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10章:初家的人有毒啊?
    终于挨到天亮,他接到郁晢扬的电话——

    “哥,你你……你快看……”

    郁晢扬磕磕巴巴的声音从电话彼端传来,震惊得声音都变了调。》し

    是什么让郁晢扬如此惊慌?

    郁凌恒心里顿时咯噔一下,“看什么?”

    “wb头条……”

    郁凌恒狠狠拧眉,心里有种强烈的预感,这头条……

    可能跟郁太太有关。

    “哥,我传你微信!”

    郁晢扬急急说完,挂了电话。

    几秒之后,郁凌恒的手机就响起了微信提示音。

    狠狠咬着唇,紧皱着眉头看着手机,他突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

    可是恐慌的同时,他又强烈地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指尖颤抖,打开微信,晢扬发过来的是一条视频链接……

    他看着视频,却怎么也没有点击播放的勇气,就觉得这段视频是个潘多拉盒子,一旦打开,就会有灾难降临……

    他害怕打开,可又迫切地想知道郁太太到底在哪儿。

    心,不安地狂跳着,咬牙犹豫了许久,最终,他还是点开了视频。

    视频画面里的背景,是初恺宸的私人别墅,别墅的门口围着一堆举着相机或拿着话筒的记者,把刚出门的初恺宸围了个水泄不通。

    初恺宸面沉如水,一边对不停发问的记者说着无可奉告,一边以绝对保护的姿势牢牢护着怀里的女子……

    嗯,初恺宸抱着一个长裙飘飘的纤瘦女子。

    女子整个人伏在初恺宸的怀里,低着头把小脸埋进他的胸膛,无法让记者捕捉到她的模样。

    看到初恺宸护在怀里的那抹熟悉的身影,郁凌恒的心瞬时狠狠揪扯起来,就算看不到女子的脸,他也能一眼就认出那是……

    郁太太!

    他的郁太太!!

    她彻夜未归,为何会一大清早出现在初恺宸的别墅门前?

    而且,她昨晚穿的不是白色长裙!!

    还有,她为什么要躲避记者的追问和镜头?为什么要那么乖巧地藏在初恺宸的怀里?她到底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要这样遮遮掩掩躲躲藏藏?!

    视频里的那些记者,你一言我一句的不停地在追问,问他们是什么关系?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认识的?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要小孩?等等等等……

    越问越离谱!!

    视频播完,郁凌恒整个人也已经不好到了极点。

    心,又慌又痛,乱作一团……

    这一天,一条标题为“初家小公子初恺宸与神秘女子在其私人别墅共度良宵”的新闻不费吹灰之力就爬上了各种娱乐头条。

    人尽皆知!

    ……

    欧家。

    云裳刚进家门,就感觉到空气中飘荡着一股紧绷压抑的气氛。

    她换了拖鞋往客厅里走,果然看到家里所有人成员都聚集在客厅里。

    外公欧荣毅坐在沙发的正中央,旁边两侧的沙发里分别坐着舅舅欧阳和妈妈欧晴,均神色严肃。

    一副三堂会审的架势!

    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射在云裳的脸上,极具压迫性。

    像是早有预料,云裳没有丝毫惊讶,噙着甜甜的笑靥淡定从容地走向沙发。

    “等我?”她转动着眸光笑米米地看着家人。

    没人回答她。

    “我可以坐下吗?”她还是笑靥如花,问完也不等他们回答,就很有自知之明地坐在外公的对面,“犯人”的位置上。

    她装模作样地整整衣摆,挺直背脊正襟危坐,然后再抬眸看向欧荣毅和欧阳,说:“我准备好了,开始吧!”

    “怎么解释?”欧阳也不拐弯抹角,直接扔了份娱报在她面前,冷声质问。

    云裳垂眸瞟了眼娱报上那张大大的照片——她躲在初恺宸怀里的照片。

    唇角一勾,她微笑道:“小舅你不是说要忘记一段感情最好的办法就是开始另一段感情吗?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

    “你的意思是,你现在真的在跟初家那小子谈恋爱?!”欧阳的脸色瞬时更加阴沉了几分。

    “还不够明显吗?”她笑着瞟了眼娱报。

    “裳裳,他比你小……”欧晴忍无可忍地插了句嘴,满眼忧虑地看着女儿,小心翼翼的声音透着无奈和不赞同。

    “小不了多少啦,几个月而已。”云裳满不在乎地说。

    “我不同意!”欧阳首先表态,极力反对。

    “我也不同意!”欧荣毅也沉声道。

    父子俩严肃的表情如出一辙。

    “为什么?”云裳挑眉,淡淡问道,模样平静不急不躁。

    欧荣毅,“初家的人,少沾为妙!”

    “少沾为妙?初家人有毒啊?”云裳失笑一声,戏谑。

    “不止有毒,而且是剧毒!”欧阳一本正经地瞪她一眼,用眼神警告她端正态度,别这样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云裳撅了撅红唇,嗲嗲地说:“其实初恺宸人还是蛮不错的,你们别急着反对,先了解一下嘛!”

    “欧家和初家向来不对盘,有什么好了解的?!”欧阳语气不耐。

    “欧阳,拜托你别这么古板好么,没听过有句话叫做‘这世上没有绝对的敌人也没有绝对的朋友’这句话吗?不对盘那也是几十年前的老恩怨了,都说冤家宜解不宜结,正好趁此姻缘化解两家的隔阂,不是正好么?!”她一边说着,一边倾身拿起茶几上的玻璃水壶,给自己倒了杯凉白开。

    “道不同不相为谋!!”欧荣毅义正辞严地喝道。

    云裳捧住水杯喝了两口水,好笑地看着欧荣毅,“外公,您弃军从商二十几年,与初润山早就不在一条道上,根本谈不上什么谋不谋的啦!”

    “反正我不会让你嫁进初家那种堪比龙潭虎穴的家族里!”

    “不怕啦外公,我应付得来的!”

    面对长辈的反对,云裳从始至终都表现得特别淡定,从容应对毫不慌张,冷静理智得仿佛在谈生意。

    欧阳微眯着双眼,目光犀利地盯着云裳,“你觉得初润山会接受你做他的孙媳?”

    先不说欧初两家向来不合,就她这二婚的名声……初润山会同意才有鬼了!

    “那是他的事!”云裳撇撇嘴,悠闲地捧着水杯慢悠悠地喝。

    “如果他不接受你呢?”

    她笑笑,妩媚又没心没肺,“那是初恺宸的事!”

    “云裳,你想干什么?”欧阳冷厉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地射在云裳的脸上,企图看穿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没干什么啊,就想谈个恋爱而已,你们总不能一辈子把我留在欧家做老姑娘吧!”她抬手撩发,将散落在耳际的发丝夹在耳朵后,似笑非笑地说。

    欧阳皱眉,“你想谈恋爱多的是选择——”

    “是啊,初恺宸就是我千挑万选过得呀!”

    “他不适合你!”欧阳面带怒色。

    一家人都很严肃地对待这个问题,偏偏她这个当事人却还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怎能不让人生气?!

    不适合……

    云裳唇角的笑靥微不可见地僵了一下,脑子里浮现出一张让她爱恨交织的俊颜……

    又是不合适吗?

    郁凌恒跟她不合适,初恺宸跟她也不合适,是不是这天下就没有一个男人跟她是合适的?!

    呵!也罢!

    不合适就不合适吧!

    反正从今往后再也不会有她想要的人,合不合适又有什么关系?一个人的日子她又不是没过过,她还有妈妈呢,没什么大不了的!

    垂着眸看着水杯,她轻咬着红唇意味不明地笑了笑,然后缓缓抬眸看着欧阳,意味深长地说道:“小舅,感情这个东西呢,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他合不合适我我自己知道,你说了不算!”

    “这么说你已经做好了决定,现在并非是征求我们的意见,只是知会我们一声,是这样吗?”欧阳脸色阴沉,声音冷若冰霜。

    见欧阳似是动了怒,云裳倾身另外倒了杯水,轻轻推到欧阳的面前,示意让他喝点水消消火。

    然后她慢悠悠地说:“我这么大的人了,做事有自己的分寸,我当然是希望能得到你们的支持和祝福,可如果你们实在不能理解我……我可以搬出去的!”

    搬出去……

    搬哪儿去?

    搬去和初恺宸住?

    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欧阳狠狠磨牙,好几次张口想说什么,最后却终究是一个字都没吐出来。

    话已至此,他发现自己已无话可说。

    ……

    朝阳公司。

    下班,云裳走进电梯,摁下负一楼,到地下停车场。

    电梯到达负一楼,云裳从电梯里出来,径直朝着自己的专属车位走去。

    走着走着,突然一个黑影冒了出来。

    “啊……呃……”

    她失声尖叫,吓得往后一跳,还没反应过来,一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就递到了她的面前。

    她愣住。

    抬眸一看,看到初恺宸布满担忧的帅气脸庞。

    “吓着你了?”初恺宸懊恼地皱着眉,心疼地看着她微微苍白的小脸,眼底尽是自责。

    “有点……”云裳摁住扑通扑通狂跳不止的心口,心有余悸地微微喘息。

    “对不起!我……我只是……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我不是故意的……”他急得有点语无伦次,像是生怕她生气一般。

    看到初恺宸急得手足无措,云裳想笑,却笑不出来。

    心里甚至泛起一股莫名的伤感……

    “给我的?”她连忙收拾起心里不该有的情绪,用嘴努努他手里的花束,问他。

    “嗯嗯!”初恺宸忙不迭地点头,再次把花束递到她面前,有些难为情地看着她,“喜、喜欢吗?”

    云裳接过花束,低头嗅了嗅花香。

    “如果你不喜欢红玫瑰,还有其他的!”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又急切地补上一句。

    “……?”她抬眸看他。

    “来!”他壮着胆子去拉了她的手,双双朝着他的车走去。

    他先是抓着她的手腕,然后轻轻一滑,牵住她的小手……

    他的手指触上她的掌心,明明是正常的温度,他却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烫化了……

    心,噗通噗通,跳得毫无章法,速度快得几乎无法负荷。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紧张,可他就是无法控制,在她面前,他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了……

    云裳垂眸看了眼彼此相牵的手,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眼底快速地划过一丝复杂的光芒。

    走到改装过的黑色越野车后面,初恺宸打开后备箱,有些苦恼又有些腼腆地说:“我也不知道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花,所以我把寓意好的都包了一束……”一转眸看到她呆呆的模样,他又紧张了,“都不喜欢吗?”

    云裳呆若木鸡地看着塞满了各色各样玫瑰花束的后备箱,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好像是她第一次收到这么多的玫瑰花,而且还是五颜六色的。

    “喜欢!”她倏地笑了,有些无奈,有些感动,由衷地重重点头,“全部都喜欢!”

    “真的?”初恺宸双眼一亮,如释重负。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就怕她不喜欢。

    云裳转眸对他笑,“嗯!!”

    可笑了不过两秒,她美丽的笑靥突然就凝固在嘴角。

    整个人都僵住了。

    她冷冷的目光,定格在他的身后……

    感觉到她的异样,初恺宸下意识地回头,即触上一道鸷冷的目光……

    “哥……”他怔怔地看着面罩寒霜的郁凌恒,失声低喃。

    只有在心虚或是做错事的时候,他才会叫他“哥”……

    此刻的郁凌恒,冷得没有一丝温度,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寒意弥漫至全身,戾气深重。

    他面无表情,冷冷看着眼前的一切,人,和花。

    这个女人,看来不把他气死是不会甘心了!

    她总有本事把他的心伤透,又总有本事让他即便痛死也放不开手!

    她到底给他下了什么咒?她到底给他灌了什么*汤?为什么他就是非她不可了?!

    要疯了,他真的要疯了啊……

    怕了她了,真真是怕了她了!

    他发现,即便被她伤得体无完肤,他也不能有丝毫的反抗,因为每次只要他稍微报复她一下,立马就会被她加倍地狠狠报复回来。

    次次如此!!

    她的心,永远比他更硬更狠!

    说她是铁石心肠一点都不为过!

    在欧家门外守了*,没见到她的人,她的手机关闭了定位系统他也搜不到她的位置,他度秒如年地熬到天亮,她却送他一个堪比晴天霹雳的爆炸性新闻……

    他从看到头条时的愤怒,到找不到她时的焦灼,再到来朝阳被她拒见了无数次的忧伤难过,他的心路旅程有多艰涩只有他自己知道!

    无奈之下,他只能到朝阳的地下停车场来蹲守着,有些事,他必须要尽快跟她解释清楚,越是拖到后面,后果越是不堪设想!

    她的敢爱敢恨,他深有体会,他怕死了她破罐子破摔把他彻底驱逐在她的心门之外。

    然而,他还是来晚了一步吗?

    瞧瞧他现在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了她一脸感动地接受了初恺宸的花!

    看到她对初恺宸笑得甚至比鲜花还娇还媚还美!!

    他突然发现自己看不懂她了,真的看不懂了!

    虽然他曾在气头之上骂过她不知廉耻水性杨花,可在他的内心里,从未真正那样认为过!

    他不信,不信她是如此容易见异思迁的女人!

    今天这样的场景,若是把初恺宸换成黎望舒,他虽然不开心但至少还想得通,毕竟黎望舒是郁太太的初恋,他们有多年的感情,郁太太在伤心之下找了黎望舒寻求慰藉还在常理之中,可初恺宸算什么?

    她突然又跟初恺宸扯在一起到底算什么?

    只是单纯的随便抓个男人来报复他吗?

    好吧!她成功了!!

    她的每一次报复,都能让他妒忌成狂,都能让他痛彻心扉,都能让他悔不当初!

    他认输了!

    他真的认输了!

    他斗不过她!

    他想他这辈子都不可能会斗得过她的!

    他认命了!

    初恺宸觉得,自己的身边突然多了两个大冰人。

    郁凌恒冷,云裳更冷。

    他都快被他们散发出来的寒气冻成冰棍了。

    两个冰人冷冷对视,他即便夹在他们中间,却也仿佛是透明的一般,根本入不了他们的眼。

    看到郁凌恒的那瞬,云裳脸上的笑靥就僵住了,然后一点一点地隐退,直至面无表情。

    向来高高在上潇洒倜傥的郁大少,此刻有些憔悴,有些颓废,有些狼狈。

    他的双眼布满血丝,眉宇间有着难以掩饰的疲惫,甚至连他身上的衣服都有了皱褶,很显然是从昨天穿到今天的……

    一贯活得精致注重仪表的男人,居然会允许自己一天不换衣服,着实让人惊讶。

    云裳冷眼看着略显狼狈的男人,表面没有丝毫情绪,可心里已鲜血淋漓……

    即便他现在西装革履,她眼里的他,始终是全身上下只围着一条浴巾的样子……

    她冷厉的眼神,无比犀利,似是想要穿透他的衣服,看看那些让她恨之入骨的*痕迹可还在他的身上。

    她恨!真的恨!

    恨不得扑过去挠死他!!

    把他挠得体无完肤!把他挠得面目全非!挠死他得了!!

    那些夜里,不管他在她身上如何使劲儿,她都舍不得那样去挠他抓他,而他居然让别的女人在他身上留下那样壮观的痕迹!

    时至今日,她总算把他看清,他就是个混蛋!他就是个践人!他就是个渣男!

    四目相接,冷冷对视,他的眼底爱恨交织,而她的眼底……只有恨!

    其实不止是对他有恨,她发现自己对这个世界都充满了深深的恨意……

    她想要的幸福已经没有了,她的未来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好憧憬的了,所以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死寂般的沉默过后,郁凌恒重重叹了口气,深深看着冷若冰霜的小女人,率先开口:“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跟严甯——”

    “我们走!”

    题外话:

    今日更新完毕,祝大家www.yuehuatai.com愉快~~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