!”

    终于,郁嵘再次回身,对亦步亦趋跟着自己的云裳沉声冷喝。

    云裳被太爷爷突然间的一声呵斥吓得一怔,愣愣地僵在原地。

    前方就是心殿,她想着既然太爷爷不喜欢她跟着,或许是想安静一会,那她就不跟着了吧,免得让太爷爷生气……

    然而她还没想完,却突然看见郁嵘往地上倒去。

    “太爷爷!!”

    ……

    郁嵘晕倒了。

    是短暂的晕厥,很快就苏醒了过来。

    云裳被吓坏了,眼泪哗哗地往下掉,整个人一直颤抖,怎么也止不住。

    郁嵘坚持不去医院,只让家庭医生来家里给他检查,还三申五令不许她告诉任何人他晕倒的事。

    云裳心慌意乱,怕太爷爷一生气有个什么好歹,只得点头答应。

    从家庭医生匆匆赶来,到为郁嵘检查完毕,这一个多小时里,她简直度秒如年,每一分钟都过得无比煎熬。

    如果太爷爷有什么事,她只怕得以死谢罪不可了!

    “怎么样?太爷爷怎么样?他有没有事?要不要立刻送他去医院?”

    当家庭医生从郁嵘的房里出来,一直守在门外的云裳立马冲上去拉住医生的袖子,颤声急问。

    “大少奶奶你别这么着急,老太爷没什么大碍。”医生连忙回答,安抚担心焦急的云裳。

    “真的?”云裳的双眼已经哭得微微红肿,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嗯!”医生微笑点头,

    她却不敢轻易相信,倏地轻叫,“你骗人!肯定是太爷爷不让你说!他都晕倒了你还说他没事?不行,我要送他去医院!”

    她边叫就边要冲进太爷爷的房里去。

    医生连忙伸手拦住她,“大少奶奶,你别这么激动,老太爷真的没什么大问题,只是——”

    “只是什么?”她刹住脚,惊慌地看着医生。

    这种时刻,医生说一百次太爷爷没事,她都还是担心,所以医生说个“只是”,就能把她吓得面无人色。

    医生,“只是到了老太爷这个年纪,这痛那痛是少不了的,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小毛病,这是不可避免的,所以就算送他去医院,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反而还更折腾人。”

    “可是如果他真的没什么事那为什么会晕倒呢?”她质问,总是不放心,就觉得是太爷爷不想让他们担心所以串通医生隐瞒病情。

    “我问过冬嫂,冬嫂说这些天老太爷胃口不好,沉默寡言的像是有什么心事,而且很晚屋里都亮着灯,所以我想要么是老太爷心有郁结,要么是太劳累没休息好,以后你们年轻人多陪陪他,应该很快就会好的。”医生压低声音轻轻说道,像是担心被房内的郁嵘听见一般。

    云裳一震,眼泪刷地滚落眼眶,啪嗒啪嗒,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胃口不好……

    有心事……

    很晚都亮着灯……

    太爷爷这是在担心他们夫妻二人吧!

    云裳用力点着头,流着泪狠狠哽咽,“嗯,我知道了,谢谢你……”

    “大少奶奶你太客气了,这都是我分内的事。”医生欣慰一笑,“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告辞了。”

    “你慢走。”

    医生下楼,云裳立刻扭开门锁,轻轻进入太爷爷的房间。

    橙黄柔和的光线中,郁嵘闭着双眼躺在*上,睡颜沉静安详。

    云裳走过去,跪坐在*边,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手放进太爷爷布满皱纹的手里,默默掉眼泪……

    很后悔,她真的很后悔,她只顾着自己的情绪,却忘了照顾一下太爷爷的感受。

    她不否认她对太爷爷的确有些怨气,但她的性子很直,不会记仇,是那种只要把心里的怨气发泄出来就没事了的类型。

    因此,她有什么不痛快都是立刻爆发,不能憋在心里,她也憋不住。

    郁凌恒说得对,太爷爷的确很孤独,很可怜……

    想着太爷爷孤零零的一个人在深夜里为他们担心,她就羞愧得无地自容。

    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她的视线被泪水侵染得一片模糊。

    “傻丫头,太爷爷又没死,哭什么!”

    突然,苍老沙哑的声音,虚弱无力地轻轻响起。

    云裳满脸是泪,蓦地抬头,只见太爷爷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双眼,正无奈又心疼地看着她。

    “对不起……”云裳嘴一瘪,声音颤得不行,哭得越是伤心不已。

    “嗯。”郁嵘轻轻一笑,抬手揉了揉她的头顶。

    这样饱含*溺的举动,更是让她抽抽搭搭哭得不能自制,“太爷爷,对不起,我……我不是……”

    “嗯,太爷爷知道你不是故意说那些话的。”

    她还没说完,他就平静淡然地帮她把下面的话说了出来。

    “太爷爷……”

    云裳心里难受得不行,自己口不择言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都被太爷爷听了去,太爷爷不止没有责怪她,还反过来安慰她,她越发觉得自己不懂事了。

    她的任性,伤了一个老人的心……

    “好了好了,这才多大点事儿,哭哭啼啼的丑死了。”郁嵘有些无奈地戏谑道,一边说着,一边缓缓坐起来。

    云裳连忙站起来去扶太爷爷,将枕头垫在太爷爷的背后,让他舒服地半躺着。

    然后她又继续跪坐在*边,态度诚恳地哽咽道歉,“太爷爷我错了,您别生我的气好不好?我不该说那样的话,其实我心里并不是那样想的,我没有真的怨恨你,真的!”

    “嗯,我懂!”郁嵘点点头,笑得温和慈爱。

    “太爷爷,我知道您对我好,我知道您是真心喜欢我,我以后再也不说那样的混账话了,您别生气了好吗?”她低着头忏悔着,眼泪大颗大颗地滴在手背上,瘪着嘴哭得好不可怜。

    都是她的错,把太爷爷都气病了,若太爷爷今天有个什么好歹,别说郁凌恒不会原谅她,她自己都原谅不了自己了。

    太爷爷越是宽容,她就越觉得难过,她倒宁愿太爷爷骂她几句或者打她几下都好,因为皮肉之痛,远比良心的谴责好受得多。

    太爷爷这一晕,吓得她被怒气吞噬的理智全都回来了,冷静下来再回想刚才,才发现自己有多么的不应该。

    她觉得,太爷爷一定是被她气晕的。

    如果她不说那些话,不惹太爷爷伤心,他就不会晕倒了……

    “傻丫头,太爷爷没有生气。”郁嵘眉目柔和,欣慰地看着泪流不止的云裳,语气温柔又*溺。

    她能明白他是真的喜欢她,他就满足了,也算没白疼她一场。

    “裳裳。”他突然轻轻喊她。

    她立刻应答,“我在,太爷爷。”

    郁嵘微微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神色认真地看着她,说:“如果你觉得跟阿恒不合适,想分开的话——”

    “太爷爷您不要我了么?!”

    题外话:

    伐开心~~~所以码字慢~~~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