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45章:他抛弃你了对不对?
    于是云裳驱车去到欧家,然后载上妈妈前往怡心疗养院。

    路上,母女俩没有交谈,云裳面无表情,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

    欧晴也没说话,双眼一直紧紧盯着路况和女儿。

    约莫半小时后,她们到了疗养院。

    云裳停好车,随意转眸即看见妈妈正蹙眉看着她,好似已经盯着她看了很久的样子。

    “怎么了?”她不解,一边解开安全带,一边疑惑问道。

    “你去考驾照的时候教练没教你开车要集中精神吗?”欧晴的语气是极为难得的严厉。

    她一向温柔,极少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就算女儿小时候调皮不听话,她也是好言好语的教导和劝说,不会严厉指责。

    云裳眨眨眼,有些茫然,不懂妈妈好好的为什么生气。

    她点头道:“教了啊!”

    “那你刚刚在想什么呢?”

    云裳愣了一下,蹙眉回想,然后摇头,“没啊!”

    “你差点闯红灯了还说没?”欧晴生气地轻喝。

    刚才有个十字路口,明明她该停车等红灯了,她却在最后一秒冲了过去……

    当然,这并不是她生气的原因,她生气的是女儿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差点闯了红灯。

    这说明什么?

    说明她心不在焉!

    开车最忌讳的就是精神不集中,这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难道她不知道吗?

    她可就只有她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她开车这么不注意安全,万一出个啥事的,可让她怎么活?

    被妈妈这样一责备,云裳才猛然意识到刚才有多危险,但她又不想在妈妈面前承认自己心里有事……

    嗯,她的确有心事,就因为这个破心事,她昨晚*没睡。

    没休息好,加上心里憋着火,所以她才会在驾车的时候开小差。

    她很后悔,后悔自己好奇心重,后悔自己傻了吧唧地去上网查那人的资料,后悔自己看到的一切!

    说到底,她就不该相信郁凌恒那张嘴!!

    在妈妈不悦的注视下,云裳晒笑着拉长尾音娇嗲,“没有——我看着呢,我算准时间的!”

    “我看起来很傻?”欧晴斜睨着睁眼说瞎话的女儿,不高兴地哼哼。

    我看起来很傻……

    欧晴此话一出,云裳狠狠蹙眉,脑海里有什么一闪而过。

    “欧小晴,你这口气是跟谁学的?!”她立刻收起笑容,神色严肃地看着妈妈,问。

    妈妈说这句话的口气,跟严谨尧如出一辙。

    欧晴一愣,眼底瞬时划过一抹心虚和慌张,“……什么啊?”

    或许是曾经的记忆太深刻,这些年里,她总是会不自觉地模仿那个人的言行举止……

    当然,这样的情况很少,不经常。

    因为她一直在努力克制自己,不让自己太过走火入魔……

    “你说话可从来不是这种口气,你跟谁学的?”云裳不依不饶,锐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地射在妈妈的脸上,咄咄逼问。

    她以前没发现妈妈偶尔语气和表情有何不对之处,那是她以前没有见过严谨尧,现在见过了,自然就能看出妈妈的异常了。

    “没……没有啊!”欧晴被逼得心慌意乱,一颗心噗通噗通地乱跳,心虚得想要落荒而逃,“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进去吧……”

    她边说边侧身推开车门,欲下车。

    “等等!”

    欧晴的脚刚伸出去一只,云裳就冷飕飕地喊道。

    欧晴僵住,依旧用背对着女儿,不敢回头。

    “关门,我有话问你。”云裳的口气带着命令的意味。

    在外人面前,云裳会给妈妈十足的面子,但在私底下两人相处时,她会根据情况来决定用什么态度对妈妈。

    若是无关紧要的事,她会撒娇卖萌,什么都由着妈妈,但如果是正经事,她就会比较强势地擅自做主。

    因为妈妈性格软弱没有主见,有时候不逼逼她,一件事永远都不会有进展。

    感觉到女儿的语气很严肃,欧晴心里更紧张了,隐隐有着一丝不好的预感……

    收回脚,轻轻关上车门,她缓缓转身看向面无表情的女儿。

    “这个!”云裳懒得拐弯抹角,伸手就指着妈妈手腕上的血玉珠,目光犀利地紧紧盯着妈妈的眼睛,问:“谁给你的?”

    欧晴的心,瞬时慌到了极点,她不善撒谎,更不善伪装,在女儿指着她的手链时,她慌得连忙伸手捂住血玉珠,仿佛捂住了就可以当做这颗珠子不存在一般……

    殊不知,这种掩耳盗铃的举动,更是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嗯?”云裳冷冷发出一声鼻音,极具压迫性。

    “那个……我……是……”欧晴更慌了,急得磕磕巴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她努力转动着大脑,想要找个完美的借口,可她还没想到借口,就已经被女儿斩断了所有退路。

    “别说是你买的,这个很贵!也别说是外婆留给你的,外婆有些什么首饰外公一清二楚!更别说是你捡来的,否则你现在再捡一个给我看看!更更别说是我爸送给你的,因为你根本就不会说谎!!”云裳的口气听起来淡淡的,却字字犀利。

    呃……

    欧晴傻眼了。

    “你干吗呀这是……”欧晴蹙眉,急得双眼泛红,埋怨地看了女儿一眼,恼火又委屈地低叫。

    即便妈妈红了眼眶,云裳依旧不为所动,狠着心冷冷道:“欧小晴,别来这套,这个问题你今天非答不可!”

    欧晴有点生气了,转头看向车窗外,一言不发。

    云裳见状,心里一痛,也动了怒,“妈,我都这么大了,有些事你瞒得了我一时,难道你还想瞒我一世吗?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好吗?!”

    她的语气是从未有过的严厉。

    这几年,妈妈生病,她从来不敢大声跟妈妈说话,也舍不得对她大声说话,怕吓着她。

    可今天,她有点伤心了。

    云裳后面一句话让欧晴心里咯噔一跳,脸色瞬时一白,转头看她,来不及思考就失声问道:“你知道什么?”

    “我的亲生父亲是谁?”云裳目光犀利地盯着妈妈,直截了当地反问。

    “你——”欧晴霍然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女儿,一脸“你怎么知道”的惊愕表情。

    “前几个月,云朵儿来C市找过我,她说我不是爸爸的女儿,我当时是不相信的,但是后来又发生了一些事,我跟爸爸做了个DNA鉴定,鉴定结果就不用我说了吧?!”

    听着女儿不急不缓的声音,欧晴有种五雷轰顶的震惊,嘴唇蠕动了好几下,最终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证据确凿,她无力反驳。

    心里除了慌,剩下的便全是过去留下来的痛……

    欧晴低着头,掩饰着眼底的惊慌失措和悲伤难过,用力咬着唇,沉默不语。

    云裳觉得,自己的鸵鸟心态绝对是从妈妈这里遗传而来的。

    感情遇上挫折,第一反应永远都是想着逃避,缺少积极面对的勇气。

    云裳气得很,越想越觉得难过,眼眶也忍不住红了起来,愤愤地微哽道:“欧小晴,装哑巴没用!我是你的女儿!亲生女儿!你有什么是不能跟我说的?嗯?!”

    欧晴的头更低了。

    “你这样让我很伤心你知不知道?我这么大一活人就抵不上你心里那点小秘密是不是?难道你跟我说了我还会笑话你还会出卖你不成?你把什么都装在自己心里,什么都不愿意跟我说,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是不是?!”云裳越说越委屈,鼻音也越来越重。

    一听女儿声音不对,欧晴吓到了,连忙抬头去看,正好看到女儿把头撇向车窗偷偷抹泪……

    欧晴的眼泪也瞬时滚出了眼眶。

    母女连心是天性,见女儿伤心了,欧晴也有了悔意。

    想想女儿说得也对,她们是母女,是彼此在这个世界上最亲最爱的人,有什么是不能告诉对方的呢!

    的确,女儿大了,不再是个不懂事的小女孩,她有足够的能力处理好任何关系任何事,甚至,比她这个当妈妈的坚强勇敢许多倍。

    欧晴默默一叹,妥协。

    伸手过去轻轻扯了扯女儿的袖子,她讨好地小声说道:“你问吧。”

    云裳转过头来,红着眼有些哀怨地看了妈妈一眼,然后用下巴点了点妈妈手腕上的珠子,气呼呼地问:“手链哪来的?”

    “别人送的。”

    “谁送的?”

    “不能说……”欧晴又低下了头,为难地紧皱这眉头,几不可闻地喃喃。

    云裳没听清,不由追问:“我问你谁送的?”

    “不能说。”欧晴语气微微加重,抬眸匆匆看了女儿一眼,又慌忙垂下眼睑。

    “为什么不能说?”云裳咄咄逼问。

    欧晴慌得喘不了气,顿时恼了,忍无可忍地冲着女儿轻嚷,“不能说就是不能说啊!就算你是我的亲生女儿,我也可以有点自己的小秘密吧!”

    向来性格温和得像小兔子的欧晴,被逼得有点狗急跳墙了。

    “行,你不愿意说那就不说吧!”云裳豪爽点头,心道反正我已经知道是谁送给你的了。

    欧晴还没来得及松口气,立马又被女儿下一个问题给问得哑口无言。

    “你可以不告诉我他的名字,但你得告诉我他是不是你曾经的恋人?”

    欧晴这会儿真想一死了之,因为被女儿这样“严刑逼供”实在是太痛苦了。

    她咬唇不语,目光闪烁不停。

    “给你三秒时间,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云裳睨着一脸心虚的妈妈,淡淡的语调压迫性十足。

    欧晴快哭了,说话不是,不说话也不是,而三秒时间转瞬即过。

    只能默认了。

    云裳又问:“你还想着他?”

    “我没有!”欧晴反应很激烈,几乎是在云裳话音落下的同时,立马矢口否认。

    “那你为什么还戴着这个?”云裳目光淡淡地瞟了眼妈妈的手腕,懒懒哼问。

    欧晴一窒,眼底划过一丝痛楚,慌忙低下头小声呐呐,“戴了这么多年,习惯了……”

    习惯?

    云裳默默叹息。

    嗯,习惯是个很可怕的东西!

    习惯,就代表着没有忘记过去……

    云裳,“你们为什么分手?”

    “……”欧晴脸色一白,放在膝上的双手搅在一起,指关节严重泛白。

    “嗯?”云裳将妈妈的反应尽数看在眼里,一丝不漏。

    欧晴狠狠咬了咬唇,几不可闻地吐出四个字,“性格不合……”

    “欧小晴,我拜托你,你说谎也先在心里打打草稿好吧,就你这种包子性格还会与人不和?”云裳忍无可忍地翻了个白眼,嗤笑道。

    知母莫若女,欧晴无言以对。

    “是他伤害了你对不对?”云裳脸色倏地一沉,浑身弥漫出一股寒气,冷冷问道。

    欧晴低着头盯着自己的手,不说话。

    往事一幕幕,伤心一幕幕,那些过往太复杂,她说不清,也不愿再提,毕竟她和他,今生都不会再有交集……

    “他跟别人订了婚,抛弃你了对不对?”云裳的声音更冷,甚至含着恨。

    欧晴震惊抬头,“你怎么知道他——”

    话到一半,戛然而止,欧晴猛然反应过来自己透露了太多。

    “我随便猜的,瞧瞧你女儿多么聪慧过人,一猜就中!”云裳唇角一勾,皮笑肉不笑地娇嗲道。

    欧晴凌乱了。

    她怔怔地盯着女儿,心里有种强烈的预感,她觉得,女儿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怎么?欧小晴,你这么盯着我是想告诉我那个渣男是谁了吗?”见妈妈盯着自己不转眼,云裳似真似假地打趣道。

    虽是玩笑的口吻,但眼底的认真却是货真价实。

    欧晴沉默。

    “告诉我啊,我帮你报仇,我一定帮你弄得他身败名裂不得善终!”云裳唇角勾着阴测测的冷笑,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身败名裂……

    不得善终……

    欧晴屏住呼吸,吓得大气都不敢喘,手心冒汗。

    不!她不要!

    不管曾经受过多少伤害,她都不愿意看到他身败名裂,更不能让他不得善终……

    一看妈妈这副模样云裳就气不打一处来。

    “欧小晴,你就是这么没出息所以才会被人欺负!!”云裳咬牙切齿地说,恨铁不成钢。

    欧晴把脸撇向车窗,生闷气。

    她知道女儿说的都对,可她就是改不了能怎么办?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也不想这么软弱无能,可她就是学不会以牙还牙瑕疵必报。

    毕竟曾经刻骨铭心地爱过,她做不到真的把他当成仇人……

    反正再也不会见面,何必余生让恨陪伴?

    她不想恨,恨太累人,恨是一枚双刃剑,伤人,也伤己。

    而且她的性格不好,太容易转牛角尖,一旦陷入某种不好的情绪,她就走不出来,然后越来越糟,最后把自己逼到绝路上……

    所以她不想恨,她想放过自己,有女儿在身边她已经很满足了。

    过去的,就让它都过去吧!

    反正这辈子也不会再见面了……

    气愤之余说了妈妈没出息,云裳说完就后悔自己的口不择言,她不是嫌弃妈妈,而是太心疼了。

    只要一想到柔弱的妈妈被人欺负,她就心痛如绞,她就恨不得把欺负妈妈的人全都狠狠撕了。

    以后有她在,看谁还敢欺负她的妈妈!!

    哼!!

    轻轻叹了口气,云裳心疼又无奈地看着把脸撇向窗外的妈妈,轻声问道:“如果有天他回来找你,你会跟他走吗?”

    “他不会回来找我的!”欧晴一震,蓦地回头,特别笃定地说道。

    他是什么样的一个男人她再清楚不过,怎么可能回来找她?

    他是那么的骄傲自大不可一世,在她嫁人生子之后,是不可能再回头的。

    因为,他的尊严永远都不会允许他那样做!

    “我是说‘如果’!”云裳咬重字眼。

    如果……

    欧晴皱眉,有些不耐,垂着眼睑小声咕哝:“我可以不回答这种假设性的问题吗?”

    “欧小晴,你心里就是还有他!”云裳冷冷哼道。

    “我没有!!”欧晴抬眸,愤愤地看着女儿,矢口否认。

    看到妈妈终于被自己逼得有点火气了,云裳颇为满意。

    她就是要训练妈妈,让妈妈有自己的脾气,不能总是任人欺负。

    “没有你干吗不直接回答我的问题?没有你干吗总是顾左右而言他?没有你干吗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我?”云裳淡淡睨着妈妈,哼哼。

    “云裳!我是你妈妈,你今天到底想干吗?”欧晴真是生气了。

    怎么感觉两人身份对调了呢?她不像妈妈,反倒像女儿了呢?

    这天下还有哪个妈妈像她这样被女儿训得头都抬不起来的?

    太过分了!

    “我就问你,如果他回来找你,你跟不跟他走?”云裳无视妈妈的怒意,语调慵懒地问。

    “不跟!我与他早就没关系了!我干吗跟他走啊?!”欧晴彻底恼了,皱着眉没好气地叫道。

    云裳满意。

    “行了!”她咧嘴一笑,凑过去在妈妈脸颊上亲了一口,立马又是一副贴心小棉袄的模样,嗲嗲地催促妈妈,“下车吧,安医生该等急了。”

    欧晴蹙眉,莫名其妙地看着阴晴不定的女儿,一头雾水。

    女儿今天跟她说这番话到底什么意思啊?她怎么越听越糊涂呢?

    欧晴的心里隐隐泛起一丝不安……

    心绪不宁地下了车,被女儿亲昵地揽着肩,径直朝着疗养院内走去。

    做完各项检查,已是一个小时后。

    “阿姨,您出院的时候病房里还有一些小东西忘了收走,您要不要去看看有什么还要的?如果都不要了的话我就让她们清理一下,都扔掉。”

    做完最后一项检查,穿着白大褂的安文泽噙着微笑对欧晴说道。

    “好啊,我去看看。”欧晴点头,没往别处想。

    云裳挽着妈妈的手臂,欲跟妈妈一起去。

    “云裳。”

    可刚转身,就被安文泽喊住。

    “嗯?”云裳回头。

    安文泽说:“你跟我来下办公室,我有事找你。”

    题外话:

    嗷嗷嗷~~~泥萌都在看阅兵对不对?嘤嘤嘤~~人家好想看,可是要码字~~~~泥萌快来告诉我~~今天的祖国有多么威风、有多么霸气、有多么的雄伟壮观!!快来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