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16章:你答应跟我交往了呀
    “对不起,打扰——”

    “你有完没完?!”

    看到初恺宸难过,云裳心里愧疚得很,正烦着呢,偏偏那服务生又来了,她一个没忍住,猛地转头瞪着服务生,张口就吼了出来。:3wし

    没见他们脸色都不太好么?等一下再来不行吗?这么不懂察言观色怎么好意思在服务行业里混?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来打扰客人谈话,找骂呢!

    云裳虽怒,但音量还是控制得很好,不至于太引人注目,只是服务生被她突如其来的一声吼给吓了一跳。

    而这次有点不同,服务生放下礼盒之后,还双手捏着一张小卡片,正恭敬礼貌地递到她面前……

    云裳蹙眉,很不耐烦地看了服务生一眼,又下意识地垂眸去看递到眼前的小卡片。

    小卡片上写着字。

    倏地,她睁大了眼,一把将卡片从服务生的手里抢过来,定睛一看——

    云裳小姐,我喜欢你……不!我爱你!请你接受我的追求!

    ps:我只钟情你一个!

    噗……

    云裳差点喷了!

    小卡片上的字迹龙飞凤舞苍劲有力,是非常漂亮的一手好字!

    只是让云裳惊愕的不是字写得太漂亮,而是这字迹……太特么熟悉了!

    是郁凌恒那只矫情货!!

    云裳囧了。

    她一直以为这些花是初恺宸送的……

    所以在刚才收到第一朵红玫瑰时她才会表现得那么淡定!

    因为昨天初恺宸就送了她一汽车尾箱的玫瑰花,她便以为这又是他送的,只是换了个花样而已……

    可原来不是!!

    突然想起什么,她立刻转头去看左边的礼盒堆。

    五个小礼盒,每个盒子里的玫瑰花都不同颜色,现在已经有红色、紫色、蓝色、黑色以及香槟色。

    定睛一看,这才发现每个小礼盒里都插着小卡片……

    小卡片插在玫瑰花的后面,不易发现。

    云裳心如小鹿乱撞,实在按耐不住心里的好奇,把小卡片一一拿了出来。

    红色玫瑰的卡片上写着:这是我送给你的第一朵花,你要好好爱它,像爱我一样!

    ps:云裳,我爱你!

    紫色玫瑰的卡片上写着:你在我的生命里,是最珍贵独特的存在!

    ps:云裳,我很爱你!

    蓝色玫瑰的卡片上写着:知道吗?你是我独一无二的宝宝!

    ps:云裳,我太爱你了!!

    黑色玫瑰的卡片上写着:哪怕你是个小恶魔,你也生生世世为我所有!!

    ps:现在,你感觉到我的真心了吗?

    ……

    mygod!

    看着手里的卡片,云裳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嗯,她已经被雷焦了。

    他疯了,难道也要把她吓傻吗?

    云裳猛地转头去看四周,左右张望,却没发现那男人的身影,而初恺宸在场她又不好意思站起来到处去找。

    她捏着小卡片,像捏着烫手山芋,扔掉不是,不扔掉也不是。

    尤其是在初恺宸充满幽怨的目光中,她简直囧得……哭笑不得!

    初恺宸不傻,早在第二份玫瑰礼盒送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了……

    气氛太尴尬了,云裳抬手挠了挠额头,倏地站起来,“我去下洗手间。”

    说完就朝着洗手间的方向快步走去,那急促的步伐怎么看怎么有种落荒而逃的嫌疑。

    云裳以为躲在暗处的郁大爷会像往常那样去卫生间堵她,哪知从隐蔽角落里出来的郁大爷却捧着一个大纸盒径直往初恺宸走去。

    郁凌恒在云裳的位置上坐下,与初恺宸面对面。

    “哥。”

    看到突然而至的郁凌恒,初恺宸神色如常,并没有太多惊讶,似是早已料到一般。

    不!

    还是有点惊讶的!

    不过让初恺宸惊讶的不是郁凌恒的不请自来,而是他居然……

    郁凌恒捧着的大纸盒里,装着一包巧克力和另外六朵不同颜色的玫瑰花,以及一些缎带和心形包装盒……

    嗯,郁大爷送给郁太太的玫瑰礼盒全是他自己亲手包装的。

    堂堂郁家当家人,嵘岚的*oss,居然会做这种事……

    初恺宸刷新了对郁凌恒的认知,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昨天他虽然送了云裳那么多束玫瑰花,可那些全都是花店小妹包装好以及帮忙装上车的,他都做不到如此亲力亲为……

    郁凌恒把盒子放桌上,淡定从容的样子丝毫不见窘迫,低着头继续忙碌。

    “知道我为什么不揍你吗?”

    他一边忙着继续包装,一边头也不抬地跟初恺宸说话。

    初恺宸,“……”

    “第一,你跟晢扬一样,都是我的弟弟!第二,郁太太她并不爱你!”话落,他抬眸看了初恺宸一眼。

    他的眼神平静,没有鄙夷或是其他不好的东西,只是称述事实。

    郁太太她并不爱你……

    听着这话,初恺宸表面没有任何情绪,可心里,却又痛又苦。

    其实他倒希望duke能揍他一顿,那样的话,至少证明他还有那么一点点分量……

    可事实上,duke说得对,云裳心里根本没有他,一丝一毫都没有,所以他连做duke的情敌都不够格。

    初恺宸沉默。

    “不过——”郁凌恒自豪地欣赏着刚包装好的绿玫瑰,放两颗巧克力进去,再把小礼盒规规矩矩地摆在桌子上,然后才抬眸看着初恺宸。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了大家好,我希望你以后不要跟她走太近!”

    ……

    云裳在卫生间门口等了十分钟。

    却并未等到郁凌恒。

    难道她猜错了?他没在餐厅?

    怀着疑惑,她回到餐桌,可眼前的景象却让她大跌眼镜。

    初恺宸不见了。

    郁凌恒正低着头,专心致志地包装着玫瑰花,那笨手笨脚的样子,看起来滑稽又可怜。

    云裳惊愕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呃,原来这些小礼盒都是他包装的啊……

    难怪包得这么丑!

    真的!特别丑!

    丑得让她有种想要从他手里抢过来帮他包装的冲动!

    郁凌恒很忙,最后一朵了,包好就大功告成了。

    “回来了。”

    虽然手里忙碌着,但他听到她的脚步声了,所以在她走到身边来时,他头也不抬地懒懒开口。

    云裳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皱着眉居高临下地瞪着他,“初恺宸呢?”

    “走啦!”

    “为什么突然走了?”

    “吃饱了就走了呗!”他语调轻快地回答。

    云裳冷着脸,在他对面坐下,正要兴师问罪,却见他把最后一个小礼盒规规矩矩地摆在桌面上,抬起头来对她挤眉弄眼,“大功告成!云小姐,喜欢吗?”

    垂眸一看,她的面前依次摆着六个玫瑰花礼盒,里面分别装着黄玫瑰、白玫瑰、绿玫瑰、粉红玫瑰、橘红玫瑰以及七彩玫瑰。

    加上先前的五朵,一共是十一朵玫瑰花,而且每一朵的颜色都不一样。

    每一种颜色,都有着不同的寓意,而每一张小卡片上,都写着不同的甜言蜜语……

    云裳按耐住心里那股想要去看其他几张小卡片上写着什么的冲动,故意板着脸冷冷逼问他,“好好的他干吗走?你跟他说什么了?”

    果然,郁大爷不高兴了!

    俊脸一沉,冷眼睨她,严肃地冷声说道:“云裳我警告你,你别这么紧张他,我会吃醋的!!”

    他说,我会吃醋的!

    他那副理直气壮又一本正经的模样,让云裳哭笑不得。

    他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

    还警告她?他有什么立场警告她?哼!

    她倏地站起来,转身就走。

    郁凌恒一惊,跟着腾地站起来,急喝:“站住!”

    大庭广众之下,她怕他上来拉她,到时候拉拉扯扯不好看。

    于是她停下脚步,回头,冷冷看他。

    一副他敢发脾气她就敢给他好看的架势。

    一见她脸色不善,他的气势顿时一落千丈,嘴角歪了歪,指着桌上那十一个小礼盒,可怜兮兮地问她:“这些……你到底要不要啊?”

    云裳沉默了几秒。

    有些认命地在心里叹了口气,她走回去,一言不发地把他面前的大纸盒拖过来,然后动作利索地把玫瑰礼盒放进去,摆得整整齐齐规规矩矩的。

    然后捧着大纸盒就往餐厅外走去。

    郁凌恒默默看着郁太太摆放小礼盒的样子,摆得那么整齐明显有着爱护之意,情不自禁地咧开嘴角,笑了。

    心里偷着乐,他没有犹豫,忙不迭地朝着她追上去。

    来时是坐的初恺宸的车,这会儿初恺宸走了,她只能在马路边等计程车。

    计程车没等来,等来了郁大爷的布加迪威航。

    “云小姐,上车吧,我送你!”郁凌恒微微低头看着外面的小女人,对她挤了挤眼。

    云裳脸一撇,歪向一边,不理他。

    这种语气这种态度,一点都不端正,若真是陌生人,谁敢让他送?

    有辆计程车朝这边驶过来,云裳捧着盒子迎上去。

    “喂!”

    郁凌恒连忙下车拦截,赶在她坐上计程车之前把她抓住,然后霸道蛮横地将她带向自己的车。

    “郁凌恒你放手,光天化日之下拉拉扯扯成何体统!”云裳低叫,恼火极了。

    “别闹,我只是送你,又不是吃你,你怕什么?”他慵懒磁性的声音饱含着淡淡戏谑,响在她的耳畔,温热的呼吸喷薄在她的耳朵上,痒酥酥的。

    “我不用你送……”她蹙眉嗔怒。

    她不要他送不要他送!一会儿到了朝阳楼下万一被人看见他俩在一起传到欧阳和外公耳朵里就麻烦了啦!

    昨天晚上她回家,欧阳还在客厅里边看电视边等她,她一进屋就迎上他犀利似箭的目光,吓得心虚的她心肝脾肺都在打颤。

    总觉得欧阳已经知道什么了,就等着抓她把柄呢!

    所以这个时候还不低调点是想吃不了兜着走吗?

    “我偏要!”他霸道得要死,直接拉开车门将她往车里塞。

    拗不过他,云裳只能妥协,心里默默腹诽,送吧送吧,看他闲得蛋疼也怪可怜的!

    “下午早点下班!”

    几分钟后,在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灯时,他转头看她,伸手碰了碰她气鼓鼓的小脸,好心情地对她说。

    “干吗?”她反应很激烈,猛地转头瞪他,一脸戒备和嫌弃。

    他勾起唇角笑得如沐春风,“听说最近有部新片很好看,我们去看吧!”

    “没空!”她一口拒绝,毫不犹豫。

    “为什么没空?”他俊脸一沉,被拒绝了好心情荡然无存。

    “我妈喊我回家吃饭!”

    “可是我票都订好了。”

    “你可以找别人陪你!”她剜他一眼,嘴里说得大方,语气里却有着一丝酸溜溜的味道。

    “找不到!我只有你!”他伸手去把她的小手抓过来轻轻咬了一口,以示她拒绝他的惩罚。

    云裳疼得龇牙,用力抽回自己的小手狠狠瞪他,恼火道:“反正我没空!”

    红灯过了,他启动车子继续前行。

    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拒绝,郁凌恒脸色不好看了,目不斜视地注意着路况,沉默半晌,他冷冷开口,“云裳,能不矫情了么?!”

    郁大爷生气了。

    云裳抱着盒子咬着唇,歪着头看窗外。

    她矫情吗?

    明明是他自己当初欺负她惹了欧阳生气,现在欧家容不下他这尊大佛,怪她咯?

    呵呵!谁叫他那么任性,任性是要付出代价的!

    云裳在心里默默腹诽,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不说话。

    一路沉默,直到他的车停在了朝阳的地下停车场。

    熄了火,郁凌恒侧身,无奈地看着副座里板着小脸不高兴的小女人,叹气道:“郁太太,差不多就行了,我都做到这份儿上了你还不满意到底是想怎样?”

    “我才要问你好么!你到底想怎样?!”她回头,没好气地冲他嚷。

    他也不想想,当初他把关系搞得那么僵,现在她夹在他和家人中间有多为难!

    郁大爷学乖了,不再像以前那样笨了,只要郁太太一生气,他就立马把姿态放低,语气变软。

    “我在追你啊!我想跟你在一起啊!我想我们生生世世都能在一起啊!”他上半身朝她倾靠过去,目光灼灼地看着她,饱含深情的声音柔情似水。

    他说,我想跟你在一起,生生世世在一起……

    云裳的心,都快酥了。

    自己深深爱着的男人对自己说这样的甜言蜜语,说不喜欢不感动那都是骗人的。

    只是吧,他突然变得这么没节操,她也是蛮无语的。

    怎么办?她狠不下心拒绝了……

    他眼尖地看到她眼底的挣扎和动容,连忙乘胜追击,单臂撑着车门,把她困在座椅和他的手臂之间,深深看着她的眼像是蛊惑一般地哄着:“跟我看电影吧,你现在可是我的女朋友了,陪我看电影是你的责任……”

    “什么啊?我什么时候成你女朋友了?我怎么不知道!!”她像是听见了天方夜谭般瞠大双眼瞪她,错愕大叫。

    “刚刚啊!”他眨了下眼,一脸无辜地模样,说得理直气壮。

    云裳狠狠蹙眉,“刚刚我有说过什么吗?!”

    “喏!”他用下巴点了点她怀里的盒子。

    “怎样?!”她不懂他的意思,挑眉瞪他。

    “你已经接受了我的花,就说明你答应跟我交往了呀——”

    “还你还你,我不要了!”

    闻言,她立马将盒子往他怀里塞。

    “你敢不要试试!!”他的俊脸倏地阴沉下来,冷厉的目光极具威慑性地瞪她,危险十足。

    “喂!郁凌恒!哪有你这样的啊?你这根本是蛮不讲理好么!”她恼火地冲他嚷。

    “嗯哼!”他冲她挑眉,懒懒轻哼一声。

    一副“对!我就是蛮不讲理了,我就是吃定你了”的嚣张模样。

    云裳觉得自己要被眼前这个不要脸不要皮的男人逼疯了。

    “你陪不陪我?你不陪我我今天就不走了,你也别想下车!”软硬兼施都行不通后,他干脆就耍赖了。

    “知道了知道了!”云裳投降,闭着眼叫,然后狠狠瞪他一眼,“开锁!!”

    “亲我一下!”他把脸颊凑过去。

    她杏目圆瞪,用眼神警告他别得寸进尺。

    “别忘了,你现在是我女朋友,亲我一下怎么了?不该吗?”他理直气壮地索要自己应得的福利。

    你现在是我女朋友……

    有个这样的新身份,云裳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都是他女朋友了,亲一下不该么?

    瞧!他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她竟无言以对。

    她嘟起嘴朝他脸颊上亲去……

    可就在她的唇即将触上他脸颊的千钧一发间,狡猾的男人歪过头来,她的唇,结结实实地印在了他的唇上……

    她想退,却被他摁住了肩,吻,加深……

    他说,亲我一下……

    这“一下”,亲了足足十分钟。

    还被他揉了一通。

    云裳欲哭无泪。

    待到她快要窒息了,他才依依不舍地放过她。

    他刚把中控锁打开,她就忙不迭地推开车门,捧着盒子逃也似地往电梯走去。

    “记住!早点下班!”

    他在车里对她喊。

    云裳置若罔闻,加快脚步,头也不回地冲进电梯里。

    郁凌恒食指轻抚自己的唇,眉眼含情地看着郁太太婀娜多姿的背影,心里荡漾地想,今晚看电影时,要不要在电影院里把郁太太……

    ……

    几个小时后。

    开完会,云裳一边从会议室里出来,一边打开手机。

    十几条未接来电,全是来自郁大爷。

    还有微信,也被他轰炸了个彻底。

    他说他已经在楼下等半小时了!

    被他这样催着,她心里也不由得有些着急了,一边推开办公室的门,一边用微信语音对他说:“刚开完会,就下来——”

    话音未落,她的声音戛然而止,瞠大双眼僵在门口,被办公室内的景象吓得手机都掉了……

    题外话:

    没爱了~没爱了啊~~今天居然才两条留言!两条!两条!嗯,我要去想想怎么虐郁太太了~~~就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