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21章:全是她设计好的!
    “初老爷,云裳想请您老喝杯茶,您老赏脸吗”

    初润山皱眉。乐文 小说 520

    云裳

    这还真是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能说鬼,说曹操曹操就到。

    “还有啊,如果方便的话,还烦请初老爷把二公子一起带来吧云裳有点事想请初老爷做个主呢”

    云裳娇滴滴的声音又在电话彼端响起,明显话中有话。

    初润山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分,听云裳刻意提到初政翰,心里顿时泛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目光冷厉地看向初政翰。

    初政翰看到爷爷接到电话后脸色凝重,虽不知电话内容,却已是不安,这会儿又接收到爷爷冷厉的目光,心里更是咯噔一跳。

    眼底不由自主地泛起一丝心虚和慌张

    自己的孙子,脾性自己最了解不过,表情变化自然逃不过自己的眼睛,初润山看到初政翰这副做贼心虚的模样就更加肯定一定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时间、地点”

    “一个小时后,五月凉茶楼,云裳恭候初老爷大驾”

    一小时后。

    初润山和初政翰准时出现在五月凉茶楼。

    封闭紧密的包房,特别适合谈判。

    郁凌恒坐在单人沙发里,云裳乖巧听话地坐在沙发扶手上,亲昵地依在他的肩头。

    “初老爷,二公子,请坐”

    在看到初润山和初政翰双双到来时,云裳优雅起身,笑脸相迎。

    郁凌恒面无表情,没有起身也没有说话,凌厉无比的目光冷冷射在初政翰的脸上。

    初润山在郁凌恒对面坐下,初政翰则站在初润山的右侧。

    云裳像个没事人儿一般,噙着甜甜的笑靥,殷勤地招呼道:“初老爷喜欢喝什么茶呢云裳给你泡”

    “有话就说,少拐弯抹角”初润山冷冷开口,皱眉满眼不屑地睥睨着云裳,一副极不耐烦的模样。

    “一会儿我们谈的事呢,可能会让初老爷有点接受不了,所以云裳还是给你泡杯茶备着吧,万一初老爷真接受不了的话,也好压压惊的”云裳像是看不到他的臭脸一般,自顾自地往杯子里斟茶,笑米米地懒懒说道。

    初润山微微眯眼。

    他好奇又心惊,不明白是什么让云裳变得如此有恃无恐

    “二公子不坐吗”云裳看向初政翰,笑得妩媚动人,“二公子昨晚那么劳累,这会儿一定很疲惫吧,还是坐吧,坐着说没关系的。”

    “践人”初政翰咬牙切齿,一副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的模样。

    一见云裳那么亲昵地坐在郁凌恒的沙发扶手上,初政翰心里就恨得不行,很显然,他费尽心机却给郁凌恒做了嫁衣。

    昨晚他没得到云裳,却让郁凌恒捡了个大便宜

    见鬼

    郁凌恒眸色一凌,杀气四溢。

    云裳坐回沙发扶手上,状似随意地拍拍郁凌恒的手,示意他忍一忍。

    郁凌恒看了她一眼,硬生生把急欲爆发的怒火压下去,反手将她的小手抓在手心里。

    在初润山没来之前,郁太太叮嘱过他,让他少说话,配合她就好。

    云裳对初政翰轻轻一笑,慵懒娇嗲,“自然是比不过二公子你的”

    “你”初政翰呼吸一窒,一张脸顿时成了猪肝色。

    昨晚

    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这一切的源头,似乎还得从云裳无意中撞见郁凌恒和严甯在一起的那晚说起

    那一晚,郁凌恒的背叛让云裳崩溃,在绝望之下就生出了玉石俱焚的念头。

    跟谁玉石俱焚呢

    自然是把她害到今天这副田地变得一无所有的罪魁祸首初润山

    如果不是初润山的逼迫,她跟郁凌恒不会离婚,更不会有一个接着一个的误会,更更不会失去他们的宝宝

    当她最后一丝希望都被残忍扼杀之后,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报复

    她要狠狠报复初润山

    在绝望的心情下,她的想法很偏激,哪怕赔上自己,她也要毁了初家。

    恰巧初恺宸来到她的身边,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利用初恺宸

    所以她向初恺宸求婚,还主动吻了他。

    故意要在初恺宸的别墅留宿,然后她匿名通知了记者,次日一早她和初恺宸走出别墅就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她的目的就是想上报,就是想要初润山知道她和初恺宸“在一起”的消息。

    如果她真是冷血无情的女人,那么今天这件事的主角,就会变成初恺宸

    好在她并不似初润山那么没有人性,当她冷静下来之后,她想起初恺宸对她的好,终究是狠不下心,便放弃了原来的念头。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思考后,她决定把目标转向初家二少爷初政翰。

    如果目标是身为军人的初政翰,那么效果一定更好,胜算也会更大

    果然,初润山在知晓她在初恺宸的别墅留宿之后,想要见她。

    她大方应邀,然后在用餐的时候故意用脚去初政翰

    没错

    她的目标就是初政翰

    表面上,她是对着初恺宸在笑,一副恋爱中的小女人模样,实则,她全是做给初政翰看的。

    就是想要把他撩得心痒难耐

    果不其然,初政翰上钩了。

    她查过,初政翰生性多疑谨慎,想要算计他并非易事,所以她很有耐心地计划着,一步步慢慢抛出鱼饵。

    昨晚的一切,全是她设计好的

    其实昨晚的酒会,朝阳是不需要参加的,是初政翰命人临时发了邀请函给朝阳。

    其目的,不言而喻。

    云裳正中下怀。

    查到他在这家酒店里有专属套房,也料到他对她意图不轨,她按照推理悄悄部署好一切

    她在红酒里放了那种药,还加了迷幻剂,她端着那杯酒满场转悠,却从未喝过一口。

    直到初政翰来到她的身边。

    她故意撩他,知道他为人谨慎,就先喝了一口酒,以消除他的戒心

    果然,他见到她喝了,就放心大胆地把她杯子里的酒一口气全喝光了。

    见他喝光了酒,她立刻变得冷若冰霜,说他没有郁凌恒帅也没有初恺宸好,摆出一副不屑与他的模样,她故意刺激他,只为把他激怒。

    那杯酒会一点一点地吞噬他的理智,饶是他平日里再怎么小心谨慎,一旦大脑被药物控制,他自然就变得不堪一击。

    她离开宴会厅,料定他会追来。

    所有的一切,都按照她预期的方向发展,除了

    他给她注射了那种东西。

    这个她真的没料到,不过好在除了这一样,其他的步骤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她故意装出一副不愿意的样子,一边狠狠挣扎,一边恐慌叫骂。

    酒店的客房部主管被她买通,她先一步切断了房间里的电,再在包房里安排了一个与她体型和声音都相似的女人

    当然,严格说来其实也并不是很像,毕竟在短时间内要找一个能与自己以假乱真的替身并非一件易事,但当时房间一片漆黑,而初政翰喝了有迷幻剂的酒,加上那时身体已迫切需要,所以根本一点防备都没有就跳进了她挖好的坑里。

    嗯,老天爷是有眼的,饶是初政翰与初润山一样歼诈狡猾,也被她狠狠算计了一把

    她得到了她想要的一切。

    云裳的态度始终慵懒随意,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初润山心里那股不祥的预感不由得越加强烈了几分。

    他冷眼看着云裳和郁凌恒相牵的手,难忍激愤地斥责:“凌恒,你跟小丹已经订婚,现在又跟这个女人搅合在一起,就不觉得愧对我们小丹吗”

    “那个订婚宴,只怕也就只有老爷子你一个人是当真的”郁凌恒勾唇,淡淡一笑,讥诮道。

    “你什么意思”初润山本就不太好看的脸色瞬时阴沉无比。

    郁凌恒说:“意思就是,强扭的瓜不甜那个订婚宴根本就不是初丹的意愿,所以老爷子你又何必一厢情愿呢”

    “我的孙女被你们郁家害成这样,你不该给她一个名分给她一个交代吗”初润山怒道。

    “哎呀跑题了”不待郁凌恒再说话,云裳便插嘴抢道:“初老爷,咱们今天要谈的不是你的孙女初丹,而是你的孙子初政翰”说着她似笑非笑地看向初政翰。

    初政翰被云裳那别具深意的目光看得头皮发麻。

    “他有什么好谈的”初润山冷笑一声。

    “哟,怎么在来的路上二公子没向你报备吗”

    “如果云小姐说的是昨天晚上的事,那么我觉得这没什么好谈的”初润山不以为意地冷冷道。

    “哦初老爷你确定”云裳挑眉,笑得越发娇媚。

    有件致命的内情,初政翰都还不知道呢

    “他是一个成年人,而且未婚,上个酒店睡个女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这有什么好谈的”初润山满不在乎地哼道。

    的确,在来的路上,初政翰已经把昨晚的事大致跟他说了一遍。

    还说他被欧阳和燕诏抓了个现场

    昨晚当郁凌恒急匆匆地要去救云裳时,云裳很及时地给他打了电话,让他去她的房间。

    因为在宴会上意上燕诏,她料想燕诏可能也会通知欧阳,便问郁凌恒欧阳有没有来。

    郁凌恒说有,她就让他把电话拿给欧阳听,让他先上来,而她正好趁这个空档跟欧阳说几句。

    她让欧阳上楼去与她的人会合

    于是,半个小时后,欧阳踹开了初政翰的房门,打开了灯,将房内正进行得如火如荼的疯狂画面用vd清晰无比地拍了下来。

    这还不算,房内本就安装了红外线摄像头,即便屋内没有灯光,可初政翰强迫身下女子的画面还是被全程记录了下来,清晰可见。

    在这么多强悍有力的证据下,初政翰罪责难逃。

    云裳笑着点头,表示赞同,“嗯初老爷说得极是像二公子这样的身份和地位,睡个女人的确不算事儿,不过这前提是被他睡的女人要是自愿的才行吧”

    “他睡的又不是你,你怎么知道那女人不愿意”初润山冷道。

    云裳二话不说拿出一个遥控器,对着墙上的电视轻轻一按。

    电视打开,屏幕上正是初政翰强迫女子的疯狂画面,女孩的尖叫哭喊特别凄厉

    “我想任谁看了这个都不会觉得这姑娘是愿意的吧”云裳慵懒地笑道。

    录像中的女子,可是从头到尾都在挣扎哭喊,看不出一点愿意的样子。

    初润山脸如玄铁,转头狠狠瞪了初政翰一眼。

    初政翰刚才在来的路上只是避重就轻地跟他说自己玩儿了一个女人,可没说被人录了像还抓了现场

    初润山也有些措手不及。

    被爷爷那狠戾的目光一瞪,初政翰顿时心生惧意,脸色一白面如死灰,把云裳与自己这些天里的接触都快速想了一遍,然后瞬间就把事情想了个透彻。

    “云裳你他妈阴我”彻底明白过来的初政翰狠狠切齿,瞪着云裳的眼神凶狠得像是要把她碎尸万段。

    云裳冷冷一笑“如果不是你自己心术不正,别人又怎么阴得到你”

    “你这是承认这一切都是你蓄谋已久的”初政翰恶狠狠地质问。

    “我可什么都没说哦”云裳红唇一撅,狡黠一笑,摇头耸肩扮无辜。

    “你休想狡辩这如果不是你早就计划好的,那为什么我明明把你推进房里最后被我跟我发生关系的却是另外一个女人”初政翰气得胸腔急促起伏,怒不可遏。

    活了快三十年,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人算计,更是第一次栽这么大一个跟头。

    被一个女人耍得团团转,他觉得自己的脸已经丢光了,这事儿若是传出去,圈子里的人该如何看他他颜面何存

    敢耍他

    他跟她没完

    一直沉默不语的郁凌恒轻轻捏了捏郁太太的小手,示意她休息一会儿,接下来的事交给他就好。

    昨晚郁太太累坏了,得让她多休息休息。

    初政翰真不是个玩意儿,给郁太太注射了双倍的剂量,让郁太太一整晚都不肯消停,从未有过的疯狂

    云裳的确很累,脸色苍白且有浓浓的黑眼圈,感觉到手上的压力,她看了郁先生一眼,看到他眼底的心疼和溺,也看懂了他的意思。

    她老实听话地点点头,把说话权交给他。

    郁凌恒目光冷厉地看着初政翰,字字铿锵地说道:“初政翰,我们现在讨论的重点不是云裳怎么会逃出你的魔掌,而是你知法犯法以恶劣的手段伤害他人你用如此下流卑劣的手段伤害一个女人,不觉有损我军威严以及愧对自己身上的军装吗”

    闻言,初政翰脸色大变,眼底的慌乱之色再也无法掩饰。

    这件事一旦曝光,对他个人以及初家都会有很不好的影响,而他的锦绣前程也必定不保。

    初政翰慌了。

    见初政翰已然乱了阵脚,初润山恨铁不成钢地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转头看向郁凌恒,肃冷道:“凌恒这话太严重了吧,什么伤害不伤害的,都说了这只是成年人的游戏罢了”

    “老爷子你可能还不知道吧,你的孙子是成年人不假,可被你孙子强、暴的那个女孩”

    郁凌恒冷冷笑道,目光饱含讥笑地看着初润山,然后微微停顿了下,吊足了初润山的胃口之后,才慢悠悠地吐出一句

    “可还没成年呢”

    题外话:

    后面还有~~~哎~~~泥萌家作者最近身体欠安,感冒加过敏,吃了药就想睡,浑身无力昏昏沉沉的感觉太操蛋了~~~看在泥萌家可爱的作者带病还加更的份儿上,留个言、订个阅、投个票啥的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