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34章:我掐死你算了!
    郁大爷怒了,倏地一把将她从怀里推到在沙发上,再扑上去死死压住她,一双大手掐上她的脖子……

    “啊!郁凌恒你干吗?”她惊叫连连,用力去拍他的手。

    “掐死你!我掐死你算了!你这么笨活在世上也是浪费空气!”郁大爷气得破口大骂。

    郁凌恒雷声大雨点小,虽吼得凶,但手上的力道却与吼声不能成正比,他自然是舍不得把她掐疼或是掐难受的。

    看着他咬牙切齿的模样,郁太太终于忍俊不禁,扑哧一声笑了。

    反正他掐着也不疼,她索性懒得挣扎了,乖乖躺在他身下,噙着笑,微微歪着头好整以暇地瞅着他,慵懒轻吐,“你是想告诉我因为证件号码错误,所以我们的离婚无效是吧!”

    “……”郁凌恒的双手立马从她的脖子上离开,他半支起身,眼含惊喜,目光灼灼地盯着她含笑的桃花眼,“懂了?”

    “嗯——”她拉长尾音,眼底的笑意更深刻了一分。

    郁凌恒反应过来,俊脸一冷,沉声大喝,“死丫头你敢耍我!!”

    举手作势要揍她。

    她才不怕,仰起小脸桀骜不驯地与他互瞪,一副你敢打试试。

    她嘟起嘴,同样冷着小脸说:“你不也耍我了么!”

    “我哪有?!”他矢口否认,见吓唬不了她,举起的手又不好意思就这样收回去,便顺势在她胸口捏了两下。

    “啊……”云裳轻叫,红着小脸抡拳揍他,忿忿道:“还说没有?这不就一句话的事儿,你非要来个山路十八弯,让我看这看那,让我猜猜猜!神烦好么!”

    可不是!一句话就可以说明的事儿,他非要拐弯抹角的让她自己来发现,累不累啊?!

    还瞎吃飞醋把她的客户都撵走了。

    “笨丫头!这叫情趣!情趣懂不懂?你怎么就不能明白老公这颗想要给你惊喜的心呢?”郁凌恒真有了想要掐死她的冲动,这个不懂风情的小女人,太浪费的良苦用心了。

    他说情趣……

    郁太太嘴角抽搐,白眼仁忍不住往上翻。

    郁凌恒见状,恼羞成怒,修长食指指着她的鼻尖,恶狠狠地瞪她,“你再给我露出这种不屑的表情试试!”

    她毫不犹豫就送个白眼给他。

    下一秒,他狠狠揪住她的脸颊。

    “啊……唔……”

    她疼得大叫,一张口,他的唇就压了下来,舌,长驱直入……

    唇齿相嵌,气息相融,彼此的心都噗通噗通跳得急促。

    许久之后……

    一吻完毕,他与她额头相抵,深深看着她的眼睛,一边意犹未尽地轻啄着她的唇,一边沙哑着声音问她,“开不开心?”

    她微微喘息,努力让急促跳动的心恢复正常,羞恼地剜他一眼,颇感无奈地拉长尾音,“开、心——”

    她敢说不开心么?说了还不得真的被他掐死啊!

    “我也很开心!”他满意,像个孩子般笑裂了嘴,“很开心很开心!!”

    看他乐成那样,郁太太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吐槽,傻子都看得出他很开心好么!

    想了想,她微微挑眉,问:“意外?人为?”

    “是太爷爷……”

    他的眼底眉梢流淌着温柔和深情,大手一边轻抚着她的脸颊,一边缓缓向她道出事情的始末。

    待他说完之后,云裳沉默了半晌,然后唇角轻轻一勾,感叹道:“太爷爷真是深谋远虑啊!”

    听完他说的,她的内心若说不震撼那是假的,只是得知这一切都是太爷爷做的手脚之后,她似乎又不那么惊讶了。

    一直知道太爷爷老谋深算,也深深明白掌管郁家和嵘岚几十年并且将其发扬光大的人肯定是不简单的,所以在短暂的震惊之后,她很快就接受了这个意外的惊喜。

    “那当然!太爷爷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他是我的偶像!”郁凌恒赞同地用力点头,一脸自豪和骄傲。

    云裳挑着眉看着郁大爷,啼笑皆非。

    虽然太爷爷很聪明这是大实话,不过他要不要这样来炫耀啊?

    幼稚!!

    捏着无效的离婚证又看了看,她心里想,好吧,没离婚也好,省得他天天催着她去复婚,麻烦死了。

    ……

    从星悦妩媚出来。

    布加迪威航快速平稳地行驶在车流之中,美丽璀璨的夜景从车窗外飞逝而过。

    云裳本是百无聊赖地看着车窗外的夜景,看着看着突觉不对,她转眸看向驾车的男人。

    “我们去哪儿?”她黛眉微蹙,疑惑不解地问。

    外面的路,既不是回欧家的,也不是回郁家的,是完全陌生的方向。

    “医院。”郁凌恒目不斜视地注意着路况,淡淡答道。

    “去医院干吗?”云裳更惊讶了。

    好好的为什么要去医院?还是这大晚上的。

    是他身体不舒服吗?

    接收到她饱含担忧的目光,他忙里偷闲地转眸看了她一眼,对她笑了笑,说:“看个人。”

    “看谁?”

    “到了就知道了。”

    他不正面回答,惹得她满腹疑惑,还有深深的不满。

    她狠狠瞪他一眼,切!真讨厌!又卖关子!

    很快,他们到了医院,电梯直上八楼vip病房。

    出了电梯,郁凌恒牵着郁太太的小手,径直走向该楼层的护士站。

    在公共场合牵手感觉有些不太自在,云裳试图把手从他的大手里抽出来,可她的手刚一动,他就冷冷一眼瞪过来,那冷飕飕的目光极具威胁意味。

    她无奈,只得由着他。

    夫妻俩手牵手走到护士站,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就见值班护士正跟一个体格健硕魁梧的男子在交谈着什么……

    “对不起啊霍先生,微波炉坏了,还没修好呢。”年轻可爱的值班护士,眼冒红心地望着眼前阳刚十足的男子,羞涩又抱歉地小声说道。

    值班护士此刻的心理活动:嗷嗷嗷!这个男人好帅好man啊!简直是太有男人味了!太有魅力了!太迷人了!!

    而霍冬却对护士的痴迷眼神视若无睹,全部注意力都在自己手里的那杯牛奶上。

    他盯着坏了的微波炉看了两秒,然后果断问护士,“有保温桶和开水吗?”

    虽然病房里也有微波炉,但他不想吵到她……

    “嗯?”护士没反应过来,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我想热牛奶!”

    护士不解地看着他手中的牛奶,“这牛奶冻过吗?”

    现在天气还蛮热的,他要喝加热的牛奶?

    “严小姐刚动过手术,吃喝都不宜生冷,牛奶必须温热!”不知是不是性格使然,冷酷严肃的霍冬言行举止总是一板一眼。

    “哦,这样啊……”值班护士有些苦恼地挠了挠头,羞答答道地望着他,娇滴滴地说:“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耶,我给你找找吧。”

    虽然眼前的型男对808病房那位高贵美丽的小姐关怀备至,但依旧无法阻挡值班护士——不!确切地说,应该是众多护士那疯狂滋长的爱慕之心。

    霍冬点头。

    他性格内敛,不苟言笑,属于话不多那种类型。

    很快,护士拿了个崭新的白色四方形塑料盆出来,问霍冬,“霍先生,这个可以吗?”

    “可以!”

    值班护士漾着甜美笑靥,逮住机会谄媚地说:“霍先生你把牛奶给我,我帮你——”

    “不用!”霍冬言简意赅,面无表情地直接拒绝。

    那个小女人的事,他从来不肯假手于人。

    霍冬从护士手里接过塑料盆,一转身就对上郁凌恒和云裳。

    气氛略僵。

    云裳有种偷听了别人讲话的尴尬。

    郁凌恒知道郁太太脸皮薄,立刻就看向值班护士,“请问——”

    “808房!”

    他还没来得及问完,霍冬就从他们身边走过,同时不冷不热地冒出一句。

    郁凌恒缓缓转头,看着霍冬大步而去的背影,礼貌轻吐,“谢谢!”

    霍冬头也不回,亦没有再回应,拿着塑料盆,端着一杯牛奶,径直朝着不远处的饮水机走去。

    808病房。

    叩叩叩。

    象征性地轻轻敲了敲门,郁凌恒和云裳推门而入,穿过会客厅,走向里面的病房。

    看到躺在病床上闭着双眼的严甯,云裳疑惑又惊讶。

    严甯的脸色苍白如纸,闭着眼一副了无生气的模样,像是突然大病了一场似的。

    当他们走到病床边,严甯也缓缓睁开了眼,看向他们。

    触上严甯的目光,云裳的心又是狠狠一震,心底的狐疑更深。

    不过几天不见,严甯变得异常的消瘦憔悴,不止身体不好,连精神状态也极其糟糕,她的脸毫无血色,她的眼黯淡得如同布满阴霾的天空,再不见往日的灵动和光彩……

    “怎么样?”看到这副模样的严甯,郁凌恒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眼底划过一丝愧疚。

    “死不了。”严甯淡淡开口。

    她的声音很难听,嘶哑干涩,像是嗓子里堵满了砂砾,每一个字听起来都那么艰难痛苦。

    她一边说话,一边挣扎着往上蹭,想要半躺起来,可她身体太虚,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做起来都异常费劲儿。

    郁凌恒连忙上前搭了把手,把她轻轻扶起来。

    待她成功半躺着时,她已累得微微喘息,就这样一个起身的动作,还是有人帮忙的情况下她都累成这样,可见她的身体已虚弱到什么程度。

    沉默几秒,郁凌恒暗暗叹了口气,愧疚道:“对不起!我不知道——”

    “没关系,这是老天给我的报应。”严甯轻轻阻断他的道歉,目光落在自己的小腹上,噙着一抹悲凉的涩笑幽幽道。

    打从严道东下了最后通牒,一周内要郁家给出答复,郁凌恒绞尽脑汁想了几天都想不出一个完美的对策,无奈之下只能把严甯怀孕的事透露给了霍冬……

    然后,霍冬找到严甯,把她带来了医院……

    如今严甯的孩子没了,郁凌恒觉得自己多多少少都有一点责任,若不是他把消息透露给霍冬,霍冬就不会来c市找严甯,那样严甯的孩子就不会被打掉。

    严甯说,这是老天给她的报应……

    郁凌恒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依照他对她的了解,他以为她会把这一切都怪罪在他的头上,毕竟她一贯是刁蛮任性自私自利的形象……

    可她今天说的话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看来,他对她的了解还是太过片面了。

    严甯黯淡无光的眼神投向云裳的小腹,颤声微哽,“我把你的孩子害没了,现在我的孩子也没了,我们扯平。”

    当初,她在医院无意间撞见云裳,得知她怀孕,又恰逢郁凌恒和初丹订婚,她就以云裳的名义给郁凌恒寄去了一纸妊娠终止同意书……

    其实她当时那么做的目的并不是想害郁凌恒和云裳,而是针对初润山,她是想搅黄郁初两家的订婚宴,气气初润山。

    因为初润山太阴险,在背后搞小动作,在她父母和四叔面前打了她的小报告,害得她要被押送回帝都,所以她想报复一下初润山而已。

    哪知却阴差阳错的害得云裳跌下楼梯,没了孩子。

    她不是有心的,但确实犯了错。

    所以今天她的孩子没了,就是报应,是老天在惩罚她的任性!

    她活该,嗯,活该!

    没有比这两个字更能贴切形容她了。

    活该她的孩子以她最不能接受的方式离开……

    严甯的话,让云裳的心狠狠一震,不可置信地瞠大了双眼。

    严甯的孩子……没了?

    怎么没的?好好的为什么会没了?

    失去孩子的那种痛苦和难过云裳是最了解不过了,所以此刻,对严甯的痛她感同身受,或许是同病相怜吧,她突然觉得严甯很可怜,让人心疼……

    尤其是听到她那种透着悲伤和绝望的哽咽声,更是让人揪心。

    听到严甯说“扯平”,郁凌恒剑眉紧拧,郑重声明,“我不是报复你!”

    当初郁太太流产,他一度的确怪罪严甯,但后来想想,只怪他当日太不冷静了。

    收到那张妊娠终止同意书时,他太过慌乱,往宴会厅外奔跑时不小心撞翻了蛋糕,惊动了初润山。

    初润山肯定是不会允许任何人破坏那天的订婚宴,所以当看到他那么慌张地往外跑,必定会派人跟着他……

    而他的全副心思都在郁太太怀孕和她要打掉孩子这两件事情上,根本就没有注意自己身后可有人跟踪。

    然后到了医院,他和郁太太争吵的一幕肯定被初润山的人看到了,然后报告了初润山。

    于是初润山就去逼迫太爷爷,太爷爷当时并不知道郁太太怀孕的事情,所以在初润山的逼迫下只能装身体不适,让他赶快回到订婚现场。

    当他刚从医院离开,初润山就让人把郁太太推下了楼梯……

    当然,这一切都是他的推理,并没有真凭实据,因为那天医院的监控已被人破坏,没办法再追查真凶。

    但就算没有证据,他相信自己的直觉和推理,害死他和郁太太第一个孩子的人,一定是初润山!

    而严甯的今天,他也的确是无心的,他只是希望霍冬能站出来承担自己的责任,顺便也解决一下他的燃眉之急,他真是万万没料到霍冬居然……

    哎!

    “我知道!”严甯点头,笑得凄凉苦涩,“就如同我不是故意要害你的孩子没掉一样,我们都是无心之过,我懂!”

    郁凌恒明白,事已至此,说再多对不起也于事无补。

    沉默了几秒,他问:“我能为你做什么?”

    只要他能做到的,他都愿意尽量补偿。

    “不用。”严甯却摇头拒绝,转头看向黑漆漆的窗外,然后像是强调一般补上一句,“我很好!”

    酸涩凄楚的一声“我很好”,像是在骗他们,又像是在骗自己……

    闻言,郁凌恒也不知道该说啥了,只能告辞,“那你好好休息,我们就不打扰你了。”

    严甯没说话,只是目光哀伤地望着窗外,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看到严甯如此难过,云裳心生不忍,想安慰她两句吧,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正满腹纠结,郁凌恒的手轻轻搭上了她的肩,将她往病房外带离。

    她抬眸看他,他对她轻轻摇头,他的眼神好似在说“这个时候她需要的是不被打扰,而不是安慰”……

    云裳想想也对,轻叹一声,默默跟着郁先生往外走去。

    刚走到外面的门口,就见霍冬推门而入。

    霍冬端着一个托盘,盘里放着四杯牛奶。

    迎面对上,霍冬和郁凌恒对视一眼,点了下头,算是打了招呼,并没有任何交谈,然后错身而过。

    郁凌恒牵着云裳朝外走去。

    霍冬则端着牛奶进入病房,且顺手关了门。

    擦肩而过的那瞬,云裳偷偷转眸好奇地多看了霍冬两眼。

    这个不苟言笑甚至有些冷冰冰的男人,比郁先生还高一点点,虽然没郁先生长得好看,但相貌也不差,也是非常帅的那一型,而且体型更壮,肌肉更发达,一看就是常年锻炼的那种人。

    走出病房,郁凌恒随意转眸去看云裳,却发现她正歪着头津津有味地盯着别的男人看,门都关上了还舍不得回头。

    顿时醋海翻腾。

    “你看什么?”一张俊脸在瞬间冷若寒冰,他停下脚步斜睨着她,冷飕飕地问。

    郁太太正沉浸在美色中,一时不查,傻乎乎地说出了心里话,“这男人看起来蛮有味道的!”

    “什么味道?!”郁大爷的脸已黑如碳,冷冷看着她。

    “男人味啊!”她终于回头,一边转眸看向他,一边下意识地说。

    “男人味是什么味儿?!”他咬牙切齿,恶狠狠地瞪她。

    呵呵!男人味?她这样去盯着别的男人看是嫌他不够男人味吗?!

    那种五大三粗的肌肉男有什么好的?难道像他这种胖瘦合宜符合国际标准的身材还不能让她满意?!

    郁大爷磨牙霍霍,眼底火光四起。

    “呃……”郁太太终于发现郁大爷的不对劲儿了,茫然又无辜地眨了眨桃花眼,不知该说啥了。

    “说啊!什么味儿?甜的苦的咸的辣的?哪个味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