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23章:我爸送你的?
    “暂停一下可以吗我有份礼物想要送给你。”

    欧阳像是没听见他的话一般,依旧猛攻,有种招招致命的狠绝。

    在郁凌恒说话分神的空档,欧阳找准时机一拳朝他迎面击去。

    “关于御优的”

    郁凌恒深知自己躲不过这一拳了,情急之下冲口大喊。

    欧阳即将击中郁凌恒鼻梁的拳头微微一滞,郁凌恒趁机把脸撇开,凶狠的拳头擦着他的颊骨而过

    郁凌恒退后两步,被扫到的脸颊轻轻抽了一下。

    暂时休战。

    “是你在收购御优”欧阳双眼一眯,寒光乍现。

    “对啊,收了送给你啊”郁凌恒老实点头,毫不掩饰自己想要讨好他的意图。

    欧阳的目光微不可见地闪烁了下,抿唇不语。

    他本是坚定的眼神,有了细微的变化,眼底快速地划过一丝动容。

    郁凌恒微微弯曲食指轻轻触了触泛疼的脸颊,嘴里接着说道:“还有,米娅有望减刑,最迟月底往后再想办法给她减几次,最多两年就能出来如果你实在等不及,我们还可以弄个保外就医”

    “呵呵”欧阳冷笑,右手五指张张合合,缓解骨节因用力过猛而造成的酸疼,“你哪来的自信认定这是份礼物而我又一定会喜欢”

    “我虽不才,但这点眼水儿还是有的”郁凌恒淡淡一笑,说得笃定。

    欧阳心里有谁,在想什么,其实知道他性格的人都有几分了然。

    不过,男人都好面子,明明喜欢一个人喜欢得要死,却偏要死要面子活受罪,嘴硬不肯承认。

    所以有些事无需点明,大家心照不宣就好。

    欧阳不语,微眯着双眼冷冷盯着郁凌恒,似是在犹豫

    这世间,每个人都有弱点,都有软肋,一旦被人捉住,似乎除了妥协便再无他法。

    谁叫他就是在乎呢

    正在这时,欧荣毅从屋里走了出来,朝他们走去。

    欧阳见老父亲出面了,很自觉地退开两步。

    而郁凌恒一看到欧荣毅那张铁面无私的脸,就不由得感觉头皮发麻心惊胆颤。

    看来今天是免不了要被胖揍一顿了

    他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默默在心里安慰自己,没事没事,如果被胖揍一顿能取得大家的原谅而重新抱得美人归的话,那也是值得的。

    男子汉大丈夫,头都可断,血都可流,挨顿揍算得了什么

    嗯,不怕的

    其实他怕的是,挨了揍还不被原谅可就炒蛋了啊

    眼看着欧荣毅一步步走进,郁凌恒悄悄咽了口唾沫,紧张。

    “好久没锻炼了,这手脚啊都快生锈了,看你们年轻人切磋啊就忍不住手痒痒。怎么样郁少爷赏不赏脸陪我这个老头子练两把”

    欧荣毅一边朗声说着,一边脱外套挽袖子,怎么看怎么像是准备大干一场的架势。

    这哪里是“练”啊分明就是要教训他啊他又不傻好么

    欧阳出手他都只有闪躲而不敢还手,这外公出手他只怕是连躲的资格都没有了,摆明了他只有挨揍的份儿啊

    郁凌恒欲哭无泪,好想问我不赏脸可以吗

    可显然是不可以的

    有欧荣毅上场,欧阳乐得清闲,很识趣地退到一边。

    欧荣毅年轻时也是军人,这些年虽然弃军从商,可一直都有强身健体,身手一如往昔的好。

    云裳一直站在旁边没说话,见郁先生闪躲得极其狼狈也没出口帮忙,这会儿见外公要出手了,她终于蹭蹭蹭跑上去了。

    郁凌恒一见郁太太跑上来就双眼发亮。

    哎呀呀他的郁太太终于来了,她终于知道心疼他了,她终于不再惧怕谴责义无反顾地扑上来救他了

    郁先生激动得热泪盈眶。

    他满眼感激和爱恋,痴痴望着小跑过来的小女人,心里满满都是感动。

    然而,事实并没他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外公”

    欧荣毅正摩拳擦掌,云裳奔上前来急喊一声。

    欧荣毅回头,目光淡淡地看着云裳。

    “跟您商量件事儿呗别打脸身上多打两拳没事儿,别把脸打残了就行。”云裳说,一副云淡风气的模样。

    郁凌恒想吐血两公升。

    敢情郁太太就只在会他这张脸呐

    见她不是来劝阻的,欧荣毅脸色稍缓,很大方地点头应允,“行依你”

    “谢谢外公”

    云裳甜甜一笑,道了声谢,然后就走了就走了走了

    “那个老婆啊”郁凌恒不可置信,瞠大双眼错愕地看着走得头也不回的小女人,连忙喊她。

    云裳回头,像是才注意到他一般,看他一脸焦急,便对他捏了捏拳头,假惺惺地鼓励道:“加油哦”

    郁凌恒呆若木鸡地僵在原地。

    云裳说完,转身就进了屋。

    唯一的护身符都对他置之不理了,郁凌恒只能认命地默默叹气。

    还没把视线从郁太太的背影上收回来,眼角余光就瞄见老爷子的拳头已经挥了过来,吓得他连忙集中精神,艰难闪避。

    郁凌恒不敢还手,连闪躲都得小心翼翼,节节退败。

    云裳进了屋,见到妈妈欧晴在厨房择菜。

    “欧小晴,你在做什么”她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妈妈的腰,将下巴搁在妈妈的肩上,还亲昵地蹭了蹭。

    “没大没小”欧晴抬手就用手背轻轻敲了敲女儿的脑门,泛起一抹无奈的笑,溺地轻斥。

    云裳嬉皮笑脸地娇嗲,“哎哟,叫你欧小晴是显得你年轻啊,怎么你还喜欢啊”

    “就知道贫”欧晴又敲了她一下,然后用嘴努了努窗户,“真不去劝劝”

    从她们所在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外面小花园里打得如火如荼的欧荣毅和郁凌恒。

    “为什么要劝”云裳淡淡瞟了一眼外面,平静的小脸上不见丝毫的紧张和担忧。

    “不怕被你外公打残了”欧晴戏谑。

    经过欧家上下的悉心照顾,欧晴已经痊愈,性格也一天比一天开朗起来。

    “他若真那么没用,我一脚踹了便是。”云裳耸耸肩,满不在乎地说道。

    欧晴挑眉睨她,“真这么看得开”

    “当然啊”云裳下巴微抬,倨傲不羁地哼道。

    外面,欧荣毅一拳狠狠击中郁凌恒的胸膛,郁凌恒连退数步

    “噫,你外公下手可真狠”欧晴撇了撇嘴,仿佛拳头打在自己身上了一般缩了缩脖子,用肩膀撞了撞女儿,“真不心疼”

    “让他欺负我活该这都是他应得的,有嘛好心疼的”云裳说,低头帮妈妈择菜,不去看外面。

    不看,就不心疼。

    他的确也需要一点教训才行,否则遇事总是那么冲动也不叫个事儿,就该给他一顿胖揍让他涨涨记性。

    让他明白,她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让他明白,她也是有娘家人的

    让他明白,对她不好可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哼

    欧荣毅果然讲信用,没打郁凌恒的脸,只是当欧荣毅终于停手时,郁凌恒已经躺在草坪上爬不起来了。

    苟延残喘。

    这下不等欧晴提醒,云裳已经飞也似的跑出去了。

    看他挨揍,嘴上说不心疼他,其实怎么可能不心疼,那可是打在他身,疼在她心啊

    朝着那躺在草坪上的男人跑过去,与外公擦肩而过的那瞬,她埋怨地看了眼正把袖子放下来的外公,那眼神好似在说“外公你咋下手这么狠呐”

    欧荣毅接收到外孙女饱含怨怼的目光,微微挑眉。

    这丫头,刚才不是满不在乎吗不是一副“外公你放心揍狠狠揍”的样子吗怎么他揍完了,她倒不高兴了

    果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欧荣毅摇着头往屋里走,默默叹息。

    “喂你没事吧”云裳跑过去蹲在郁凌恒的身边,眼含担忧地上下打量着他,查看着可有明显伤痕,心疼急问。

    郁凌恒没喘了,却依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也一声不吭。

    “你怎么样啊有没有伤着哪儿啊”郁太太更着急了,眼眶微微泛红,暗暗后悔着刚才没帮他一下。

    他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郁凌恒你晕啦”她急得伸手想去摇他。

    “嗤”

    她的手刚触上他的胸口,他就倏地一缩,龇牙咧齿地狠狠抽了口凉气。

    “疼啊”吓得她连忙缩手,眨巴着无辜的桃花眼怯怯地望着他。

    他终于睁开眼,幽怨地瞪着她,“你来试试”

    一听他气呼呼的声音充满着力量,云裳悬在半空的心顿时就放下来了。

    “是你自己死活要来的,怪我咯”知道他无大碍,她也不担心了,瞥他一眼,淡淡哼道。

    “你都不帮我”郁凌恒怨愤地瞪着眼前的小女人,满腹幽怨。

    云裳挑眉冷嗤,“你觉得我该怎么帮你帮你一起打他们”

    “你可以帮我说说好话啊”他委屈低叫。

    “好话怎么说让他们轻易原谅你了好让你下次再继续欺负我”她嫌弃地斜睨着他,阴阳怪气地冷笑道。

    他哑然,无言以对。

    “以后还敢欺负我吗嗯”她用力戳戳他的胸口。

    “啊疼”郁大爷捂胸惨叫。

    “就是要让你疼不疼你不长记性”郁太太傲娇冷嗤。

    郁大爷气急败坏,瞪圆了眼,“云裳你这个铁石心肠的毒妇你想谋杀亲夫是不是”

    “哟还会骂人啊,听听你这大嗓门,看来根本没事嘛得,算我瞎操心了”郁太太拍拍小手,准备起身走人。

    “老婆别走,我疼”郁大爷见识不对,连忙伸手抓住她的手腕,苦苦哀求。

    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是嘛”她斜睨着他,语调慵懒。

    “嗯嗯真疼这儿,还有这儿”他将她的小手拉向他的小腹,还有心口。

    他的意思是,他现在身痛心也痛。

    “活该”她剜他一眼,嗔骂道。

    “是是是是我活该”他连连点头承认错误,捏着她的小手不敢松,“别走,你走了我可怎么办啊”

    难道要他自己一个人厚着脸皮爬进欧家吗

    他的脸皮再厚也没厚到那个程度好么

    如果要他就这样灰溜溜地离开,那岂不是白挨一顿揍了么,他又怎么甘心呢

    云裳好笑又好气地看着可怜兮兮的男人,明知他多半是装的,可又真的做不到对他置之不理。

    所以最后,云裳还是把郁大爷扶进了屋,留他吃了个饭。

    晚餐进行到尾声时,欧阳暗示郁凌恒吃完饭可以滚蛋了。

    而且是让他自己一个人滚蛋

    郁凌恒一听就不乐意了,让他把郁太太留在这儿自己一个人回家那怎么行呢

    他俩刚和好,他现在简直恨不得把她拴在裤腰上,时刻不分开才好。

    他觉得自己真是一分一秒都离不开她了

    “刚才跟外公切磋的时候,我不小心把手扭伤了,估计开不了车了。裳裳你送我吧”

    所以当欧阳下逐客令的时候,郁凌恒就这样气定神闲地对大家说道。

    云裳还没来得及回话,对面的欧阳就懒洋洋地抢道:“我送你吧,大晚上的她一个女孩子出门不安全。”

    郁凌恒连连摇头,“不用不用,裳裳送我就可以”

    “还是我送吧,我送更方便”欧阳坚持己见,非要故意刁难。

    郁凌恒在桌子底下轻轻踢云裳的脚。

    正在喝汤的云裳抬眸,不解地看着他。

    郁凌恒瞪她一眼,那眼神好似在说“你倒是说句话啊”

    说话

    说什么话

    云裳还是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郁凌恒又想吐血了。

    正绞尽脑汁想着该用别的什么招让郁太太跟他一起走,突然外面就雷声大作起来。

    下大雨了。

    哗啦啦的大雨,从天而降,狠狠敲打着门窗。

    天空顷刻间就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

    郁凌恒暗喜,心中大赞这真是天助我也

    “哎呀,下大雨了,要不我今晚就不走了。”他看了看窗外的瓢泼大雨,然后转头去看老太太,讨好乞求,“可以吗外婆”

    狡猾的郁大爷看准了整个欧家就数老太太最心软,而且除了丈夫欧荣毅,这个家里就属她地位最高。

    所以向老太太求助是最明智的选择。

    果然,老太太毫不犹豫地点头,“可以的呀”

    “不可以我们家比不得你们郁家,没那么多空房间。”欧阳抢断,一口拒绝。

    老太太不满地看了儿子一眼,谴责他没礼貌,连妈妈的话都敢打断。

    “我跟裳裳”一间就好。郁凌恒连忙说。

    “郁凌恒,你们已经离婚了”

    可他才说一半,欧阳就对他嗤笑一声,冷冷提醒。

    已经毫无关系的男女,住一间房成何体统

    郁凌恒嘴角抽搐,好想把欧阳狠狠打一顿。

    “我们明天就去复婚”郁凌恒说,字字铿锵。

    一直闷头喝汤的的云裳闻言倏地抬起头来,眨巴着桃花眼,“我同意了吗”

    “你”被拆台的郁大爷恼羞成怒,狠狠瞪她。

    郁大爷伤心了,眼神变得幽怨,像个被遗弃在风雨中的小孩。

    那么委屈可怜。

    老太太慈悲心肠,一见郁凌恒这副模样,顿时同情心泛滥,忙说:“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家里虽然没有空房间了,但可以让裳裳跟她妈妈挤一挤,郁先生”

    “外婆,叫我阿恒就好。”郁凌恒立马咧开嘴冲着老太太笑。

    “啊,好好好好,裳裳跟她妈妈睡,阿恒就睡裳裳的房间吧”老太太被郁凌恒一声声“外婆”哄得心里甜滋滋。

    “妈”欧阳皱眉。

    “你闭嘴”老太太一眼瞪过去。

    欧阳噤声。

    “老太婆”欧荣毅也不赞同。

    “你也闭嘴”老太太声音小了些,但同样很有震撼力。

    人家小两口明明郎有情妾有意的,为什么非要这样故意刁难人家

    真是让她这个老太婆都看不下去了。

    于是,厚脸皮的郁大爷,就这样成功留在欧家过夜了。

    很好,初战告捷。

    留倒是留下了,可还是不能跟郁太太睡,郁大爷表示很郁闷。

    洗漱好后,郁凌恒百无聊赖地躺在郁太太的上,拿出手机给郁太太发微信。

    郁凌恒:郁太太。

    没回音。

    郁凌恒:郁太太,你睡了吗

    还是没回应。

    郁凌恒:老婆你真睡了啊

    云裳: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郁凌恒:老婆你过来跟我睡吧。

    云裳:

    郁凌恒:来嘛来嘛,你不在我身边我睡不着的。

    云裳:你想死呢很想被赶出去是么

    郁凌恒:你悄悄过来,不会有人知道的。

    云裳:懒得理你

    郁凌恒:别啊老婆,你别不理我啊,你不理我谁理我啊。

    云裳:滚去睡觉你再闹我就让欧阳把你撵出去

    郁凌恒:郁太太,我心口痛。你快过来帮我揉揉,我可能被外公打出内伤了。

    云裳:你给我圆润的滚

    然后,不管矫情的郁大爷发多少消息过来,郁太太都不再回复了。

    免得心里挂念,云裳索性关了微信提示音,把手机随手搁在头柜上,不看不想,心便不乱。

    此时欧晴洗完澡正坐在梳妆镜前吹头发。

    本是半躺的云裳从上跳起来,走上去靠坐在梳妆镜的桌沿边,盯着妈妈手腕上的血玉珠子。

    待欧晴把头发吹好了,用梳子轻轻梳着头时,云裳轻轻开口

    “妈”

    “嗯”

    云裳蹙眉,“你怎么洗澡都不把这珠子取下来啊”

    “每天取取戴戴挺麻烦的,而且我怕取下来会忘记戴,万一弄丢了”欧晴本是随口回答,可说到最后,她语调微变。

    云裳没注意到妈妈那细微的变化,笑谑,“这么宝贝啊我爸送你的”

    题外话:

    不好意思啊各位,淼的感冒还没好,今天还是六千吧~~~ps:人生无常,谁也无法预料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所以请大家好好珍惜眼前所拥有的吧为天津祈福向消防战士致敬愿所有人安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