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30章:老婆不爱佣人不疼
    云裳就静静地看着他发脾气,待到他吼累了,停下来休息时,她才懒洋洋地开口问他——

    “你说完了吗?你说完了我可以说两句吗?”

    本来他吼了一通,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可这会儿看到她这样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熄灭的怒火顿时又死灰复燃,熊熊燃烧起来。

    “你不用说!我不想听!你走!”他脸若寒冰,怒不可遏地指着门对她吼。

    云裳狠狠蹙眉,一点一点地咬紧了牙根。

    得!他简直就是个无理取闹的泼妇……不!泼夫!!

    已经是第三次赶她走了,她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好吗!

    云裳暗暗磨牙,极力忍耐……

    “走啊!!”他大喝。

    事不过三,她终于忍无可忍,冷着小脸噌地站起来,跳下床,朝着房门大步而去。

    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走就走!还吓唬得了她不成?!

    打从她跳下床的那瞬,气焰嚣张的男人立马就噤了声,整个人像是被灭火器喷过似的,灰头土脸的再也看不见一星半点的火气了。

    很显然是为刚才逞一时口舌之快而感到懊恼后悔。

    如果她看他一眼,就能发现他的态度已软化下来,可偏偏,她已经懒得看他了。

    他当然是不可能真的想让她走,天知道他有多渴望她能留下来陪陪他,他只是被她气得失去理智了。

    最近很累,压力也真是前所未有的大,加上身体不适,所以才会被她刺激得情绪失控。

    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他太爱她了,如果能少爱她一点,他也不至于把自己搞得如此狼狈。

    他那么爱她,爱到毫无保留,爱到没有原则,爱到恨不得把整颗心都挖给她,爱她胜过爱自己!

    郁凌恒僵在原地,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小女人被自己骂走了,简直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肠子都悔青了。

    郁太太走得头也不回,没有丝毫留恋,转瞬就消失在了门外。

    男人岑薄的唇不停地蠕动,无数次想要开口挽留她,可最终还是喊不出口……

    明明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赶她走,现在她真的走了,他又开口挽留的话岂不是自己打自己脸么。

    看着空空如也的门口,郁凌恒的眸光变得黯淡,双肩无力地垮了下来,高大的身躯弥漫着一股颓败之气。

    心情不好,负面情绪便前仆后继地涌上心头,他的唇角不可抑止地微微扯动,泛起一抹无声的苦笑。

    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或许,说的就是他们吧……

    楼下传来琇嫂的声音,惊慌中带着不解,不停地喊着“大少奶奶”……

    郁凌恒的心狠狠一抽,转身快步走向窗口,朝着楼下前院看去。

    只见,铁石心肠的郁太太径直走出恒阳居,不曾停步,不曾回头,甚至不曾回应一声一直追着她跑的琇嫂。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他才不得不接受现实。

    她走了,真的走了。

    她明明知道他说的是气话,她明明知道他只是想要她哄哄他,她明明知道他有多爱她。

    可她还是走了!

    心可真够狠的!

    失望,愤怒,还有……难过。

    双眼越来越红,视线越来越模糊,他强忍心痛等着她能回来,可最后,回来的只有一脸失望的琇嫂。

    狠狠拉上窗帘,回到床边将自己重重抛在床上,啪地一声关掉床头灯,让整个屋子陷入黑暗。

    拉高被子捂住头,他闭上眼,强逼自己睡觉。

    睡吧睡吧,睡着了就好了,睡着了就不想她了,睡着了就不心痛了……

    嗯,睡着了,心就不会痛了。

    ……

    郁凌恒是被饿醒的。

    饿得肚子咕咕地叫,饿得他想骂人。

    搞什么?几点了?为什么琇嫂不叫他吃饭?甚至都不上来瞧他一眼,就不怕他病死在床上?

    靠!他要不要这么悲催?老婆不爱佣人不疼的是想怎样?!

    生病没人管,连饭都不给吃了么?

    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看着一片漆黑的屋子,他又气又饿,简直分分钟想找人打一架。

    掀开被子下床,他带着满满一肚子起床气往楼下走。

    到了楼下大厅,发现亮着灯,这才意识到现在已经是晚上。

    厨房里传来轻微的响动,好像有人在忙碌着什么,还有食物的香气一阵阵地飘出来。

    他第一反应便是,应该是琇嫂在做晚餐。

    郁凌恒正饿得慌,闻到食物的香气都忍不住咽口水,于是想也没想就朝着厨房走去,想着看看有什么能吃的先给他垫垫底。

    他真的太饿了!

    推开厨房的玻璃推拉门,他蔫蔫的随意抬眸,却在看到站在流理台前的熟悉身影时整个人蓦地一震。

    他僵在门口,愣愣地看着背对着他小女人,心,噗通噗通,瞬间狂跳起来。

    郁郁郁……郁太太!!

    她不是走了吗?他明明看见她气冲冲地离开了恒阳居的啊,怎么……

    怎么又回来了呢?

    一股狂喜在心里涌动,郁大爷本是布满阴霾的心情顿时豁然开朗,艳阳高照晴空万里。

    心里那个美啊,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醒了。”

    云裳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一边继续轻轻搅拌着锅里的粥,一边头也不回地淡淡开口。

    她像是后脑勺也长着眼睛一般,料定了来人是他。

    郁凌恒有些紧张,他不知道是自己饿昏了还是病糊涂了,好像出现了幻觉,他无法确定几步之遥的小女人到底是不是真实的。

    那个铁石心肠又任性自私的小女人,被他骂走了真的还会回来吗?

    他表示严重怀疑。

    他小心翼翼地呼吸着,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纤瘦柔美的背影,生怕发出一点响声她就会消失不见。

    许久得不到回应,云裳回头,微蹙着黛眉淡淡地瞅着像个傻瓜一般耸立在门口的男人。

    四目相接,两两对望。

    他的目光像磁铁,紧紧绞住她的目光,一秒也不肯移开视线,甚至舍不得眨眼。

    半晌后,他还是没有进来或者开口的打算,她无奈又无语,只得再次主动开口,“饿了没?”

    他还是不说话,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她嗔怒,“你哑巴了啊?呃……”

    他倏地冲进厨房,在她话音未落的那瞬,张开双臂紧紧抱住了她。

    他将她整个纳入怀中,很用力很用力地拥抱着她,像是恨不得就这样把她揉进他的身体里,与他骨血相融,合二为一。

    彼此融合在一起,就可以再也不用分离。

    云裳手里还拿着勺子,突如其来的拥抱让她一愣,以一种别扭的姿势被他紧紧抱着。

    她的下巴被迫靠在他的肩上,头仰到极致,她不得不踮起脚尖才能顺利呼吸。

    可一直踮着脚尖好累啊!

    她轻轻挣扎,暗示他差不多就行了,赶紧放开她。

    可她一动,他就条件反射地收紧双臂,更是把她勒得死紧,仿佛生怕她突然消失不见一般。

    “你要勒死我啊?”她终于忍无可忍,攥紧拳头用力捶了下他的背,佯怒娇嗔。

    他不为所动,双臂越收越紧,把脸埋在她的颈窝里,呼哧呼哧地吸着气。

    他那么高大强壮的一个人,像只八爪章鱼般缠着她,不给她丝毫挣脱的机会。

    “松开一点,我快呼吸不了了!”她难受得想用勺子敲他了。

    她气得在他怀里跳脚,他只得松开少许,好让她能自由呼吸。

    知道她是真实存在的,知道这一切不是自己的幻觉,知道她此时此刻再也逃不掉,他放心了。

    “好点了吗?还难不难受?”她抬手贴着他的额头,还好,温度总算正常了。

    虽然还是被他抱着,但至少能在他怀里自由活动,于是她在他怀里转了个身,去查看锅里的粥。

    正面拥抱变成他从后面抱着她。

    他的双臂搂着她的腰肢,脑袋蔫蔫地搭在她的肩上,目光幽怨地盯着她近在咫尺的侧颜。

    她关火,歪头看他,“饿不饿?”

    他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般傲娇地嘟了嘟嘴,还是不肯说话,只是用眼神告诉她,他很饿。

    云裳放下勺子,伸手欲将腰间的一双大手掰开,她要去拿碗盛粥。

    可是他死活不肯松手。

    她试了几次,却连他的一根手指头都没掰开,最后她默默翻了个白眼,只能放弃,任由他搂着抱着。

    从拿碗盛粥,到把蒸饺起锅,再到把大骨粥和小菜全端到餐桌上……

    她在厨房里来来回回地忙碌,他就在她身后搂着她亦步亦趋地跟着,两人像连体婴似的,始终不曾分开。

    “吃饭了,先把我放开行不行?”

    站在餐桌旁,她歪着头去看身后的他,无奈地问。

    他摇头,就不放。

    云裳无语,好想问他这样抱着她还要不要吃饭了?

    然而,她这样的念头刚在心头冒起,他就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往椅子上一坐,顺势将她一拽,她就直接坐在了他的腿上。

    他这样的表现,仿若一个曾被抛弃内心极度没有安全感的孩子,让她哭笑不得,却又不忍责备。

    知道他是不会松开手的,所以她也懒得叫他自己动手吃饭,她端起碗,舀了一勺大骨粥低下头去吹了吹,然后递到他的嘴边,喂她。

    郁大爷的心,瞬时像灌了蜜一般,甜滋滋的。

    满足了!

    前面那些伤心和气愤啥的,总算没白受,能换来她如此温柔对待,值了!

    他深深凝睇着她,张开嘴,乖乖享受着她的喂食。

    忙活了大半天,云裳也饿得慌,于是也懒得讲究了,就你一口我一口的共用一个碗,凑合着把肚子填饱就算。

    说起来两人也算是老夫老妻了,比这更亲密更暧昧的事情都做过无数次,可偏偏郁凌恒这会儿看着郁太太大大方方地与自己共食,心跳还是控制不住地加快了节奏。

    激动又兴奋。

    他一直看着她,怎么也看不够似的,眼都不眨一下。

    云裳无视他炙热又深情的目光,只顾着把粥啊蒸饺啊小菜啊往他嘴里塞。

    他照单全收,郁太太喂他什么他就吃什么,就觉得这简直是他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

    两人胃口都不错,消灭了半锅粥,一笼蒸饺,还有三碟小菜。

    看他傻乎乎的来者不拒,她真怕把他喂撑了,感觉差不多时,她在他怀里动了动,问他,“吃饱了没?”

    “嗯。”他发出一声鼻音。

    她一动,他就反射性地收紧双臂,将她搂得更紧一分。

    全程他都一直抱着她,期间她担心自己重会让他的双腿吃不消,试图去坐旁边的凳子,可他不许。

    非要抱着她。

    看了眼桌上的碗碟,她说:“那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我洗碗。”

    “琇嫂洗。”他闷闷出声,总算开口说话了。

    他边说,边把脸往她颈窝里埋,去嗅她身上的体香。

    哪知云裳反应激烈地哇哇大叫,伸手推他,“啊!郁凌恒嘴都没擦就往我脖子拱是不是?!”

    吃了蒸饺嘴油腻腻的,脏不脏啊他!!

    可他抱得紧,她根本推不开,他的胸腔微微震荡,溢出两声低沉的轻笑,甚至还故意嘟起嘴往她脖子上蹭。

    她越是气急败坏,他越是笑得开怀。

    郁太太被郁大爷幼稚的行为气到无力,心里一恼,倏地双手捧住郁大爷的脸,把自己油滋滋的嘴往他嘴上蹭……

    他笑着仰起头躲,她奋力去追,一副非要狠狠报复回来的架势。

    他仰着头,让她够不到,她杏目圆瞪,作势要恼羞成怒。

    郁凌恒见状,只得低下头来让她蹭……

    她把嘴在他嘴上胡乱地磨蹭着。

    然而,蹭着蹭着,就变成了吻……

    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反正等郁太太回过神来时,已被他扣住后脑,吻得深入咽喉……

    一吻完毕,彼此都气息不稳,他心潮澎湃,某处蠢蠢欲动。

    她伏在他的肩上喘了会儿气,然后轻轻问他,“累不累?上楼再睡会儿?”沙哑中带着一丝甜腻的声音特别好听。

    “嗯。”他懒懒嗯了一声,表示同意。

    然后他站起来,搂着她往楼上走。

    从始至终,他的手都没离开过她的腰。

    郁太太已经懒得喊他松手了,因为深知喊了也白喊,他根本就不会听话。

    上了楼,回到卧室,她以为他的目的地是床,哪知他却搂着她往浴室走。

    “干吗?”她顿住脚步,歪头看他。

    “我想洗澡。”他一派坦然。

    郁太太忍无可忍地剜他一眼,“大少爷,你只是感冒,不是缺胳膊断腿,吃饭要我喂,难道洗澡也要我帮你洗?”

    “嗯。”他理直气壮地对她点头。

    嗯?

    他嗯?

    他居然有脸嗯!

    云裳错愕地瞪着不要脸的郁大爷。

    他这叫什么?得寸进尺对不对?恃宠而骄对不对?

    简直过分!

    帮他洗澡是什么概念,稍微有点常识都知道在这过程中会发生什么事好么!

    她脸颊微红,佯怒瞪他,“别闹……呀……”

    话音未落,就被他半拖半抱地弄进了浴室。

    云裳唇角微抽,从不是,不从又不行……

    先前的争吵中,彼此都说了一些气话,她倒还好,但他肯定是有那么一点受伤的。

    许是心里有些愧疚,许是心疼他生病,郁太太默默地叹了口气,只得半推半就地由着他了。

    他依旧从后面搂着她,将她轻轻推向浴缸,很显然是想泡澡。

    云裳明了,弯腰去开水,再往水里放点玫瑰花瓣。

    他本是搂着她,而随着她弯腰的动作,他的双手只能改为扶着她的腰……

    他站在她的身后,她弯着腰……

    这样的姿势,对郁凌恒来说,简直无法忍受。

    大手倏地一紧,他攥紧她的腰就狠狠撞了一下……

    “啊!”

    云裳惊叫,小脸瞬时红了个透,猛地直起腰来,回身就一拳捶在他肩上。

    “要死了你!!”她羞愤嗔骂,狠狠瞪他。

    虽然彼此都穿着衣服,但感觉依旧强烈。

    这男人真是,病了都还不消停。

    明明是被郁太太骂了,郁大爷却像是被郁太太表扬了一般笑得愉快又得意。

    他还敢笑?!

    郁太太气不过,倏地将他往已经装满水的浴缸里狠狠一推……

    噗通一声。

    猝不及防的郁大爷被推倒在浴缸里,水花四溅。

    郁大爷倒下去的姿势有些狼狈,受惊的表情还有些滑稽,不由逗乐了郁太太。

    而这还不算是最好笑的,最好笑的是,他的头栽在水里,再冒出来时,没有俊美男儿出浴的美感,有的只是头发遮眼的窘态。

    额前的头发,被水打湿之后全部服服帖帖地黏在额头上,那模样,说有多蠢就有多蠢。

    丑毙了!

    这一刻,郁太太深深明白了发型的重要性!

    “哈哈哈哈……”

    郁太太被郁大爷的囧样戳中笑点,毫不客气地捧腹大笑起来。

    然而下一秒,她就乐极生悲了。

    手腕倏地一紧,她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他狠狠拽进了浴缸里。

    哗啦啦的一阵响,浴缸里的水被她扑腾得四处飞溅。

    “喝!”

    她同样从头到脚都浸在了水里,头从水里抬起来的那瞬,她本能地张大嘴狠狠吸了口凉气。

    当她在水里艰难扑腾的时候,他已经舒服地半躺在浴缸里,轻勾着唇角噙着邪魅轻笑,微微挑着剑眉好整以暇地欣赏着她狼狈的模样。

    郁太太恼羞成怒,杏目一瞪,二话不说就扑上去骑在他身上抡起拳头要揍他……

    “老婆对不起!”

    当她拳头高举的时候,他突然轻轻冒出一句。

    “……”她怔住,心脏被狠狠敲了一下,有些酸,还有点疼。

    她愣了几秒,咬唇忍下心里的酸涩,佯怒地瞪他,“你……你别以为说声对不起就可以了,我、我才不吃你这套!”

    “那你打我吧!”他坐起来,把脸凑到她面前,一本正经地说。

    云裳无语,好半晌才佯装凶狠地攥拳做出一副要揍他的模样,娇喝道:“你别以为我不敢!”

    他二话不说凑上去就咬她的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