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19章:初政翰是个疯子!
    几日后。

    云裳于一袭冰蓝色飘逸长裙亮相市、政举办的建材招商酒会上。

    于她而言,这样的酒会太过无聊和沉闷,但想到今晚将要发生的事,她的内心还是充满了期待和冲动

    噙着招牌微笑,手持一杯红酒款步轻移地穿梭在人群之中,看到认识的人便优雅从容地点点头或是寒暄几句。

    当眼角余光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宴会上并正向她靠近时,她的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然后继续和人寒暄,装作什么都没发现的样子。

    赶在那道身影来到自己身边的前一秒,云裳与正在聊天的几个人轻轻说了声抱歉,然后不紧不慢地朝着右侧不远处的阳台走去。

    隐蔽又静谧的小阳台,在这气候炎热的时节,既可以乘凉,又可以观赏美丽的夜景。

    杯子里的酒,殷红似血,从宴会厅里流泻出来的光映射在杯子上,那流光溢彩的灯光衬托得杯中红酒更显神秘与

    云裳轻轻摇晃着杯子里的酒,微眯着桃花眼看着万家灯火的壮观和美丽,心,扑通扑通,慢慢变得急促。

    有些紧张。

    她在等待

    “云小姐在看夜景吗”

    一道低醇磁性的声音,透着一丝阴冷的危险气息在她身边乍然响起。

    她转头看向来者,“呀初先生啊,真是巧,又见面了”

    她扬起如花笑靥,惊讶又愉快地说道。

    初政翰姿态慵懒地侧身靠在护栏上,唇角微勾,泛着一抹高深莫测的弧度,目光灼灼地上下打量着她。

    今晚身穿飘逸长裙的她,像个偷偷溜下凡间的仙女,美得不食人间烟火。

    这个女人,可真是天使与魔鬼的化身,时而清纯,时而美艳,时而淡漠如冰,时而狂野性感,可谓是当之无愧的百变美女。

    “嗯”初政翰毫不掩饰自己眼底的贪婪,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美丽的容颜,淡淡发出一声鼻音。

    云裳蹙眉,愣了两秒才明白他的意思,微笑点头,“啊,对,我在看夜景。”

    “好看吗”他的视线落在她深v的领口,那若隐若现的沟渠深深吸引着他

    她对他放肆的目光视如无睹,噙着微笑优雅轻吐,“嗯,好看的初先生觉得不好看吗”

    “夜景虽美,却不及佳人万分之一”初政翰目光缓缓上移,看着她的璀璨夺目的眼睛。

    越看,越觉心痒难耐。

    闻言,云裳挑眉,笑靥加深,更是美得惊心动魄,她脸颊微红,羞涩娇嗲,“初先生这是在夸我么”

    一见她这副模样,初政翰心都酥了,心道,老子想跨你

    “你说呢”他贪婪地凝睇着她,嘴角勾着似笑非笑的弧度。

    云裳舔舔红唇,笑着转头看向夜空,“我说啊,肯定不是的,云裳可不敢自作多情。”

    “如果我说是呢”他不着痕迹地向她靠近。

    “”她转眸,一脸惊讶地看着他,但很快就嘟嘴自嘲,“初先生你快别逗我了,我哪算得上什么佳人啊”

    她一声声初先生叫得他很不满意,“你是小恺的女友,总叫我初先生不觉生分吗”

    “不叫初先生吗那我该叫你什么呢二少二哥”云裳眨眨眼,困惑又茫然。

    二少

    多少有点嘲讽意味,而且太过生疏。

    二哥

    他不喜欢

    若喊他二哥,岂不是时刻提醒他在窥觊自己堂弟的女友

    “还有其他的吗”他悄然拉近距离,与她已近在咫尺。

    她对他的靠近恍若未知一般,蹙着眉心很专心地想了想,然后一脸纯真地望着他,“初将军”

    初政翰是某军区某军团的军长。

    初政翰眯眸,还是不满意,“一定要跟我这么客套生疏”

    “也不是啦”云裳轻咬唇角,苦恼地讪笑。

    “你真的喜欢小恺”初政翰突然问道。

    她微笑,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是啊我都跟他交往了不是么”

    “喜欢他什么”

    “年轻帅气,温柔体贴”

    “就这些”他盯着她纷嫩的脸颊,目光炙热无比。

    她笑笑,看着美丽的夜景,一副知足常乐的模样,“嗯呢,有这些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我也有”他微微低头,在她耳畔轻轻冒出一句。

    云裳一怔,转眸看他,一脸茫然和懵懂,“嗯”

    “我说”他的食指绕住她一缕发丝把玩着,故意拉长尾音停顿了下,才重复道:“我也有”

    初政翰这点自信还是有的,不论是外在条件和社会地位,他自认都不比自己的堂弟差。

    所以初恺宸有的,他全有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云裳终于明白过来,惊愕得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我我不懂初先生你的意思”

    她嘴里说着不懂,可她惊慌的表现已经出卖了她。

    “你是个很聪明的女人,没道理不懂”

    她的眼底有着慌张之色,“初先生,你这样不太好吧,我可是你弟弟的女朋友”

    “女友而已”初政翰从鼻腔里轻哼一声,云淡风轻得仿佛想要染指自己弟妹只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

    “”云裳无语。

    从初政翰这番口气便可清楚其的为人,显然在他心里,女人不过就是消遣,甚至就是一件随时可以替换的衣服。

    一文不值,随手可弃。

    女友“而已”,而已二字,便是对女性的轻视。

    “你还没跟小恺结婚,还有选择的权力,多一个选择,就等于多一个机会”初政翰的嘴角勾起一抹阴邪笑意,像是蛊惑一般在她耳边说道。

    “可是”云裳狠狠蹙眉,纠结为难。

    她目光闪烁,似是犹豫不决,无意识地伸出粉舌舔了舔红唇,然后又像是口渴般喝了两口红酒

    看到她舔唇的动作,看到殷红的酒流进她的嘴里,再看到她把红酒吞咽下去

    初政翰全身一紧,心头一直努力压抑的那股火顿时熊熊燃烧起来。

    这个妖精

    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这个动作有多勾人

    初政翰的眼底充满了欲念,看着她的眼神已经直白得不能再直白了。

    她的犹豫像是隐晦的暗示,初政翰的耐心已经在崩溃的边缘,情不自禁的,他缓缓朝着她的红唇逼近

    云裳想得专注,直到他呼吸拂面她才像是猛然惊醒一般,看到他的脸已近在咫尺,她惊慌得连忙撇开脸

    初政翰眸色一沉,在极短的时间里分析了一番。

    他觉得在她犹豫不决的当下,不便操之过急,若把她吓跑了可就得不偿失。

    他是个很有野心的男人,他喜欢征服猎物,他想要眼前这个骄傲美丽的女人臣服于他。

    所以,他放弃了强吻的念头。

    他要一步步地将她蛊惑,他要她把身心都交付出来

    虽然放弃了强吻的念头,但初政翰并不想就这样退开,一是不甘心什么都没做,二是他低下头没吻到她又干巴巴地抬起头会觉得有失面子。

    总得做点什么

    随着她惊慌躲避的动作,手中红酒抬高,初政翰便顺势再凑过去一点,唇贴上她的酒杯,喝她的酒

    他的动作自然得仿若刚才并非是要去吻她,而根本就只是要去喝她杯子里的红酒而已。

    “初先生你”云裳惊愕低叫,一副被他这轻佻举动吓到的模样,慌忙想要拿开手。

    可她刚微微一动,他就攥住她的手腕,不许她动。

    他一边喝着杯子里的酒,一边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脸,那似笑非笑的眼神,邪气四溢。

    她用力咬着唇,羞怯得不知所措,目光闪躲不敢与他直视。

    她这副模样,看得初政翰心潮澎湃。

    不知不觉,他就把大半杯红酒喝了个精光。

    看着杯子里的酒,一点一点地进了初政翰的嘴,云裳的眼底快速地划过一抹异彩

    酒喝完,初政翰意犹未尽地咂了砸嘴,贪婪地凝睇着她,道:“你既然都背着小恺幽会前夫,多了解一个我又有何难”

    云裳前一秒还布满羞涩的脸,突然就冷了下来。

    “初先生此言差矣我跟郁凌恒夫妻三载,现在虽已离婚,但多少还是有点感情的,而小恺对我好,我拒绝不了,所以答应跟他交往,至于初先生你”她微微停顿,冷冷一笑,“抱歉我找不到愿意去了解你的理由”

    转瞬间,她判若两人。

    初政翰狠狠拧眉,暗忖是自己刚才那句话说错了惹她生气了否则她为何前一秒还羞答答的下一秒就冷若冰霜了。

    她说,我找不到愿意去了解你的理由

    “你拒绝我”他好半晌才明白过来,犹如被她狠狠抽了一个耳光,只觉颜面尽失。

    “怎么初先生没被人拒绝过哎呀那真是不好意思,我居然成了拒绝你的第一人”她噙着冷笑,毫不客气地讥讽道。

    初政翰脸如玄铁,声音阴冷得如从地狱深处传来,“你确定你要拒绝我”

    “不是确定,是已经拒绝了,好吗初先生”云裳后退一步,随手将空酒杯搁在身边的小圆桌上,挺直背脊姿态倨傲地与他冷冷对视。

    初政翰觉得自己被耍了。

    这样一想,他怒火中烧,咬着牙根瞪着云裳,不知是不是太生气了,大脑和身体居然都开始发热了。

    “理由”他切齿,一副她不给个理由就不会放她走的架势。

    “你真要我说”云裳笑靥如花。

    “说”初政翰切齿沉喝。

    死也要死个明白

    云裳撅撅红唇,目光鄙夷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说:“你不够郁凌恒帅,也没有小恺好”

    几乎是立刻的,一股阴邪之气从初政翰的骨子里渗透出来。

    危险至极。

    “不好意思啊,我这人说话就是这么直接,如有得罪还敬请见谅咯。”云裳无视他毒辣凶狠的目光,噙着笑娇滴滴地说:“夜景不错,初先生请继续欣赏吧,失陪了”

    说完,她在他阴狠的瞪视下,扭着腰肢优雅妩媚地回到宴会厅里。

    她刚出阳台,一只大手就横空而来,抓住她的手臂就将她往一边拽。

    她猝不及防,被拽得脚下踉跄。

    “呀”她惊叫,差点栽倒在地,愤愤抬头,即迎上一张熟悉的脸庞。

    是燕诏。

    “哎哟我去师兄你吓死我了”云裳拍着胸脯安抚受惊的心脏,蹙眉低叫。

    “你跟初政翰在阳台做什么”燕诏没空跟她废话,神色严肃地看着她,张口就是质问。

    都是同一个圈子里的人,身家背景都是知根知底,初政翰的为人燕诏可是一清二楚。

    初政翰表面看起来衣冠楚楚人模狗样,背地里强抢民女那些缺德事可一件都没少干,这种像毒瘤一般的男人,少惹为妙。

    他刚才无意中看到,初政翰看着云裳的那种眼神可透着势在必得的光芒

    “聊天啊”云裳噙着笑,语调轻快地回答,然后好奇地问:“对了师兄,你怎么在这里”

    燕诏,“有人滋事,我来办案的。”

    “哦,办好了吗”

    “还在处理,就快了你喝酒了”燕诏皱着眉头盯着她泛红的脸颊,不悦喝问。

    在初政翰这种危险分子面前喝酒,无疑等于羊入虎口,她到底有没有一点安全意识

    “一点点,没事啦”云裳满不在乎地笑笑,对他比了个比了个一丢丢的手势,强调自己只喝了一点点,然后推他,“师兄你去忙你的,我自己可以,你不用管我。”

    燕诏还在出勤中,的确不便与她说太久。

    于是他叮嘱她,“你站在这儿别动,我刚给郁凌恒打过电话了,让他来接”

    “你说什么”

    燕诏话未说完,云裳就瞠大了双眼惊叫一声。

    “我刚”

    “师兄你真是”云裳顿时就火冒三丈了,很想发飙,却又不能,只得气急败坏地重重叹了口气,“哎”

    “怎么了”燕诏不解地看着气得快跳脚的云裳,莫名其妙。

    他本来是跟欧阳打电话的,可是欧阳没接,他就只能给郁凌恒打了,反正现在这种情况,她身边有个男人守着比较好。

    毕竟虎视眈眈不怀好意的初政翰实在太危险了。

    燕诏的观察力及其敏锐,云裳惊觉自己失控了,怕被他看出端倪,连忙挽救,“我跟他都没关系了,你叫他来干吗啊”

    “谁说你们没关系了,他可是你丈夫”燕诏一时口快,想也没想就冲口而出。

    “师兄你失忆了么我们早就离婚了,离婚手续还是你帮忙办的好么”云裳翻了个白眼,啼笑皆非。

    “”燕诏怔了一下,表情有些奇怪。

    “你真忘了”云裳惊讶。

    燕诏回神,连忙摇头,“没忘,我只是”

    “燕队”

    正在这时,远处有人在朝着他们招手,是燕诏的属下。

    “我过去一下。你在这儿老实呆着,哪儿都别去,等郁凌恒来接你,知道吗”燕诏盯着云裳,千叮呤万嘱咐。

    “好吧,我知道了,师兄你去忙吧”云裳噙着笑点头答应,特别的乖巧听话。

    然而,燕诏前脚一走,云裳立刻就朝着宴会厅出口走去。

    她的头有一点点晕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而且如果郁凌恒来了的话,可就功亏一篑了

    云裳快步走出宴会厅,径直朝着电梯走去。

    等来电梯,里面正好没人,她进去,正要摁下楼的键,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撞了进来。

    她抬头一看,即迎上一双布满血丝的阴鸷双眼。

    她愣了一下,正要咧嘴对他微笑,哪知他突然一个大步逼到她的面前,下一秒,她的手臂上传来一阵刺痛

    “初政翰你给我注射了什么”

    云裳惊愕地看着扎在自己手臂上的注射器,恐慌大叫。

    “一种可以让你深刻了解我的好东西”他将她牢牢抵在电梯壁上,在她耳畔阴笑道,同时将针管里的东西一滴不剩地推进她的手臂里。

    “你啊你放开我初政翰,你想干什么”她挣扎着想去摁电梯,可根本抵不过他的力气。

    初政翰手指一戳,按了上行。

    楼上是酒店客房,而这家酒店里,有初政翰的专属套房。

    他捂住她的嘴,让她发不出丝毫声音,云裳便像疯了似的狠狠挣扎,却始终挣脱不出他的桎梏。

    初政翰很热,全身像着了火一般难受,只知道眼前这个不安分的女人是自己最想吃的美餐,今晚他势在必得。

    电梯在最高层停下,这一层是他的专属套房。

    初政翰不费吹飞之力就将云裳的双手反剪在身后,只用一只手就把她的两只手腕紧紧抓住,另一只手则捂住她的嘴,像押犯人一般押着她往他的套房走。

    云裳像是待宰的羔羊,毫无脱身的可能。

    走到套房门口,初政翰松开云裳的嘴,伸手去输密码。

    “初政翰,你这个疯子,你想干什么啊”

    在他松开她嘴巴的那瞬,她立刻尖叫。可还没叫完,门开了,他顺势就将她往房里狠狠一推。

    她被推得直接往前扑,最后摔倒在地。

    初政翰紧跟着进了房,关门上锁。

    他伸手开灯,可啪的一声响后,灯却没亮

    房内,依旧一片黑暗。

    模糊的视线中,初政翰隐约看到云裳从地上爬了起来,想逃

    他也顾不得有没有灯了,一心只想着先把她拿下再说。

    于是他朝她扑上去,将她狠狠摁在了上

    “初政翰不要这样你不能这样啊”

    “你别碰我啊不要碰我”

    女人尖叫求饶,声音已显哭意。

    衣服的破碎声响在空气中

    很快,一切成了定局。

    初政翰像是一头发了狂的野兽,狠狠摁住她,沉腰,势如破竹,一冲到底。

    “啊”

    凄厉的惨叫声在黑暗中响起,两人合二为一。

    初政翰满足喟叹。

    他终于得到这个妖精了

    题外话:

    今日更新完毕,么么哒~~~~づ ̄3 ̄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