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08章:他又被抛弃了!
    “你再说一次!!”

    “从今往后,你我形同陌路!!”她没好气地冲他嚷道。樂文小說|

    再说一次就再说一次,看他能咋地!

    这男人怎么就这么笨,一点都不会见风使舵,明明看到欧阳这样生气了,还要不依不饶地上来挑衅,别说他们现在是这个状态,就算是以前那种浓情蜜意的时候,她也不可能明目张胆地帮他啊,她肯定得帮着欧阳啊,欧阳是长辈嘛!

    尊老爱幼是最基本的原则嘛!

    他现在跟欧阳这样叫板,还能期望她帮他不成?

    做梦呢!

    笨死了!!

    她说,从今往后,你我形同陌路……

    郁凌恒怔在当场,心脏狠狠抽搐,双目猩红地瞪着云裳,就觉得自己已经被她伤得千疮百孔的心,又被狠狠戳了一刀。

    鲜血淋漓!

    “你再说一次!”他咬着牙根,目光阴鸷地瞪着她。

    云裳骑虎难下,在欧阳冷漠的目光中,她没有退路,只能硬着头皮逼迫自己说:“从——”

    “云裳!我有底线的!你若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这些伤人的话,我可当真了!”

    她刚一开口,他就厉声阻断她,严重警告。

    “云裳,你别太过分,你再欺负我哥的话我以后也不理你了!”郁晢扬也看不下去了,用饱含谴责的目光瞪着云裳,忿忿道。

    云裳默默翻了个白眼。

    这蛇精病的兄弟俩!!

    这样为难她有意思吗?难道要她为了他而忤逆欧阳,那得多伤欧阳的心啊!

    怎么说欧阳也是为了她好啊,谁叫他欺负她的时候被欧阳撞个正着呢,以前欧阳可没反对过他们,都是他欺负她之后欧阳看不下去了才翻脸的,所以这一切全都是他自找的,怨不得人!

    而且他自己也说了,他们已经离婚,他现在是别人的未婚夫,他们不形同陌路还能咋地?

    欧阳不言不语,就冷眼看着他们两人,一副等着云裳做选择的样子。

    云裳没辙。

    “郁凌恒,其实从我们离婚的那刻起,我们就已经形同陌路了!”咬了咬牙,她狠着心对脸色铁青的男人说道,然后伸手勾住欧阳的臂弯,“我们走!”

    她做了选择!

    郁凌恒僵在原地,冷冷看着走得头也不回的舅甥俩。

    嗯,他又被她抛弃了!!

    ……

    纸醉金迷的夜晚,喧闹混乱的酒吧,五光十色的灯光像一道道彩虹,在整个酒吧流转。

    郁凌恒的心情极度郁闷,一个人躲在昏暗的角落里,使劲儿喝闷酒。

    脑子里像是有台复读机,不停地重复着那个狠心的女人说的那句“从此你我形同陌路”……

    形同陌路?

    怎么形同陌路?

    她以为感情是写在黑板上的粉笔字,擦掉就算了?擦掉就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她倒是说得潇洒,说离婚就离婚,说分手就分手,说老死不相往来就老死不相往来!

    她的心可真够硬的!

    他算是看明白了,女人的心啊,比男人狠多了!

    她打掉孩子,把他伤成那样,他气头上说不会原谅她,不会让她好过,他嘴上倒是说得又狠又绝,可这才过了几天,他就已经忘了自己之前对她说得那些要狠狠报复她的狠话。

    就连对朝阳和云氏的收购,他都是从手下留情到最后放过……

    所以,与她相比,他永远不及她狠心绝情。

    她一次次地抛下他,她一次次地选择别人,不管是在她的初恋面前还是在她的家人面前,仿佛他永远都是最不受她重视的那个人。

    真要形同陌路吗?

    行!形同陌路就形同陌路吧!

    都说强扭的瓜不甜,有些人,终究是强求不得!

    她既然都对他如此无情了,那他还死乞白赖的缠着她做什么呢?

    分就分吧!他还就不信了,没了她云裳他还能活不下去?

    郁凌恒满心愤慨地想着,烈酒一杯接着一杯,如同喝白开水一般,咕噜咕噜地灌进喉咙里。

    一直喝到大脑迷糊,眼前开始出现重影,他才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跌跌撞撞地离开了酒吧。

    从酒吧出来,他揉着发痛的额头,脚步略显踉跄地朝着自己的车走去。

    走近一看,他停下脚步,醉眼迷离地看着靠坐在他车头上的美丽女子……

    美憾凡尘的俏脸,曼妙诱人的身躯,含情脉脉的眼神,还有唇角那抹如花笑靥……

    大脑迷糊的郁凌恒,眯起双眼盯着美丽的女子,像是在努力分辨她是谁……

    “嗨!”

    女子朝他一步步走来,双臂像蔓藤一般绕上他的脖颈,踮起脚尖凑近他的唇边,呵气如兰。

    一股熟悉的香气飘进他的鼻端,惹得他情不自禁地闭起双眼深深嗅,他认得这香味,这是郁太太最喜欢的一款沐浴*味。

    难道说……

    眼前这个女人,是郁太太?

    他的大脑太迷糊了,分辨不出眼前的人是谁,只能依靠气味来判断……

    “阿恒……”

    女子媚眼如丝地望着他迷离的双眼,娇滴滴地唤他。

    除了初丹,只有郁太太会叫他“阿恒”……

    他倏地狠狠捏住她的手腕,瞪圆了眼睛看她。

    模糊不清的双重影像中,这眉,这眼,这唇……真是越看越像郁太太。

    “啊……你激动啥,轻点啊!”女子娇嗔。

    “郁太……太太……?”他迟疑,结巴,不敢确定。

    “嗯,我是你的郁太太。”女子笑得娇媚入骨,一双勾魂摄魄的眼睛闪烁着流光溢彩,特别迷人。

    “郁太太……郁太太……我想你了……”他倏地将脸埋在女子的颈窝里,将她整个人紧紧抱住,嘶哑着声音痛哭呢喃。

    他抱得太用力,像是恨不得把女子揉进他的身体里合二为一,女子的下巴被迫靠在他的肩上,小脑袋仰到了极致。

    女子难受得龇牙咧齿,默默翻了个白眼。

    “嗯嗯,我也想你呢!想死了!!”女子一边翻着白眼,一边娇滴滴地诉说衷肠。

    跟郁太太闹了这么久,郁太太对他的态度一直都是冷漠无情的,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对他撒娇了。

    郁凌恒本是郁闷的心,被突然变得娇俏可爱的“郁太太”嗲得都快融化了。

    “裳裳,裳裳……”

    他像是抓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紧紧抱住怀里的小女人,死也不肯撒手。

    可他喝了太多,加上出来被风一吹,酒劲儿上头,整个人更是醉得不行。

    他口齿不清地喊着郁太太或者裳裳,几不可闻地控诉着她的心狠手辣和无情无义,明显已经醉得一塌糊涂了。

    “我在呢,我在呢……”女子一边柔声哄着,一边轻抚他的背部,一副柔情似水的深情模样。

    然后,女子将醉酒的郁凌恒扶去了酒店。

    酒店房间里,昏暗的灯光散发着*的光晕,气温越来越高……

    “裳裳……裳裳……”

    躺在*上的郁凌恒紧紧搂着女子的腰,在朦胧不清的视线中对着妖娆妩媚的女子喊着叫着,像是生怕她突然不见了一般。

    “诶,我在的。”女子低下头凑近他的唇边,在他唇上*至极地轻轻呵气,温柔甜腻的声音像是一首勾魂曲,把本就醉意朦胧的男人三魂七魄都勾了去。

    闻着熟悉的香气,加上唇上那若有似无的酥麻,郁凌恒一个忍不住,倏地翻身将女子压在身下,唇,毫不犹豫地朝着女子的红唇碾压下去……

    ……

    云裳向欧阳保证过再也不见郁凌恒的,可是现在,她又要违背诺言了。

    她要见他,迫切地想要见他!

    郁凌恒严厉谴责她无情无义草菅人命,认定她是故意不要孩子,还说什么她给他寄过妊娠终止同意书。

    她听得一头雾水,越听越不对劲儿,加上她一直怀疑自己滚下楼梯并非单纯的意外,所以她决定去医院暗查一下。

    然而,在她意外流产的那天,所有监控录像里都没有她的人影,也就是说,那天的监控有人动过手脚。

    由此可见,那天的事,是有人故意为之。

    她没有不要宝宝,却一直被郁凌恒误会。若是其他事被他误会她还可以忍了,但这个黑锅,她不背!

    他骂她,虎毒还不食子,云裳你连畜生都不如……

    被他如此评价,她心痛如绞,却又有苦说不出。

    她从来没有想过不要自己的孩子,她是被人陷害的,是有人想要把他们彻底分开!

    她现在几乎已经可以肯定,那天她滚下楼梯,一定是被人推的!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

    所以,她要找郁凌恒!

    她要找他说清楚,她要让他相信她没有给他寄什么同意书,宝宝不能就这样白白牺牲,她一定要弄清楚是谁杀了她的宝宝,一定要!!

    可是,当她不想见他的时候,他随处可见。

    而当她想要见他时,却到处都找不到他。

    找了他整整一天,又是电话不接,公司没人,这次甚至连郁晢扬都不理她了。

    看来在餐厅里她绝情地说要形同陌路的话,不止伤了郁凌恒,连郁晢扬都伤到了。

    不厌其烦地拨打郁晢扬的电话,第n次后,电话终于有人接了。

    “云裳你有病啊!总打我电话做什么?”

    电话刚一接通,彼端就传来郁二爷的咆哮声。

    “你哥呢?他有跟你在一起吗?”云裳张口就问,语气急切直入主题。

    郁晢扬愣了两秒,然后冷笑讥笑,“我哥?你找他做什么?呵呵!你不是已经跟他形同陌路了么,还找他干吗?!”

    “我找他有点急事儿,他跟你在一起吗?”她尽量忽视他不客气的讥讽,好脾气地继续问。

    “云小姐,请搞清楚,你已经跟我哥离婚了,你有什么急事儿那是你的事儿,跟我哥以及跟郁家都没有丝毫关系!”郁二爷声音变冷,毫不客气地拒绝回答。

    “晢扬——”

    “不好意思,我跟你不熟,所以别叫那么亲热,听着让人怪恶心的!”傲娇的郁二爷又开始矫情了。

    云裳磨了磨牙,强忍着想要狠狠削他一顿的冲动,近乎低声下气地说:“郁晢扬你别闹了,我真的有急事……”

    “谁跟你闹了?云裳!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是哪来的公主谁都得捧着你?就许你糟蹋别人,还不许别人不待见你?”他噼里啪啦一通吼,气愤填膺。

    云裳皱眉,被他骂得哭笑不得,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哎,也是,她在餐厅里说的那些话现在想想也的确是过分了些,郁晢扬心疼自己哥哥也是人之常情,这点她还是可以理解的。

    “我告诉你云裳!你若还要点脸以后就别再打电话给我了,我现在烦死你了!”郁二爷越说越生气,大有恨不得从手机里爬过来把她揍一顿的意思。

    “行行行,郁二爷,你烦我也好,恼我也罢,你开心就行,但你先告诉我你哥现在在哪儿好吗?算我求你了还不成么?”云裳投降,低声下气地求饶。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郁晢扬傲娇冷哼。

    “我不是都求你——”

    “谁稀罕你‘求’?你以为你有多了不起?你一求别人就得鞠躬尽瘁地为你效劳?”郁晢扬在电话彼端没好气地吼着。

    云裳偏了偏头,耳心都被他吼麻了,忍不住默默翻了个白眼。

    就一句话的事儿,他非得扯什么鞠躬尽瘁,矫不矫情啊!

    她叹了口气,“郁晢扬,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告诉我?”

    “跟你不熟,无可奉告!!”他冷冷喝道,就是不松口,对她意见可大了现在。

    “你——”云裳气结,狠狠磨牙,有些忍无可忍了。

    “怎样?不服来咬我啊!!”郁二爷嚣张至极地挑衅道。

    云裳唇角抽搐,面对如此幼稚的郁二爷,真是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真想呵呵他一脸!

    他要是这会儿在她面前,她一定遂了他的愿,咬死他!

    “郁晢扬,你说不说?!”她没耐心了,语气变得又冷又硬。

    “说什么?”他玩世不恭地懒懒轻哼。

    “你哥在哪里?”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郁晢扬声音缓慢,由低至高,像在练习男高音。

    唱得云裳毛骨悚然。

    受不了了,逼得她先挂了电话。

    耳朵终于清净了,她重重吐了口气,可随之而来的,却是满腹惆怅。

    她知道自己这段时间里反复无常的态度足以逼疯一个人,只是很多事并非她的本意,她也是身不由己。

    坐在飘窗上,望着外面黑漆漆的夜空,她紧蹙眉头愁绪万千。

    好一会儿后。

    突然,她双眼一亮,脑子里有什么一闪而过……

    她迅速把手机开锁,葱白指尖在手机屏幕上划来划去,似是在寻找着什么。

    她依稀记得,自从她在n国遇险后,她和他的手机上都装了定位系统……

    ……

    用定位系统搜索到郁凌恒的位置后,云裳就马不停蹄地赶了过去。

    是家五星级大酒店。

    她没空细想他为什么会来酒店,一心只想先见到他再说。

    她冒充他的秘书,去前台询问可有他的住房记录。

    结果却是没有他的名字。

    难道他不在这里?

    可是手机定位他就在这家酒店里啊……

    问不出结果,她心不在焉地转身,一个拿着甜筒的小屁孩却撞在了她的腿上,冰激凌弄脏了她的裙子。

    一切仿佛都是天注定,她在洗手间整理衣服上的冰激凌时,无意间听见两名酒店的工作人员在聊八卦……

    员工甲一边洗手一边兴奋地对身边的员工乙说:“喂,你刚才看到住888房那个男客人了吗?好帅啊!”

    “当然帅!人家可是嵘岚集团的总裁,不止人帅,钱还多得不得了!”员工乙盯着镜子里对自己,整理工作服,比员工甲淡定许多。

    云裳正用纸巾擦拭着裤子的动作一怔,抬眸看着两名员工。

    员工甲双眼冒心形:“哇,嵘岚的总裁啊,你咋知道的啊?难道你认识他?”

    员工乙自嘲地耸耸肩,“嗯!我认识他,可惜他不认识我,我男票崇拜死他了,只要有关他的报道我男票都有收集,他本人跟杂志上一样帅,非常迷人!”

    员工甲摇头赞叹,一脸向往,“跟他一起的那个女的也好美啊,他们简直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真是让人羡慕妒忌恨啊!我要是也有个这么帅气多金的男人该多好啊!”

    女的??

    云裳狠狠一震。

    员工乙嗤笑员工甲,“别做白日梦了,像他们那种王子和公主,跟我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员工甲瘪嘴伤感,叹惋:“那倒是!哎……”

    两名员工一边说着,一边离开了洗手间。

    云裳像是被魔鬼施了咒一般,僵在原地无法动弹,耳朵里不停重复着刚才两名员工的交谈。

    嵘岚……

    c市只有一个嵘岚!

    嵘岚总裁……

    除了郁凌恒不作第二人想!

    跟他一起的那个女的……

    他跟女人上酒店?

    888房……

    大脑一片空白,她的心,莫名恐慌起来。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洗手间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的电梯,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鬼使神差的来到了酒店八楼。

    反正等她回过神来时,她已经诡异地站在了888的客房门前。

    站在门前,她死死攥紧双手看着门板,心,抽搐不停。

    很疼,很慌,很害怕……

    不停地在心里安慰自己别乱想,一定是那两个员工认错了人,嗯,一定是认错了人!

    他不是说要她还他一个孩子的吗?他不是说要一辈子跟她没完的吗?她不过说了句形同陌路,他应该不至于这么快就恋上别的女人的,不会的!

    云裳脸色苍白,忐忑不安地踌躇着,害怕得千万次想退缩,可她的手却像是有自己的意识般,不受大脑控制地自行抬了起来……

    叩叩叩!

    颤抖着,敲了门。

    很快,房门由内打开,一个仅在腰际围着一条浴巾,上半身布满*抓痕,以及让她熟悉到骨子里的男人出现在她的眼前……

    题外话:

    对不起对不起~~又更晚了~~生病中,大家体谅哇,么么哒~~~月票月票,最后时刻了~~~打滚求月票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