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25章:我怀孕了!你的!
    ……

    郁凌恒以为,当严甯再次出现在他面前时,一定会主动跟郁太太解释那晚的事,还他一个清白。

    然而,事情却大大出乎他的预料……

    自从有了可以牵制初润山的法宝之后,日子似乎就这样平静了下来。

    虽然平静的日子很温馨很幸福,但郁凌恒一点也不满足。

    为什么呢?

    因为郁太太还没同意复婚。

    没复婚她就不肯回郁家住,不回郁家住他就不能夜夜拥她入眠,而不能拥着她入眠对刚刚冰释前嫌的他们来说有多么残忍对他又有多么煎熬是可想而知的。

    他问她为什么不肯复婚,她说她喜欢现在这种恋爱的感觉……

    恋、爱、的、感、觉!

    他困惑,问她这恋爱是什么感觉,她说就是被人捧在手心里当成公主般宠着的感觉。

    他当即表示愿意一辈子把她当公主般宠着,所以完全可以马上跟他复婚。

    她却摇头,不管他怎么哄,她都固执地说复了婚后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他想抓狂,这恋爱哪有什么感觉啊,他怎么就一点都体会不到她所说的那种甜蜜呢?

    不止不甜蜜,他甚至还觉得每天过的抓心挠肝的,难受得不行。

    他这人实在,就觉得只有把她拥在怀里才是真正的幸福和踏实,她这样每天吊着他又不肯痛快给他,根本就是折磨好么!

    而这个折磨,在持续了快一个月后,郁凌恒终于忍无可忍了。

    时值周末,郁先生载上郁太太去玩耍。

    “我们这是去哪儿?”云裳看着车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好奇问道。

    “海边。”郁凌恒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

    “去海边干吗?”

    “玩儿啊!”他回答得理所当然。

    云裳微微挑眉瞅着满面春风的男人,心里泛起一丝狐疑。

    海边有什么好玩儿的?

    云裳以为,郁大爷是想跟她二人世界,来个海边一日游。

    哪知到了海边,上了游艇,她才发现……好热闹啊!

    豪华奢侈的游艇上,美酒佳肴,俊男美女,俨然正举行着一个小酒会。

    当然,都是彼此平日里关系很好的朋友。

    燕灵均和穆劭枫等人是少不了的,还有欧阳和郁晢扬。

    “你怎么穿成这样就来了?”

    郁晢扬一见她就皱眉,将她从头到脚狠狠打量了一番,压低声音嫌弃道。

    她今天穿得比较随性,白色体恤,背带牛仔长裙,脚上是一双白色板鞋,马尾高高扎起,活脱脱像个刚出校园的大学生,清纯又靓丽。

    云裳眨眨眼,有些莫名其妙,垂眸看了看自己,然后再抬眸看着郁晢扬,“不然咧?”

    她穿成这样很差吗?

    她不穿成这样应该穿成哪样?

    现在又不是参加什么很隆重的宴会,而且出门前郁凌恒也没要求她必须正装出席啊,不就是一个小小的聚会嘛,她穿成这样怎么了?

    “你好歹也穿条裙子吧!”郁晢扬越看越嫌弃。

    “我这不是裙子吗?”云裳扯着自己的牛仔长裙的裙摆抖了抖,困惑问道。

    郁晢扬无语地瞪着她,满脸黑线。

    郁凌恒上了游艇就丢下她一个人去找燕灵均他们闲聊了,她百无聊赖,便朝着不远处的餐桌走去。

    精致可爱美味可口的小点心,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光是这样看着就已让人垂涎若滴。

    “云裳!”

    她一一品尝着甜而不腻的小点心,郁晢扬则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边。

    “嗯?”她头也不抬地发出一声鼻音。

    “你爱我哥吗?”郁晢扬神色严肃得像是一个神父,宛若在问一对站在神坛前的男女是否愿意结为伴侣般庄严慎重。

    闻言,云裳抬眸,轻轻咬着小叉子瞅着一本正经的郁二爷。

    好笑又好气。

    “你说呢?”她升起逗弄之心,噙着一抹轻浮的笑意望着他,不答反问。

    “我哪知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郁晢扬没好气地低叫,不满她这副漫不经心的态度。

    云裳笑道:“既然你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你又怎么知道我会不会骗你呢?”

    呃……

    郁晢扬语塞。

    拧眉看着大快朵颐的云裳,郁晢扬沉默了会儿,终究是没能忍住,走上去一把抢了她手里的小碟子,咄咄逼问:“你到底爱不爱他?!”

    那霸道又蛮横的样子,与耍起横来的郁大爷如出一辙,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在问“你到底爱不爱我”呢!

    “我爱不爱他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他越是这样,云裳越是想要逗他,黛眉一挑,故意不屑地对他冷哼道。

    “当然有关系啊,怎么会没关系呢!”郁晢扬急道。

    “有什么关系?”

    “他是我哥!”

    “那又怎样?”她满不在乎地撇了撇嘴。

    “我希望他能幸福啊!”

    她叉了一颗葡萄扔嘴里,“他幸不幸福跟我爱不爱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怎么会没关系啊?他那么爱你,你若不爱他的话,他怎么能幸福?”郁晢扬愤愤道。

    说起这事儿他就来气,前段时间他们两口子闹离婚,折腾得他都寝食难安,简直是为他们操碎了心。

    从未见过自家大哥为了哪个女人失控过,而云裳做到了。

    只要没瞎,都能看出大哥爱云裳爱到了骨子里!

    云裳,“如果我不爱他——”

    “把你推到海里喂鲨鱼!”

    她话未说完,他就恶狠狠地切齿道。

    云裳蹙眉斜睨着郁二爷,不由在心里骂了一声,靠!这么残暴!

    “云裳我告诉你,你以后如果再让我哥伤心的话,我就把你扔海里去!”爱兄心切的郁二爷很霸气地说道。

    嘴角抽了抽,她正要说什么,突然身后响起郁大爷的声音,“在聊什么?”

    郁凌恒从身后轻轻环住郁太太的腰,低头将她叉子上的小点心咬进嘴里,优雅地细嚼慢咽。

    “阿恒啊……”云裳转身就抱住郁大爷的手臂,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般瘪着嘴,楚楚可怜地冲他撒娇。

    郁晢扬汗毛一竖,心里瞬时泛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云裳的娇嗲声软软糯糯的明明很诱人,可听在郁晢扬的耳朵里,堪比催魂曲。

    “嗯?”郁凌恒垂眸看着郁太太。

    “我们还是分手吧!”

    “抽什么疯?”郁凌恒脸色瞬时一沉,瞪她。

    “晢扬他不喜欢我。”云裳凄楚可怜地瞟了眼郁晢扬。

    郁晢扬一张帅气的脸庞顿时五颜六色不停变化,默默哀嚎。

    他就是知道她没安好心,果然是想挑拨他们的兄弟情,哼!

    而郁凌恒却并没有立刻为难弟弟郁晢扬,郁大爷想,不喜欢你才好呐,如果他喜欢你我还不得天天抱着醋缸啊!

    “怎么了?”他抬手亲昵地碰碰她的小脸,柔声轻问。

    郁晢扬连忙澄清,“我没有——”

    “他说要把我扔海里!”云裳却不等他把话说完,气愤填膺地嘟起嘴抢先告状。

    “我……”郁晢扬欲哭无泪。

    郁凌恒,“为什么?”

    “他不喜欢我呗!不希望我们在一起呗!”云裳边告状边狠狠剜了郁晢扬一眼。

    郁晢扬死命摇头,“才不是!哥你别听她胡言乱语,我根本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如果她再敢让你伤心——”

    “你瞧!他打心眼儿里就没盼过我们好,我们还没复婚呢,他就期盼着我们再彼此伤害!哼!”

    论强词夺理,云裳若属第二,那天下没人敢认第一。

    “我去!”郁晢扬要疯了。

    古人云,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果真不假!

    眼看郁二爷快要含冤而死了,郁凌恒大发慈悲地对他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下去了。

    郁晢扬转身就头也不回地跑了。

    “喂!还没说清楚呢,郁晢扬你别跑!”郁太太不依不饶地叫着。

    敢扬言要把她扔海里不是吗?跑啥跑?没出息!!

    “好了,别欺负他了。”郁凌恒将想要追上去的小女人一把拽回怀里。

    “我哪有欺负他?!”云裳闻言,顿时不乐意了,杏目一瞪就开始撒泼,“嚯!果然兄弟如手足老婆如衣服啊!”

    “嗯,这世上缺胳膊断腿的有很多,裸奔的估计没几个吧。”郁大爷神色自若,淡定从容地慵懒吐字。

    换言之,还是老婆重要多了。

    云裳一肚子想要爆发出来的火,瞬时消散无遗。

    好吧,这男人嘴太甜了,总有办法哄得她心花怒放。

    “懒得理你!”娇嗔一句,她将他推开,在他柔情似水的目光中,微微红着小脸朝着甲板走去。

    郁凌恒没追,他还有别的事要做……

    走上甲板,云裳径直朝着已在甲板边缘伫立许久的一个美丽女子走去。

    “在想什么?”

    云裳走到女子身边,背靠着护栏,歪着头看着女子冷艳逼人的侧脸。

    陶陶穿着一套黑白条纹的比基尼,三件套的款式,上面套着一件宽松型薄衫,衬托得一双腿笔直又修长,玲珑有致的身躯若隐若现,极具神秘感,长发披肩,性感又妖冶。

    感觉到有人来到自己身边,陶陶没有回头,亦没有动,像是一座没有生命的雕像一般,保持着远眺大海的模样。

    她面无表情,静静地望着海面,可她那空洞的眼神又像是借着海看别的什么的东西……

    云裳狠狠蹙眉。

    就在云裳忍不住想要再度开口时,陶陶终于说话了。

    “云裳,你说……”她的声音很轻很轻,像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飘来的一般,那么虚无缥缈。

    云裳定定地看着她,没插嘴,等她继续说下去。

    “人死后真的有灵魂吗?”陶陶幽幽地问。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两人已经许久没有聚在一起聊过了,怎么今天的陶陶,比她第一次见她时还要更冷上几分了呢?

    “不知道。”云裳轻轻摇头。

    “我觉得有!”陶陶勾动唇角,扯出一抹笑。

    “……”云裳心里咯噔一下,被陶陶唇角的笑吓到了。

    那抹笑,有些阴森,还有深深的绝望……

    “陶陶,你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云裳蹙眉,神色凝重地问道。

    陶陶缓缓转头,对她轻轻一笑,“吓着你了?”

    云裳摇头,“不是!我是担心你!你的样子好憔悴……”

    嗯,陶陶很憔悴。

    她看起来依旧美丽,却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生气,仿佛她的身躯还在,灵魂却已经开始腐烂……

    “别担心,我没事。”陶陶微微扬着下巴,又是一副骄傲自信的模样,转眸看着与天连成一片的蔚蓝大海,“真的,一点事都没有!”

    她像是在说服别人,又像是在说服自己。

    没事……

    身后有脚步声不急不缓地响起,陶陶纤瘦的身躯微不可见地颤抖了下,却依旧一动不动。

    云裳回头。

    是双手插袋优雅而来的燕灵均。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陶陶和燕灵均之间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或许他们现在需要一个独处的空间,云裳是这样想的。

    “你们先聊着,我下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云裳尽可能地让自己的语调变得轻快,边说边离开。

    从出现在甲板上,燕灵均的眼里就只有始终背对着他的陶陶,他炙热的目光近乎贪婪地在她曼妙的身躯上流转,怎么也看不够一般。

    而,不管他有多热烈,都无法得到她丝毫的回应,哪怕一个回眸,都已是奢望……

    走上前去,他站在她的身后,双手抓着护栏将她困在他的怀里,他低头,薄唇贴上她的耳朵。

    “陶陶……”

    温热的呼吸喷薄在她的耳畔,她蹙眉,立马偏头躲开,像是极其厌恶他的触碰一般……

    她的躲避触怒了他。

    燕灵均本是温和的俊脸瞬时布满阴霾,眸光骤冷,倏地将她狠狠一推——

    噗通!

    陶陶坠入海里。

    她挣扎,扑腾,从水里冒出头来,大口喘息的同时,她抬起头来狠狠瞪着站在甲板上如同君王般对她露出嘲笑的男人。

    她整个人浸泡在水里,双手死死攥紧,心里,已没有痛意,只有浓浓的悲伤……

    她听见他说——

    “想死啊?可是我的陶陶,没有我的允许,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

    ……

    云裳下了甲板,发现气氛有些不对。

    好像四周突然安静了许多。

    她微微皱眉,正满腹疑惑,突然有音乐响起……

    是一首情歌。

    云裳一怔,顿时愣在原地不能动弹。

    隐隐的,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心,噗通噗通开始狂跳,涌动着一股按耐不住的欢喜与激动,唇角不由自主地往上扬起。

    在她唇角含笑的那瞬,她看到郁大爷一手拿鲜花,一手拿着钻戒,朝她一步步走来。

    而隐藏在各个角落里的众人,也一一现身。

    他们拍着手,唱着笑着,全是祝福。

    这个时候,四周的人已被郁凌恒和云裳自动忽略,他们痴痴对望,彼此眼中只有对方。

    面对郁凌恒如此大张旗鼓的求婚,云裳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红着脸看着他一步步走近,紧张又羞涩。

    郁凌恒眼里只有郁太太,一心只想把自己手里这颗独一无二的戒指套在郁太太的手指上。

    只要套上,他就功德圆满了!

    这样的时刻,不止云裳激动,连郁凌恒的心里也忍不住有一丝丝紧张。

    他痴痴看着越来越近的小女人,想着她马上又将属于他了,不由得心潮澎湃满腔激荡。

    走着走着,在经过欧阳身边时,郁凌恒的脚突然被什么勾了一下……

    他盯着郁太太看得太专注,一时忘了防备欧阳,猝不及防之下,整个人直直往前扑去……

    “啊……”

    四周惊呼连连。

    好在郁凌恒也不是省油的灯,在即将摔倒的千钧一发间,他脚尖用力,堪堪稳住了自己。

    云裳在郁凌恒被欧阳暗算的那瞬,惊叫着朝郁凌恒扑去,似是想救他。

    然而,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在郁凌恒刚站稳脚时,她整个人朝他撞了上来,好死不死的,把他手里装着钻戒的盒子给撞飞了去……

    盒子掉进了海里。

    “哎呀!我的戒指!!”

    郁凌恒惨叫一声,没有丝毫犹豫,噗通一声就跳进了海里。

    捞戒指去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大家目瞪口呆。

    跳进海里的郁大爷好不容易捞到了首饰盒,却发现这世上仅此一枚的钻戒已经不见了。

    他欲哭无泪地看着空空如也的盒子,肠子都悔青了。

    早知道就不在游艇上求婚了,这下好了,戒指掉海里了,去哪儿找啊!!

    他正懊悔得要死,一抬头,却发现站在护栏边的郁太太正举着手得意地欣赏着自己手指间的……

    钻戒!!

    原来,她刚才是故意撞他,还在盒子飞出去之前先一步拿走了戒指,让他误以为戒指掉海里了……

    这个坏女人!!

    郁凌恒恨得牙痒痒。

    “郁先生,水里凉快吗?”云裳噙着媚笑,对海里的郁大爷嗲嗲道。

    “你下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身后突然传来冷飕飕的一句,云裳一惊,还不待她反应,整个人就失重地往下坠。

    噗通一声。

    郁太太被郁二爷推进了海里。

    “唔……”

    云裳的头刚冒出水面,就被等候在水里的郁凌恒一把箍住了腰,她还来不及吸口气,就被他狠狠攫住了唇……

    戒指她已自行套上,再给她一个吻,这个求婚就算大功告成了!

    他的小女人,终于又是他的妻了!

    在大伙儿的起哄声中,云裳被郁大爷吻得几乎窒息,当到他终于放过她时,她已经整个人都虚软无力了。

    嬉闹了一阵,郁凌恒抱着云裳回到游艇上,而就在这时,一艘快艇正朝他们驶来。

    看到快艇上的一男一女,郁凌恒笑得更愉快了,觉得上天对他真好,在这样的大喜之日还他清白,真是再好不过了。

    来人正是严楚斐和严甯。

    “严甯你来得正好,快跟我太太解释解释,那晚我们——”

    “我怀孕了!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