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33章:云裳你是猪吗?
    就在宋总的手即将触上云裳的腿,就在云裳伸手欲去抓酒瓶,就在这千钧一发间,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狠狠一掌推开……

    门被推得撞上了墙,发出一声大响。

    响声惊动了宋总和云裳,两人均吓得停住了接下来想做的动作,双双转头循声望去。

    高大挺拔、俊美帅气的男人,浑身弥漫着一股天潢贵胄的气度,如君临天下般,华丽登场。

    他面罩寒霜,气场强大霸气十足,朝着他们阔步而来。

    目光触及那张熟悉的俊颜,云裳惊讶得瞠大了眼。

    郁凌恒?

    他怎么来了?他怎么知道她在这儿?

    是该夸他神通广大呢?还是该骂他阴魂不散啊?

    真是的!怎么哪哪都有他呢?!

    “你……”见他直逼跟前,云裳怔怔地望着他寒气四溢的脸,呐呐开口。

    “你干吗不接电话?”

    他走上前来,站在她的面前,就隔着一张茶几居高临下地瞪着她,在她开口的那瞬,拧着眉气势汹汹地质问。

    呃……

    云裳被质问得大脑懵了一下,转头看了看身边的包,然后抬头望着他,下意识地解释,“手机在包里呢,可能太吵了吧没听到!你怎么……”来了啊?

    “他谁啊?!”

    她的话还没说完呢,他就转眸瞪着她身边的宋总,醋意横飞地喝问道。

    在郁凌恒进入包房的那瞬,微醺的宋总非常不高兴,心里想着是哪个不长眼的傻帽居然敢来破坏他的好事,看他不狠狠教训他一顿才怪。

    宋总心里这样想着,手就开始撸袖子想要站起来,哪知随意一看,却觉得这来搅局的男人好帅啊,而且帅得很眼熟……

    用力眨了眨眼,视线稍微清晰了点,他朝着那帅得人神共愤的年轻男人定睛一看——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哎哟我去!这不是c市地产界第一龙头嵘岚的当家人嘛!

    当这个意识传达进脑海,宋总就懵逼了。

    “啊,他……那个……”云裳被郁凌恒吼得有点晕,皱着眉看看他,又转头去看看突然变得老实巴交的宋总,结巴了两下,才猛然想起该做什么,“我给你们介绍……”

    宋总听到郁大少爷主动问及他是谁,虽然语气不太好,但还是觉得受宠若惊,于是激动得不等云裳说完,就忙不迭地站起来,扬着谄媚的笑向郁凌恒伸出手,“那个您是嵘岚的郁、郁总吧?我我、我是——”

    “我说想认识他了吗?我只是问你他是谁?”

    可郁大少爷很不给面子,连看都不看他一眼,目光直直射在郁太太的脸上,声声逼问。

    宋总嘴角抽搐,手伸在半空继续不是,收回也不是。

    云裳也觉得有些尴尬。

    傲娇的郁大爷太不给人留脸了。

    “好吧,客户!”云裳颇感无奈地回答道,同时随手拿了一杯酒塞在宋总的手里,算是给了他一个台阶下。

    宋总捧着杯子,咕噜咕噜把酒干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宋总喝完酒压了压惊,随意抬头却撞上一道冷厉无比的目光,吓得他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下。

    “郁郁……郁总……”宋总吓得磕磕巴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宋总心里想,得罪了郁凌恒这个商界大鳄,他那家小破公司明天会不会无声无息就灭亡了啊……

    “你刚刚手想干吗?”郁凌恒冷冷睨着紧张得额头冒汗的宋总,问。

    宋总愣愣地,反应不过来,“……啊?”

    “我问你,我进来之前,你的手想干吗来着?”郁凌恒剑眉微挑,目光犀利似箭,眼底流淌着一抹恨不得剁了宋总那双咸猪手的嗜血寒光。

    从得知他们离婚无效的那刻,他就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她,可打她电话始终没人接,他辗转找了好多人才知道她在这里。

    一路飞奔而来,知道她在应酬,他没想打扰她,所以就耐着性子站在门外等候。

    可等了没几分钟,他心里急啊,就忍不住推开门缝往里瞟了一眼,哪知这一瞟,他顿时火冒三丈。

    他居然看到坐在郁太太身边的那个死胖子想吃他郁太太的嫩豆腐!!

    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所以他就闯进去了。

    “没没、没干吗呀……”宋总下意识地摇头,心里恐慌,一紧张就大脑空白,什么都想不了了。

    “那是你没来得及!!我问你‘想’干吗?!”郁凌恒厉喝,刻意咬重字眼。

    “我我……”宋总吓得肥硕的身子重重一颤,急得连忙转头去看云裳,“云总啊,你你……你跟郁总是……”是嘛关系啊?为毛他一副妒夫的凶狠模样理直气壮地逼问他啊?

    宋总对现在这种状况是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云裳也不明白郁凌恒这是发什么疯,好好的冲进来刁难她的客户做什么,还让不让她做生意了?

    真是的!

    如果宋总被凶巴巴的郁凌恒吓跑,那今晚这几杯酒她岂不又白喝了,而且她还忍了这胖子那么久……

    云裳想着眼看生意就要谈成了,可不能被郁大爷搅得功亏一篑。

    知道宋总问的什么,她解释,“哦,他是我前——”夫!

    “丈夫!”

    可最后一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郁凌恒霸道至极地抢断。

    她歪过头来,蹙着眉不悦地瞅他。

    明明是前夫,说什么丈夫?幼稚病犯了?把胖子吓走了他陪她钱啊?

    果然,宋总一听到“丈夫”两个字,吓得脸都白了。

    “不好意思,他口误。”云裳连忙对宋总露出一个安慰的微笑,更正道:“前夫!他是我前夫!”

    “错!不是前夫,是丈夫!!”郁凌恒不高兴地板着脸,冷飕飕地强调。

    云裳莫名其妙,瞪他,“吃药了吗?”

    他是见宋总刚才想吃她豆腐,所以这会儿故意把前夫说成丈夫来吓唬宋总?

    “吃没吃药我都是你丈夫!”郁大爷孩子气地哼哼,嚣张又霸道。

    宋总看着他俩的互动,再次懵逼了,完全搞不清现在是什么状况,更不知道该信谁。

    “他前两天发烧,可能把脑子烧坏了,宋总你别介意,忽略他的话就好了。”云裳皮笑肉不笑地看了郁凌恒一眼,然后转头对宋总说道。

    “哦,这样啊……”宋总半信半疑,呆呆地看了眼脸上瞬间布满黑线的郁凌恒。

    “嗯呢。”云裳笑米米地点头。

    哪知下一秒,她就被一股猛力狠狠拽起,双颊被捧住,男人岑薄的唇霸道又强势地袭上她的唇……

    他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强、吻她。

    “唔……”云裳惊得瞠大双眼,羞愤欲绝地狠狠瞪他。

    宋总和两名公关小姐已经看呆了。

    云裳挣扎,用力推他,可他双手捧住她的脸颊,不管她怎么推他的肩都起不到丝毫作用,只会把自己的脖子扯得很疼。

    他眉梢含情,深深凝睇着她的眼睛,看到她眼底燃烧着熊熊火焰,他丝毫不惧,反倒笑得更加愉悦。

    他没有深入,只是轻轻咬住她的下唇,用力吮了一口。

    这暧昧至极的一个吻,让旁观者都有些不好意思看下去了。

    云裳的脸,瞬时一片火烧火燎地发烫,红了个透。

    感觉到他的力气小了些,她连忙一把将他狠狠推开,红着脸气急败坏地冲他大骂,“神经病啊你!!”

    吼完她用力抿着唇,缓解唇上的酥麻感,也努力平息狂跳的心……

    被郁太太骂了,郁凌恒却毫不介意,唇角绽放着一抹邪魅的笑,一副开怀不已的模样。

    有道是打是亲骂是爱,郁太太这是在爱他呢!

    心里这样一想,他更开心了,转眸看向目瞪口呆的宋总,霸道至极地宣示主权,再次强调,“我是她丈夫!不是前夫!!”

    宋总虽然迟钝,但还没傻到无可救药,看郁凌恒这醋劲儿大发的架势,他已深深明白,就算郁凌恒是云裳的前夫,云裳这块天鹅肉也轮不到他来肖想了。

    一个人的自卑是怎么来的?

    是对比来的!

    郁凌恒没来之前,宋总觉得凭自己的条件配云裳还是可以凑合的,可郁凌恒一出现,他突然就发现自己除了体重能胜过郁凌恒之外,其他全被郁凌恒甩出几条街……不!根本是甩到太平洋去了!

    云裳有郁凌恒这样优秀的男人爱着,其他男人哪里还能入得了她的眼啊!

    他还是趁早歇着吧!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所以在郁凌恒宣告自己是云裳的丈夫而非前夫时,宋总很识时务地用力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明白了,清楚了!

    云裳却不能接受这样幼稚的郁大爷,觉得他今天简直是莫名其妙。

    “脑子真的烧坏了?”她不悦地对他轻喝,语气充满着浓浓的警告意味,“郁凌恒,你不会变成弱智了吧?丈夫和前夫傻傻分不清楚?”

    “你们可以滚了!”郁凌恒却像是没听到她说话一般,对着宋总和两名公关小姐冷冷命令道。

    “啊?哦……”宋总呆了一下,紧接着立刻反应过来,连滚带爬就跑出了包房。

    “喂喂……”云裳对着宋总的背影急喊,下意识地要去追,可刚跨出去一步,就被郁凌恒紧紧抓住了手臂。

    追不了,她回头就气急败坏地冲他大叫:“你干吗把他撵走,还没签约呢!”

    “我跟你签!”他眉梢带笑地看着她,云淡风轻地说。

    “毛病!我朝阳就不用发展其他客户只跟你嵘岚合作啊?!”她火冒三丈,烦死他了。

    “好啊!”他用力点头。

    哭笑不得地看着他那副充满欣喜和期待的模样,云裳无语啐骂,“好你个头啊!!”

    闲杂人等已经离开,包房里只剩彼此二人,郁凌恒极力隐藏的喜悦就再也忍不住了。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饱含深情的目光温柔得滴水,脸上的笑容简直可以醉死人。

    云裳头皮一麻,心底狠狠打了个寒颤。

    “你没事吧?”她皱眉,后退一步,戒备又疑惑地瞅着他。

    他是吃错药了吗?不然干吗要笑得这么贱兮兮的?好吧,确切地说,应该是笑得这么淫、荡!

    “好着呢!”郁先生笑米米的。

    “你确定?”她挑眉,表示严重怀疑。

    他就深深看着她,但笑不语。

    云裳已经有了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不会是中邪了吧?

    “你到底在乐什么?”她一边狐疑地问道,一边又往后退了一步,与他拉开距离,偷偷在心里做好随时逃跑的准备。

    他乐呵呵地看着她,她退,他就进,说:“你是我太太!”

    “前妻!”她剜他一眼,更正。

    “不!”他摇头,吐字坚定,铿锵有力。

    她皱眉,怔了一下,不懂他的意思,“什么不?”

    “你是我的太太,不是前妻!”他不厌其烦,极有耐心地第N次强调。

    云裳忍无可忍,哭笑不得,“郁凌恒你这是失忆了么?你忘了我们已经离婚好几个月了?”

    “郁太太,我们没有离婚!”他朝她步步逼近,目光含情,笑得柔情似水。

    “得!你果然是失忆了!”云裳白眼一翻,得出结论。

    “真的!我们没有离婚!”

    “神经病!没离婚!没离婚那离婚证是假的啊!!”她没好气地嗤笑道。

    “嗯!”他走到她的面前,深深凝睇着她,用力发出一声鼻音。

    云裳一愣。

    嗯?

    嗯是几个意思啊?

    云裳一头雾水,一屁股坐在沙发里,抬头望着他,“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已经说了呀!”郁凌恒也深感无奈无奈,跟着在她身边坐下。

    他不是一直在跟她说他们没离婚的嘛,是她自己总是忽略重点好么!

    “你说啥了?”云裳觉得自己已经被拧巴的郁大爷给绕晕了。

    这下换他翻白眼了,“我不是已经说两遍了么!我们没有离婚,我!们!没!有!离!婚!啊!!”

    他强调到无力,一字一顿地对她吼。

    她默默地看着他,看了足足一分钟,然后像拍小狗般拍拍他的头,“乖,回家吃药!”

    说完她就拎包起身,直接走人。

    郁大爷抓住郁太太的手腕就狠狠一拽……

    “呀!”她一声惊呼,直接被他拽得跌入他的怀中。

    他收紧双臂紧紧扣住她,让她的挣扎反抗统统使不出来,在她抬起头来怒瞪着他想要发飙的那瞬,他抢先一步,轻轻冒出一句,“你的离婚证呢?”

    云裳正在气头上,张口就对他吼,“毛病啊,谁没事把离婚证随身带啊?!”

    她话音刚落,郁凌恒就从兜里摸出一个小红本,啪一声拍在玻璃茶几上。

    他拍桌的动作吓了她一跳,双肩本能地抖了一下,她垂眸看了眼印着“离婚证”三个字的小红本,然后斜睨着他没好气地娇喝,“干吗?”

    “看看!”他用嘴努了努离婚证,示意她拿起来看。

    她皱眉,但还是听话地拿起离婚证,就表面翻转着随意看了看,不耐道:“看什么?”

    “翻开看看。”他好脾气地噙着笑,柔声轻哄。

    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云裳暗暗吸了口气,按耐着性子按照他说的做。

    好吧,翻开看就翻开看吧!

    翻开一看,云裳的脸瞬时又黑了一圈,没什么不同啊!

    她的耐心在一点一点地消失……

    扫了两眼,她抬眸看他,冷声问道:“看什么?!”

    一个破离婚证,有什么好看的!

    “看仔细!”他吻吻她的额头,笑得极尽温柔。

    好吧……

    她垂眸,将离婚证里里外外又看了两遍。

    却还是没看出任何异常。

    她恼了,烦躁地把离婚证往玻璃茶几上用力一拍,忍无可忍地大叫:“你到底要我看什么呀?!”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吊什么胃口啊!

    她最讨厌别人对她卖关子了好么!

    面对突然发飙的小女人,好心情的郁先生没有丝毫不悦,依旧笑得如沐春风,他亲亲她的唇角,柔声提醒,“看身份证号码。”

    看他如此坚持地要她看,云裳意识到他可能是真有什么事要告诉她,便气呼呼地再次抓起离婚证,翻开看。

    她想,他如果敢戏弄她她就弄死他!

    分分钟不手软!!

    “你的。”

    当她的目光投向离婚证上彼此的身份证号码时,他又温柔体贴地补上两个字。

    她没有异议,视线落在自己的证件号码上。

    不用他再刻意交代,这次她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慢慢看过去……

    “咦?”她突然轻叫了一声,皱着眉盯着那一串数字又看了一遍,确定自己没看错后,有些惊讶地说:“这好像错了两位数耶。”

    “嗯!”郁凌恒唇角的笑意扩大。

    他在心里喊,哎哟喂!他的郁太太终于发现了,可真不容易啊!

    哪知几秒之后——

    “要去修改吗?”郁太太抬起头来看着他,一本正经地问了一句。

    郁凌恒想吐血。

    “云裳你是猪吗?!”他勃然大骂,狠狠瞪她。

    修改?

    修改毛线啊?

    修改了好让这离婚证生效?!

    她真是……脑袋里都装的浆糊吗?

    哎哟喂气死了他了!!

    郁凌恒火冒三丈,被突然呆萌的郁太太气得心肝脾肺都搅在了一起。

    云裳被骂得一愣,眨巴着桃花眼,一脸茫然又无辜地望着突然发飙的男人。

    她说的不对吗?证件号码错了不该去修改吗?

    好好的骂什么人啊!

    她还敢无辜?郁凌恒简直要哭了,嫌弃地喝道:“笨蛋!你的关注点能放在重点上吗?!”

    重点?

    重点……

    云裳紧蹙着眉心,双眼盯着离婚证,在心里默默嚼念着这两个字,再联合他今晚像疯子一般的表现,细细琢磨……

    两分钟后,她抬眸看他。

    见她抬头,他黑眸一亮,眼含期待地回视着她。

    然而,她看了他几秒,然后……摇头。

    还是不懂?!

    郁大爷怒了,倏地一把将她从怀里推到在沙发上,再扑上去死死压住她,一双大手掐上她的脖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