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37章:那可是我丈母娘!
    她挑眉,“你确定?”

    她不问还好,这一问,更是让他内心惶惶……

    被她这样的态度搞得非常不爽,他勃然大喝,“你要说就说,不说就不说,哪那么多废话!”

    哟呵!小样儿!好好的又发脾气了呢!

    那她可就不伺候了咯。[燃^文^书库][www.yuehuatai.com]

    “得!那我不说!哼!”郁太太小脸一冷,下巴一抬,姿态傲慢地冷哼道。

    今天忙了一天,她早就累了,才懒得跟他争论这种无聊又没有营养的话题。

    说完,她一把将他推开,朝着卧室内走去。

    “啊……”

    哪知没走两步,身体突然腾空,整个人被他拦腰抱了起来,吓得她本能地伸手抱住他的脖子,谨防自己摔到地上去。

    她以为他会按照惯例将她抛在*上,然后趁机狠狠修理她一番,然而他却只是从*边经过,抱着她径直走出门外。

    “喂!你抱我去哪儿啊?”她狐疑轻叫,弹动着一双小脚丫表示抗议。

    “扔掉!!”他冷冷瞪她一眼,恶狠狠地吐出俩字。

    “……”云裳无语。

    下了楼,四周一片静悄悄的,很显然琇嫂已经睡了,或者被他支走了。

    他抱着她径直走向酒柜,将她放在吧台上,然后拿出一瓶香槟,低头忙碌。

    云裳蹙眉看着正在开酒的男人,暗忖他这真是要庆祝么?

    “不是说要把我扔掉的吗?”她坐在吧台上,两只小脚丫晃啊晃,傲娇地哼道。

    “急什么?!”他瞥她一眼,没好气地轻斥。

    砰地一声!

    酒开了。

    他往杯子里倒酒,橙黄的液体流入晶莹剔透的杯子里,**出层层涟漪。

    她撇嘴,“反正迟早都要被你扔掉,那你还不如早点把我扔掉的好!”

    “哪点好?”

    倒好两杯酒,他走到她面前,一边冷冷地问,一边抓住她晃啊晃的两只小脚丫往两边一掰,轻易便置身在她两、腿、间……

    “第一,相对来说,早点扔掉与晚点扔掉肯定是前一种被人捡走的几率更高!第二,早死早超生,免得我提心吊胆!”她一本正经,说得头头是道。

    被人捡走?

    “你想被谁捡走?!”郁大爷俊脸黑如玄铁,狠狠瞪她。

    刚才的醋味还没散去呢,这又给他灌了一壶,是想把他酸死么?!

    郁太太望着前方天花板做思考状,“你等会儿,容我想想——啊……”

    他张口就在她尖牙利齿的嘴上咬了一口。

    她还敢想?

    咬死她!!

    唇瓣被他咬得很疼,她怒,立马狠狠捧住他的脸,如法炮制地以牙还牙。

    他不躲,任她咬,只是目光深幽地看着她。

    见他都不怕疼的,她咬着咬着就觉得意兴阑珊了,没一会儿就悻悻然地松了口。

    郁凌恒抿了抿被郁太太咬出牙痕的唇瓣,然后凑上去与她额头相抵,深深看着她波光潋滟的桃花眼,低醇喑哑的声音透着一丝*,轻轻喷薄在她的唇上,温柔又无奈,“今天这么好的日子你就不能乖一点吗?就不能跟我好好说话吗?非要惹我生气跟我吵架是不是?”

    郁太太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他凶,她会比他更凶,他软,她会见好就收,跟着调整态度。

    “明明是你自己动不动就生气好么!”她嘟嘴娇嗔。

    “你乖一点我怎么会生气?”他在她唇上轻轻摩挲,声音更加温柔。

    “哼!”她傲娇地撇开脸。

    他伸手把一旁的酒杯拿过来,将其中一杯香槟递给她,“好了,不闹了,陪老公喝一杯!”

    气氛正好,她也不忍煞风景,乖乖接过酒杯,与他手里的酒杯轻轻碰了一下。

    酒杯相碰的声音清脆悦耳,轻轻撞击着夫妻俩的心,抬眸对视一眼,竟如最初相识时,一股怦然心动的感觉在心里肆意流淌……

    “恭喜你郁太太!”他勾起唇角,噙着魅笑,大言不惭地对她说:“恭喜你失而复得我这个帅气多金丰神俊朗温柔体贴又善解人意的老公!”

    “噗!”郁太太被郁大爷一本正经表扬自己的行为雷得外焦里嫩,还好酒已经咽下去了,不然得喷他一脸不可,她哭笑不得地瞪他,啐骂,“表脸!”

    “我怎么不要脸了?我不帅气多金吗?我不丰神俊朗吗?我不温柔体贴吗?我不善解人意吗?嗯?不吗?!”郁大爷理直气壮,毫无羞愧之色,轻轻捏着她的下巴盯着她的眼睛,咄咄逼问。

    郁太太无语地翻了个白眼,“郁凌恒,我发现你真是越来越厚颜无耻了耶!”

    “你叫我什么?”他黑眸一眯,寒光乍现,阴森森的语调听起来危险十足。

    “郁凌恒啊,你不叫郁凌恒吗?”

    “你再连名带姓的喊我一声试试!”他瞪她。

    识时务者为俊杰,郁太太立马扯动唇角,溢出一抹特别甜美动人的笑靥,娇嗲,“好吧,老公!”还对他飞了个蛊惑众生的媚眼。

    “这还差不多!”郁大爷满意,赞赏地在她锁骨上啄了一口。

    啄着啄着,他就停不下来了……

    当他吻上她的脖颈,她感觉到他呼吸的滚烫程度,捧起他的脸瞅他,“醉了?”

    “嗯,醉了!”他点头。

    她蹙眉狐疑,“才一杯不是么?”

    他笑了,满眼*溺和深情,“傻老婆,没听过酒不醉人人自醉吗?”

    他醉的不是酒,而是此刻的气氛,还有失而复得的喜悦以及她陪在身边的满足!

    他吻上她的唇,在她唇边深情呢喃,“宝贝儿,我有没有跟你说过……”

    “什么?”她被他带得也有些意乱情迷了,情不自禁地闭上双眼,听随身体的本能反应,与他互动。

    “我爱你……”他说,口齿有些模糊。

    但她依旧听了个清楚。

    微微一怔,她睁开双眼,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俊颜,眼底不由也漾起绵绵情意,“好像没有!”

    她知道他爱她,他的所有表现也都将“我爱你”三个字诠释得淋漓尽致,但像此刻这样正儿八百的表白,好像还真没有。

    他停下吻,大手轻轻捧住她的小脸,看着她的眼睛情深意重地对她说:“老婆,我爱你!”

    心里泛起一丝甜,渐渐地越来越甜,她的唇角情不自禁地往上扬。

    自然是开心的。

    虽然知道他的心意,但乍然听到他亲口示爱,内心的激动和震撼还真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郁太太想,如果她表现得欣喜若狂,他一定又会很嘚瑟吧,说不定还会取笑她……

    “哦。”于是她努力稳住扑扑乱跳的心,强装淡定地点了下头表示知道了。

    她说,哦……

    就这样?

    郁凌恒狠狠拧眉,对郁太太冷淡的反应极为不满。

    而且,她哦了一声就没下文了。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俊脸一沉,忍无可忍地逼问,“你呢?”

    他都跟她示爱了她怎么着也该用同样的话回馈他吧,只收不授她好意思?

    郁太太轻咬着嘴角想了想,说:“只要你不乱发脾气,我当然也是爱你的!”

    “那我发脾气你就不爱我了啊?”郁大爷又内伤了,愤愤喝道。

    哪有这样的?!哪个大活人还能没点脾气?她自己的脾气比他还大呢!

    她杏目一瞪,“当然啊,谁会爱一个疯——唔……”

    唇被堵住,以吻封缄。

    算了,想从她这张尖牙利齿的嘴里听到什么情话看来是不可能了,还是让她叫吧,她的叫声可比她说的话好听不知道多少倍,简直百听不厌……

    如此良辰,断不可辜负,今晚,他们得好好度过!

    郁凌恒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深深吻着郁太太,双手开始忙碌……

    云裳被吻得迷迷糊糊,什么都想不了,也什么都做不了,一切都只能听从自己的本能反应以及他的蓄意引导……

    当凉意袭来,她猛然回神,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他剥得七零八落……

    “喂!这是楼下……嗯……”她惊叫,慌忙推拒,一边羞愤提醒着他,一边想从他的掌控中逃开,小脸烫得可以煎蛋。

    他把想要逃开的她拖回来,双手将她重新扣住,俯首在她耳畔哑声轻哄,“不怕,我放了琇嫂两天假,屋里没别人。”

    呃,好吧。

    郁太太脸皮薄,想着看郁大爷这架势,今晚是免不了要大战一场了,可是如果在楼下的话,那到时一片狼藉谁来收拾?

    若叫琇嫂或是打扫的佣人看出蛛丝马迹……她的脸可往哪儿搁啊!

    “可是这里冷冰冰的……”她佯装嫌弃地瞅了眼自己坐着的酒柜吧台。

    “那我们去沙发?”郁先生提议,顺势将她熊抱在怀里,径直朝着几步之遥的沙发走去。

    “回卧室啦……”她的小脸埋在他的颈窝里,羞恼低叫。

    “不急,先在楼下玩会儿。”郁先生兴致勃勃,一边啄着她的耳朵,一边柔声轻哄。

    郁太太要疯了,又羞又急地在他肩上捶了一记,“楼下有什么好玩的呀,你……”

    “有啊!楼下有厨房,有餐厅,还有放映室……都可以玩儿啊!”

    “你……啊……”

    她的反对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他狠狠扑进了沙发里。

    然后接下来,她就没有机会再说话了,只能任他摆布……

    ……

    虽说是郁欧两家的家长见面会,但鉴于严楚斐下午的飞机回帝都,郁凌恒跟郁嵘请示了下,说能不能让严楚斐也来吃个饭,算是为他践个行。

    现下严家和郁家在初润山的挑拨下闹得如此僵,可全得靠严楚斐从中调解,郁嵘自然不会反对。

    郁家和欧家都是全体总动员,郁家二房和郁蓁一家在郁嵘的命令下也都到了场。

    宴请娘舅亲家公,郁家当然得全体出动才能表示对欧家的尊重。

    偌大豪华的包房,摆着两张餐桌,主要成员一桌,次要成员比如郁家二房和郁蓁一家子则安排在另一桌。

    开席之前,云裳陪同着郁嵘在酒店楼下等着迎接欧家成员,郁凌恒则和严楚斐在包房休闲区闲聊。

    “严甯怎么样了?”郁凌恒倒了两杯酒,将其中一杯递给严楚斐。

    “情绪很稳定!”严楚斐靠着沙发,翘着二郎腿,伸手接过酒杯喝了一口,垂眸盯着杯子里橙黄的烈酒,淡淡答道。

    嗯,很稳定,确切地说,是太稳定了!

    而越是这样反常,才越是让人担心,所以他想尽快带她回帝都。

    经过这件事,严楚斐突然发现自己对这个唯一的妹妹并不了解,不可否认他是很疼爱她的,对她的要求也几乎是有求必应,然而这些似乎只是仅限于物质上。

    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妹妹是个被*坏的小公主,任性妄为刁蛮任性,是个绝不会让自己受到任何伤害的小霸王。

    他以为像她那么自私的性子,在这世上最爱的一定是自己,所以她肯定会好好保护自己……

    可原来不是!

    她看起来一副没心没肺强悍自私的样子,其实一点都不懂得保护自己。

    她的伤,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一点一点地溃烂……

    渐渐的,她的表面光鲜亮丽,里面却已病入膏肓……

    郁凌恒何其聪明,自然听出了严楚斐的弦外之音,但他就此打住,并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皇家人的*,不宜打听,有些秘密知道得越少越好。

    做人,要大智若愚,明明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也要装作什么都看不懂的样子。

    趁现在包房里没人,严楚斐说:“我回去之后会尽量劝我爸,但他听不听我不能给你保证!”

    “我懂!”郁凌恒点头,表示理解。

    严楚斐微微仰头,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有些无奈地轻叹一声,提醒道:“你要有心理准备,我爸这人好面子,这次来C市丢了这么大个脸,他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给嵘岚穿小鞋什么的我想是避不可免了!”

    郁凌恒笑了笑,应道:“嗯,我会注意!”

    严楚斐提醒的这些,他早就有所预料,毕竟像严家这样的身份背景肯定是不能忍受被郁家拒婚的“羞辱”,会报复是正常反应。

    该来的总是会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好,他和郁太太都相信,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

    嗯,都说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他们一定会战胜所有难题!

    严楚斐抿了抿唇,声音低沉了一分,带着一丝肃杀之气,说:“再忍忍吧,等时机成熟,把臭虫一族连根拔起就好了!”

    郁凌恒噙着笑轻轻碰了碰严楚斐的空杯,然后仰头将杯子里剩下的酒一口饮尽。

    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时,门外传来嘈杂的脚步声。

    欧家和郁家的人到了。

    郁嵘和欧荣毅自然是走在最前面的,边走边闲聊着。

    长辈来了,郁凌恒和严楚斐自然得起身相迎。

    然而当严楚斐站起来朝着门口看去时,双眼倏地一亮。

    “那谁啊?”他正跟郁凌恒并肩站在一起,便用肩撞了撞郁凌恒的肩头,压低声音小声问道。

    “哪个?”郁凌恒转眸看他,只见他正双眼发光地盯着某处,便随口问道。

    严楚斐说:“你太太挽着的那个!”

    “哦,那是……喂土匪你别介啊,你可不能对她有想法,那可我是丈母娘呢!!”

    郁凌恒顺着严楚斐的视线望过去,看到了巧笑倩兮的云裳与温柔恬静的丈母娘欧晴,本是下意识地要回答,可突然想起他眼神不对,吓得低叫。

    跟在郁嵘和欧荣毅身后的,正是云裳和欧晴母女俩。

    严楚斐的目光在触及欧晴那张脸时,脑子里有一个模糊的画面一闪而过……

    太快,他没抓住。

    严楚斐目光锐利,一瞬不瞬地盯着欧晴,浓眉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

    明明是一张陌生的脸,为什么他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去!你丈母娘这么年轻啊!”严楚斐对郁凌恒的低叫置若罔闻,目光一直紧锁着欧晴,赞叹道。

    欧晴看起来的确年轻,比实际年龄少了十岁不止,与云裳站在一起根本不像是母女,倒像是一对姐妹。

    她生性淡泊,温柔善良性格软弱,有种与世无争的高贵娴雅,年轻时一定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虽然现在徐娘半老,但风韵犹存,少了年轻时的稚气,多了一股成*人的性感和风情,更加迷人。

    像欧晴这样的女人,天生就有股让人想要好好保护她的柔弱气质,别说是男人,就算是女人见了她也会忍不住心生怜惜。

    郁凌恒快被严楚斐的眼神吓死了!!

    “再年轻你也得喊声阿姨!!”他咬牙切齿,恶狠狠地提醒。

    虽说当今社会老妻少夫并不是什么稀奇事,但他可不想就这样多一个小岳父啊!

    泥煤啊!

    他俩可是铁杆兄弟啊!

    他俩年纪可是不相上下啊!

    让他叫他“爸”还不如让他去破腹自尽呢!!

    NO!NO!NO!

    严楚斐若敢对欧晴有啥想法,他拼死也得棒打鸳鸯。

    嗯!就这么决定了!!

    “靠!郁凌恒你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么,福气居然这么好,连丈母娘都这么美!”严楚斐羡慕妒忌恨地在郁凌恒耳边小声嘀咕。

    “福气这种事呢,是命!羡慕不来的!”郁凌恒瞥了严楚斐一眼,阴阳怪气地哼道,见他还盯着欧晴,连忙将他往一边的角落拽,近乎野蛮地阻断他的视线。

    看看看!看什么看!

    严楚斐猝不及防,被他拽得一踉跄,差点狼狈摔倒,若是往常得给他一拳了,非得给他治个让军人形象受辱的罪不可。

    但他今天脾气特别好,不止不生气,还兴致勃勃地频频回头去看欧晴和云裳母女俩。

    郁凌恒见到严楚斐这副模样就一个头两个大,害怕得不得了。

    “你确定你太太是你丈母娘亲生的?”严楚斐微拧着眉,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闻言,郁凌恒脚步猛地顿住,转眸就恶狠狠地瞪他。

    怎么说话呢?!

    他几个意思?

    是在暗示他的郁太太没有遗传到妈妈的美貌是吗?是在拐着弯说他的郁太太不漂亮是吗?

    被郁凌恒凶狠的目光瞪得心脏一颤,严楚斐连忙讪笑着解释——

    题外话:

    吼吼!!求月票~~求月票~~今天28号了哦~~月票一张变三张哟~~你们投了吗?后面还有加更哟~~~你们月票投得多,我一激动码字就会很快滴哟~~~还想要多少加更就看你们了哦~~么么哒~~~【有重要通知,请看留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