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14章:我怎么就这么爱你呢?
    云裳的大脑还是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手里有东西,便下意识地低头,摊开纸,定睛看……

    “这就是那天我收到的流产同意书!”

    同时耳边响起他低哑磁性的声音。︾樂︾文︾小︾说|

    果然是她亲笔签名的!

    云裳狠狠蹙眉,莫名其妙地盯着签名处,怎么想也想不起自己是在什么时候签的这个字,那天她的心情太糟糕,思绪太混乱,真是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

    她苦恼地摇头,“我不知道是怎么签的这个字,反正我没寄——”

    “我知道!”他阻断她,点头道:“是严甯寄的!”

    “什么?”她霍然瞠大双眼,抬眸看他,一脸的不可置信。

    郁凌恒说:“她想破坏我跟初丹的订婚,所以骗你签了字,然后再把这个同意书寄给了我。”

    嗯,严甯全都招了。

    那天,被郁太太“抓歼在场”,他手忙脚乱地穿衣服要追,严甯却懒洋洋地冒出一句“她怀着你的娃呢”,让他愣在当场。

    他当即逼问她是怎么知道郁太太怀孕的,严甯便大大方方地把一切都交代了。

    听到她说流产同意书是她寄的,他恨不得当场掐死她!

    郁太太说过,是有人推她下楼梯的,所以他又逼问严甯,是不是她做的。

    严甯听说郁太太的孩子已经没掉了,吓得连连摆手,指天发誓地说不关她的事。

    这一切不过就是七格格任性地想要报复一下初润山,哪知阴差阳错地弄了这么多误会出来。

    云裳看着手里的流产同意书,大脑快速地转动着,她想,严甯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因为喜欢郁凌恒所以妒忌吗?那她从楼梯上滚下去不会就是严甯推的吧?

    她吓出一声冷汗,抬眸看他。

    郁凌恒猜到她心中所想,当即摇头,“不是她!”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不是她?”她恼怒,忿忿道。

    怎么看怎么觉得他是在维护别的女人,哼!!

    她吃醋的小模样让他欢喜,心底柔情满溢。

    他目光温柔地看着她,食指弯曲亲昵地刮了刮她的鼻尖,客观分析,“第一,你从楼梯上滚下去的时候,她已经被严楚斐押上飞机了。第二,她没动机,她喜欢的人根本不是我,她的确是个刁蛮任性的大小姐,但还不至于坏到会做伤天害理的事。第三,医院的监控录像被损坏,很显然是有人毁灭证据,严甯没时间做这么多事。”

    “说来说去,还不就是为你的小*开脱呗!”云裳撇嘴,抖着腿翻白眼,阴阳怪气地哼哼。

    郁凌恒一看她这副矫情的小模样就乐了。

    “什么小*不小*的,话这么酸,吃醋了?”他凑上去啄她的唇,眉梢带笑地凝睇着她,好心情地戏谑。

    她撑着他的肩,不给他亲,扯着嘴角送他两个字,“呵呵!”

    “乖,别吃醋了,她那么丑,给你提鞋都不配,你在老公的眼里心里可是天下第一美,无人能比……”他甜言蜜语地哄着她,把她的小手抓开,另一只大手扣住她的后颈,在她唇上结结实实地啵儿了一下。

    “郁凌恒你少花言巧语!我不吃你这套!!”她恼火,冷着脸瞪他,厉声呵斥。

    然而他今天的脾气特别好,不管她怎么生气怎么骂,他都由着她,甚至她越骂,他就越温柔。

    “那你吃哪一套,嗯?”他与她额头相抵,亲昵地用鼻尖去蹭她的鼻尖,慵懒磁性的声音像是带着一股魔力,特别好听。

    “我——”

    “这个?”

    她刚吐出一个字,他突然单手掐住她的腰往下摁,同时他往上用力一刺……

    虽然彼此都穿着衣服,但经过两个吻,他早就雄赳赳气昂昂的了,这会儿被他充满恶意的一刺,那感觉还是异常强烈。

    “啊!你——”她惊叫,双颊瞬时通红,抬手就揍他,羞愤欲绝地嗔骂:“你不要脸!!”

    “嗯,不要!我要你就够了……”他在她唇上轻轻摩挲,*轻吐。

    她想躲,却被他紧紧箍住了腰,他不给她动,还用力磨她……

    云裳要疯了,被他磨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心跳加速,她觉得好热,再这样下去她又要溃不成军了……

    忍无可忍之下,她咬了他一口,嘟着嘴虚张声势地对他吼:“郁凌恒你再这样我可翻脸了!!”

    下嘴唇被咬,郁凌恒微微拧眉,用拇指轻拭伤口,有淡淡的血丝。

    云裳看到郁先生指尖上的血丝时,微微瑟缩了下,心里泛起一丝怯意。

    两人脾气相似,都不太好,换作平时,他该发飙了……

    郁凌恒面无表情地看了眼拇指上的血丝,没说什么,又用力擦了下被她咬破的地方把血丝擦干净,然后把拇指放嘴里,吮掉血丝。

    “云裳!”

    然后他喊她,一本正经。

    她一颤,以为他要兴师问罪了,戒备又惴惴不安地瞪着他。

    哪知他本是面无表情的脸突然就变了,变得深情款款……

    他深深看着她,眼底布满了*溺和无奈,双手轻轻捧住她的脸颊,说:“我怎么就这么爱你呢?”

    “……”她懵了。

    “嗯?你说说,你到底给我下了咒还是给我灌了*汤?我怎么就被你迷成这样了呢?简直神魂颠倒了你知道吗?”

    她用“你有病”的眼神看着他,“郁凌恒,我觉得你该吃药了!”

    他今天太奇怪了,完全不是她认识的那个矫情货,是被鬼附身了?

    他不理她,自顾自地说:“我爱你,郁太太,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他一边表白,一边在她唇上轻啄,一下又一下,怎么也亲不够似的。

    嗯,他爱她,真的太爱她了!

    不知道真相前,他对她有那么多那么深的误会,他都没办法放开她,可见他真是爱她爱到骨子里了。

    他说恨她,其实他自己清楚,即便她那么“无情”,他对她的爱,也远远超过了恨!

    云裳终于忍不住了,用手背去贴郁先生的额头。

    他一定是发烧了,肯定是烧糊涂了,所以才会对她说这些恶心巴拉的话。

    而且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根本就不是他郁大爷的风格啊!!

    手背贴上去,凉凉的,不烫啊!

    不是生病啊?

    那肯定就是中邪了!

    云裳笃定地想。

    “你觉得我发烧了?”

    正想着该怎么给他驱驱邪,就听见他饱含笑意的声音响在了耳畔。

    她没说话,只是戒备地瞅着他。

    “嗯,我的确是发烧了,不过烧的不是这里,而是这里!”他低沉地笑了两声,把她的小手拉下来,直接往下面摁去。

    “流……”氓!

    她羞愤欲绝,要骂他,可刚吐出一个字就被他以吻封缄。

    不过他没有纠缠,只是蜻蜓点水般触了一下,然后他在她唇上*轻吐,“别装!你明明喜欢!”

    “……”她红了脸,苦大仇深地瞪着他。

    她越恼,他越是放肆,变本加厉,“你喜欢老公这么对你的……”

    “郁凌恒,你真的没事?”她很惊悚啊,总觉得他今天神经有点不正常啊!不会真疯了吧?!

    被她当成了神经病,他也不恼,依旧是温柔深情的模样,“有事的是你……”

    “我有什么事?”她皱眉,不悦。

    特么!

    他是在咒她么?

    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她,“你口是心非!”

    “……我怎么口是心非了?”她怔了一下,不服气地剜他一眼。

    “你爱我吗?”他突然没头没脑地问道。

    “不爱!!”几乎是反射性的,她矢口否认。

    “瞧!这不就是口是心非么!”他语气笃定,大言不惭地说:“你明明爱我!你爱死我了!!”

    你明明爱我……

    你爱死我了……

    云裳像看怪物一般看着说大话说得脸不红气不喘的男人,“郁凌恒你今天是疯了吧?”

    就算他没疯她都快被他雷疯了!

    他今天吃了什么啊?哪来的自信啊?

    真是够了!

    “承认爱我有那么难吗?”郁凌恒拧眉,一副不满又幽怨的样子。

    云裳狠狠白了他一眼,“蛇精病!!”

    她歪过头去,不想看他那张自恋到让人想揍的脸。

    可下一秒,她的脸又被他掰了回去,非要她看着他。

    他的食指,用力摁在她的心脏位置,“云裳!你就是爱我!你的心里只有我!你这里装的满满都是我,已经容不下别的男人了!!”

    云裳哭了,哀嚎,“我求你了郁凌恒,你快去看病吧!”

    真是受不了他了!

    “郁太太,我都知道了。”他突然收起玩世不恭的姿态,目光锐利地盯着她的眼睛,神色严肃地说道。

    “你都知道什么了?”她皱着眉头没好气地叫,不耐烦极了。

    “你爱我!”他一本正经地说。

    噗……

    真想喷他一脸口水!

    她抬手就要揍他。

    “我知道你为什么非要跟我离婚了。”他深深看着她羞恼的小脸,不紧不慢地吐出一句。

    云裳一震,举起的手顿在半空,蹙眉看他。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微微心惊,狐疑又戒备地瞅着他,拿不准他到底是几个意思,索性闭嘴不言。

    他将她的小手拉下来,顺势将她揽进怀里,薄唇贴在她的耳朵上,向她认错忏悔,“老公错了,是老公误会你了,都是老公不好,让宝宝受委屈了……”

    他说,让宝宝受委屈了……

    云裳的心,狠狠一揪,双眼瞬时就红了个透。

    本来她没觉得有多委屈,可这会儿被他这样一哄,她还真是觉得委屈死了……

    他轻啄她泛红的双眼,极尽温柔地哄着,“宝宝不哭,都过去了,不难过了嗬,乖……”

    他的嘴像抹了蜜,话怎么甜怎么说,简直是哄死人不偿命。

    云裳双颊微烫,有些羞涩,讨厌!叫什么宝宝!她又不是他女儿!

    郁凌恒轻轻一叹,无奈又心疼,“其实你可以告诉我的,有什么困难我们可以一起面对的,为什么非要一个人扛呢?”

    心惊的感觉又回来了,她微微往后退,蹙眉看他,“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事关重大,不到最后一秒她是不会坦白的。

    郁凌恒好笑地看着三缄其口的小女人,忍不住默默腹诽,若是生在抗战时期,她一定是个最优秀的地下工作者,瞧她这抵死不认的固执劲儿,真是让他不知该欣慰还是该怨怼。

    他倾身探向副座,打开仪表台右边的小抽屉,拿出一个文件袋递给她。

    她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想接。

    他直接塞进她的手里。

    云裳无奈,一边皱着眉狐疑地瞅着他,一边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文件袋……

    一会儿后。

    “现在懂了吗?”

    等她看完最后一张调查报告,他问她。

    云裳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暗吁口气平复心情,然后抬眸看他,嘴硬地哼道:“少自作多情!你以为我是为你啊?我是为欧阳!”

    “那欧阳脱险之后呢?”他唇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的样子看起来坏透了。

    “我……我怕初润山报复!”

    “欧阳有了防备,谁还能报复得了他?”他一语戳破她的谎言,“你明明就是为了我,为了郁家!”

    云裳觉得,自己若是再否认就真的太矫情了。

    她恼羞成怒,没好气地剜他一眼,叫道:“是啊是啊!我是为了你!不过那是以前!现在我对你已经死心了!我不爱你了——”

    他已经脏了,不管她有多爱他,她都不要了!

    “我不信!”

    她说她不爱他了,他也没再像以往那样气急败坏,反倒自信爆棚。

    “你爱信不信!!”她翻了个白眼。

    “云裳!你听着!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相信你说什么不爱我的话了,再也不会相信了!!”他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掷地有声,“我不管你是真的不爱我还是假的不爱我,反正我就认定你是爱我的!你就是爱我的!”

    她为他付出那么多,他若还不能肯定她的爱那他就真是太瞎了!

    云裳狠狠咬唇,心跳急促。

    “得!你要这么自恋我也没办法!你继续!!”拿他霸道又无赖的样子没辙,她索性跳过这个话题,将手里的文件袋摇了摇,“这个!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正好,也省得我憋在心里难受。就这两天吧,你找个靠得住的律师,把我手上那百分之三十的股权转给你,或者你和晢扬一人一半,然后咱们两清,再无瓜葛!!”

    她边说,边从他怀里退出去,准备爬向副座。

    可他长臂一勾,轻轻松松就把她又勾回了怀里。

    “股权啊?我不要!那是太爷爷给你的,你必须留着!至于两清……”他的唇贴在她的耳朵上,坏坏地往她耳朵里呵气,“你想得美!你还欠我一个孩子呢……不!三个!你得给我生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当然,如果你愿意多生我也是不介意的……”

    “郁凌恒你在做什么春秋大梦呢你!”

    不等他说完,她就已经红着脸忍无可忍地大叫起来。

    他这脸皮可是比城墙还厚啊!

    居然要她给他生三个!

    还说什么“如果你愿意多生我也是不介意的”……

    瞧他那勉为其难的口气,好像是她哭着求着非要给他生孩子似的!

    什么人啊!!

    “郁凌恒,你别再一厢情愿了好吗?我们已经离婚了,你有了严甯,而我也正在跟初恺宸交往——”

    “郁太太,一个黎望舒还不够吗?!”

    题外话:

    一万字更新完毕~~~~~~明天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