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27章:不该招惹的人,别去招惹
    “神经病!鬼才娶她!!”郁凌恒嗤之以鼻,满眼嫌弃。

    “可她是当今格格,若严家非要你娶呢?”云裳瞅着义愤填膺的男人,凉悠悠地哼问。

    郁凌恒,“……”

    都说民不跟官斗,饶是你资产雄厚富可敌国,在九五之尊面前,只怕也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想着令人堪忧的局势,郁凌恒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自我安慰地强颜欢笑,“不能吧……”

    云裳斜睨着他,给他一个冷笑。

    郁凌恒也觉得自己是在自欺欺人,愁眉苦脸地皱着眉想了想,突然蹲在她身边,微仰着俊脸望着她,急切地对她说:“那我们赶紧去复婚吧,郁太太,只要我们复了婚——”

    “郁凌恒,你何时变得这么天真了?”

    可他话未说完,她就冷冷阻断了他,还被狠狠嘲笑了一把。

    “……”

    云裳嗤笑,“你以为我们复了婚就万事大吉了?你敢在这个节骨眼上跟我复婚,你觉得严家就不敢逼我们再离一次?”

    放眼天下,谁都能得罪,唯独严家得罪不起!

    这个道理,估计连三岁孩子都明白。

    郁太太的话,字字犀利,一针见血。

    郁凌恒狠狠皱着眉,已然是一个头两个大了。

    “那怎么办?”他烦躁了。

    “凉拌!!”她冷飕飕地瞥他一眼,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漠态度。

    郁凌恒怒了,“云裳,你怎么都不着急的?难道我要娶别人你一点都不介意?”

    “七格格身世显赫,与你匹配实乃天作之合,我介意能改变什么?再说,你虽资产雄厚,但终究是一介平民,人家七格格肯下嫁于你,你还有什么好嫌弃的?”云裳懒懒哼道。

    “啊呸!什么下嫁!说得好像谁稀罕她似的!!”郁凌恒狠狠唾弃,一脸鄙夷。

    “你稀不稀罕她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稀罕你!”

    可不!现在有说话权的是严家,不管严家想要怎样,他们都只有照做的份儿。

    郁凌恒欲哭无泪,伏在郁太太的腿上哀嚎,“她是不是有病啊!干吗非要死乞白赖的嫁给我啊?!”

    “这个教训就是告诉你,不该招惹的人,别去招惹!!”云裳没好气地剜他一眼,用力抖脚,想把他从腿上抖下去。

    可他紧紧抱着她的腿,冤枉地大叫:“我哪有去招惹她,明明是她来招惹我的好么!!”

    “呵呵!”她冷笑,甩他一脸高冷。

    “你再呵呵!”郁大爷怒,警告性地瞪着她。

    没见他正烦着吗?不帮他想办法就算了,还这样嘲笑他真的好吗?

    “呵呵!”云裳才不怕他,心里也窝着火呢,二话没说又呵呵他一脸。

    “你再呵呵!!”

    “呵呵呵呵呵呵——唔……”

    他倏地用力捧住她的小脸,狠狠吻上她的唇……

    自从他们离婚以来,简直就是多事之秋,不好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搞得他们都快精疲力尽。

    他觉得自己已经有好久好久没有好好抱抱郁太太了。

    越是有阻碍在前,他越是想要紧紧拥抱着她,就怕一不小心松了手,就再也拥抱不了她了。

    心里的不安,全从这个吻里表现了出来,他霸道至极地将她摁在椅子里,不给她丝毫闪躲或是反抗的机会,吻得忘乎所以……

    唇齿相嵌,气息相融,彼此的灵魂都快要合二为一。

    他时轻时重,时快时慢,尽可能地讨好着她,直到她完全放弃挣扎,直到她乖巧承受,直到她羞涩回应……

    他缠着她的舌,恨不得时间就在这一刻停止,永远停留在他们深深爱着彼此的这一瞬。

    明明相爱,却不能相守,只怕这是天地间最残忍的事了。

    即便深深吻着郁太太,郁凌恒的脑海里都还在想着该怎么化解眼前的难题……

    严七这个祸害,该怎样才能摆脱呢?

    ……

    隆熹大酒店。

    豪华的包房里,气氛庄严冷肃,空气中隐隐飘荡着一股剑拔弩张的气息,有种一触即发的危险。

    可以容纳十几人入座的大圆桌上,坐着郁、严、初三家重要成员。

    从左起,依次是郁嵘、郁凌恒、严楚斐、严甯、严道东,然后是初润山。

    严道东是严楚斐和严甯的父亲。

    布菜完毕之后,服务生全部退下,偌大的包房陷入一片沉寂。

    “凌恒!”

    沉默不过片刻,严道东率先打破沉寂,不紧不慢地淡淡开口。

    “严伯伯!”郁凌恒对严道东轻轻点头,态度不卑不亢,表现得礼貌谦和。

    “说吧,这件事你准备怎么办?”严道东懒得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地直奔主题。

    郁凌恒微微拧眉,看了眼老神在在的严甯,知道是指望不上她了,只得硬着头皮说:“严伯伯,这事儿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

    严道东啪地一声罢了筷子,脸色瞬间阴沉下来,疾言厉色地冷喝道:“想象?什么想象?这人证物证俱在,怎么成想象了?”

    本就不太和谐的气氛瞬间僵到谷底。

    郁凌恒丝毫不见慌张,怀着一股豁出去的决心和气魄,依旧不紧不慢地解释,“这件事说来话长,但我——”

    “凌恒!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要敢当!你这样推卸责任可不是作为一个好男儿该有的行为!”严道东冷着脸,非常不高兴地冷冷说道。

    “严伯伯教训得极是,凌恒受教了。不过我还是得澄清一下,我跟严甯真的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样!”郁凌恒点头,态度依旧谦和,然后转眸看向置身事外的严甯,强忍着想要把她活活掐死的冲动,好声好气地说:“严甯,你真的不说两句?你真的要这样陷我于不义?”

    正在低头玩儿手机的严甯闻言抬起头来与他对视,眨眨眼,一脸茫然,一副完全在状况外的样子。

    郁凌恒狠狠磨牙,想吐血。

    这个集神经病、扫把星、祸害精于一体的女人,真是谁娶她谁倒霉!!

    见郁凌恒如此不爽快,严道东索性看向郁嵘,想着给郁家的大家长施压应该可以事半功倍,“老爷子!这事儿,您怎么看?”

    郁嵘轻轻一笑,说:“该是我们郁家负的责任,我们郁家绝不会推卸!”

    “好!有老爷子这句话,严某就放心了!”严道东拍腿叫好,像是得到保证一般放宽了心。

    这时,身为旁观者的初润山很适时地插上一句,“那就挑个日子把喜事儿办了吧,毕竟小七这肚子可不等人,时间越往后拖啊越是出怀,到时候穿婚纱可就不好看喽!”

    初润山不说话还好,这一开口就狠狠踩到严甯的尾巴了。

    她正愁一股子火没处发呢!!

    只听啪地一声,她把手机以一种很不爽的态度重重拍在桌子上,勾起唇角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初润山,阴阳怪气地娇嗲道:“初爷爷可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咱们家皇帝还没急呢,倒先把你这个太监急得不行不行的了。”

    太监……

    这简直就是人身攻击!

    初润山的脸色瞬时青白交加,一副想怒又不敢怒的样子,明显隐忍得极其辛苦。

    郁凌恒本来恨死严甯了,可这会儿看她呛声初润山又觉得特别痛快,不由在心里默默地给她点了32个赞。

    初润山这个老匹夫,也只有像严甯这样的娇蛮格格才收拾得了,毕竟她顶着“任性娇蛮”的标志,可以光明正大的不懂事。

    她出言不逊,就算明明是她家教有问题,初润山也不敢斥责她,因为她身份矜贵。

    他若计较,一会得罪严家,二会显得自己度量小,所以算来算去只能哑巴吃黄连,把苦往肚子里咽。

    平日里的严甯的确有些刁蛮任性,但绝非没有教养之人,她的行为取决于对方的态度。

    面对她不喜欢的人,她不屑做戏,更不想以礼待之,不惹她便罢,若招惹到她,她就会完全不给对方面子,火力全开地反击。

    如同此刻!

    所以有时候,郁凌恒还是挺羡慕严甯的,在面对讨厌的人时,她不做作,不迂回,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

    不像他们这般虚伪。

    明明恨不得弄死对方,却还要笑脸相迎。

    想想也挺可悲的!

    “严甯!!你这是什么态度?!有你这样跟长辈说话的吗?!”严道东怒喝,警告性地瞪着口没遮拦的女儿,脸色也瞬间变得很不好看,极其尴尬。

    自己的女儿对一个长者说话如此不客气,严道东觉得很丢脸。

    然而严甯却并未被父亲大人的警告吓退,故作困惑地眨了眨眼,说:“我说错了吗?这是郁严两家的事,跟初家有几毛钱关系?我高堂尚在,轮得到一个外人来指手画脚吗?对吗?哥!”

    说到后面,她转眸看着身边的哥哥严楚斐,一副期待得到他赞同的乖巧模样。

    严道东瞪着儿子,用眼神警告他别给妹妹撑腰,免得她得意忘形。

    哪知严楚斐对父亲投射过来的目光视若无睹,一边漫不经心地给妹妹理了理衣领,一边慢悠悠地慵懒吐字,“理儿倒是这个理儿,不过小七,我相信初爷爷也是出于一片关心,你不该把话说得这么直白的。”

    兄妹俩一唱一和,可算是把初润山糟蹋够了。

    “你们——”严道东气结,想发火,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觉得不合适。

    感觉这气氛真是僵到谷底了,严道东嘴角抽搐地看向初润山,尴尬道:“初老,你看……真是对不住了,这俩孩子太不懂事,望见谅,望见谅!”

    “没事没事,童言无忌,我不会放在心上的!”初润山摇头,努力表现出自己的大度,然后噙着和蔼可亲的微笑看向严甯,“小七,初爷爷是为你好,可不是什么指手画脚看热闹——”

    “是不是看热闹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要以为自己做过什么别人都不知道纸是包不住火的总有一天天网恢恢报应不爽……”严甯垂着眸,一脸不屑地泛着冷笑,像念经一般咕哝着。

    她的声音不算小,让人无法忽视,但因为她吐字模糊加上不带标点,大家都没听明白她说了些什么。

    “严甯!你在嘀咕什么?!”严道东怒喝,想揍人了。

    严甯抬头,看了大伙儿一眼,吊足了大家的胃口之后,却说:“不好意思,我忘了。”

    “严甯,你别以为今天人多我不敢收拾你!”严道东脸色铁青,真是动怒了。

    严道东觉得今儿个被女儿可算是耍够了,再不拿点威严出来,真是要颜面扫地了。

    接收到父亲冷厉似剑的目光,严甯立马挺胸收腹,正襟危坐,像背课文一般朗诵道:“‘是不是看热闹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要以为自己做过什么别人都不知道,纸是包不住火的,总有一天天网恢恢报应不爽!’报告!我说完了!!”

    严道东想撞墙。

    郁凌恒和严楚斐一个低头一个左右环顾,俱都有些忍俊不禁。

    严甯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磨他们的时候可恨,磨坏人的时候又忒可爱了。

    气氛实在尴尬,严道东已经快要被气得心肌梗塞了。

    “小七是不是对初爷爷有什么误会?”初润山心里明明呕得要死,脸上却还漾着慈祥和蔼的微笑。

    他一辈子都顺风顺水,活了这把年纪还是第一次被一个乳臭味干的丫头片子指着鼻子骂,真是面子里子全都丢光了,偏偏还发作不得。

    憋屈死了!

    “我严七一无是处,但看人特别准,谁忠肝义胆谁歼佞狡猾我一眼明了!”严甯冷冷笑道。

    这话含沙射影得初润山脸上的笑再也挂不住了。

    “严甯你给我闭嘴!!”严道东勃然大喝,转头看向初润山时都快哭了,“初老,您看这……”

    养子不教父之过,丢死人了!

    “没关系,我不会介意。小七还太年轻,加上性格直爽,对许多人许多事的理解难免会有误差,等她大一点就会懂了。”初润山强颜欢笑,只得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

    “对对,还是初老懂年轻人啊!”

    “凌恒是个好孩子,品行兼优成熟稳重,我非常喜欢他,本来他跟我的孙女小丹交往多年,前不久都订婚了,只可惜我那孙女没福气,临了居然说彼此性格不合,硬要把婚给退了。不过退了也好,现在凌恒和小七在一起的确更般配,他们能修成正果的话我也会觉得安慰的。”

    “嗯,有初老这份祝福啊,他们一定会修成正果的!”

    全场就听初润山和严道东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其他人都懒得参与。

    待气氛缓和一点后,严道东再次看向郁凌恒,“考虑得怎么样了?凌恒!”

    “严伯伯……”郁凌恒拧眉,欲言又止。

    明显还是犹豫。

    严道东本来就被不懂事的女儿气得心肝脾肺都在疼,现在看到郁凌恒还这样犹豫不决,顿时就火冒三丈了。

    “你是不是觉得严伯伯的面子不够大,一定要小七的四叔出面才肯给小七一个交代呢?!”严道东极冷极冷地说道。

    得!

    把当今总统都搬出来了。

    借郁家十个胆,也不敢得罪皇家人啊!

    郁凌恒微微垂首,“严伯伯言重了,凌恒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今儿个就给我个准话!!”严道东耐心尽失,语气变得咄咄逼人。

    郁凌恒想了想,说:“严伯伯,容我跟严甯单独说两句好吗?”

    严道东看了眼自己一副没事儿人般的女儿,心肝脾肺又开始疼,又气又恨地摆手,“去去去!好好沟通,我希望你们回来后可以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

    这个女儿,他算是彻底没辙了,只求她嫁个好人家,别再天天这样气他就阿弥陀佛了。

    封闭式的小包间里。

    “严甯,你真要嫁给我?”郁凌恒严肃地看着从始至终都显得漫不经心的严甯,冷冷问道。

    “不然咧?你觉得我还有别的选择?”严甯姿态慵懒地靠在沙发里,翘着二郎腿,一副惬意悠闲的模样。

    郁凌恒皱眉,“怎么会没选择——”

    “初润山为什么会来?”严甯歪着头瞅着他冷冷地笑,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将他阻断。

    “……”郁凌恒一窒,抿唇不语。

    严甯说:“你不觉得那些照片就是他泄露出去的吗?”

    郁凌恒微不可见地挑了挑眉,突然对这刁蛮任性的小公主有了点改观。

    原来她也发现了啊!

    嗯,打从今天看到初润山的那瞬,他就猜到了大半,当初润山极力“撮合”他和严甯,他就更加确定了初润山的不良企图。

    初润山显然已经心理扭曲了,自己孙女没能如愿嫁入郁家,便见不得郁家家庭和睦,非要拆散他和云裳不可。

    估计在这世上,初润山最恨的人就是云裳,因为云裳不止破坏了他企图霸占嵘岚的计划,而且还害得初恺宸和初政翰兄弟反目,更设计初政翰,让其落下致命把柄,让他掌握在手几十年的杀手锏成了废物……

    所以,他怎么可能让云裳好过?

    所以,他一定会竭尽全力破坏他和云裳在一起。

    严甯抿了抿唇,换了个坐姿,说:“郁凌恒,现在的关键不是我非要死皮赖脸的嫁给你,而是我就算去跟我爸说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也已经于事无补,我未婚怀孕对严家来说是个丑闻,你觉得我爸和我四叔会任由这个丑闻公诸于世?”

    而阻止这个丑闻的最好办法,就是让她立刻嫁人,而嫁的这个人,只能是照片里的郁凌恒。

    因为如果她不是嫁给郁凌恒,那些照片说不定就会被放上各种头条各种论坛,说她私生活不检点等等负面流言将会流传于世……

    当然,凭借严家的势力,这些绯闻和留言可以第一时间压下来。

    但是,每一个朝代,都有虎视眈眈的谋反者,那些躲在暗处的歼佞小人,有时候真是防不胜防,稍不留神,也许就会被敌人抓住把柄……

    站在四叔那个位置,每一步都得极其小心,所以家里人肯定不会给她丝毫拖家人后腿的机会。

    所以,如今这婚,她必须得跟郁凌恒结!

    “你家的丑闻凭什么要我来买单?”郁凌恒怒,没好气地冷嗤道。

    “你倒霉咯!”严甯没心没肺地冷冷一笑。

    “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