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18章:欧阳最在乎什么呢?
    突然,一只大手,在黑暗中悄悄袭上她的腿

    云裳咬唇,反射性地一把抓住他的手,转头瞪他。

    就知道这臭男人图谋不轨不安好心哼

    饶是她目光凌厉,可在黑暗中却毫无杀伤力。

    郁凌恒忍了很久了,心里早就抓心挠肝般难受,这会儿在这黑灯瞎火又四下无人的绝佳环境里,他觉得若不对郁太太做点什么那简直就是对不起自己

    他像没骨头似的整个人往她身上靠,温热的呼吸尽数喷薄在她的耳畔。

    痒酥酥的

    “你干吗”云裳被他靠得直往后退,悄悄地狠狠咽了口唾沫,强忍着心里的躁动,压低声音警告性地冷喝。

    “看电影啊。”他的声音嘶哑难耐,下巴搁在她的肩上近距离地盯着她的小脸,双眼泛着绿幽幽的光,危险极了。

    “那你倒是看屏幕啊,你看我做啥”她瞪他,嗔怒道。

    “可我现在觉得你更好看。”他往她脖子里呵气,轻吐。

    她痒得频频缩脖子,不由自主地往后退,羞恼低叫,“郁凌恒你干吗啦”

    “没干吗啊”他追过去,步步紧逼,懒洋洋的声调说不出的。

    很快,她就被他逼到了沙发角落,困在沙发和他的胸膛之间,无路可退。

    “这叫没干吗”她简直想一巴掌将这睁眼说瞎话的男人狠狠扇到墙上去,抠都抠不下来的那种。

    “宝贝儿,我想你了”

    他凑上去吻她的唇,展开柔情攻势。

    电影里在演些什么,已经没人在意了。

    黑暗中看到他的嘴贴上来了,云裳连忙偏头躲,不给他亲。

    这男人向来没节制,从来都是一发就不可收拾,她可不想再轻易就被他骗了去,毕竟他的“”还没完全澄清呢

    她的闪躲让他不满,亲不到嘴,他索性头一低,啃上了她的脖颈

    似是报复她的不合作,他逮着她就狠狠咀了一口。

    “啊”她惊叫,手忙脚乱地去推他。

    “郁太太,郁太太,郁太太”

    他像念咒似的,不停地呢喃唤她,温柔又低哑的声音像根小羽毛般抚在她的心上,抚得她整个人都软了。

    男女之间的力量悬殊,致使她很快就被他制服,他捉住她不停抵抗的小手就直接往下

    “郁太太,我想你了,它也想你了”

    手上感觉强烈

    “我不想它”云裳惊得想缩手,可被他牢牢摁住,他甚至还在引导她,惹得她的脸又红又烫,气得大叫:“郁凌恒我警告你,你马上给我停下来”

    “不嘛”他将脸往她颈窝里拱啊拱。

    云裳被他拱得一颤,全身给过了电似的,感觉力气越来越使不出来了。

    要死了

    他这是在向她撒娇么

    得这男人果然已经毫无节操可言了

    “你再这样我马上走”

    她怒了,冷着脸对他冷喝。

    不行不行她若再不心狠一点肯定会被他就地正法的

    她不能就范,不能,不能再这么不明不白地被他得逞。

    听她声音又冷又硬,好像真的生气了,郁凌恒一惊,不得不停下动作,抬头看她。

    “怎么了”他小心翼翼地问她,吓得满腔热情瞬时消散大半。

    一再被拒绝,他真是难受又沮丧,难受的身体,沮丧的是心。

    “郁凌恒,你把我当什么了”云裳将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用力推开,坐起来,一边整理着被他扯乱的衣服,一边冷冷道。

    “老婆啊”

    “你要我说多少遍我们离婚了”她没好气地冲他怒喝。

    郁凌恒愣了一下,连忙换个称呼,“那也是女朋友啊”

    “郁凌恒,你以前也这样”她皱眉,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什么以前这样是哪样”他不懂她的意思。

    “你以前交往的那些女友,也是这样直接用身体去了解她们”她冷睨着他,阴阳怪气地哼哼。

    “我哪有什么女友”几乎是反射性地,他冤枉大叫,矢口否认,然话未落音他就反应过来,哭笑不得地耙了把头发,“那些绯闻你也信”

    像他这样的身份,有几个绯闻不是很正常的么而且那都是没跟她结婚以前的事儿了,她现在来翻这种旧账就太没意思了吧

    年少轻狂时,他自然也是有女伴的,不过那些都是逢场作戏罢了,根本算不得女友,到后来跟初丹交往,两人之间也仅限于吻,从未过分越轨。

    与初丹分手,郁家正逢家变,他忙着管理嵘岚,没心情也没精力去想男女之事,根本过的就是和尚日子。

    一直到他去t市找她生孩子。

    而有了她之后,他就完完全全只属于她一个人了,身心皆是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还真是一点都不假,他已经完全猜不透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彼此经历了这么多误会和伤害,现在好不容易冰释前嫌了,不是应该相亲相爱缠绵到永远吗为什么她反倒对他不冷不热不许他碰了呢

    他爱她啊他想她啊这不是应该的么这全是他的正常反应啊

    他只有她,她还不给他,让他怎么活

    郁大爷哀怨地看着郁太太,表示很委屈。

    云裳瞥了眼欲求不满又可怜兮兮的郁大爷,不为所动。

    倒也不是真想跟他翻这些没有意义的旧账,只是突然想到这一茬,心里有些吃味儿罢了。

    他以前的那些韵事,她没想过要追究,她现在恼的是他的态度,既然说了要追她,就不能正正经经的跟她谈个恋爱吗

    拉拉手、吃吃饭、亲亲嘴,她都忍了,这才刚确定恋爱关系呢,他就急不可耐地想把她吃了

    什么人啊他

    他的脑子里除了这些乱七八糟的就没有别的了

    云裳红着脸忿忿地想。

    郁太太一脸不高兴,被拒绝的郁大爷也郁闷得很,用力抿了抿唇,幽幽叹了口气,“云裳,你是我太太,怎么能妄自菲薄地去跟那些女人比呢你明知道我爱你,我是个正常的男人,我爱你当然就会想你啊,我若不想你那才是有问题的好吧”

    他又没病,面对自己心爱至极的女人,有生理需要不是天经地义的么

    云裳不说话。

    郁凌恒默默地盯着面无表情的郁太太看了一会儿,然后又鼓足勇气凑上去,下巴搁在她的肩上,像个被遗弃的孩子般可怜巴巴地看着她近在咫尺的侧脸,“郁太太,你明明爱我,为什么就是不肯给我呢”

    他想不通,当他吻她揉她的时候,她明明也是有感觉的,为什么非要拒绝他,为什么非要让彼此都受折磨。

    “不好意思我拒绝婚前x行为”郁太太淡淡瞥了郁先生一眼,肩一抖,将他的下巴抖下去,冷飕飕地吐出一句。

    郁凌恒,“”

    愣了不过两秒,他激动得差点跳起来,“那我们复婚,现在立刻马上”

    说着就腾地起身,拉起她的小手想走。

    “你觉得民政局现在还有人上班”她不动,皮笑肉不笑地泼了他一盘冷水。

    “这你甭管,我会搞定”他兴冲冲的,激动得要死。

    既能复婚,又能吃到郁太太,这种两全其美的事等于是天上掉馅饼,他当然激动。

    “我答应复婚了吗”她不紧不慢地又淡淡飘出一句。

    就这样复婚

    他想得美

    当初结婚,她是迫不得已,什么都没有她也不觉得有何遗憾可惜。

    可现在,一没鲜花,二没戒指,三没下跪求婚,他还想像前一次那样轻轻松松就把她娶了

    做他的春秋大梦去

    郁大爷一僵,在昏暗的光线中拧眉看着姿态倨傲气定神闲的小女人,恼羞成怒,“小混蛋你耍我”

    靠白高兴了

    他还以为她同意了呢

    云裳没说话,只是冷冷看他一眼。

    郁凌恒一屁股坐回去,板着俊脸苦大仇深地瞪她,控诉她的狠心和戏耍。

    “郁凌恒,你说爱我就只是因为这个吗”她双臂环胸,优雅端坐,迎上他充满怨愤的目光,神色严肃地问道。

    他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她说的“这个”是哪个,立马矢口否认,“当然不是”

    他是因为爱她,所以情不自禁的想要她,而不是因为想要她,才说爱她,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好么

    “那就忍着”他话音刚落,她就冷冷喝道。

    郁大爷简直要哭了。

    她让他忍

    好吧,他忍,他忍,他咬牙忍

    可很快

    “老婆,我忍不住了”他往她身上倒,唇往她脸上凑,喷薄出来的气息无比滚烫,可怜兮兮地哀求,“真忍不住了,不信你捏”

    说着就去抓她的手。

    吓得云裳死命缩手,狠狠瞪他,冷厉的目光充满了警告意味。

    被郁太太一瞪,郁先生双肩一垮,沮丧又愤恨地在她脖子上狠狠咀了一口,咬牙切齿地控诉,“小混蛋你非得这么折磨我是不是”

    “郁凌恒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你给我坐好了安安静静看电影,要么我走”她气也不是恨也不是,忍无可忍地怒喝。

    她伸手推他,他就双臂紧紧抱着她的腰肢,脑袋一个劲儿地往她颈窝里拱,像个孩子般对她耍赖,“我不要你走”

    “那你就坐好别像没长骨头似的靠我身上”

    “我也不想坐好”

    “郁、凌、恒”云裳要疯了。

    她真的要发火了。

    郁大爷感觉到了,连忙哄着求着,“别动别动,我什么都不做,我就抱抱你,真的,就抱抱,我保证”

    云裳无语又哭笑不得。

    好吧,再给他一次机会。

    她做着如果他再闹腾就彻底发飙的准备,但他居然真的不再动手动脚,只是安安静静地抱着她,果然消停了。

    她偷偷松了口气。

    然而好景不长

    就在她卸下心防专心看电影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他的呼吸变了

    又烫又喘。

    她疑惑不解地转眸看他,居然发现他在

    “郁凌恒你”她羞愤欲绝。

    “我难受我难受你不给我也不帮我难道还不许我自行解决么你要不要这么狠心啊”他在她颈窝里委屈又愤恨地低喊。

    “”云裳无言以对,醉了。

    这死男人,跟他谈个正常的恋爱怎么就这么难这么累

    不想这事儿能死啊

    又没让他忍一世,只是忍一时都不行啊

    哎哟喂气死她了

    真是个臭不要脸的

    一场电影,看得云裳浑身难受,有种分分钟想撕了郁凌恒的冲动。

    几乎是被迫目睹了他自行解决的全过程,虽然情侣厅里光线昏暗,可越是那样的环境,越是让人心跳加速,不已

    尤其是他气息间的变化,急促、滚烫、粗喘

    电影看完了,她整个人也被气得不好了。

    所以在回去的路上,她板着脸望着窗外,一直不肯理他。

    反观郁凌恒,心里的燥热暂时得到了缓解,明显心情变好了,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

    在距离欧家还有两条街的距离时,云裳让郁大爷停了车,决定独自步行回家。

    欧阳也是个狡猾的狐狸,她怀疑他其实已经看出了端倪,所以为了避免自己左右为难,还是提早预防比较实际。

    “我自己回去,你走吧”她下了车就对车里的男人挥手。

    哪知郁凌恒也跟着下了车,淡定从容地走到她身边,“我送你到家门口”

    云裳一想到万一被欧阳撞见他们在一起就头皮发麻,连连摇头,“不用”

    “这么晚了我不放心,我要看着你进家门才行”他坚持道,目光灼灼地看着她,明显是对她依依不舍。

    她急了,伸手推他,赶他走,“真不用啊”

    一不留神,脚崴了。

    她疼得蹙眉,他立马上前扶住她,“怎么这么不小心”

    他一边心疼责备,一边走到她面前,抓起她一只小手就搭在自己肩上,然后她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已经被迫趴在了他的背上

    在昏暗不明的路灯下,郁先生背着郁太太,步伐稳健地往前走。

    刚被他背起来的那瞬间,云裳是想挣扎的,可下一秒,她就舍不得了。

    他的背,宽厚温暖,超级舒服又很有安全感

    每次被他背着,她的心里就会情不自禁地泛起一股想要就这样被他背着走到天荒地老的渴望

    本是想要把他推开的双手,不知不觉就轻轻勾住了他的脖子,她全然忘了要挣扎这回事儿,老老实实地趴在了他的背上,任由他背着走。

    他捧住她的臀往上颠了颠,在她的脸颊挨到他的脸颊时,他趁机转头,在她的唇上偷了个香。

    云裳脸颊微烫,一颗心噗通噗通跳个不停,真有种单纯美好的恋爱感觉在心里荡漾。

    彼此心里都忍不住感叹,如果这条街没有尽头该多好啊

    然而走了没多久,云裳却突然从郁凌恒的背上跳下来,拽着他的手臂往黑暗的小巷里跑。

    “怎么了”郁凌恒莫名其妙,差点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拽得栽倒在地。

    “欧阳”她压低声音,慌张低叫。

    瞧女人的第六感果然很灵

    云裳心如打鼓,吓得额头渗汗,暗暗庆幸自己眼尖,看到了站在欧家门口打电话的欧阳,不然就这样直直撞到枪口上的话,可就要死了

    又是欧阳

    郁凌恒拧眉不悦,看到云裳如此惧怕欧阳心里就不爽到极点。

    一扭头,他就要往巷子外走。

    “你干吗”云裳一惊,连忙伸手抓住他。

    “出去啊”他说,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她狠狠瞪他,“你想死啊”

    “云裳,我们正大光明的在交往,你到底在怕什么啊”郁凌恒面罩寒霜,对她这副表现很不满意。

    “你忘了欧阳说过欧家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么”她气呼呼地提醒他。

    “但他早晚得知道,你还能把我藏一辈子啊”他没好气地讥讽。

    气氛,变得有些剑拔弩张了。

    云裳微蹙着眉头盯着郁凌恒看了几秒,然后冷冷问他,“你想出去”

    “嗯”

    “那你出去吧”她甜甜一笑,一改刚才的紧张模样,突然就变得云淡风轻了。

    她同意他出去了,他却不敢了

    因为她这副样子,明显还有后话。

    果然

    “不过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他要揍你,我不会帮你”她说。

    郁凌恒一听就怒了,“我是你男人,你为什么不帮我你怎么可以不帮我”

    “因为他是我的长辈而且他不待见你的出发点都是为了我,所以我又怎能不识好歹”她不温不火,淡淡吐字。

    他气得狠狠磨牙,却终究是找不到话来反驳。

    当初是他自己作的死,现在就算受再多委屈,他也只能认了。

    郁凌恒脸如玄铁,一声不吭。

    “还出去吗”云裳睨着他,问。

    “我走了”他气呼呼地丢下一句,转身就走。

    郁太太都不帮他,他出去做什么讨打么他傻啊

    当然,他绝不承认自己是打不过欧阳,而是依照现目前的形势,若欧阳对他动手,他不能还手,只能咬牙挨揍。

    先不论辈分悬殊,毕竟当初是他犯错在先,而且现在他要挽回郁太太,所以他只有忍气吞声,哪还敢还手

    不能硬拼,只能智取。

    郁凌恒边走边想,想着该怎么搞定欧阳

    嗯,他终于明白,想要跟郁太太复婚,搞定欧家才是当务之急。

    他得回家好好想想,现在的欧阳,最在乎什么呢

    几日后。

    一家五星级酒店里,云裳代表朝阳参加了市、政举办的一个宴会。

    而在宴会上,她遇见了不该遇见的人,还喝了不该喝的东西

    题外话:

    卡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