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17章:有没有兴趣跟我吃个饭?
    话音未落,她的声音戛然而止,瞠大双眼僵在门口,被办公室内的景象吓得手机都掉了

    她的办公室里来了不速之客,还是两个。

    欧阳和欧恬

    手机掉在地上的声音将欧阳和欧恬的目光吸引了过来,舅甥俩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均不解得看着她。

    她推开门时,欧阳坐在沙发里看报纸,欧恬则站在她的办公桌边吃巧克力

    吃巧克力

    吃巧克力

    “欧恬你给我住手”

    云裳大喊一声,捡起手机慌忙朝着欧恬奔去。

    郁凌恒送给她的玫瑰礼盒,她拿回来就放在办公桌上,然后忙着开会忘了收起来。

    现在欧恬那只吃货正在把礼盒里的巧克力抠出来吃

    嗷嗷嗷那是郁先生送给她的,她都舍不得吃,怎么可以就这样进了那只小吃货的肚子

    云裳冲上去,一把将正要被剥去衣服的巧克力抢了过来。

    “啊,姐,再给我吃一个嘛”欧恬惨叫,盯着被她抢走的巧克力不转眼,嘟着嘴央求。

    “不行”云裳一口拒绝。

    “就一个你还有这么多”欧恬吊住她的手臂撒娇。

    云裳蹙眉,一边把巧克力放回小礼盒里,一边板着脸轻斥,“欧恬你怎么可以不经过我的允许就乱动我的东西,不知道这样的行为很不礼貌吗”

    “不就吃了你两颗巧克力么,姐,你要不要这么小气啊”欧恬瘪嘴咕哝。

    “你想吃多少我都可以给你买这些不行”云裳态度坚决,不肯割爱,这些可是郁大爷送给她的,而且还是他亲手包装的,如此有意义的礼物,她要好好收藏的

    见她像护心肝宝贝一般护着纸盒,欧恬顿时双眼一亮。

    “老实交代,什么人送你的”欧恬坏坏地对云裳挤眉弄眼,小模样调皮又狡黠,可爱极了。

    呃

    闻言,云裳惊觉自己太激动了,下意识地抬眸去看欧阳。

    而一直没说话的欧阳正淡淡看着她,目光复杂难辨。

    云裳看到欧阳这样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就心惊胆颤。

    “不是别人送我的是一个朋友想让我帮忙转交给他喜欢的女孩子的”她矢口否认,强装镇定地瞎掰。

    “真的是这样吗”欧恬笑米米的,一脸的“我不信”。

    云裳不理她,连忙转移话题,“你们怎么来了”

    “小舅说想请我们吃饭,我们来接你呀”欧恬一边回答,一边惦记着云裳手里的小礼盒。

    那巧克力真好吃,是她吃过最好吃的巧克力。

    欧阳看了欧恬一眼,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

    什么叫他“想”请明明是她敲诈的他明明是她哭着求着要吃烤鱼的

    吃饭啊

    云裳懵了。

    郁凌恒还在楼下等着呢

    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她正想到郁凌恒在楼下,手机就传来了微信提示音。

    不用看,一定是郁大爷在催她快点下楼。

    咋办咋办现在该咋办云裳愁得焦头烂额。

    她连忙把手机关静音,揣兜里。

    欧阳把报纸折好放下,然后优雅起身,像是没看到她的小动作一般,对她说道:“收拾一下就走吧”

    “啊,那个”云裳猛地抬头看他,眼底划过一抹慌张。

    “嗯”欧阳懒懒发出一声鼻音,目光却凌厉无比。

    云裳强忍心慌,讪笑,“我、我还有很多事没做完呢,可能要很晚,要不你俩去吃吧,我就不去了”

    “别啊姐,难得小舅请我们吃饭,你不去怎么行啊,走啦走啦,你必须去”欧恬不依,抱住云裳的手臂不撒手。

    欧阳汗,无语地看着欧恬。

    什么叫难得

    说得他这个做舅舅的有多抠门似的,也不想想从小到大她敲诈勒索了他多少钱

    小没良心的

    云裳左右为难,急得额头渗汗,“可是我”

    欧阳,“不能明天再做”

    “很急的”云裳僵笑,只能硬着头皮把谎撒圆了。

    “哎哟,吃个饭要不了多少时间的啦”欧恬嘟着嘴轻叫。

    “娃娃别闹,你跟小舅去吃也是一样的嘛”云裳努力保持微笑,脸色平静,心里却在抓狂。

    因为兜里的手机一直在震动

    一直在

    从手机震动的频率就能看出,郁大爷已经等得极不耐烦了。

    云裳觉得自己明明心急如焚却又不敢表现出来还得扯着嘴角对欧阳和欧恬强颜欢笑也是醉了

    欧恬还想说什么,“可是”

    “娃娃”

    欧阳适时出声,阻断了欧恬,“你姐有事要做,我们别打扰她了,走吧”

    说完,率先朝着办公室外走去。

    云裳见状,心下一喜,默默地松了一口大气。

    小舅都如此说了,欧恬歪歪嘴角,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得跟在小舅身后。

    走了几步,欧恬回头,挤眉弄眼地她,“姐你真不去啊我们要去吃杏东的烤鱼哦,很好吃很好吃的哦”

    云裳见小表妹伸出舌尖舔唇做出一副垂涎三尺的模样滑稽又可爱,不免有些忍禁不俊。

    “改天我请你吃,今天你就跟小舅去吧,乖了,多吃点。”云裳强忍笑意,对欧恬摆了摆手,示意她快走。

    “那好吧。”见都起不了作用,欧恬沮丧地瘪瘪嘴,蔫蔫地转身跟上小舅。

    欧阳和欧恬一走,云裳立刻掏出手机给郁凌恒打电话,让他躲起来,别让欧阳看到他。

    “我为什么要躲我见不得人吗”郁大爷抗议,不爽极了。

    “嗯,你可以不躲,就让他看见你吧,反正我也不是很想跟你看电影”她一边收拾东西准备下楼,一边冷笑着懒洋洋地娇嗲道。

    “马上躲”

    看电影之前,郁先生带云小姐去吃饭。

    郁先生提议吃烤鱼

    云小姐一听到“烤鱼”两个字就面露恐惧之色,连连摇头摆手表示自己死也不要吃。

    最后两人去吃的韩国料理。

    然后在韩国料理餐厅里,云裳遇见了不该遇见的人

    吃到一半时,云裳不小心弄脏了衣服,连忙起身出了包间,去洗手间紧急处理。

    处理完后,她从洗手间出来,一边低着头用纸巾擦拭着双手,一边朝着来时的路走回去。

    走着走着,突然眼前光线一暗,有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

    走道不算宽,但两人并排而行还是绰绰有余的,所以若非故意,来人是没道理这样堵她去路的。

    谁这么没礼貌

    后退一步与来人拉开一点距离,蹙眉不悦,云裳抬头。

    当饱含愠怒的目光触上一张俊朗却充满邪气的脸庞时,云裳一怔。

    是初政翰

    “嗨真巧,初先生你也在这儿吃饭啊”云裳立刻轻勾唇角,扬起一抹美丽的微笑,落落大方地跟初二少打招呼。

    不显淡漠,也不过分热情,她把优雅得体表现得恰到好处。

    “你不是小恺的女朋友吗”初政翰双手插袋,语气微凉,他微微歪着头,以一种放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她。

    云裳心里在骂娘。

    因为初政翰此刻打量她的目光,让她有种自己一丝未挂的感觉

    特么的

    的确此刻在初政翰眼中的云裳,穿与不穿都没什么区别,依他常年流连花丛的经验,一眼便能看出她的三围和身体曲线

    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

    身材火辣,皮肤超好,人还长得格外漂亮。

    这女人,太得上天眷顾,外貌优势全占完了,简直就是个天生尤物

    而且貌似性格也不错,虽然才见过两次,但他敏锐地嗅到了她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野性和泼辣

    够味儿

    这样的女人,太容易勾起男人的征服欲了

    光是这么看着,初政翰就觉得自己快要自燃了。

    云裳尽量忽视初政翰饱含侵略性的目光,微笑点头,“嗯呢”

    “那为什么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初政翰凉凉的声音,有着质问的意味。

    “啊”云裳呆呆地啊了一声,接着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一般,恍然大悟地微微笑道:“哦,初先生你误会了,郁凌恒是我的前夫,我们只是一起吃个饭罢了,没别的意思”

    “是吗”初政翰唇角若有似无地勾了勾,泛起一个无声冷笑。

    “是啊”云裳点了点头,微仰着小脸无畏无惧地与他对视,坦坦荡荡,落落大方。

    初政翰这人,阴邪气息太重,给人一种稍不注意就会被他啃得尸骨无存的危险感,与他交锋须得时时谨慎。

    初政翰,“既然离了婚,就该保持距离,你现在是小恺的女朋友,这样跟前夫幽会不觉得对不起小恺吗”

    尤其她这前夫还是他堂妹的未婚夫

    “对不起”云裳惊讶地瞠大了桃花眼,以示他用词不当,失笑地看着他不以为然地说道:“初先生这话说得就太严重了吧现在可不是旧社会,大男人主义什么的得改改了。我和小恺还没结婚呢,现目前也只是初期的交往阶段而已,所以我跟谁吃饭或者跟谁约会并不需要向他交代,也不需要觉得愧疚,这是我的自由。同样的,小恺也可以跟别的女孩吃饭,我不会介意的”

    她说得坦荡自然,一副新新女性的完美典范。

    初政翰微微挑眉,看来他对她的认知与她本身性格有点出入了

    她的意思是,即便她有明确男友,但只要在没有婚姻的约束下,她就有资格跟任何喜欢的男人约会,甚至可以有更深层次的交流

    没想到,原来她还是思想如此前卫的一个女人。

    这是不是表示,其实她什么都可以玩儿

    思及此,初政翰的眼底划过一丝复杂的光芒

    身随心动,他微眯着双眸极具压迫性地凝睇着她,高大的身躯朝她一步步逼近。

    云裳下意识地后退,跟着他的步伐,他进一步她就退一步,她眨眨美丽的桃花眼,戒备又困惑地看着他,“初先生”

    后面一米左右是转角,她退到转角的角落里,背抵着墙,无路可退。

    “初先生你”眼看他越来越近,她皱起了眉。

    “有没有兴趣跟我吃个饭”他的语调慵懒邪魅,人已近在眼前。

    “啊”她像是听不懂的样子,眨巴着桃花眼茫然地望着他。

    “既然你说你是自由之身,那我的邀请,你赏脸吗”初政翰一边说着,一边目光炙热地盯着她的红唇,修长的食指极其缓慢地轻刮她的脸颊。

    是一个非常轻佻且十足的举动。

    “初先生请自重”云裳立马沉了脸。

    此时彼此的距离已超出正常范围之内,她抬手撑着他的胸膛,阻止他再前进。

    “我想初先生你误会了,虽然我是自由之身,但并不代表我来者不拒,我也是有标准的好吗”她从角落里移出来,挺直背脊,姿态高傲地冷冷说道。

    初政翰挑眉,收回手重新揣回裤袋里,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嘴角,“那就说说你的标准”

    “反正你不在我的标准范围内”

    云裳气呼呼地吐出一句,然后快速越过初政翰的身边,走了。

    再不回去包间郁大爷该出来找她了,万一撞见这一幕可就不好了

    初政翰拧眉,缓缓转身,微眯着双眼看着云裳离去的背影,居然分不清她这到底是真的在拒绝他还是在欲擒故纵了

    但,不管是哪一种,她都成功勾起了他的兴趣

    若她是拒绝,他不接受

    他看上的女人,还没有一个能逃出他的手掌心,不管用什么手段,他都一定会得到

    若她是欲擒故纵,那面对如此尤物,他不好好把握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她刚刚说了什么他不在她的标准范围内吗

    初政翰唇角缓缓勾起,露出一抹阴笑。

    云小姐,走着瞧

    云裳再一次对自己的直觉佩服得五体投地。

    果然她刚从初政翰身边走过,郁凌恒就从包间里出来了。

    她连忙噙着如花笑靥,若无其事地朝他走去。

    “怎么这么久”郁凌恒蹙眉。

    “顺便补了下妆。”她笑笑,自然大方地说道。

    眸光随意流转,郁凌恒看到几米远处的初政翰,眉头顿时拧得更紧了。

    “你认识他”

    在进入包间之际,他用彼此才能听见的音量问她。

    “谁啊”她漫不经心地反问。

    见他目光不善地盯着她的身后,她便佯装随意地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淡淡瞟了眼初政翰。

    初政翰对郁凌恒扯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算是打招呼。

    郁凌恒对其淡淡点了下头,算是回应。

    “不认识咋啦”云裳进入包间,一边坐回自己的位置,一边摇头否认。

    郁凌恒拉上包间的门,坐下后,道:“那是初恺宸的二堂兄。”

    “哦”她微微挑眉,状似惊讶地拉长尾音,然后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他刚才一直盯着你看”他冷着脸,很不高兴地看着她。

    “可能我太好看了吧”她低着头,一边吃着他帮她搅拌好的石锅拌饭,一边不以为意地说道。

    然而她大言不惭的话并没有让他的心情好起来,心里反而泛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你别招惹他”他脸色严肃地沉声警告她。

    “我都不认识他,好好的招惹他干吗啊”她嘟嘴耸肩,一副漫不经心的态度。

    “你给我离他远点,他不是初恺宸”他近乎霸道地命令。

    整个初家,也就初丹和初恺宸姐弟俩的人品不错,其他的,可算了吧

    尤其是这个初政翰,可谓是深得初润山的真传,性格以及为人都如出一辙。

    听着郁凌恒的警告,云裳悄悄撇嘴,一脸不屑,眼珠子转啊转,让人猜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

    “我说的话听到没有”

    见她不出声,他拧眉,用筷子敲了敲她的碗,不悦轻喝。

    这世道,宁可得罪君子,也莫招惹小人,而初政翰就是绝对的小人

    刚才他看到初政翰目不转睛地瞪着郁太太的背影看,都是男人,他太了解那种眼神代表着什么意思。

    “听到了听到了”云裳不耐烦地轻叫,嫌他唠叨,胃口也没了,拿起包就要起身,“走吧走吧”

    “不吃了”他瞄了眼她还剩下一半的石锅拌饭。

    “嗯,饱了。”她点头。

    郁凌恒二话不说,把她没吃完的拌饭端过来,大口大口吃起来。

    云裳错愕,暗忖他要吃干吗不自己叫一份啊

    吃她剩下的

    像是知道她心里的疑惑一般,他吃了几口后抬眸看她,“韩国的石锅拌饭是爱情的象征。如果一对恋人点了石锅拌饭的话,男士必须得先替女友搅好拌饭,若女友无法将饭菜吃个精光,那男士就得将剩下的饭完全吃干净,以表达对女友的爱不知道吗”

    她呆呆的,死命摇头。

    他鄙视地看她一眼。

    然后他低头继续吃,还真把拌饭吃了个精光。

    云裳惊讶得不行,怔怔地看着埋头闷吃的男人,觉得很不可思议。

    他居然连这些含义都懂

    真是太了不起了

    电影院

    浪漫豪华的情侣厅,被财大气粗的郁大爷包场了。

    电影票上明明印着捉妖记,可播放的却是爱情片。

    而且是尺度颇大的那种。

    不算太大的情侣厅,只有他们两个人,云裳在电影播放的那刻,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知道这电影叫什么名字,一开场就是让人不淡定的的画面

    平心而论,其实画面很唯美,一点都不低俗,只是在那背景音乐和画面中男女主纠缠升级的影响下,她觉得气氛瞬间就变了。

    狠狠蹙眉,她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唾沫,有了口干舌燥的感觉。

    也不知是尴尬还是害羞,她觉得温度越来越高,越来越热,连心跳也渐渐没了规律

    突然,一只大手,在黑暗中悄悄袭上她的腿

    题外话:

    今天更新很早有木有~~~求表扬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