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第206章:我跟我太太有点小矛盾
    “……行……”

    “不行!!”

    云裳刚想勉为其难地答应,然而话未落音,横空砸来一道霸道又熟悉的声音。︾樂︾文︾小︾说|

    下意识地转眸看去,就看见一个高大帅气的大男孩一屁股坐在了白涛的身边。

    她蹙眉看着对面那张帅气的脸庞,微怔,“晢扬?”

    白涛被郁晢扬挤得无奈地往里面挪了挪。

    郁晢扬目光不善地看了眼白涛,不屑且充满戒备。

    云裳一见郁晢扬这副表情就头痛,他这是想明目张胆来的来捣乱么?

    “你怎么在这儿?”她问,只想让他快点走开。

    “这是餐厅,又不是你家厨房,我怎么不能在这儿?再说了,凭你我的关系,就算这是你家厨房,我也能进!!”郁晢扬被她那明显不欢迎的语气气得不行,恨恨剜她一眼,故意把话说得*不清。

    白涛果然多看了他两眼。

    云裳敢怒不敢言,警告性地瞪了郁晢扬一眼,可他视若无睹,看到也装没看到。

    “裳裳,这位……”白涛不傻,自然感觉到郁晢扬对自己的敌意,让他心生不妙。

    “我哥在那边!”

    白涛刚一开口,郁晢扬就用下巴点了点云裳的身后侧,故意当白涛是透明的。

    云裳一时没反应过来,本能地转头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果然看见不远处的一张餐桌上,坐着面无表情且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郁凌恒。

    她连忙回头。

    心,扑通扑通,急促混乱地狂跳着。

    狠狠磨了磨牙,她强装镇定,对郁晢扬说:“晢扬,我改天请你吃饭吧,今天我有朋友——”

    “哥!”郁晢扬像是听不懂她的逐客令一般,甚至还直接对郁凌恒招了手。

    郁凌恒似乎就在等人喊他,他才好有个借口过来一般,郁晢扬一朝他招手,他就立刻站起来往这里走。

    “晢扬!!”云裳皱眉,近乎气急败坏地低喝。

    “难得如此有缘遇见了,不一起吃个饭岂不是太辜负老天爷这善解人意温柔体贴的安排了!”郁晢扬无视她着急恼怒的瞪视,玩世不恭地说道。

    “……”云裳无语。

    郁凌恒优雅从容地走过来,毫不客气地在云裳的身边坐下,顺势就将对面的白涛上下打量了一遍。

    很好!没他帅!!

    钱就更不用比,肯定没他有钱!

    嗯,自信总算回来那么了一点点……

    从郁凌恒坐在自己身边的那刻起,云裳就如坐针毡,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欧阳不许他们再见面,而白涛是欧阳的老同学,万一把今天这事儿跟欧阳说了……

    后果会是什么她想都不敢想。

    云裳绞尽脑汁想着该怎么把这烦人的兄弟俩赶走,突然身边的男人就冷飕飕地飘来一句,“不介绍一下吗?”

    介绍个毛线啊介绍!她现在只想让他们快点滚!!

    云裳转眸就冷冷看了郁凌恒一眼,一副“给你个眼神你自己去体会”的不耐烦模样。

    “裳裳,这两位是……?”白涛一见郁家兄弟这架势,暗道不妙,心里有种今天这场让他满意至极的相亲估计要泡汤了的感觉。

    郁晢扬就等着他问呢,闻言张口就来,“我是她小——”叔子。

    “他们是我以前的老板!”

    话未说完,被云裳快速抢断。

    郁凌恒和郁晢扬同时转眸狠狠瞪着她。

    云裳此刻已经肯定他们就是来搅局的了,怕事情闹大,她当机立断站起来,礼貌又客套地说:“不好意思,我们还有其他事得先走一步,你们慢用!”然后看向完全在状况外的白涛,“我们走——”

    手腕倏然一紧,身边的男人将她狠狠一拽,直接又把她拽得坐回椅子上,“吃个饭而已,你在怕什么?”

    他看着她,语带讥讽和激将。

    “我真的是有事……”她冷了脸,蹙眉不悦。

    “有天大的事也得吃饭!”

    “对呀对呀,吃饭吃饭,先吃饭!”郁晢扬连声附和,然后看向白涛,“这位先生,不介意一起吃个饭吧?”

    白涛看看波涛暗涌的三个人,许是好奇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或许是自尊心作祟,所以他装作没看到云裳饱含请求的目光,大方点头,“当然不介意,正好人多热闹点!”

    云裳双肩一垮,真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顿饭吃下去,欧阳肯定会知道他们见过面了。

    哎……

    心里烦躁,云裳索性不语,就看他兄弟俩想整什么幺蛾子。

    郁晢扬招来服务生,点了一桌菜。

    云裳闷头吃,心里想着,若是郁凌恒和郁晢扬两兄弟幼稚到要联合起来挤兑人家白涛的话,她就摔筷子走人,哼!

    许是看她脸色比较难看,郁晢扬倒也挺识时务的,没有再针对白涛,就津津有味地吃着自己喜欢的菜。

    而郁凌恒……

    他一直在看着她!

    用那种又爱又恨的目光,明目张胆地盯着她的侧脸,完全不避讳,像是存心做给白涛看的一般。

    被他看得受不了,她转眸冷冷瞪他一眼,无声地警告他别太过分了。

    他的回应是,桌子底下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他用膝盖轻轻摩擦着她的腿……

    她微微一僵,脸颊蓦地一烫,也不知是恼怒还是羞愤,反正脸颊就是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

    云裳,别理他,理他你就输了!

    她在心里默默地告诫自己。

    她使劲儿吃,一心只想快点吃完然后走人。

    夹了一只虾放碗里,正要剥壳,对面的白涛却突然喊她,“裳裳!”

    亲昵的称呼,让郁凌恒的的脸色瞬时冷若寒冰。

    “嗯?”云裳抬眸看向白涛。

    “别吃虾,你舅舅说你身体还没恢复,让你别吃太寒太燥的食物,来,吃点温和的,对身体好!”白涛温柔地说道,同时钳了一块炖排骨放进她面前的小蝶碗里,体贴入微的样子完全可以竞选世界三好先生。

    这下郁凌恒的脸直接黑成炭了。

    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一点自信,瞬间又被打击得所剩无几了。

    完了完了,这男的这么温柔体贴,一定会把郁太太的心骗走的。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你爱的你想的你牵挂的最终会输给对你好的!

    瞧!眼前这个男的,对郁太太多好啊!这样的温柔攻势,对这个时候的郁太太来说,应该是毫无抵抗力的吧……

    郁凌恒狠狠拧眉,忍不住在心里偷偷把自己和白涛对比起来。

    然而,越比,他越心慌。

    因为他发现,除了外在条件,他好像没有一样比得过对面的男人。

    对面的男人虽然没他帅,但长得也不错,而且谈吐举止沉稳优雅,想必家世背景也还凑合,最重要的是对郁太太很温柔!

    反观他,他总是跟郁太太吵架,总是惹她生气,总是口不择言伤她的心……

    靠!越比自己越是差对方一大截,这可咋整?!

    浓浓的危机感,在心底蔓延,郁凌恒不由得紧紧皱了眉。

    云裳盯着碗里的炖排骨,愣了一下,这是白涛刚才在郁晢扬点菜的时候执意要添加的。

    “谢谢。”她有些感动,由衷道谢。

    看到她眼底流露出的感动情绪,郁凌恒心里咯噔一下,更觉不妙了。

    “这个给我吧!”白涛温柔地笑,伸筷子把她刚才夹的那只虾放进自己碗里。

    这样的言行举止太过亲昵,完全超出了普通朋友的范围。

    郁凌恒和郁晢扬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

    云裳尴尬了。

    她下意识地想阻止,“啊?这个我……”

    “别浪费了。”白涛却以为她是介意卫生问题,满不在乎地笑着说道。

    郁凌恒和郁晢扬双双用“你敢把这块排骨吃掉试试看”的危险眼神看着云裳。

    云裳本来是不想吃的,可被这傲娇的兄弟俩如此一逼,顿时叛逆心起,看都懒得看他们一样,就在他们饱含威胁的目光中,对白涛甜甜一笑,“谢谢!”

    然后就大大方方地把排骨吃掉了。

    吃完还看了兄弟俩一样,那挑衅的目光好似在说“我就吃了你们能把我咋地”!

    郁凌恒恨得咬牙切齿,死死瞪着她,恨不得把她瞪得消化*。

    “这家炖排骨味道不错,而且营养价值很高,来,喝点汤,对身体好!”白涛又把她的汤碗拿过去,边说边为她盛汤。

    “谢谢谢谢,我自己来就好。”云裳不好意思,忙不迭地想要去把碗抢回来。

    “能为美丽的女士效劳,是我的荣幸!”白涛却避开她的手,温柔微笑道。

    郁晢扬忍无可忍,把自己的汤碗往白涛面前一放,阴阳怪气地讥讽道:“无名先生你可是体贴啊!既然这么体贴,给我也盛一碗吧!”

    “我姓白。”面对郁晢扬如此不友善的挑衅,白涛并未翻脸,依旧保持着翩翩风度,不卑不亢地说道。

    “随便啦!你姓什么对我们来说无关紧要!”郁晢扬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一副完全不把白涛看在眼里的高傲模样。

    白涛笑笑,不说话。

    “郁晢扬!”云裳勃然喝道,愠怒的声音里透着警告。

    云裳觉得今天的郁二爷太不可爱了,让她很丢脸,她忍不住想发飙了。

    从始至终,白涛都表现得温文儒雅风度翩翩,没有丝毫的不得体,而郁晢扬一来就态度不端正,说话不是阴阳怪气就是咄咄逼人,简直就是无理取闹。

    如此一比较,郁晢扬完全就幼稚得像个不懂事的孩子。

    郁晢扬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白涛噙着微笑对云裳说,“嘘!没关系的,你喝汤。”

    那温柔得可以滴出水来的声音,亲昵得仿若是在哄自己心爱的小女人……

    郁凌恒忍无可忍了。

    也顾不得会不会惹得她当场发火,他侧了侧身,大手不着痕迹地摸上她的腿……

    “噗……”

    正在喝汤的云裳感觉到腿上突如其来的酥麻,顿时就喷了。

    她连忙放下汤匙拿起餐巾捂住嘴,在白涛看不见的视线范围,羞愤地狠狠瞪了郁凌恒一眼。

    特么的!

    他还要不要脸了?居然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她!

    郁凌恒老神在在,仿若没事人一般,大大方方地迎接她恼怒的瞪视,唇角还微微勾起,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怎么了?”白涛狐疑的目光投射过来,连忙问道,眼底尽是关切。

    “没事!”云裳狠狠擦了擦嘴,然后站起来对白涛说:“你先吃,我去下洗手间。”

    “好的!”白涛点头。

    云裳用力将餐巾摔在桌面上以示对身边男人的不满,直接无视餐桌上的傲娇兄弟二人组,径直朝着洗手间走去。

    边走边在心里默默决定,一会儿从洗手间出来她就拉上白涛走人。

    她答应过欧阳的,也答应过自己的,以后都不再跟他见面的……

    虽然同一座城市难免会遇上,但遇上了应该尽量避免接触,只要不接触,心就不会乱,不会慌,不会痛……

    距上次见面,又过去一周了,刚才看到他的那瞬,她的心抽痛了下,然后在他过来强行要求一起用餐后,她倒没心情伤感了。

    因为她的心担忧着别的事情,嗯,她就是怕欧阳知道自己没有遵守承诺,她怕自己的出尔反尔会伤了家人的心……

    虽然这一切并不是她的意愿。

    看来,等会儿她得跟白涛谈谈,拜托他别把今天的事儿告诉欧阳才行。

    怕自己不在郁凌恒和郁晢扬会跟白涛胡言乱语,她擦了擦溅在衣服上的汤汁,再洗了个手,就连忙出了卫生间。

    可走出去一看,发现郁凌恒正姿态慵懒地靠在卫生间门外的墙壁上,目光灼灼地盯着她,无需质疑,肯定是在等她。

    她打算置之不理。

    云裳默默吁了口气,强装镇定地想从他身边经过,哪知当她走到他面前时,他一把箍住她的腰肢,二话不说就将她往男洗手间里带。

    “喂!郁凌恒你——啊……”

    郁凌恒不似严楚斐魁梧,但他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典范,力量也是杠杠的,所以他若是存心要弄她,她根本就没有挣扎和反抗的机会。

    她怒,却又因为担心引人注目而只能小声尖叫,被他强行弄进洗手间看到里面还有人在方便,吓得她反射性地尖叫着把脸埋进他的怀里。

    尴尬得连脖子都红了。

    要死了要死了!

    真是个蛇精病的男人!把她带进男洗手间做什么?!

    正在方便的男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了一跳,连忙侧身躲避,尴尬又恼火地瞪着他们。

    偏偏郁凌恒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此举有何不妥,气定神闲地抱着怀里动都不敢动的郁太太对那男人说道:“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我跟我太太有点小矛盾急需解决,能否给我们一个独处的空间呢?”

    见他说得还蛮诚恳的,男人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快速方便完洗了个手就出去了。

    郁凌恒丢了个维修指示牌放在卫生间门口,然后关门上锁。

    云裳在他放开她去放维修指示牌时,想逃走的,可最终还是没逃掉,被他抓住了。

    “郁凌恒你疯了吗?你放开我!”她在他怀里挣扎,怒吼。

    卫生间里就他俩,她也不用再压低声音说话了,想骂就骂,想吼就吼。

    他任她撒泼,冷冷看着她,不放也不说话。

    云裳挣扎了几下,知道再闹也只是徒劳无功,还不如省点力气,索性放弃了。

    “郁凌恒你到底想干吗?!”她的双手抵着他的胸膛,尽可能地与他拉远距离,没好气地冲他嚷。

    “你猜!”他玩世不恭地丢给她两个字。

    猜你妹!!

    她气得将他狠狠一推,居然推开了,她边骂边转身走,“神经病!啊……”

    下一秒,她又整个人被他由后面紧紧抱住。

    他箍紧她,把唇贴在她的耳朵上,往她的耳朵里*呵气,“你不是问我想干吗吗?我告诉你——”

    “我不想知道!你放开我!”耳朵里痒痒的,她又气又慌,恼火地大叫。

    “不行!我必须告诉你!我啊,想……”他的声音慵懒性感,透着一股不怀好意的魅惑,故意拉长尾音吊足她的胃口,然后才一字一顿地吐出两个字,“干!你!”

    云裳的脸瞬时红了个透。

    卧槽!这不要脸的死男人!!

    “无耻!!”她羞愤欲绝,咬牙切齿地送他两个字。

    “我无耻?谁不无耻?外面哪个?”他将她转过身来面对面,噙着冷笑酸溜溜地哼道。

    居然敢背着他相亲,哼,还好这些天他都派人暗中盯着她,不然她被别的男人骗走了他还被蒙在鼓里呢!

    “懒得理你!!”她给他一个白眼,然后把脸撇向一边,不屑看他。

    郁凌恒被她这副无所谓的态度气得心脏狠狠抽搐,爱恨不能地盯着她看了好久,才没头没脑地闷闷冒出一句,“我已经停了!”

    那语气,有些不甘愿,有些愤愤不平,更多的却是无奈。

    云裳目光望向别处,没说话。

    他倏地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掰回来看着他,恼羞成怒地喝道:“你没听到吗?我说我已经停了!”

    “所以呢?你是想要我谢谢你高抬贵手吗?”她冷笑,淡淡睨着他,“郁凌恒,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你我之间的事,你有必要牵扯到我的家人吗?你把我们逼得无路可走,现在你收手了我们就该对你感激涕零?请问你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谁让你气我!谁让你要杀我的孩子!!”他脸如玄铁,切齿低吼。

    想起这件事他就心痛如绞,怎么也做不到平心静气。

    云裳狠狠蹙眉,深深吸了口气,认真严肃地说道:“郁凌恒!我最后说一次!我、没、有!!”

    最后三个字,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嗯,最后一次解释,他爱信不信吧!

    “呵!没有?你把亲笔签名的人流同意书寄给我,现在又口口声声说没有?你让我怎么信你?”郁凌恒蔑然冷笑,一颗心真是纠结得要死。

    说了要恨她的,说了这次绝不放过她的,说了要狠狠惩罚她的,可这还没真正惩罚到她呢,他就已经败得一塌糊涂了。

    “……什么?”

    题外话:

    内啥~~月底了~月票翻倍的时间到了~~菇凉们,求月票哇~~~另外,今天有个重要通知~~请大家移驾留言区,看置顶留言~~么么哒~~~

    ...