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26章:严楚斐,你妹疯了!
    “严甯你来得正好,快跟我太太解释解释,那晚我们——”

    严甯和严楚斐一上游艇,郁凌恒就拉着云裳朝着他们快步迎上去,迫不及待地对严甯说。

    “我怀孕了!你的!”

    然而郁凌恒话音未落,就被严甯淡淡出口的一句话惊得魂飞天外。

    本是温馨浪漫美好和谐的气氛,瞬间僵到谷底。

    众人面面相觑,俱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

    郁凌恒吓得瞠大双眼,像看见了怪物一般不可置信地盯着严甯,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完全反应不过来。

    云裳狠狠蹙眉,在消化完严甯的话后,她屏住呼吸,紧绷着声音问:“你说什么?”

    “我怀孕了,孩子是他的!”从始至终,严甯的表情都很平静,没有丝毫的起伏,像是在陈述一件极为普通的事实。

    说到后面一句时,她的目光落在郁凌恒的脸上。

    “严甯你疯了?你胡言乱语什么呢?!”郁凌恒勃然大喝,骇得脸色发白,紧拧着眉头怒不可遏地瞪着严甯,然后慌忙转头看着云裳,赌咒发誓地焦急解释:“郁太太你别听她胡说,我没碰过她,我真的没碰过她!我发誓!我若碰过她就让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郁凌恒不惜以命起誓,而严甯又不像是恶作剧,两人都那么认真地坚定自己的态度,让人不知道该相信他们哪一个比较好。

    云裳的心,一点一点地往下沉。

    “你怎么证明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沉默半晌,云裳看着严甯依旧平坦的小腹,沉声问道。

    “就是他的!”严甯没有多余的废话,就是一口咬定。

    “有何凭证?”云裳也固执,非要她给出一个足以让人信服的证据。

    “你亲眼见过的。”严甯淡淡说道,意指那晚在酒店被她“撞破”的事。

    云裳点头,异常冷静,“对,我是亲眼见过,但那样的画面也很有可能只是‘表面’!”

    严甯,“你要这样自欺欺人我也无话可说。”

    “我并非自欺欺人,只是需要你给出一个更具说服力的证据而已。”

    嗯,她要证据!

    她不愿相信他会背叛她,所以她不愿相信严甯的片面之词,除非有证据证明他真的做过背叛她的事,否则她不相信,死也不信!!

    “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最好的证据。”严甯双手轻轻覆着腹部,平静淡然地说道,然后转眸看向呆若木鸡的郁凌恒,“郁凌恒,你不承认没关系,那就等孩子生下来,我们用DNa说话!”

    亲子鉴定……

    她哪来的底气说这样的话?

    郁凌恒懵了。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啊,这明明是好好的大喜之日,转瞬间竟变成了这副样子。

    郁大爷表示无法接受。

    “严楚斐!你妹疯了,快把她拉走!!”郁凌恒回过神来,张口就对严楚斐吼道。

    “她是我妹,她说她肚子里有了你的孩子,你让我把她拉走?”严楚斐一反往日的玩世不恭,变得严峻冷漠。

    “她说谎的好么!她怎么可能会有我的孩子,我根本没碰过她!”郁凌恒没好气地叫着。

    “碰没碰过你心里有数!郁凌恒,我就这一个妹妹,你若敢对她始乱终弃,那就别怪我不念旧情!”严楚斐脸若寒冰,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严楚斐神色认真,丝毫不见玩笑的意味。

    至此,郁凌恒隐隐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严楚斐说完,拉着严甯回到快艇上,扬长而去。

    郁凌恒脑子里正乱窜着各种不好的预兆,突然右手被拉起,一个冰凉的东西放在了他的手心。

    垂眸一看,正是他耗时耗力精心准备的求婚钻戒……

    “云裳你——”他的心狠狠一颤,抬头惊慌不已地看着云裳,失声大叫。

    “这个我暂时不能收,等把这件事搞清楚了再说吧!”云裳的脸色还算平静,无悲无怒,淡淡说道。

    “可我真的是冤枉的!”郁凌恒恨不得跳进海里去洗一洗,看能不能把自己背上的黑锅洗白。

    “是不是冤枉了你,你口说不算,等你能拿出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再谈复婚的事!”她说完,转身就走。

    “裳裳……”

    他想拉住她,却叫欧阳伸手阻断。

    欧阳抓住他的手腕,冷冷道:“没听见她说什么吗?”

    郁凌恒狠狠拧眉,好想把唯恐天不乱的欧阳一拳揍到海里去。

    证据?

    目前这种状况,严甯一口咬定孩子是他的,加上郁太太又曾“抓歼在场”,他能找什么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他感觉现在自己就是浑身长满了嘴都说不清了。

    难道真要等严甯十月怀胎把孩子生下来验DNa?

    他没做过,倒也不怕,只是心里憋屈得慌,明明马上就可以抱得美人归的,现在又要多等十个月……

    而,多等十个月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怕夜长梦多,不知道是不是他想太多,他的心里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若是现在不赶紧跟郁太太复婚的话,他们的复婚之路又会布满荆棘,将会变得比以前更加艰难……

    本是一场别开生面的求婚,却因为严家兄妹的突然出现,闹得不欢而散。

    ……

    严楚斐下榻的酒店。

    郁凌恒怀揣着一股愤怒的情绪,狠狠敲响了房门。

    咚咚咚,声如震天。

    很快,房门由内打开,严楚斐肃冷的脸庞出现在眼前。

    “严甯呢?”

    郁凌恒无视严楚斐不太友善的脸色,一把将其推开,气势汹汹地走进屋里,左后环顾厉声大喝。

    俨然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严甯正窝在客厅的沙发里,抱着水果盘边吃水果边看电视。

    “严甯!你什么意思?!”

    郁凌恒冲上去就厉声质问,将水果盘从她手上一把抢掉,力道之大致使盘子里的提子洒了满地。

    “什么什么意思?”严甯老神在在,懒懒地抬头看他。

    “你说你肚子里有我的孩子——”

    “对啊!”严甯微微歪着小脑袋,不待他说完就点头道。

    郁凌恒怒不可遏,“对个屁啊!我一根头发都没碰过你,你怎么可能会有我的孩子?”

    “我说过了啊,你不承认没关系的,等我把孩子生下来,你跟宝宝做个亲子鉴定不就真相大白了嘛!”严甯缓缓坐直身,不紧不慢地懒懒说道,从始至终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严甯你到底想干吗?”郁凌恒气急败坏,简直想骂人了。

    严甯,“想给我的孩子找个爸爸!”

    “什……什么?”郁凌恒一怔,有些消化不了她话里的含义。

    严甯优雅起身,拍了拍有些发皱的衣摆,然后抬眸看着郁凌恒,一本正经地说:“郁凌恒,娶我吧!”

    郁凌恒的大脑轰的一声炸开,炸得他大脑一片空白。

    “严甯,今天不是愚人节!”他惊骇大叫,像见了鬼一般不敢置信地瞪着一脸平静的严甯。

    “嗯,我也没开玩笑!”严甯轻轻扯动唇角,泛起一抹微笑。

    “神经病!!”郁凌恒忍无可忍,恶狠狠地骂了她一声。

    严甯居然不生气,只是漾着恬静温柔的淡淡笑靥看着他。

    郁凌恒被她看得全身汗毛倒竖,心里一阵阵地发悚,没一会儿就坚持不住了,投降求饶,“严甯,算我求你,别玩了成么?不带你这样祸害人的,我跟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你这样冤枉我有意思吗?”

    严甯保持微笑,不言语。

    “你根本就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你,你这样死乞白赖的嫁给我图什么?就这么想守活寡?!”郁凌恒抓狂了,紧拧着眉头没好气地怒道。

    “谁说我不喜欢你?我喜欢你的呀,可喜欢了!”严甯眨眨眼,笑米米地说。

    “可我不喜欢你!!”郁凌恒吼得地动山摇。

    “噢,那可真是太不幸了!”严甯故作惋惜地撇撇嘴,矫揉造作的模样欠揍得很,然后笑容一敛,说:“郁凌恒,如果你实在不喜欢我……我劝你还是尽快喜欢我吧,毕竟不久的将来,不管你喜不喜欢,都得娶我!”

    “凭什么?!”郁凌恒被她认真的口气给吓到了,转头看向始终一言不发的严楚斐,没好气地喝道:“严楚斐,你妹真的疯了!赶紧送精神病院吧!!”

    说完,他也不想再搭理神经病发作的严甯,转身就要走人。

    途经严楚斐的身边时,严楚斐伸臂挡住了他的去路。

    “兄弟一场,你给我个准话,娶?还是不娶?”严楚斐脸色冷然,冷冷吐字。

    “娶什么呀?我没碰过她,我凭什么要娶她?!”郁凌恒对这突如其来的逼婚感到无语极了。

    “你说你没碰过她是吗?那这是什么?”严楚斐凉飕飕地哼道,续而从手机里翻出几张照片给他看。

    郁凌恒一见照片,顿时就僵住了。

    照片里,正是他和严甯在酒店房间门口仅围着浴巾满身痕迹的画面……

    严甯从背后抱着他的腰,那亲密的姿态任谁看了都得认定他们有一腿。

    “你怎么会有——严甯!你算计我?!”

    看到照片的那瞬,郁凌恒失声叫道,紧接着像是想通了什么一般,转头狠狠瞪着严甯,厉声质问。

    严甯回了他一个白眼,那模样好似在说“我还觉得是你算计了我咧”……

    “这是假的,这是她坑我的,我真的没碰过她一指头!土匪,咱俩这么多年的交情,我的为人你应该了解,我这人或许没有别的本事,但我敢作敢当,我若做过我绝不会抵赖,而且你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我再丧心病狂也不至于对她下手啊!”郁凌恒急切地解释。

    “你说没有,可她说有,还有这些照片,你让我信谁?”严楚斐说:“恒子,不是做兄弟的不信你,而是这事儿已经闹大了,这些照片现在严家上下人手一份,你呀,现在是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

    “……”

    ……

    环境优雅的咖啡屋。

    靠窗的位置,两个年纪相仿的美丽女子相对而坐。

    “找我有事?”严甯捧着牛奶杯慢悠悠地喝着牛奶,望着对面的云裳,淡淡开口。

    “嗯,想跟你谈谈。”云裳优雅地轻轻搅拌着咖啡,如实点头。

    “谈什么?”

    云裳噙着微笑,睇了眼她的小腹,“你肚子里的孩子。”

    “严格说来我肚子里的孩子跟你没有丝毫关联,有什么好谈的?”严甯若有似无地勾了勾唇角,溢出一个无声的嗤笑。

    “如果这个孩子真的是郁凌恒的,我们当然就有话题谈了!”云裳端起咖啡轻轻啜了一口,不紧不慢地吐字。

    严甯挑了挑眉,“比如?”

    “比如孩子几周了?比如你打算怎么办?比如我能为你们母子做点什么?”从始至终,云裳的语气都很轻松,仿若彼此是很好的朋友,只是在聊着无关紧要的八卦,丝毫没有一个遭第三者插足的正宫娘娘该有的愤怒和妒恨。

    严甯眉头微蹙,狐疑地瞅着淡定自若的云裳,眼底划过一丝慌张,懒散的态度不自觉地收了起来,“你这是打算退出?”

    “你肚子里都有他的孩子了,我不退出还能怎么办呢?”云裳苦涩一笑,一副万般无奈的模样。

    “你不是很爱他吗?这么轻易就放弃?”严甯语速颇急,一脸的不赞同。

    云裳神色忧伤地摇头轻笑,“难道严小姐不知道,越是爱一个人,越是不能接受他的背叛吗?你和他都有孩子了,我还不放弃岂不是自己找虐吗?”

    “……”严甯红唇几番蠕动,却终究一个字都没吐出来,无言以对。

    突然,云裳朝着不远处的一张桌子瞟了眼,状似漫不经心地微微笑道:“咦?严小姐换保镖了呀,这好像不是以前那个了吧!”

    闻言,严甯整个人一僵,抬眸冷冷看着云裳。

    云裳回以微笑,点到为止,并不穷追猛打。

    瞪视半晌,严甯面色严肃地看着云裳,问道:“云裳,你相信郁凌恒吗?”

    “相信!”没有一丝犹豫,云裳坚定轻缓地吐出两字。

    “你就这么肯定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严甯眼底难掩惊讶。

    “我不能肯定!但我相信他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所以我认为,就算这孩子是他的,你也可以是通过其他途径得到的。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而最大的可能就是——”云裳微微停顿,目光锐利地盯着严甯,然后特别笃定地说道:“这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

    严甯捧着牛奶杯的手微不可见地抖了下,但面色如常,沉默不语。

    事到如今,很多事她也是身不由己,骑虎难下。

    上次为了刺激霍冬,她非逼着郁凌恒帮她,哪成想他们做的戏居然被人偷、拍了,偷、拍者还把那些暧昧的照片发给了她的家人,恰逢这时,她查出怀孕……

    她喜欢霍冬的事,家里人都知道,却没一个人同意。

    就连霍冬,在知道她的心意后,都避她如蛇蝎……

    在她那么那么努力之后,在她胡作非为伤人伤己之后,在她飞蛾扑火奋不顾身最终却落得伤痕累累之后,她终于认清了一个残酷的现实,她和霍冬,是两个世界的人,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

    可她爱他,很爱很爱!

    如果注定得不到他,那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她无论如何也得好好保护。

    霍冬是不会娶她的,家人是不会允许她未婚生子的,而她是绝对绝对不会打掉肚子里这个小生命的,那么,她就只有一条路可走——

    嫁给郁凌恒!

    郁凌恒的身份,与她正好匹配,家人肯定乐见其成。

    恰好又有那些照片“作证”,郁凌恒想不娶都不行。

    当然,这只是最坏的打算。

    她知道,郁凌恒深爱着前妻云裳,是不可能会娶她的,而这正是她想要的。

    她人微力薄,违抗不了家人,所以她希望由郁凌恒去反抗,她坐收渔翁之利便好。

    只要把时间往后拖一拖,拖到她把孩子生下来,她想,到时就算家人再不高兴,也不至于把已经出生的孩子再塞回她的肚子里吧!

    到时孩子已生,米已成炊,家里人不接受也得接受,所有难题便迎刃而解了。

    嗯,她就是这样想的。

    为了能留住肚子里的孩子,她只能自私。

    见严甯没有否认自己的话,云裳默默松了口气,至此更加确定郁凌恒没有背叛自己。

    “七格格,我不知道你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但我想这攸关着你我的终身幸福,你应该会三思而后行,不会率性而为的!”云裳斟酌了片刻,语重心长地说道。

    严甯却不以为然地淡淡一笑,说:“云裳,幸福是要靠自己争取的,把自己的幸福寄托在别人身上是最愚蠢的做法。抱歉,我这人自私得很,只做对自己有利的事。”

    云裳黛眉微蹙,看着坦言自私的严甯,竟无言以对。

    ……

    见完严甯,云裳回到朝阳,心不在焉地推开办公室的门,一抬眸却看到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正伫立在落地窗前。

    她微微蹙眉,朝着办公桌走去,一边瞅着男人的背影,一边开口,“你怎么来了?”

    郁凌恒转身,目光哀怨地看着她,“你去哪儿了?”

    “见严甯!”云裳一边坐在大班椅里,一边如实回答。

    郁凌恒立马一个箭步朝她奔过去,一屁股坐在办公桌上,急问:“你见她干吗?”

    “没干吗,随便聊聊。”她漫不经心地随口应道。

    “聊什么?”他咄咄逼问。

    “就是随便聊聊啊!”她恼了,不耐烦地瞪他一眼,“常言道,生平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你不是说你没碰过她吗?我跟她见个面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她已经疯了!我怕你听信她的胡言乱语!”

    云裳翻了个白眼,“拜托,我有脑子的好么!”

    “那你们都谈什么了?”他一脸焦急,仿佛她就是个单纯得别人随便说说就会上当受骗的小孩子。

    “她说她要嫁给你。”她有些疲惫地靠在椅背上,静静地瞅着他的反应。

    郁大爷反应很激烈,嗤之以鼻,“神经病!鬼才娶她!!”

    “可她是当今格格,若严家非要你娶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