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12章:你配不上我孙子
    桌子底下,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爬上他的小腿……

    初政翰捏着酒杯的手指倏地收紧,抬眸看着对面的云裳。?

    然而,云裳却并没有看他,而是目光专注地看着初恺宸,那波光潋滟的桃花眼,漾着无尽的柔情,特别勾人……

    初政翰微微眯眸,喉结不由自主地狠狠滚动了下。

    感觉到云裳投射过来的目光,初恺宸抬头迎视,看到她正深情款款地望着他,一颗心顿时扑通扑通狂跳起来。

    疑惑又激动。

    云裳勾着唇角,扬着优雅得体的微笑,在初恺宸看向她的时候,她用嘴努了努他盘子里的鹅肝,示意她要尝尝。

    初恺宸的心跳立马又快了一个节拍。

    她……她这是要和他共食么?

    初恺宸屏住呼吸,定定地看着她,给了她一个“你要吃?”的眼神。

    云裳轻咬红唇,有些腼腆,有些娇羞地笑笑,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同时,餐桌下,云裳的小脚丫顺着男人的小腿一点一点地往上爬……

    初政翰的眸色越来越深沉,薄唇抿得越来越紧,看着云裳的眼神滚烫无比,喉结情不自禁地再次上下滚动了下,口干舌燥。

    喝进嘴里的酒,如同掺了那方面的药,让初政翰全身都开始不对劲儿了。

    尤其是腿上那只小脚丫,越发不安分地在往他的小腿之中轻轻挤,还慢慢地往上移动,已经快到他的膝盖了……

    初恺宸被云裳的眼神电得七荤八素,连忙低下头,微微抖着手把鹅肝切成小块,然后趁家人不注意时,快速放进她的盘子里。

    与她同吃一份食物,想想都觉得好激动好*,初恺宸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他的心,从来没有为哪个女人跳得如此快过……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他对她的感觉,已经如此强烈。

    云裳叉了一小块鹅肝放嘴里,一边优雅地细嚼慢咽,一边媚眼如丝地看着低着头的初恺宸,同时桌下的脚更加放肆地往上……

    当她的脚移上男人的膝盖处,倏然像小钳子似的夹了下男人的腿……

    初政翰几乎是反射性地闭腿,将她的脚夹在膝盖处……

    小腹猛然窜起一股火,熊熊燃烧。

    小脚丫突然被夹住,云裳轻轻一颤,立马咬唇看着初恺宸,一脸娇羞的模样。

    初恺宸被云裳看得又惊又喜,感觉到她有些不对劲儿,但又对她现在这副羞答答的样子特别着迷。

    他看她,用眼神问她怎么了。

    她笑笑,然后羞涩又慌张地低下头,像是怕被人发现他们之间的眼神交流一般。

    云裳在低头的时候,眼角余光瞟到另一道炙热似火的目光,她下意识地转眸看向初政翰。

    初政翰吊儿郎当地靠在椅背上,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酒,*的目光毫不掩饰,就那样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云裳本就有些绯红的脸颊瞬时红了个透,一副以为他看到她和初恺宸之间的小动作般而难为情,她对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腼腆又略显尴尬的微笑,让后慌忙低头,不敢再与他对视……

    她这幅模样,让初政翰更加确定了心中疑惑。

    果然,这女人的脚是想伸向小堂弟的,却一不小心爬上了他的腿……

    初政翰垂眸看了眼云裳的小脚丫,眸色深不见底。

    他一个忍不住,伸手想去握住那白玉般的小脚丫,哪知他的指尖刚触上她的脚背,她就倏地收了回去。

    没握到!

    初政翰觉得心里有千万只小虫子在爬,心痒难耐!

    这女人,居然敢在这样的场合跟小恺公然调、情……

    真是够野性,够大胆,够放、浪!

    他喜欢!!

    一餐饭,桌面平静无常,桌下却暗潮汹涌……

    初家兄弟俩,均被云裳迷得神魂颠倒。

    ……

    用完餐后,初润山让云裳留下,其他人全部离开,包括初恺宸。

    偏厅里。

    “云小姐真想嫁进我们初家?”初润山一边慢悠悠地往茶杯里倒茶,一边淡淡瞟了眼对面沙发里优雅端坐的云裳。

    目光虽淡,却压迫性十足。

    云裳不为所惧,轻轻勾唇,淡然一笑,“初老爷您误会了!”

    “哦?”初润山挑眉。

    “我想嫁的是初恺宸这个人,而非初家!”云裳挺直背脊,倨傲不羁,理直气壮地微笑道。

    “有区别吗?”初润山冷笑一声。

    云裳眨巴着桃花眼,天真无邪地反问:“初老爷觉得没区别吗?”

    “没区别!因为他是我初润山的孙子,是初家的一员!”初润山啪一下放下茶杯,端着高傲的姿态冷冷道。

    云裳撇撇嘴,如花笑靥掺上了几分假意,“不好意思,我觉得有区别!嗯,他是初家的一员,但这对我来说毫无意义,因为就算他有天不是初家的一员了,我也是愿意跟着他的!”

    她的语速不急不缓,一副淡定从容的模样。

    “云小姐,你会不会太自信了?凭你离异的身份想嫁进初家不觉得太异想天开了吗?”初润山冷嗤,言辞间莫不是对云裳的鄙夷。

    云裳垂眸,抚了抚不小心起了皱褶的衣摆,懒洋洋地蔑然讥讽,“初老爷,我为什么会离异别人不知道内情您还不知道么?我会变成离异的身份不正是拜您所赐么?!”

    她一边说着,一边抬眸看着脸色瞬间变得铁青的初润山,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

    “所以你这是*我孙子准备报复我?”初润山微微眯眼,寒光乍现。

    “都说胳膊拗不过大腿,我一个没身份没背景没钱没势的二婚女,能有什么本事报复您?您会不会太瞧得起我了啊?!”云裳无畏无惧,依旧笑得没心没肺,让初润山猜不透她到底是真的感觉不到危险,还是根本就不怕危险。

    她接着说:“我只是一个女人,我只希望后半辈子有人疼,小恺他喜欢我,他不嫌弃我,他对我很好,所以我想跟他在一起!”

    她语气始终透着一股懒散,像是已安于现状,又像是太过疲惫,就想过过有人疼爱的平凡日子的模样

    “你以为他会对你好一辈子?”初润山讥讽,脸上的鄙夷之色格外扎人。

    云裳,“我知道男人都很薄幸,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男人都是花心的,但我想,这世上总会有那么一个不花心的,所以我愿意再赌一次!”

    见她脸皮厚吓不走,初润山没了耐心,“初家不会接受你,我不会同意!”

    “为什么呢?”云裳微微蹙眉,困惑地望着初润山,天真得像个不韵世事的小女孩。

    “你配不上我孙子!”初润山毫不客气地嫌弃道。

    “初老爷是用什么标准来衡量‘配’或‘不配’这个问题的?”

    “像你这样的残花败柳——”

    “呵!”云裳像是忍俊不禁般冷笑一声,说:“小恺都不介意我是否跟过别人,初老爷您瞎操什么心呢?毕竟要跟我过日子的是小恺,可不是您老啊!”

    “云小姐,牙尖嘴利没用,我们初家可不是一般的小门小户,先不论你嫁过人离过婚,就算你现在是个清清白白的大姑娘,凭你们欧家和云家那种不入流的门第,也休要妄想高攀我们初家!”

    “嗯,我的家世的确比不上初家……”云裳点点头,大方承认,低着头仿若是有些忧伤般小声呐呐。就在初润山以为她已经有了自知之明会知难而退时,她却倏地抬起头来,骄傲地噙着得意的媚笑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姿态,特别豪气地说:“不过我有钱啊!”

    初润山皱眉。

    “初老爷您可能还不知道吧,我手上可占有嵘岚百分之三十的股权呢!我有‘钱’!!”

    ……

    郁家。心殿。

    二楼书房。

    “有事?”

    郁嵘正在泡茶,轻抬眼睑看了眼站在面前的曾孙,漫不经心地淡淡问道。

    “太爷爷!”郁凌恒面色沉冷,特别严肃地开口。

    郁嵘眉头微微一皱,停下泡茶的动作,抬起头来。

    只见郁凌恒的脸色是前所未有的凝重,高大的身躯像座大山一般极具压迫性地耸立在他的面前,居高临下地冷冷看着他。

    他的手里,紧紧捏着一个文件袋,他的指关节微微泛白,文件袋被他捏得有些变形。

    对于这从小看着长大的曾孙,郁嵘知道,他一定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云裳为什么要跟我离婚?”郁凌恒问,冷硬的语气隐隐带着点质问的意味。

    郁嵘放下茶壶,缓缓坐直身,挑眉看着英俊挺拔一表人才的大曾孙,“这不是你们两人之间的事吗?为什么来问我?”

    “她不肯告诉我!”

    “你觉得我应该知道?”

    “不是应该,是一定!您一定知道!!”郁凌恒语气笃定,攥着文件袋的手反射性地捏得更紧。

    郁嵘双眼微眯,眼底精光划过,他瞟了眼曾孙手里的文件袋,心里已有些了然……

    没有惊慌,反倒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

    纸包不住火,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郁嵘倾身倒了杯茶,拇指和食指轻轻捏着小巧的茶杯,端起来惬意啜饮,“何以见得?”

    郁凌恒二话不说,直接把文件袋扔在茶几上。

    郁嵘没有责备他这样的举动不够尊重长辈,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然后放下茶杯拿起文件袋。

    打开,抽出文件袋里的东西……

    即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当郁嵘看到几十年前的照片和调查资料时,拿着资料的手还是轻微地颤抖了下。

    好半晌后,郁嵘才将照片和资料重新放回文件袋里。

    “费了些工夫吧!”将文件袋放回茶几上,郁嵘抬头看着郁凌恒,眼底泛着一丝赞赏和欣慰。

    郁凌恒没说话,心里却忍不住默默吐槽。

    太爷爷说得可真是轻描淡写啊,何止是“费了些工夫”,他简直是劳民伤财千辛万苦才查到这件事的!

    想要调查这些被人刻意掩盖的事件本就异常困难,他又担心最终若真查到什么隐情会落人把柄,只能找几拨人分开调查,进展自然更慢,耗时必然更久,难度肯定更大。

    本来前面他是找穆劭枫帮忙的,可越查越觉得不对劲儿,他便让穆劭枫停止,然后自己再找了几个靠得住的人分开继续查。

    不是信不过穆劭枫,而是有些事,终归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所以这些日子里,他不是什么都没做!

    一小时前拿到调查报告,他看完后整个人都呆了,震惊得好久都回不来神。

    看着报告和照片,他布满层层迷雾的心豁然开朗,所有疑惑瞬间得到了答案。

    他明白了太爷爷为何当年要设计分开他和初丹!

    他明白了郁太太为何非要跟他离婚!

    他明白了太爷爷近些年来为何要容忍初润山言辞间的放肆!

    心里那些想不通的地方,在这一瞬间,都想通了。

    “既然你都知道这些了,还来问我做什么?”郁嵘低着头继续沏茶,神色如常地谈谈吐字。

    “太爷爷您难道就不觉得该给阿恒一个交代吗?”郁凌恒终究是忍无可忍了,冷着脸气愤填膺地质问道。

    “如果这件事搁在晢扬身上,我必然会给他一个交代,但你现在是郁家的一家之主,保护郁家不受侵害是你的使命,所以就算有再多牺牲都是你应该付出的,我不需要给你交代,懂吗?!”郁嵘抬头,冷冷说道。

    “可这担子该我扛,不是郁太太!”郁凌恒怒不可遏,狠狠咬着牙根隐忍着心底的愤怒,尽量不让自己失控。

    “作为你的妻子,她又怎能置身事外?!”

    “可是——”

    “阿恒!你要相信,若是能让你担的责任,太爷爷绝不会让裳裳一个女人去为你扛!若非迫不得已,太爷爷也不敢这样委屈她!!”郁嵘沉声阻断郁凌恒的“可是”,神色严肃地说道。

    不敢这样委屈她……

    不敢?

    是太爷爷用词不当?还是别有深意?

    郁凌恒微微一怔。

    “太爷爷不是偏心,更不是不心疼她,太爷爷是希望你们夫妻在经历磨难之后能夫妻同心!!”郁嵘重重叹了口气,目光锐利地看着面罩寒霜的曾孙,苦口婆心地说:“面对布满荆棘的前路,可怕的不是困难和磨难,而是没有一颗坚定走下去的心!只要你们的心在彼此身上,困难只会让你们更加珍惜对方,所以你怕什么呢?”

    他怕什么?

    他还能怕什么!

    他当然是怕自己稍不留神就把郁太太弄丢了啊!!

    突然发现自己真是没用,简直就是个混蛋!

    他误会郁太太不爱他,误会郁太太背叛他,误会郁太太不要他们的孩子,还一怒之下打了郁太太……

    从头到尾,都是他错怪了她!!

    他让她受了那么多委屈,还让她受了那么多伤害,在她没了孩子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还狠心那样骂她,甚至赌气恶意收购朝阳和云氏来报复她……

    现在回想起来,原来他做了那么多那么多的混账事!

    他都不敢想,受了那么多委屈的她,还会不会原谅他……

    如果她不原谅他了,他又该怎么办?

    他曾是那么骄傲那么不可一世的人,从来不懂后悔为何物,可现在,此时此刻,他真是悔不当初!

    是该怪郁太太演技好?还是该怪他自己被妒忌蒙蔽了心?

    好吧!怪他自己!都是他不够好,所以才会让她吃那么多苦,都是他的错!!

    不知道,他现在觉悟,还来得及么?

    他已经什么都不敢想,只求他的郁太太还没对他完全绝望,只求她的心里还有他……

    看着曾孙变幻莫测的脸,郁嵘轻叹一声,语重心长地说:“我早就跟她说过,豪门长媳不是这么好当的!我现在也跟你说一句,一家之主,更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身处豪门,会得到许多,同样也必须付出许多,所以有些牺牲,是必须的!

    ……

    回欧家的路上,云裳和初恺宸各怀心绪,一路无言。

    距离欧家一街之隔,云裳让初恺宸停了车,因为欧荣毅和欧阳都不赞同她和初恺宸交往,所以她不想让家里人知道初恺宸送她回家,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初恺宸停了车,云裳正要伸手去开车门,初恺宸终于忍无可忍开了口。

    “我爷爷是不是为难你了?”

    他早就想问了,可见她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他一直没问出口。

    闻言,云裳收回手,转头看他,淡定从容地摇头,“没有啊!”

    “那你们都说什么了?”初恺宸微拧着眉头瞅着她。

    她挠了挠脖子,耸肩微笑,“没什么,就闲聊了几句。”

    他不说话,就静静地看着她。

    “你不信啊?”她眨眨眼,举止大方又自然,看不出丝毫撒谎的痕迹。

    “不信!”初恺宸很诚实地吐出俩字。

    她挑眉,笑容加深,“那你觉得他会跟我说什么?”

    “他不同意我们交往。”他说得笃定。

    云裳倏然沉默。

    她微蹙着黛眉深深看了他几秒,突然一本正经地喊他,“初恺宸!”

    “嗯?”他的心脏微微一紧,她严肃的样子让他不安。

    “你真的了解你爷爷吗?”

    “什么意思?”初恺宸心里咯噔一下,脸色微变。

    云裳扑哧一声,嗔笑:“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我就随便问问而已!”

    初恺宸皱眉,内心越发不安了。

    “好了,很晚了,你回去吧!”云裳笑够了,一边语调轻快地说着,一边推开车门下了车。

    关上车门,她站在车外对他挥手,“开车小心。”

    “那个……”初恺宸眼含期盼地看着她,欲言又止。

    “嗯?”

    他悄悄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问:“明天中午可以一起吃饭吗?”

    “好啊!”她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

    正好她也有话想跟他说……

    “我来接你!”初恺宸顿时松了口气,喜笑颜开。

    “嗯!”她点头。

    见她点了头,初恺宸喜上眉梢,油门一踩,放心离开了。

    一直到初恺宸的车消失在视线里,云裳才幽幽叹了口气,眼底泛起一抹愧疚……

    突然,一只大手从她的背后伸来,紧紧捂住了她的嘴。

    “唔唔……”

    题外话:

    内啥~~菇凉们,今天有重要通知,请大家到评论区去看,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