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07章:跟你老死不相往来
    “……什么?”云裳以为自己听错了。し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没好气地对她嚷:“什么什么?”

    “什么书?”

    “妊娠终止同意书!!”他狠狠瞪她,觉得她在装傻。

    妊娠终止?

    云裳强压着心底的震惊,努力回想那天的情景……

    他订婚,她难受,去医院检查出怀了孕,然后她举棋不定,对未来感到迷惘,她坐在手术室前发了很久的呆……

    但从始至终,她并没有签过什么妊娠终止同意书,也没有把这该死的同意书寄给他啊,连想都没想过!

    不过……

    她依稀记得,在她坐在手术室门口发愣时,好像是有人过来让她签什么字的,但对方说是拿药的账单还是什么她已经不记得了,当时她情绪不好,整个大脑迷糊得不行,根本就没注意自己签的是什么……

    有人搞鬼?!

    难道这一切都是有人蓄谋而为的?

    难怪她刚检查出怀孕他就莫名其妙赶到医院来指责她为何不要宝宝……

    “我亲笔签名?再寄给你?”云裳皱着眉,因为觉得不可置信声音有些变调。

    “怎么?失忆了?!”他冷眼睨她,愤愤讥讽。

    云裳默了默,然后异常平静地看着怨气深重的男人,说:“郁凌恒,如果我说我没给你寄什么同意书,你信我吗?”

    “你当我傻啊!那上面有你的签名!我认得出你的笔迹好吗!!”他剜她一眼,蔑然冷嗤。

    那么明显的证据在他手里,她的解释又那么苍白无力,他怎么信她?

    尤其是在医院里,他质问她时,她对他说的那些话,哪一句不是残忍得直戳他的心窝子?

    哦,现在孩子没了,他生气波及她的家人了,她就来跟他否认了?来他面前装无辜了?

    “这个孩子我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这样草菅人命的话可是从她嘴里亲口说出来的好吗!!

    如果她想要孩子,怎么可能在流产同意书上签字?既然她签了字,就说明她动了不想要孩子的念头,就单单只是动了这个念头,对他来说就已经是极其残忍的事,他都没办法原谅她的狠毒!

    作为孩子的父亲,就算她真的不想要孩子,至少也得征求一下他的意见吧,怎么可以擅自决定孩子的去留呢?

    那是一条命啊,不是花花草草或是一个小动物,那是一条人命!

    恨死她了!!

    云裳看着眼前满脸愤恨的男人,百口莫辩。

    她也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是误会太深,还是感情太浅,明明经历过同生共死,却还是如此缺乏信任和包容。

    彼此皆是!

    算了,他不信她就算了,她自己查吧,等查出真相把能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再狠狠砸在他的脸上好了!

    幽叹一声,她涩涩道:“郁凌恒,其实你凭什么指责我呢?你我已经离婚,而你跟初丹也要订婚了,所以我有什么义务非得留着你的孩子呢?”

    “你——”郁凌恒气结,狠狠瞪她,“云裳!你怎么可以说出这么无情无义的话?什么叫我的孩子?那也是你的孩子好吗!!难道你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你美人在怀,却要求我做单亲妈妈,你不觉得自己这样的要求很过分吗?”她冷冷一笑。

    “你若告诉我你怀孕了,我自然不会跟初丹订婚!”他忿忿道。

    不跟初丹订婚?

    云裳唇角泛起一抹淡得看不见的苦笑。

    他不知内情,可以如此坦荡地说不跟初丹订婚,可他一定不知道惹怒初润山会有怎样严重的后果。

    也正因为他不知内情,所以没有相应的防备,而没有防备的他又怎么跟初润山斗?

    如果他一直没答应还好,这答应了又临时临头悔婚,让初家成为整个c市的笑柄,初润山还不得疯了才怪!

    疯了的初润山谁知道会做出什么*的事来。

    “是吗?”她淡淡一笑,似讥似讽。

    “当然!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无情无义啊!!”

    与初丹订婚本就不是他的本意,不过就是为了刺激她以及顺便还初丹一个人情而已,说到底他们也欠了初丹不少,帮她一次算是抵债了。

    那天的订婚宴,当他赶回去时已错过订婚仪式的良辰吉时,加上他“急着”送太爷爷去医院检查,所以他和初丹既没有发表订婚宣言也没有交换订婚戒指,严格说来,根本就不是一个完整的订婚。

    郁凌恒和初丹无所谓,反正本就是做戏,少了这两样重要程序更是乐得轻松。

    初润山气得脸色铁青,可当着那么多宾客的面也不好发作。

    只能自我安慰地想,有这么多宾客作证,就算没有交换戒指,郁家也休想赖!

    反正订婚也只是走走过场,他要的,是让他们结婚,让自己的孙女能尽快坐上郁家大少奶奶的宝座!

    无情无义?

    云裳想,我若真是无情无义的人,那倒好了,那样就无需顾及他人,无需委屈自己……

    “那是谁?!”郁凌恒冷着脸,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谁是谁?”她挑眉睨他。

    “装什么傻!外面那个!”他没好气地瞪她,语气酸溜溜的。

    “欧阳的同学。”她没隐瞒,如实回答。

    “叫什么?”

    “好像……”她转动眼珠子想了想,“姓白吧。”

    “做什么的?”他像查户口似的,盘根问底。

    “不知道,还没问。”

    “你们见面想做什么?”他的语气越来越不爽,醋劲儿十足。

    她眨眨桃花眼,“做朋友!”

    “什么朋友?”他隐隐有了咬牙切齿的意味。

    “应该不是普通朋友吧。”她轻撅红唇,一脸无辜的模样。

    “云裳!”他怒,狠狠瞪她。

    “嗯?”

    “我在问你话,你态度给我端正点!”郁凌恒对眼前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真是爱恨不能。

    他恼火得很,她却始终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两人的态度形成强烈的对比。

    “一会儿出去让他滚!”他被她懒散的模样磨得没了耐心,也不管自己的要求合不合理,就蛮狠霸道地命令她。

    “……啊?”她茫然地眨眨眼。

    “啊什么啊!让他滚!”他没好气地吼她。

    云裳哭笑不得,瞟他一眼,“他请客的。”

    潜台词是,人家付钱耶,你吃白食的人叫付钱的人滚?还要不要脸了?

    “我付不起吗?让他滚蛋,我付!!”郁大爷财大气粗,嚣张地喝道。

    云裳默默翻了个白眼,“这不是付不付得起也不是谁付的问题,我没资格让他滚,也不会让他滚,我说了,他是欧阳的同学!”

    “欧阳的同学又怎样?!怎么?你舍不得让他滚?难不成你真看上他了?”他的语调又变得阴阳怪气了。

    “男未婚,女未嫁,我就算看上他了不也是正常的么?”

    “云裳你敢!”他的脸色瞬时阴沉可怖,怒不可遏地大喝。

    “我为什么不敢?”她淡淡一笑,挑衅般倪他一眼。

    “你……你……”他气得狠狠磨牙,像是突然卡了的碟片,你个没完。

    “嗯?我为什么不敢?”她唇角的笑意加深,变冷,不屑哼问。

    他气急了,突然冒出一句,“你还欠我一个孩子呢!”

    一吼完,彼此皆是一怔。

    云裳微微蹙眉,眼底划过一丝黯然,对那无缘的孩子,始终心存遗憾。

    郁凌恒吼完之后如题灌顶,瞬间就变得理直气壮起来,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一个完美的借口!

    嗯,她欠他一个孩子!

    所以,她不许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云裳愣了一会儿,回过神来,用力抿了抿唇想要反驳,“我……唔……”

    哪知刚一开口,就被他压下来的唇吻了个正着……

    唇与唇相触的那瞬,彼此心里都狠狠一震,他们已经有好久没有这样亲密接触了……

    感觉到他想撬开她的牙齿,她不给他得逞,不想让他加深这个吻,不想自己再沦陷。

    可这男人向来霸道惯了,她越是抗拒,他越是想要征服,蛮横得要死。

    唇被他用力碾压,疼得她不得不松开牙齿让他如愿……

    唇齿相嵌,气息相融。

    他如愿以偿,动作慢慢温柔下来……

    待到一吻完毕,她整个人都软了,伏在他胸口上喘息不已。

    “云裳,还我一个孩子,否则这辈子我跟你没完!”他的唇贴着她的耳朵,愤愤地切齿。

    孩子……

    她蓦地抬头,有些茫然地看着他。

    还?

    怎么还?

    他们现在已经离婚了,什么关系都没有了,她怎么还他一个孩子啊?

    叩叩叩!

    突然,卫生间的门上响起三声轻叩。

    叩门声不急不躁,门外也没人说话。

    云裳心里咯噔一跳,下意识地看着郁凌恒,莫名就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空气中的*气氛,瞬间就消散无遗。

    叩叩叩!

    又是三声,不急不缓,然后就有脚步声从门外离开,渐行渐远。

    云裳推开郁凌恒就往门口走。

    “喂——”他伸手抓她,不许她走。

    “别闹了!”她回头就冲他喝道,脸色凝重。

    郁凌恒被她吓了一跳,愣愣地看着她突然发飙的小模样。

    她趁机打开门,快速离开了男卫生间。

    她心如打鼓,越来越不安,不知道是不是她太敏感,总觉得刚才那道脚步声很熟悉。

    很像是……

    云裳忐忑不安地回到餐厅,回到自己的桌位,果不其然,餐桌上已换了人……

    白涛不见了!

    欧阳出现了!

    这可真是越怕什么老天就越来什么!

    看到欧阳的那瞬,云裳就在心里哀嚎了一声,顿时僵在原地进退不得。

    用力抿了抿唇,仿佛刚才在卫生间的一切都被欧阳亲眼瞧见了一般,她心虚得不行。

    要死了要死了,现在被抓了个现行,这可咋整?

    服务生给欧阳添了副碗筷,欧阳正低着头举止优雅地用着餐,面无表情,无喜无怒。

    云裳有种想要转身逃走的冲动。

    可她又不敢,想着若是就这样逃走,只怕是罪加一等了吧……

    狠狠咽了口唾沫,她只能硬着头皮上前。

    “欧阳,你……你怎么来了?”她在欧阳身边轻轻坐下,讪笑一声,讨好地小声问道。

    欧阳继续吃,没说话,亦没有抬头看她一眼。

    “欧阳?”

    见他这副模样,云裳更不安了。

    “欧阳……”她小心翼翼地瞅他。

    他还是不理她。

    “小舅……”云裳没辙了,只能厚着脸皮去轻扯他的衣摆。

    “别这样叫我,我受不起!”欧阳终于出声,只是声音冷漠至极。

    云裳,“……”

    气氛,瞬间僵到谷底。

    云裳转眸去看对面的郁晢扬,郁晢扬微不可见地对她撇嘴耸肩,表示自己什么也没说。

    正在云裳急得手足无措时,欧阳放下筷子,一边拿起湿巾慢悠悠地擦着嘴,一边冷冷开口,“云裳,你若做不到,大可不必答应我,也省得我吃饱了撑的帮你张罗这些事!”

    一字一句,冷厉严肃。

    云裳呼吸一窒,顿时头皮发麻,“我……”

    “嘴上答应得好好的,却又背着我偷偷见面,这样阳奉阴违你觉得很有意思?”欧阳转过头来看着她,似笑非笑的模样格外瘆人。

    “我没有背着你和他见面,只是遇巧……”云裳额头冒汗,着急解释。

    “是不是遇巧大家心知肚明!”

    “你别生气了,我答应你,以后——”

    “没有以后了!云裳!”欧阳脸色阴沉,倏地喝止她,许是觉得自己情绪太不好了,他咬着牙根深吸口气,待气息平稳之后,才一副失望至极的样子摇头道:“我管不了你,我也不想管了,以后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说着就要起身走人。

    “欧阳,你别这样说……”云裳忙不迭地拉住他,红了眼眶。

    “我不这样说你觉得我应该怎么说?嗯?!”欧阳切齿冷笑,“你让我很丢脸你知道吗?!”

    “对不起……”云裳的声音已然微哽。

    这时,郁凌恒朝他们走来,一步一步,由远至近。

    看到正在争执的舅甥俩,心脏狠狠揪紧,不好的预感越来越浓,怎么也驱之不去。

    欧阳看到郁凌恒,更是火冒三丈,极力克制的怒火终究是越烧越旺,冷冷瞪着云裳,忍无可忍地怒斥道:“是你答应我跟他一刀两断我才约白涛与你见面的,可现在是什么意思?你撇下他一个人去跟前夫纠缠不清是什么意思?”

    “他没有一个人啊,我不是陪着他呢嘛……”郁晢扬看不下去了,讪笑着出声帮忙。

    “郁晢扬你闭嘴!”云裳朝着郁晢扬一通吼。

    郁晢扬立马老老实实闭上了嘴,噤声。

    在金域星城的事,欧阳非常生气,三申五令不许她和郁凌恒见面,她点头答应了,却不想这才几天而已,她就违背了承诺。

    温文儒雅的欧s记生气了,后果很严重,她知道。

    她很清楚地记得,那晚在回家的路上,欧阳对她说的那番话,他很严肃地对她说“你爱他,你可以容忍他,但作为你的舅舅你的家人,我容忍不了”……

    欧阳的心情她理解,就好比她见不得自己的妈妈受委屈是一样的道理!

    “我没有跟他纠缠不清,真的只是碰巧遇到而已。”云裳泫然若滴地看着欧阳,再三解释。

    深知他是为她好,所以她也能不识好歹,毕竟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血浓于水的家人才是真正关心她的。

    “只是碰巧而已?”欧阳冷笑,瞟了眼紧皱着眉头的郁凌恒。

    “嗯嗯!只是碰巧而已!!”像是生怕他不信一般,她用力点头。

    “碰巧到甚至同上一个洗手间?”欧阳冷笑更甚。

    “……”云裳呼吸一窒,顿时哑口无言。

    果然,刚才在洗手间外面敲门的就是欧阳。

    看云裳红着眼说不出话来,郁凌恒看不下去了,上前两步,“欧阳——”

    “这是我们的家事,与郁先生无关!”

    郁凌恒才刚吐出一个字,就被欧阳冷冷阻断。

    一字一句,毫不客气。

    郁凌恒狠狠皱眉,不服,下意识地反驳,“怎么无关了?我是她——”

    “郁凌恒你闭嘴!”云裳勃然大吼。

    欧阳已经很生气了,他还来火上浇油是嫌事儿不够大吗?

    郁凌恒噤声。

    “你是她什么?”欧阳看着郁凌恒冷笑。

    郁凌恒的嘴动了动。

    “闭嘴!!”云裳狠狠瞪他。

    被欧阳如此挑衅,在郁太太充满警告的瞪视中,郁凌恒敢怒不敢言,只能咬紧牙根死命憋着。

    “嗯?说啊!你是她的什么?”欧阳脸上有笑,眼底却一片冰冷,不依不饶地问。

    眼看郁凌恒要忍不住了,云裳害怕这两个大男人一言不合就打起来,吓得连忙去拉欧阳的手臂,“今天是意外,我保证没有下次了!”

    “你的保证我还能信吗?”欧阳冷着脸,睥睨着她。

    “能能能!!”她点头如捣蒜,生怕他不信似的。

    眼看郁太太一副极力要和自己撇清关系的样子,郁凌恒又沉不住气了。

    “云裳!你跟他保证什么?你还真想跟我老死不相往来不成?”他冲过去一把抓住她,气急败坏地怒吼。

    “是!”她抬头就冲他吼回去。

    都是他都是他!都是他非要把她弄到洗手间里,都是他非要不依不饶地跟她扯东扯西,都是他惹得欧阳生气。

    他根本就不懂,家人的施压有多痛苦,她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真是要疯了!

    “……”郁凌恒被吼得一怔,气急攻心,一张俊脸几乎成了猪肝色,咬牙切齿,“你说什么?”

    “是!我就是要跟你老死不相往来!郁凌恒,麻烦你以后看到我就当没看到,从今往后你我形同陌路,行吗?”云裳觉得心理压力太大,忍无可忍地喝道。

    多多少少还是有着负气的意味。

    “你再说一次!!”郁凌恒心如刀绞,脸如玄铁。

    “从今往后,你我形同陌路!!”

    题外话:

    嘤嘤嘤~~~~~~感冒了,头疼死了~~~内啥,求月票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