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09章:你喜欢我吗?
    很快,房门由内打开,一个仅在腰际围着一条浴巾,上半身布满*抓痕,以及让她熟悉到骨子里的男人出现在她的眼前……

    云裳整个人僵住,睁大双眼死死看着眼前的男人,死死看着。。しw0。

    全身的血液凝固,心脏停止跳动,周遭的一切已不复存在……

    她所有的知觉感官里,全是他,只有他!

    她看着他,双眼以极快的速度布满了血丝,看着他明显错愕以及惊慌失措的脸,看着他布满心虚的双眼,看着他脖子和胸膛上那些*的吻痕和抓痕……

    “你……”郁凌恒艰涩开口,不可置信地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小女人,完全懵了。

    看到他这副表情,云裳感觉到了绝望的气息……

    本来她幻想着,他可能是太生她的气,所以故意找人演戏想气她,她现在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他没有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一定没有!

    可他这副震惊恐慌的模样,将她心里那些自欺欺人的幻想生生打破……

    如果真的只是在演戏,此刻他应该趾高气扬地说些气她的话,而非是这样一副心虚的表情。

    郁凌恒是真的没料到拉开门看到的会是面如死灰的郁太太,他震惊得大脑一片空白,僵在原地不知该怎么反应了。

    “恒恒……”

    这时,一道甜腻的嗓音破空而来,紧接着一副柔软的身躯贴上了郁凌恒的后背,同时一双藕臂像蔓藤般从他的身后缠上了他的腰。

    郁凌恒像是触电一般惊醒过来,反射性地去抓住腰间的一双小手想要狠狠扯开,对身后女子哑声沉喝,“放手!”

    “呀!”身后的女子一边娇嗲一边探头来看门外的人,当看到是云裳时,女子有些惊讶地轻叫了声。

    但惊讶只是一瞬而过,见郁凌恒要扯开自己的手,女子立刻不满地撒娇,“讨厌,干吗对人家这么凶,你刚才可不是这样的……”

    “老婆,不是……啊!严甯你松开!”郁凌恒满眼恐慌地看着云裳,急声解释,可话未说完,就被严甯一口咬在肩头,痛得恼火怒喝。

    “不松!你刚才欺负人家的时候咋不叫人家松开?”严甯撅嘴哼哼,字字句句都透着*和亲昵。

    严甯同样全身上下只裹着一条白色浴巾,白希的勃颈和圆润的肩头以及性感的锁骨上,全是又红又紫的痕迹……

    美丽的小脸上荡漾着幸福和甜蜜,那又娇又媚的小姿态,完全就是一副刚被人狠狠疼爱过模样……

    云裳面无人色,像傻了一般愣愣地看着眼前恩爱甜蜜的男女,不敢也不愿相信自己所看见的一切。

    双眼酸涩刺痛,视线渐渐变得模糊,她觉得自己的双眼痛得就快要瞎了……

    心……

    自然更不必说,在他开门的那瞬,她的心就已经粉碎,再也缝补不起来了……

    完了!

    一切都完了!

    不管他是爱她也好,恨她也罢,不管她又有多么多么的爱他,结束了,都结束了!

    不要了!

    她不要了!

    身体有了污点的男人,她不要了!

    他犯的若是其他错误,她都可以尽量原谅,唯独背叛,她原谅不了!

    她无法忍受他用抱过别人的双臂来拥抱她,更不能接受他用吻过别人的唇来吻她,而他的身体,她更是做不到与别的女人分享!

    虽然他们已经离婚,虽然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严格说来并不算背叛她,但她的心经过此刻已彻底死了,她永远都无法再接受他……

    他和她,是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一切的恩怨情仇,到此结束!!

    听严甯把话说得那么*不清,再看到云裳一脸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郁凌恒急得额头冒汗。

    “你——”他气结,扯不开严甯的手,急得回头警告性地狠狠瞪她,可严甯不为所动,就是非要紧紧抱住他不可。

    他只得又转回头看着云裳,焦急解释,“裳裳,不是这样的,我跟她……”

    “郁凌恒,你敢不认账试试!”严甯倏地娇喝,任性蛮横地叫嚣道:“你敢始乱终弃就别怪我翻脸无情!!”

    郁凌恒不理她,急得也不管什么绅士风度了,一把将裹着浴巾的严甯用力掀开,一步跨出房门,神色恐慌地看着云裳,“不是的裳裳,你——”

    啪!

    云裳抬手就是一耳光,狠狠的,不遗余力。

    响亮的巴掌声响在空气中,男人的脸颊上很快就浮现出一个清晰的五指印,嘴里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用尽全力的一巴掌,带着她的伤心和绝望,带着一股与他恩断义绝的意味,狠狠扇在了他的脸上。

    云裳双眼猩红,面无表情地看着拧眉错愕的男人,心已痛到麻木……

    崩溃之前,她转身就走。

    郁凌恒被打懵了。

    脸颊一片火辣辣地刺痛,大脑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看到郁太太已经转身走人。

    “裳裳!云裳!!”他吓得连忙去追。

    哪知严甯先一步从身后紧紧抱住了他的腰。

    “不许追,不许追,你不许撇下我去追她!恒恒……”严甯使劲儿撒娇。

    “严甯我警告你,你别再这样叫我!!”郁凌恒倏地转身狠瞪着严甯,咬牙切齿地厉声喝道。

    恒恒你妹啊!简直太恶心了!

    “不叫就不叫呗,凶什么凶……”严甯被吼得一颤,一边不屑地翻白眼一边撇嘴咕哝,完了见他又转身想追,便在身后甜腻腻地飘出一句,“不过我的郁大少啊,你确定你要这样围着一条浴巾去追?”

    郁凌恒疾走的脚步一顿,垂眸一看,“靠!”

    他狠狠咒骂一声,忙不迭又转身奔回了房间。

    见郁凌恒进了房,严甯勾唇媚笑,圆溜溜的眼珠子转了一圈,狡黠的目光在某个转角处多停留了一秒……

    转身,她也进了房,关门。

    房内,郁凌恒正手忙脚乱地套裤子穿衣服。

    严甯双臂环胸,姿态慵懒地背靠着门板,噙着笑好整以暇地看着惊慌失措的男人。

    “你急啥啊!她怀着你的娃呢,能跑哪儿去!”严甯好笑地淡淡讥讽。

    闻言,郁凌恒正在扣皮带的双手猛地一僵,狠狠拧着眉头抬眸看着严甯。

    “你说什么?!”

    ……

    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心里的绝望,深深的绝望……

    痛!

    全身都痛!

    从心脏开始蔓延,剧烈的疼痛像见血封喉的毒液一般融进她的四肢百骸里,让她窒息。

    他满身痕迹地站在门口,同样满身痕迹的严甯从后面抱住他……

    这个画面,像是刻在了她的脑子里一般,任凭她拼尽了全力也挥之不去。

    从听到那两名员工的谈话时,她就一直在心里默默祈祷和安慰自己,不停地对自己说要相信他,他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他不会的。

    终究,一切都是她的自欺欺人。

    算了,算了,真的算了……

    心太痛,天太黑,整个世界轰然倒塌,她看不清前路,也看不清人,犹自沉浸在深深的绝望里。

    从走出酒店的那刻,她的眼泪就开始疯狂*,怎么也止不住。

    跟他离婚,一路相爱相杀,就算在彼此伤害时,她也从未真正绝望过,因为她能感觉到他对她有情,而她所做的一切都是迫不得已,所以她始终以为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他们还是能破镜重圆的。

    她一直怀揣着这样的希望,所以再苦再难都咬牙坚持着。

    可现在……

    一切都完了。

    泪眼朦胧中,云裳漫无目的地往前走,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她只知道往前走,一直往前走,不能停下来!

    不能停下来,她怕自己一停下来就会崩溃大哭……

    她狠狠咬着唇,拼尽全力忍着心口那股撕裂般的痛。

    突然很后悔,后悔自己非要跟他离婚,后悔自己做了那些伤害他的事,后悔自己把他一步步逼向别人的身边……

    她明明就没有伟大情操,为什么要为了保全郁家而为难自己委屈自己?

    为难自己无所谓,委屈自己她也可以忍受,可是为什么在她做了这么多之后,最终的结果却是彻彻底底的失去他了呢?

    “云裳……云裳……”

    耳朵嗡嗡作响,她好像听到有人在喊她,那声音宛若来自天际,又仿佛就在身旁。

    她整个人都是迷糊的,听不真切,亦不想却听真切。

    她谁也不想见,谁也不想理,只想一个人躲起来,躲起来狠狠哭一场……

    她难受,太难受了……

    心好痛,痛得她想把心挖出来扔掉,扔掉就好了,没有心就好了。

    没有心,就不会痛了。

    “云裳!”

    饱含担忧的呼唤在身边响起,同时一只大手紧紧抓住了她的手臂。

    啪!

    反射性的,她回头就一巴掌呼出去。

    空气,骤然凝固。

    初恺宸错愕。

    脸颊痛到发麻,他一边用震惊的眼神看着泪流满面失魂落魄的她,一边用舌尖顶了顶刺痛的腮帮子,完全不懂现在是什么情况。

    云裳用了好一会儿时间才猛然回过神来,看到初恺宸脸上的五指印,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慌乱无措,“对……对不起……我、我不知道……”

    她的声音颤抖,微哽,透着浓浓的悲伤和委屈。

    她的眼泪像断线的珍珠,大颗大颗地从眼眶滚落出来,啪嗒啪嗒掉个不停。

    “你怎么了?”初恺宸吓了一跳,看她哭得如此伤心欲绝,一颗心瞬间揪了起来,钝钝地泛疼。

    初恺宸应酬完驱车回家,等红灯时无意间发现在人行道上如同行尸走肉般的她。

    本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要去管,因为她的事从来就轮不到他管!

    可他的手脚却不受大脑控制,自行把车停在了路边,跳下车就鬼使神差地朝她追了上来。

    他喊她,她置若罔闻。

    发觉她的不对劲儿,他伸手拉她,却被她狠狠抽了一巴掌。

    她出手太快,他猝不及防,一巴掌挨了个结结实实。

    可他还来不及发飙,就被她满脸的泪水吓得三魂丢了七魄。

    她向来坚强,一贯都是没心没肺的模样,现在却哭得如此悲伤绝望,怎能不让人心疼担忧!

    “没事!我没事!”她用力摇头,极力证明自己很好,说完之后又转身继续往前走,嘴里自言自语地呢喃,“嗯,我没事,我很好……”

    她像是在骗他,又像是在骗自己,自欺欺人地希望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梦,一个噩梦而已,其实什么都没发生。

    她这副模样,初恺宸自然不放心,连忙又追上去,“云裳——”

    “别跟着我!”她猛地回身,勃然大吼,吓得初恺宸瞬时僵在原地不敢动弹,拧眉看她。

    见他不动了,她转回身继续走,神经质地呢喃,“离我远点,离我远点,别跟着我……”

    嗯,都别跟着她,都离她远点,她想一个人呆着,一个人就好。

    她越是这样,初恺宸越是走不开。

    怕刺激到她,他不敢再拉她,只能快走两步挡在她的面前,阻断她的去路,“你到底怎么了?跟duke吵架了?”

    duke……

    云裳狠狠一震。

    抬头,泪流不止的双眼一片茫然,像是听不懂他的话一般,愣愣地看着他。

    吵架……

    她倒希望是吵架,就像以前那样,针锋相对互不相让,把彼此气得暴跳如雷,恨不得大打一场,但很快又会和好。

    都说夫妻*头吵架*尾合,她多么希望他们只是吵架而已……

    看她哭得眼睛都肿了,初恺宸着急,想了想,他问,“因为duke跟我姐订婚的事吗?”

    云裳还是不说话,只是默默掉着眼泪茫然无助地望着他。

    “如果是因为这件事,你可以不用哭了,他们不是真的订婚!”初恺宸说,“我姐是被我爷爷逼的,duke只是帮我姐,当还我姐曾救你一命的恩情,所以他们的订婚并不是真的。”

    初恺宸以为云裳听到这个消息后一定会破涕为笑,哪知她的眼泪只是停了几秒,然后更是如山洪暴发一般,疯狂地往外涌。

    假的?

    他和初丹的订婚是假的?

    明明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此刻她却觉得难过得想死……

    他们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他们命中注定不能相爱相守?否则他们为何一直在误会,一直在伤害,一直在错过?

    回不去了,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就算以前的一切都是误会,现在得知真相也是于事无补,不管他有多少无奈和苦衷,都抵消不了他的背叛。

    爱情和男人,不要则罢,要就要全部!

    她的爱情容不得一粒沙子!

    她的男人在有了她之后必须守身如玉!

    如若不然……她不要!

    他们明明相爱,却总是无法相守,这叫她怎能不难过?!

    她不止没有停止悲伤,甚至还哭得越发崩溃,初恺宸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紧拧着眉头,把所有兜都翻了个遍,却就是没有找到手绢,情急之下,他只能用自己的袖子去帮她擦眼泪。

    他小心翼翼的,生怕惹她不高兴,边擦边问:“云裳,你到底……怎么了?”

    泪水很快就沁湿了他的衣袖,云裳默默看着一脸担忧的初恺宸,眼底的悲伤渐渐被一种复杂的情绪取代……

    似恨,似怨,似愧疚……

    “初恺宸!”

    突然,她嘶哑着声音严肃地轻轻喊他。

    “嗯?”他帮她擦眼泪的动作轻轻一顿,微抬眼睑看着她红通通的眼睛。

    “你喜欢我吗?”她问。

    初恺宸呼吸一窒,“……”

    “你喜欢我吗?”她重复,也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眼睛。

    “我……”他的喉结狠狠滚动了下,一颗心骤然狂跳起来。

    她的眼睛里,流淌着一种渴望,在蛊惑着他……

    “如果你喜欢我,你愿意娶我吗?”

    她的声音有些虚无缥缈,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却又该死的动听之极。

    “……!!”初恺宸僵住了,愣愣地看着一脸认真的云裳,严重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五秒之后,他还没回神,云裳苦涩一笑,落寞地低下了头,“不好意思,是我唐突了,你当我没问过好吗?对不起……”

    说完,她从他身边越过。

    擦肩而过的那瞬,他的手紧紧抓住她的手臂,他拧眉看着她的侧脸,“你跟duke到底怎么了?”

    “我们离婚了啊,早就离婚了啊,我们早就桥归桥路归路,早就没有关系了啊,我们没有关系了啊……”她转眸看他,泪流满面却还非要笑给他看。

    她努力想要表现出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模样,可越是这样强颜欢笑,越是显得悲伤凄凉。

    初恺宸呼吸一紧,有种强烈想要拥她入怀的冲动……

    不知是从何时开始,他不喜欢看到她难过的样子,一点都不喜欢!

    他喜欢她笑,她笑起来特别好看……

    他不喜欢她哭,看到她哭他的心会不由自主地揪紧……

    他定定看着她,沉默不语。

    半晌后,初恺宸未表态,云裳苦涩地轻轻一笑,把自己的手臂从他的大手里抽出来,漫无目的地继续往前走。

    走了十来步,手臂倏地又是一紧,紧接着她被用力一拽,整个人被拽得转回身去。

    她抬眸,迎上初恺宸炙热无比的目光。

    “你说真的?”初恺宸轻轻抓着云裳的双肩,深深看着她的眼,声音微颤。

    她静静地望着他。

    “如果我喜欢你,你真的愿意嫁给我——”吗?!

    初恺宸话音未落,云裳倏地踮起脚尖,红唇轻轻贴上他的唇……

    ……

    郁凌恒找不到云裳了。

    他在欧家门口寸步不离地守了整整*,却硬是没有看到云裳的影子。

    他打了*的电话,只要是认识郁太太和郁太太认识的人,他都打电话去问知不知道郁太太在哪儿,可所有人的答案都只有三个字——不知道!

    欧阳不许他和郁太太再在一起,绝情到连欧家的门都不让他进,他不知道郁太太到底有没有回家,所以只能一直守在欧家门口。

    终于挨到天亮,他接到郁晢扬的电话——

    “哥,你你……你快看……”

    “看什么?”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月票,谢谢谢谢,谢谢大家帮淼夺得了一个好成绩,万分感谢,八月淼会努力回报大家的,爱你们~~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