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36章: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她却摇头,不悦道:“我不回去他们会担心的!”

    “没事儿,回屋我给咱妈打个电话就好。”

    “可是……”

    “没有可是!!”他勃然大喝,像炸弹突然爆发,威力十足。

    云裳吓得一颤。

    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她在短暂的怔愣之后,腰杆一挺,凶巴巴地回喝,“你吼什么啊?比嗓门大啊?”

    “云裳!你懂不懂什么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搞清楚这里才是你的家好吗!你推三阻四拒绝回来是几个意思?!”郁大爷忍无可忍,板着脸冲她发火。

    真是的!

    就不能不惹他生气吗?乖乖听他的话不行吗?他都好话说了一箩筐了,她还这不行那不行的是想怎样?

    听了郁大爷的话,郁太太的额头挂满黑线。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鸡……

    狗……

    他就不能来点高大上的比喻吗?

    谁特么愿意嫁给鸡嫁给狗啊喂!!

    郁大爷又不高兴了,郁太太叹了口气,特别无奈,“我不是拒绝回来——”

    “你就是!!”他怒喝,气愤填膺。

    “我的日用品和衣服都在欧家呢……”

    “家里还少得了你要用的东西啊?!”

    虽然“离婚”了,可恒阳居里一直保留着她的东西,衣服和化妆品定期换新,全是她平日里喜欢用喜欢穿的牌子,箱子柜子都塞满了好么!

    呃,好吧,留就留吧,多大点事儿啊!

    郁太太妥协。

    本来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却搞得两人差点又吵了起来,云裳反省了下,觉得自己刚才的态度的确不太好。

    “好啦好啦,我不回去了还不成么?”她轻轻剜他一眼,娇嗔道,完了佯装随意地看向别处,几不可闻地小声嘀咕,“吼什么呀,真是的……”

    她的妥协,在郁凌恒看来就是自知理亏,于是他更理直气壮了。

    “什么叫‘不回去’?云裳,麻烦你搞清楚主次好吗!”他忿忿道,心想今晚非得给她好好上一课,把她脑子里那些错误的观点掰正不可。

    比如“不回去”三个字,到底是她用词不当,还是在潜意识里她根本就没把郁家当成是她要一辈子生活的地方?

    郁家和欧家,到底哪个家,随她而言才是真正的“家”?!

    她到底有没有身为郁家主母的意识和觉悟?

    郁凌恒一脸愤慨,一副火冒三丈的模样,云裳瞅着他,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

    把刚才彼此的对话快速地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她隐隐明白了他的怒点……

    于是她默默叹了口气,连连点头认输,“好好好!你是主,你是主,你就是我祖宗!行了吧祖宗!”

    他可真啰嗦啊!唐三藏附体还是怎么着?这么念叨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不行!”他更生气了,一本正经地说:“太爷爷才是——”

    “他是我老祖宗,你是我小祖宗,还不成么我的小祖宗!!”郁太太要被折磨疯了。

    “不行!”他还是不依不饶。

    还不行?!郁太太暗暗磨牙,死命忍着想揍他的冲动。

    觉得自己在郁太太面前太没存在感的郁大爷表示很委屈,“云裳,你太过分了,总是不把我当回事儿,我……嗯……”

    他的抱怨还没说完,她终于忍无可忍,扑上去狠狠堵住他的嘴……

    以吻封缄!

    郁太太想,真好,终于消停了。

    郁大爷想,好吧,看在她主动送上香吻的份上,原谅她了。

    嗯,一个吻,让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就此完美落幕,皆大欢喜。

    她捧住他的脸,嘟起嘴用力吻住他的唇,轻轻咬了一口他的唇瓣就想退开……

    可刚刚尝到甜头的男人岂会如此轻易放过她,在感觉到她有想要结束的意图时,他的大手就扣住了她的后脑,不给她离开的机会……

    然而,郁凌恒刚刚撬开郁太太的牙齿,舌还没来得溜进郁太太的嘴里,突然车窗玻璃被人敲响……

    叩叩叩!

    两人一惊,本已贴在一起的身体立马弹开,双双转头看向车窗。

    敲车窗的,是一根拐杖,站在车外的,是郁家最具威严的大家长。

    “太爷爷!”云裳的脸瞬时红了个透,慌忙推门下车。

    相较于郁太太的慌张局促,郁凌恒就淡定了许多,即便与郁太太亲吻被太爷爷撞见了,也丝毫没有觉得难为情。

    他跟着下车,从容自然大方磊落,亲郁太太是他的权利,他理直气壮。

    反观云裳,那副心虚窘迫的模样完全就像是偷、情被抓包现场似的。

    他俩名正言顺,亲一下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儿么,真不知道她在心虚个什么劲儿,郁凌恒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吐槽。

    云裳自然是不知道郁大爷在心里吐槽她,否则她一定会呸他一脸。

    以为谁都像他一样不要脸不要皮啊,她可是个很矜持很贤淑的女孩子好么,所以这么私人的事被家人撞见她可做不到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回家了不进屋躲车里做什么?”郁嵘双手握着拐杖杵在身前,看着反应大相径庭的两个人,淡淡道。

    呃……

    云裳羞得无地自容,觉得自己的脸一定可以煎蛋了,太爷爷是故意的吧,明明看见他们在车里做了什么,居然还明知故问……

    郁凌恒见郁太太一副恨不得挖个洞遁走的模样,好笑又心疼,正想出声为她解围,另一道饱含戏谑的声音却抢先响在了空气中。

    是唯恐天下不乱的郁二爷,“哎哟太爷爷,您可真是太煞风景了哇,我哥跟我嫂子这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想在车里来一场——啊!”

    郁嵘一拐杖敲在郁晢扬的屁股上。

    郁二爷惨叫,痛得本能地捂住屁股像只兔子似的往前跳,那模样滑稽又可笑。

    “再没个正经试试!”郁嵘给了小曾孙一个冷眼,警告道。

    郁二爷捂住屁股回头,给了太爷爷一个极尽哀怨的眼神儿,“明明是太爷爷您不懂浪漫好么……”

    “时间不早了,都回自个儿屋去!”郁嵘精锐一如往昔的目光将三个小辈都扫了一遍,一边淡淡说道,一边慢慢转身。

    郁凌恒和云裳很有默契地跟在太爷爷的身侧,护送他回心殿。

    郁二爷也屁颠屁颠地跟在他们后面。

    “云裳。”

    快到心殿的时候,郁嵘突然轻轻开口。

    “嗯,太爷爷您说。”云裳转眸看着太爷爷,恭敬地应道。

    “回屋给你外公打个电话,就说我明天想请他吃个饭!”

    吃个饭?

    太爷爷是想亲自跟外公解释一切?

    “哦,好的。”云裳点头。

    “希望欧家全体成员都能赏脸!”郁嵘不紧不慢地补充道。

    “啊?”这下云裳惊讶了,续而蹙眉,有些为难地说:“太爷爷啊,要不就我外公和欧阳吧,外婆和我妈她们就不用了……”

    这些家族阴谋啥的,还是别让妈妈她们知道比较好,免得她们担心。

    已到心殿门前,郁嵘停下来,转身面对云裳,“你跟阿恒结婚这么久了,我们两家都没有坐在一起好好吃个饭,这怎么说得过去?”

    这个理由够充分,云裳无法再反对。

    她用力抿了抿红唇,点头,“那好吧,我回去就给他们打电话。”

    她想,太爷爷这么聪明睿智,有妈妈她们在场的话,也一定会注意谈话内容的,她无须担心。

    “嗯!”郁嵘点头。

    看到太爷爷进了屋,郁先生和郁太太手牵着手往恒阳居的方向走。

    走着走着,云裳回头——

    “郁二爷,你不回自己屋跟着我们做什么?”

    戒备地瞅着一直尾随在他们身后的郁晢扬,云裳不解又疑惑地问。

    “今儿高兴,我想喝酒!”郁二爷快走两步来到哥嫂面前,挑着剑眉一副特别激动的模样。

    云裳蹙眉斜睨他:“关我们什么事?”

    “你们不喝一杯吗?”闻言,郁二爷也皱眉,惊诧地望着他们。

    郁凌恒没说话,但已然明白弟弟的意思。

    “我们为什么要喝一杯?”云裳没反应过来,一脸莫名其妙地反问。

    “你们不庆祝吗?”

    “庆祝什么?”

    “我去!你居然不知道要庆祝什么?!”郁晢扬一拍脑门,忍无可忍地翻了个白眼,对她的迟钝表示深深的嫌弃。

    郁太太被嫌弃了,郁先生不干了,朝着弟弟冷冷一眼瞪过去,冷酷无情地说道:“庆不庆祝都跟你没关系,你可以滚了。”

    郁二爷阳光帅气的脸庞一秒钟变苦瓜脸,立马哀嚎一声,“别啊哥!我只是想喝杯酒……”

    “你屋里还能缺酒?”郁大爷冷哼一声。

    “一个人喝没意思哇!”郁二爷继续哀嚎,像只害怕被抛弃的小狗般对大哥摇尾乞怜。

    嗯,酒呢他倒是不缺,其实他就缺个能陪他喝酒的人!

    而这个人,可遇不可求!

    看着哥嫂这副恩爱有加你侬我侬的模样,对他这个孤家寡人来说简直等于花式虐狗,太让人羡慕妒忌恨了。

    惹得他……好想谈恋爱啊!

    所以他开始着急,迫切地想要知道自己的桃花,到底何时才能开。

    郁凌恒淡淡瞥着装可怜的郁二爷,慢悠悠地冷哼道:“那你觉得我跟你嫂子之间多个你就有意思了?”

    呃……

    郁二爷怔住,无言以对。

    二人世界多个电灯泡……还是个聒噪的电灯泡。

    那画面想想也是蛮醉人的。

    惨遭嫌弃的郁二爷,可怜兮兮地僵在原地,眼巴巴地望着哥嫂甜甜蜜蜜地手牵着手走出了他的视线。

    看看人家,成双成对,再看看自己,形单影只……

    嘤嘤嘤,好心酸……

    ……

    恒阳居。

    回到楼上卧室,云裳第一件事就是给欧家打电话。

    她站在阳台上,面朝着夜空,尽量简洁地跟欧阳说了下事情的始末,以及明日太爷爷对欧家的邀请。

    通话接近尾声时候,一双长臂轻轻搂住了她的腰肢,紧接着一副宽厚的胸膛贴上了她的背脊……

    她被纳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显然是嫌弃她这电话说得太久了,所以不甘被冷落的郁大爷跑来捣乱了。

    他从后面抱着她,下巴搁在她的肩上,温热的呼吸尽数喷薄在她的脖子里还不够,还要故意往她耳根处轻轻吹气……

    痒。

    云裳狠狠一颤,被他惹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蹙眉缩肩,转过头去狠狠瞪他。

    她凶狠的眼神充满着警告,然而他不止不怕,甚至还变本加厉……

    在她转过头来的那瞬,他嘟嘴去吻她……

    他像只贪嘴的猫,用舌一下一下地舔舐她的唇……

    她羞恼,逃不掉又躲不开,很快就浑身乏力了。

    怕被电话彼端的欧阳听出端倪,她只得尽可能地仰着头往后躲,一边伸手去推郁大爷不依不饶凑过来的脸,一边略显匆忙地对欧阳说:“那就这样吧,今晚我就不回来了,明天见面说。”

    “嗯。”欧阳的声音听起来很冷淡。

    整个通话过程中,都是她在说,欧阳很少搭话,得知她和郁凌恒的离婚无效,也没有任何反应,无喜无怒。

    其实云裳特别害怕欧阳这种态度,让她心里有种忤逆了长辈意愿的不安和心虚感。

    她悄悄咽了口唾沫,又道:“那等太爷爷确定了时间和地点我再通知你。”

    “嗯。”

    “晚安——”

    嘟嘟嘟……

    她的“安”字还未完全落音,通话已经被欧阳切断。

    这明显是不悦的表现。

    云裳咬唇,蹙眉盯着手机,不由忧心忡忡。

    见郁太太的电话终于打完了,郁凌恒满意,凑上嘴去正想好好亲郁太太一通,却看到她愁眉苦脸的样子。

    “怎么了?”他扶着她的肩将她转过身来,两人面对面,修长的手指轻轻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抬起来,柔声轻问。

    “我觉得欧阳好像有点不太高兴。”云裳轻轻叹了口气,苦恼地说道。

    闻言,郁凌恒白眼一翻,忿忿道:“别理他!他是羡慕妒忌恨!看我们幸福他心里不平衡!”

    “胡说八道吧你,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她失笑地剜他一眼,轻啐道。

    “你不信?”他双手搂着她的腰,微挑眉尾睨着她。

    云裳自然是不信的,说:“我是他外甥女,是他的亲人,他有啥好羡慕妒忌,有啥好心里不平衡的?”

    明明是他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郁太太在心里默默吐槽。

    “这你就不懂了吧,现在米娅在牢里,他孤家寡人一个,见我们有*终成眷属了他能不妒忌?”郁大爷哼了一声,一脸笃定。

    “你以为他跟你一样幼稚?”郁太太嫌弃地将郁先生从头到脚狠狠打量了一番,皮笑肉不笑地嘲讽。

    “男人都幼稚!!”几乎是立刻的,郁大爷更加笃定地说道。

    “有么?我怎么看来看去就只有你一个——”

    “那是因为我是你男人!”他抢断,霸气十足地喝道。

    云裳嘴角抽搐,皱眉斜睨着他,搞不懂“是她的男人”跟“幼稚”有什么关系。

    “而且我幼稚也只是在你一个人面前而已!”郁大爷补充道,神色自若落落大方,丝毫不觉得自己幼稚有什么可耻的。

    郁太太无话可说。

    被她嫌弃,郁大爷很不服气,为了证明自己并不是她以为的那么差,他不惜干起出卖朋友的损事儿。

    他说:“你觉得别的男人都很成熟是不是?比如欧阳啊,燕灵均啊,穆劭枫啊,还有严楚斐他们等等,你觉得他们就很成熟稳重?得了吧!那只是因为你没见过他们和自己心爱之人在私底下的相处,说不定他们比我还幼稚呢!”

    每个男人都有幼稚的一面,不管这个男人在平日里有多么严肃冷漠或是多么不苟言笑,在四下无人的时候,跟心爱之人撒撒娇什么的,那就是一种情趣。

    都是有着七情六欲的凡人,谁还能一直面无表情或是永远冷静?

    反正在郁太太面前偶尔做点幼稚的事,他一点也不觉得丢脸。

    他信任她,爱她,所以才能毫无保留地把全面的自己呈现在她面前,不管是优点还是缺点,他无需掩饰,无需隐藏,做最真实的自己就好。

    幼稚怎么了?幼稚说明他还保留着一颗童心,难道非得他表现出一副老气横秋死气沉沉的模样才叫稳重?

    云裳无语地看着黑朋友黑得理直气壮的男人,“我觉得你是在抹黑他们。”

    “郁太太,你太不了解男人了!”他嘲笑她的天真无知。

    “你了解?”

    “我是男人,当然比你更了解。你若不信,等以后欧阳娶了老婆,你问问你小舅妈他幼不幼稚!保准比我幼稚多了!”郁大爷可谓是不余遗力地拉人垫背。

    她挑眉睨他,撇嘴,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你这是什么表情?!”一直被她嫌弃,他恼了,佯怒瞪她。

    “你觉得呢?”郁太太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不答反问。

    “怎么?难道你觉得他们都比我好?”郁大爷俊脸一沉,声音立马就变得酸不溜丢的了。

    嗯,他身边的朋友都很优秀,个个丰神俊朗器宇轩昂……

    擦!

    不想不知道,一想才发现自己身边居然存在着这么多威胁……

    真是细思恐极啊!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郁太太噙着甜甜的媚笑,媚眼如丝地望着醋意横飞的男人,娇嗲问道。

    “……”郁大爷呼吸一窒,狠狠皱眉。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真有异心了?她真觉得他的朋友比他更好?

    郁凌恒觉得,自己这辈子所有的不自信和患得患失,都承包给眼前这个坏女人了!

    她就有本事让他上一秒天堂下一秒地狱,就有本事让他为了她连身边好友都处处提防。

    不是不信任她,是对自己没信心!

    怕自己不够好,怕自己让她失望,怕她嫌弃自己……

    “嗯?真话还是假话?”她微仰着小脸望着他,唇角勾着似笑非笑的弧度,催促道。

    “当然是真话!”他硬着头皮没好气地喝道。

    她挑眉,“你确定?”

    题外话:

    菇凉们,明天就是28号了,客户端投月票是【1】×【3】哟,一张变三张哟~~大家准备好了吗?所以,明天会加更!还是那句话,月票多多就加更多多!内啥,还有个重要通知,请大家去留言区看【置顶留言】,记住哦!不看后悔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