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11章:最后的机会
    “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跟严甯——”

    “我们走!”

    郁凌恒话未说完,云裳就急切地对初恺宸说道,眼底有慌有痛,情绪有着明显的激动。。。

    他背叛了她,他跟别的女人尚了*……

    她不想自己惨遭背叛的事被弄得人尽皆知,她不想把自己血淋淋的伤口公诸于世,她不想看到初恺宸或是任何人诧异和同情的目光……

    她不需要怜悯或安慰,她只想把这个耻辱烂在肚子里,待一个人的时候,再慢慢舔舐伤口……

    她宁愿独自承受伤痛,也不愿接受别人的同情!

    自己老公出了轨,这种事儿怎么说怎么丢人!

    即便他们已经离了婚,即便他们已经毫无干系,可她还爱着他,他的“不干净”真的是让她死了心。

    彻底死了心!

    他已经把她的心伤透了,她不能再让他把她的脸丢完,所以她不想让初恺宸知道他背叛了她……

    云裳说完就走,初恺宸拧着眉看了看脸色铁青的郁凌恒,见云裳走了,他别无选择,只能跟上。

    郁凌恒两个大步追上去,紧紧拽住云裳的手臂,近乎气急败坏地喝道:“云裳!不要每次都用逃避来解决问题好吗?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放手!”她极冷极冷地看着他。

    见两人剑拔弩张,初恺宸为难又着急,拧眉看着郁凌恒,想劝,“哥……”

    “小恺!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你别搅合进来,对你没好处!”郁凌恒转眸,神色严肃地看着初恺宸,一语双关地说道。

    初恺宸微微一怔。

    其实心里明白,他们两个不会真的那么容易一刀两断,也并不是他想搅合就能搅合得了的。

    就好比现在,他们冷冷对视,他们眼里只有彼此,而他,不过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旁观者罢了。

    云裳蹙眉睥睨着郁凌恒,不悦冷喝:“什么叫搅合?郁先生,你现在才是在搅合好吗!我跟小恺现在是——”

    “郁太太,我们不闹了行吗?我认输了行吗?我知道我说的话你现在是一个字都不相信,那我马上让严甯来跟你解释行吗?你就当给我最后一次机会,最后一次!行不行?!”他不让她说完,就急急阻断她的话,放低姿态向她乞求。

    他强调是最后一次,只求她别太狠心。

    云裳沉默,冷冷看着他。

    让严甯来解释吗?解释什么?

    她蹙眉,犹豫着要不要给他最后一个机会……

    他们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到底是性格使然?还是缺乏沟通?仰或是她太过自我?

    或许……听听也无妨不是么!

    看到云裳冰冷的眼神终于有了那么一丝松动,郁凌恒心下一喜,连忙一边掏出手机拨号,一边急急对她保证,“不会浪费你太多时间,半小时!半小时就好!!”

    初恺宸没说话,只是默默看着拉在一起的两个人。

    郁凌恒一手拨号,电话接通的那瞬,他咬牙切齿地对着电话彼端的人咆哮,“七、格、格!!你是死在路上了吗?!”

    二十分钟前,他给严甯发过一条信息,让她马上到朝阳地下停车场来。

    “啊,那个……”严甯的声音很纠结,苦哈哈的。

    “少特么给我废话,你只有三十分钟!三十分钟内你没出现在我面前的话,后果自负!!”郁凌恒不耐烦地冲她吼,亟不可待。

    严甯哭兮兮的声音传过来,“郁凌恒,对不住哇!我——”

    “你在哪儿?!”郁凌恒脸色倏地一沉,厉声急问。

    严甯那边有点吵,让他心生不安。

    “飞机上……”严甯怯怯地吐出俩字。

    郁凌恒一听,炸毛了,“你他妈在飞机上干什么?”

    “你们伟大的四爷通缉我,现在我被他的人抓了,正要把我押回京都呢!郁凌恒,你救救我,我不想回去,你救救我吧——”

    “严甯!别他妈跟我开玩笑!!”郁凌恒觉得自己要疯了。

    这可是郁太太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严甯今天若不出现,郁太太只怕再也不会相信他了,最后的机会啊,最后的啊!!

    这个杀千刀的七格格,怎么可以在紧要的关头给他掉链子呢?!

    这个白眼狼,就知道不能帮她!

    “谁特么有心情跟你开玩笑啊!!”严甯也叫,声音惨兮兮的,同样的气急败坏。

    “严甯!我给你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你不出现在我面前的话,你他妈这辈子都别再出现在我面前!!”郁凌恒想杀人了。

    “姐姐也想来,可姐姐来不了!你说姐姐能咋办?啊!咋办?!”严甯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心情也极度烦躁,忍不住跟他对吼起来。

    “我不管你咋办!反正你现在必须出现,就算死你也得给我把事情解释清楚了再去死!”

    “sorry啊,飞机还有两分钟就要起飞了,有人要收我电话了……”严甯爱莫能助地怯怯道。

    郁凌恒心脏狠狠一紧,大喝:“严甯你敢!!”

    下一秒,通话就被切断。

    “严甯?严甯?!”听着电话里响起了急促的嘟嘟声,郁凌恒又气又惊,头皮一阵阵发麻,不可置信地冲着手机大叫。

    他一秒也不敢停顿,连忙再拨,可严甯已经关机。

    很显然她的手机已经被暂时没收了。

    郁凌恒气得想把手机砸了。

    气温骤降,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寒气,是从云裳的身体里迸射出来的。

    她的脸,冷若冰霜,唇角若有似无地勾勒着一抹讥讽的笑,冷眼看着他气急败坏地对着手机吼。

    将自己的手臂从他的手里挣脱出来,她转身就走。

    “郁太太!”

    他急喊一声,再度冲上来拉住了她。

    “最后的机会。”她回头,特别平静地看着他,“你说的。”

    “严甯那边临时出了点状况,你再等等好吗?我找找严楚斐,你再等我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他一边急急解释,一边给严楚斐打电话,急得心如打鼓。

    然后他一连打了三遍,严楚斐都没有接电话。

    云裳觉得自己像个傻瓜,一次次地想要相信他,一次次地给他机会,可得到的只有失望!

    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是不死心,明明是亲眼所见,明明是抓歼在场,明明是证据确凿,为什么她还要相信他所谓的解释?

    他说要让严甯亲自给她解释,好!她给他机会,可结果呢?

    根本就没有什么解释吧,其实这只是他又一次的戏耍吧,她可真是愚蠢到家了啊!

    “郁凌恒,你真的可以放手了!”忍无可忍,她冷冷开口,一语双关。

    他们之间,一路纠缠到现在,彼此都已是遍体鳞伤,就此结束或许对大家都是最好的结局。

    郁凌恒狠狠一震。

    他皱眉看她,又惊又怒,心脏开始剧烈抽搐。

    痛……

    放手?

    如果放手真的那么容易,她以为他是吃饱了撑的非要这样折腾自己?

    他快被她折磨疯了,真的!!

    云裳说完,轻柔而坚定地转动着手腕,从他的大手里挣脱出来。

    然而她刚转身欲走,却叫他倏地一把紧紧抱住……

    熟悉的气息将她整个包围,她该将他狠狠推开的,可她的双手却像是突然断了一般,怎么也使不上劲儿。

    “别走!”他的唇贴在她的耳畔,卑微乞求。

    她身子微微一僵,慌忙垂下眼睑,掩饰着眼底的氤氲水雾……

    “求你了,别再折磨我了……”他的唇移到她的耳朵上,难受低喃。

    她转头看他,从他怀里慢慢退出,冷笑道:“这话应该我说才对吧!郁凌恒,算我求你行吗?我想要开始新的生活,你别再来打扰我了,我不想再跟你相互折磨下去了,就让我们放过彼此,好吗?”

    放过彼此……

    郁凌恒脸色一白,唇角缓缓泛起一抹苦笑,心痛如绞。

    放过彼此吗?

    不!他做不到!

    突然,郁凌恒的手机响了。

    他看了眼来电号码,再抬眸看了眼脸色冷然的云裳,拧眉犹豫了两秒,然后对她说:“郁太太,你不相信我没关系,但我希望你别意气用事,凡事三思而后行!”

    说完,他一边接起电话,一边朝着自己的车快步走去。

    几乎是在他转身走人的那瞬,她也转了身,拉开越野的副座车门,坐进去。

    初恺宸看了看郁凌恒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跳上车生闷气的云裳,心底一片黯然……

    ……

    黑色越野平稳地行驶在马路上,在车水马龙中徐徐前进。

    “我们这是去哪儿?”

    云裳回过神来,看到车窗外是陌生的风景,微蹙着黛眉看向开车的初恺宸,问。

    “我爷爷想见见你……”初恺宸娴熟地开着车,忙里偷闲地转头看她一眼,轻轻说道,完了连忙又补上一句:“可以吗?”

    小心翼翼的询问,透着对她的讨好,像是生怕她不高兴一般。

    “可以啊!”云裳咧嘴一笑,一扫刚才的郁闷,大方点头。

    很好!该来的,终于来了!

    两天前,她亲眼目睹郁凌恒的背叛,走在街上哭得不能自制。

    偶遇初恺宸,她问他喜欢她吗?若是喜欢,能娶他吗?

    她看出来了,他是喜欢她的。

    所以她吻了他……

    蜻蜓点水般的一个吻,并不激烈*,却把他激动得整个人都微微发颤。

    她伏在他的怀里哭了许久,他提议送她回家,她却摇头,说她不想回家,随便去哪儿都好,就是不要回家……

    她不想让家人看到情绪崩溃的她,她不想让疼爱她的人担心,她只想一个人安静安静,哪怕*也好。

    最后,她去了他的私人别墅,在他家客房里住了一宿。

    她的衣服脏了,他让人给她送了一条白色长裙过来。

    然后第二天一早,她说想回家,他自然是要送她的,哪知一开门,却迎上数台相机和摄影机……

    初家小少爷与神秘女子共度良宵的消息,被媒体一宣传,立马便人尽皆知了。

    而这一切,都是她一手策划的!

    初恺宸不太放心地又看了她一眼,“如果你今天心情不太好的话,也可以改天……”

    “我没事儿!你爷爷是长辈,长辈要见晚辈,晚辈哪有说改天的资格?”云裳唇角噙着淡淡的笑,似讥似讽地说道。

    “真的没事?”

    她挑眉一笑,不答反问,“你觉得我能有什么事儿?”

    初恺宸觉得自己越来越无法正视她的笑容,每多看一次,他的心就多沦陷一分……

    无法自拔的同时,他又深深明白,即便她问他愿不愿意娶她,她的心里,都不可能有他……哪怕一丝一毫!

    她跟duke之间的爱恨纠葛,他是一路看过来的,在n国,他亲眼目睹duke为了救她奋不顾身,而她见duke掉下楼时也不要命地一同跳下去……

    他们生死与共,为了对方都愿意豁出命去,这样浓烈的爱,怕是再也无人能超越他们在彼此心里的地位。

    可人都有贪恋,他也有,明知她的心里根本容不下他,可在听到她问他愿不愿意娶她时,他还是心动了。

    就觉得,只要她愿意嫁给他,他就娶,哪怕她的心里没有他!

    不敢直视她的眼神和笑容,初恺宸连忙撇开脸,专心致志地盯着路况,强忍着噗通噗通一阵乱跳的心脏,低低道:“没事就好。”

    她说没事便没事吧,他也真心希望她有一天能真的“没事”了才好。

    虽然那一天,可能遥遥无期……

    二十分钟后。

    到了大酒楼,两人在迎宾小姐的带领下径直朝着初润山订好的包房走去。

    “你先进去,我去洗手间补个妆,一会儿来!”

    突然,云裳停下脚步,对身边的初恺宸轻轻说道。

    “我等你!”初恺宸说。

    “别!你等我的话就该迟到了,你先进去,如果你爷爷不高兴你帮我解释一下,说我马上就到。”

    初恺宸想了想,觉得她说得挺有道理,点头同意,“好!”

    然后云裳进了公共洗手间,拿出粉饼拍了拍脸,再换了支大红色的口红,整了个烈焰红唇。

    转瞬间,她便由清丽可人变成了妩媚冷艳,美得更加夺人眼球。

    再把马尾解开,让微卷的长发披散在肩头,发丝拢向一边,露出一侧修长白希的脖颈……

    云裳微微仰起下巴,满意地看着镜子里美艳不可方物的自己,唇角缓缓泛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靥……

    从洗手间出来,她垂着眸一边在包里摸索着什么,一边往前走。

    突然——

    “哎呀!”

    她脚下一崴,惊呼一声,整个人不可抑止地朝着一个刚从男洗手间里出来的年轻男子身上倒去……

    男子避之不及,不止被迫做了她的靠垫,还被她狠狠踩了一脚……

    俊美中自带一股邪气的年轻男子皱眉不悦,脚被她踩得痛死了,脸色变得难看至极。

    男子抬头就要开骂,可当他看云裳的模样时,双眼顿时一亮,眼底的怒意瞬间被惊艳取代……

    “对不起对不起!这位先生,没没……没踩疼你吧?”云裳蹙眉咬唇,忙不迭地道歉,那怯懦无措的模样透着一丝楚楚可怜的意味,我见犹怜。

    男子盯着她的烈焰红唇,*的目光毫不掩饰地在她精致的五官上流转,半晌后,才淡淡吐出俩字,“没事!”

    “真的很抱歉……”云裳低着头呐呐,窘迫又懊恼。

    男子没再说话,深深看了她两眼,然后转身走了。

    云裳咬着唇轻吁口气,看了看男子挺拔的背影,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走了一段距离,男子突然转身,目光阴狠地射在云裳脸上,冷声厉喝,“你跟着我做什么?”

    这个浑身透着一股邪气的男子,行事谨慎,对陌生的人有着很深的戒备……

    云裳吓得一震,停在原地,茫然地眨了眨桃花眼,一脸无辜地望着男子,“啊?哦,我……”

    正在这时,两米开外的包房门突然由内打开,帅气俊朗的初恺宸走了出来。

    “裳裳。”

    初恺宸先是看到云裳,然后才看到离自己更近的年轻男子。

    “二哥!”

    ……

    贵气十足的餐厅包房。

    长方形的餐桌上摆着娇艳欲滴的鲜花和让人垂涎若滴的菜肴。

    “老爷子您好!”

    云裳对着首席的初润山,微微点头,不卑不亢地问了声好。

    “先吃饭!”初润山目光犀利地看了她一眼,不冷不热地说道。

    初润山一声令下,所有人就座,准备用餐。

    云裳有些意外,她本以为初润山会单独见她,不曾想居然是初家一大家的聚餐。

    初润山有三个儿子,大房和二房各育一子,三房育有一子一女,就是初恺宸的爸爸。

    除了初丹,初家成员均已到齐。

    长方形的餐桌,按辈分依次而坐。

    云裳一个外人,自然坐到最后,她的对面是初恺宸和初政翰。

    初政翰——初家二房的独子,初恺宸的二堂哥。

    也是刚才云裳在洗手间门口不小心撞上的那个浑身透着一股邪气的年轻男子!

    这是云裳这辈子吃过最沉闷最无趣的一餐饭。

    初家的男人似乎都有着根深蒂固的大男子主义,席间除了初润山和三个儿子偶有交谈,其他人一概不言。

    云裳默默用餐,时不时地抬眸去看初恺宸,眼角余光偶尔也瞟瞟初政翰……

    初政翰没怎么吃东西,多数是持着红酒杯单臂环胸地靠在椅背上,一边惬意地抿着红酒,一边微眯着双眼目光灼灼地盯着美艳无比的云裳。

    放荡不羁的初政翰,见过……不!应该说是上过!上过无数美女,环肥燕瘦闭月羞花可谓是应有尽有数不胜数。

    他喜欢美丽的女人,更喜欢“上”美丽的女人!

    然而就算他阅女无数,好似还是第一次遇见像云裳这种冷艳又透着野性的女人……

    男人天生的征服欲膨胀,他有种想要驯服眼前这个女人的冲动……即便她是小堂弟的女朋友!

    初政翰正想入非非,突然狠狠拧眉,全身神经瞬时绷紧,呼吸都乱了。

    桌子底下,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爬上他的小腿……

    题外话:

    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卡文也不是病,可卡起来比牙疼还要命~~~嘤嘤嘤~~~~人家牙疼又卡文,求安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