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22章:我们做个交易
    郁凌恒冷冷笑道,然后微微停顿了下,“可还没成年呢”

    此言一出,初润山和初政翰同时脸色大变。,,。本文由xs520。首发

    “胡说八道这不可能”初政翰勃然大吼,宁死不信。

    灯光大亮后他仔细看过那个陌生的女人,浓妆艳抹,长得不算难看。

    那女人的确很年轻,但身材不错,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未成年啊

    初润山的脸色阴冷到无以复加,“凌恒,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这样污蔑一个军人可是犯法的”

    “老爷子,是不是污蔑,我们会用证据说话”郁凌恒胸有成竹地淡淡一笑。

    郁太太的计划极其周密,可谓是天衣无缝滴水不漏。

    那个女孩的确还没成年,差半年左右,容貌和身材都很早熟,是个混社会的问题少女,是云裳的人花重金请来演戏的

    污蔑呵呵

    既然他们都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来摊牌了,如果没有十全的把握,他们怎会轻举妄动

    初润山的脸色像个调色盘,五颜六色不停变化。

    初政翰一言不发,已然被吓得不轻。

    他身居要职,强迫一个陌生女人已是不对,而这女人还没成年的话,那更是罪大恶极。

    初政翰隐隐看到了自己将要变得惨淡凄凉的前景

    初润山狠狠皱着眉头,神色僵冷。

    他想弃车保帅,可初政翰的将军头衔摆在那里,他就算放弃他也没用,初家必定会受牵连。

    如果今天这件事的主角是初恺宸,他一定毫不犹豫地放弃他,以保初家完好。

    沉默良久,初润山从齿缝里冷冷迸出一句,“你们想怎么样”

    郁凌恒与郁太太对视一眼,两人眼底都划过一丝愉悦的笑意。

    郁凌恒抿了抿唇,优雅从容地淡淡一笑,说

    “想跟老爷子做个交易”

    有了这样一份可以与初润山相互掣肘的法宝,郁凌恒和云裳如释重负,大大地松了口气。

    见面结束之后,郁先生和郁太太神清气爽地驱车离开。

    云裳瞌着双眼,在副座里闭目养神,一副累极倦极的模样。

    郁凌恒一边娴熟地掌控着方形盘,一边频频转头去看困倦的小女人,轻轻勾唇,无声地溢出一抹温柔又深情的微笑。

    路上车辆不多,他腾出一只手去抓住她的小手,与她十指紧扣。

    亲昵的举动,让彼此如沐春风,温暖愉悦又情意绵绵。

    云裳睁开眼,先是垂眸看了看彼此相扣的手,然后抬眸冲他乖巧甜美地笑了笑。

    “累了”他问她,声音柔得滴水,饱含着浓浓的溺和心疼。

    “还好。”她笑笑。

    他深深看了她一眼,突然没头没脑地问出一句,“为什么不告诉我”

    一个人策划这这么多事,她谁也没告诉,连他也不说,可见在她心里,依旧不值得她信任。

    “告诉你了你就不会让我做了。”云裳理所当然地答道。

    他拧眉,不赞同地看着她,“可是你知道自己这样做有多危险吗”

    “我的智商只有在遇到与你有关的事情时才会变成负数好么”郁太太冲他笑,自信又骄傲,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耀眼的光芒。

    对啊,都是凡人,都有七情六欲,谁也不可能时刻冷静。

    女人天生比男人更重感情,所以一旦动了真情,那就会把感情重于一切,理智和智商什么的,在误会面前,统统变得不堪一击,全都相继离家出走了

    而面对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男人,她当然可以时刻保持冷静,甚至能超常发挥,如无意外她都能稳操胜券。

    瞅了眼她自信满满的模样,郁凌恒气也不是恨也不是,想骂她吧,又不忍心,可不责备一番吧,心里又不解气。

    想了想,他还是舍不得责怪她,只能严肃地要求,“下不为例”

    “知道啦”她点头,答应得很爽快。

    见她那么乖巧,他的心都融化了,大手放开她的小手,改为揉揉她的头,“困了就睡会儿,到家了我叫你。”

    “哦”她随口应道,但紧接着反应过来,定睛看他,“哪个家”

    这个时候,不管回哪个家她都不太乐意。

    “欧家”他说,语气里透着一丝坚定。

    “啊我”她瞠大双眼,下意识地想拒绝。

    他自然明白她的担忧,忙里偷闲地转眸看她一眼,给她一个安抚的微笑,怀着一股视死如归慷慨就义的气魄,道:“总要面对的”

    初润山这边暂时告一段落,现在当务之急是取得欧家的原谅,尽快跟郁太太复婚。

    一天不复婚,他的心里就一刻都不踏实,他必须让她再次名正言顺地属于他,他才能安心。

    “可是”云裳欲言又止,很纠结。

    郁凌恒转头对她笑笑,“是我自己把事情弄成这样的,让我自己处理,好吗”

    “你确定”她挑眉。

    “嗯我确定”他重重点头。

    既然他都这样说了,云裳也不好再说什么,其实他能这样勇于承担错误和接受惩罚她已是非常满意,也非常欣慰。

    他说得对,总是要面对的,早面对早好,否则越拖到后面越糟糕。

    在她的默许下,郁凌恒最终把车停在了欧家门口。

    两人下了车,从大铁门走进去。突然小手一紧,云裳垂眸一看,自己的小手已经被他的大手抓住,再次十指紧扣。

    她没有挣脱,也没有回应,就神色如常地任由他扣着。

    郁凌恒眼露喜色,她没有挣开就说明她在给他无声的鼓励,她的心是想着他的。

    他想,一会儿欧阳和外公若是为难他,她一定会帮他的

    嗯,她那么爱他,一定舍不得他挨揍的。

    然而,事实远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两人相牵走向大门,云裳抬起手在门上轻叩。

    叩叩叩

    很快,大门打开,欧阳像座千年冰山一般出现在门口。高大的身躯寒气四溢。

    三人照面的那瞬,欧阳不由分说就朝着郁凌恒挥拳。

    郁凌恒一惊,下意识地松开郁太太的小手,本能地躲闪。

    头迅速一偏,堪堪躲过欧阳的拳头。

    欧阳可不是一拳就算,见他躲过,立马又挥出另一拳。

    他动作太快,郁凌恒来不及完全避开,肩膀被拳风扫到,有点疼

    欧阳动作凶猛,招招逼人,丝毫不给郁凌恒喘气的机会,直接把郁凌恒逼得节节后退,从大门口退到了前庭的小花园里。

    欧阳攻,郁凌恒守,一时间两个大男人打得难分难解。

    他们动作太快,云裳眼睛都看花了。

    “欧阳你”郁凌恒守得很辛苦,没几下就大汗淋漓,气急败坏地大喝:“你一个大s记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君子动手不动口啊你先听我说,等我说完了再动手行不行啊”

    欧阳置若罔闻,只管朝着他的身上挥拳。

    郁凌恒一不留神,胸膛被欧阳打了一拳,气得火冒三丈:“喂欧阳不够了你再这样倚老卖老我可翻脸了”

    他看在郁太太的面子上, 敬重他是长辈,所以只守不攻,即便自己已经处于略势,他也咬牙隐忍。

    然而欧阳一点也没有想要善罢甘休的样子,让他恼火。

    可现在这种状况,若他再不还手,很快体力就要消耗得所剩无几,到时会被欧阳揍成肉饼的

    情急之中,郁凌恒转头去看郁太太。

    其中用意不言而喻。

    就是期望她能来劝劝架什么的。

    哪知郁太太像是没看见他求救的目光一般,姿态悠闲地站在一边,好整以暇地欣赏着他们殴斗的模样,根本没有开口的意思。

    郁凌恒气结。

    狠狠瞪她一眼。

    这下云裳终于感觉到了,她回视他,看到他眼底的哀怨和气愤,猜到他的意思。

    她一动不动,只是给了她一个“我早就跟你说过若欧阳要打你我是不会帮你的”的无辜眼神。

    郁凌恒欲哭无泪。

    郁太太不靠谱,看来他只能自己靠自己了

    “暂停一下可以吗我有份礼物想要送给你。”

    题外话:

    算了,写不出了,浑身无力还冒冷汗,本来想写一万的,可是只写了八千,明天再补两千吧~~~晚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